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龙门飞甲》电影剧本(完整版无删减)(1)

2019-1-1 14:28|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228| 评论: 0

摘要: 《龙门飞甲》编剧:半闲斋\朱雅欐\陈沛宇1. 东厂刑房 日△ 镜头从烧红的「东」字拉开,原来是几支用刑的烧红烙刑 铁干的标印... 镜头继续拉开,见一个吊人的空木架.. 木架 两边垂下两个带刺的腕圈...旁白:明朝皇帝 ...

《龙门飞甲》

编剧:半闲斋\朱雅欐\陈沛宇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龙门飞甲》电影剧本(完整版无删减)(1)


1. 东厂刑房 日

△ 镜头从烧红的「东」字拉开,原来是几支用刑的烧红烙刑 铁干的标印... 镜头继续拉开,见一个吊人的空木架.. 木架 两边垂下两个带刺的腕圈...

旁白:

明朝皇帝宪宗,纵容宦官弄权,倾轧朝野,设立东、西两厂,监视所有官员的一举一动。

△镜头再摇下,见一对钢鞋,鞋面满是尖钉。溶入下场画面。 突然笙鼓从远传来... 鞋面上的尖钉和下一场画面的旗成一齐。

2. 明朝战船造船厂 日 外

△笙鼓仪仗队领先,「东缉事厂掌印钦差督主」旗号洋然出现。 锦衣卫和东厂番役的大队,抬着十八人大轿大步操到。

△大轿上坐着一名衣着华丽的大太监,「东厂印掌提督」万喻 楼趾高气扬,漠视两旁的官员们。

旁白:

「东厂」,本名「东缉事厂」,朝廷各衙门派专人坐班, 并附有侦缉,调查,审讯的权力。

西厂,任务是大内密探,负责替皇帝刺探消息,在全国 布下侦缉网,京内外官员一旦被怀疑,立刻逮捕,严刑迫供, 事先不必经皇帝同意。

△战船船队停泊在坞前,「都水清吏司」提举、副提举等低首躬候上级驾临。

△ 朝廷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大旗旗海在坞内飘扬遮 天。文武百官列队两旁,面上露出焦虑的表情,严肃的场 面暗藏一阵不安的杀气。

旁白:

今天,东厂首领「钦差掌印督主」万喻楼,来到龙江水 师造船厂,表面名为监工,实是来逮捕反对他的官员,施予 他一贯的手法,那就是「就地正法」。

△ 水师提举躬身,迎接万喻楼登上阅兵台。万一面严肃,望 着天际。

万:(佯作感慨)今天风云有变啊,天看人心,人心不轨, 天也变得不好看啊。礼部右侍郎谭滋信,郎中于正?

△ 台下谭滋信和于正走出。 谭滋信:礼部侍郎谭滋信在此。 于正:郎中于正在此,请督主指示。

万:(往旁伸手,手下递出一封信)你们向皇上... 告我状? 没想到这奏书先落在我手上吧?

谭滋信:督主,东厂番役公然向六部广纳私利,贪污之罪不 容漠视。信是本官写的,公理在前,势不容缓。

万:(淡然)好个公理不容缓。来人,拿下。

△ 早有准备的东厂番役,步上把于正和谭滋信押下。

万:不过,你们两个....后面还有人。五军都督府左侍郎参谦 之,给我出来。

△台下「五军都督左侍郎」参谦之步出。于正和谭面色大变。 参:参谦之在,督主有话请说。 万:你是主使他们的人,朝中逆党而今奄奄一息,没有你这

个左侍郎,他们两个敢这般嚣张?

参:公理在前,何来嚣张?以你区区一个后宫事务太监,竟 来兵部水师撤野,成何体统?

万:(微笑兴灾乐祸地)硬嘴皮尖舌头,宜于下酒,来,把 他的舌头割下来。(一掌拍碎桌木)

△ 台下番役们还没来得及上前捉住参谦之的时候,万喻楼阅 兵台背后伫泊在坞的战船,船身的巨大虎面木雕的地方,

「砰」然爆开,一大木柱破船背而出,木柱上站着一名剑 ——赵怀安踏着木柱而下,朝万喻楼而来。

△ 万喻楼机警地闪过一边,木柱撞穿台面,悬在柱上的粗 麻绳把柱子挂在高台台面的破口处,赵怀安也落在台 上。

△ 台上番子也纷纷躲避。

△ 另两名剑客(雷崇正、令国洲)顺着造船的木架子的结 构,疾跑奔走滑下,落在参侍郎和于正等站立的地方。

△ 令国洲一个箭步先保护参侍郎和于正等三位大人,雷崇 正抓住了一个守卫的头目当俘虏,迫使其他守卫不敢向前。

△ 赵怀安提剑,步向万喻楼。番役们有数名冲上企图制止 赵怀安,赵怀安利落地几下剑法,就把万身边番役们手 中的兵器挑走。

△ 万喻楼见到来者不是简单人物,但仍然不屑对方的武功。 万:(伸手向身边的手下取得宝剑,一边使手下走开,向赵怀安)来人报个名,本督主好知道你是什么人..

赵怀安:听清楚,我是赵怀安 – 怀 - ..不过你别费神记 了,我会在你的驴头插上我的名字。

万: 嗯,是重犯吏部尚书兆英的旧部属,你是为他报仇来的?

赵怀安: 正是,我是专杀你们东厂的狗奴才而来的。

△ 赵怀安剑势一摆,连发十数招,把万喻楼逼得喘不过气。 赵怀安:(讽刺地)看来你在后宫太养尊处优了,你的童子功,给废掉了。

万:(一定神)放肆!

△ 万喻楼人影一闪,已在空中向赵怀安头上刺下。赵怀安 闪身回招、身上被万喻楼连划两道破口。万喻楼得意地 回身冷笑,再一腾空跃起,身上的红披风,转成像一阵 赤红的火轮,向赵怀安飞卷过来。赵怀安身形一变,霍 一声,从后面把万喻楼的披风拉下,万喻楼未料及此, 身子被拉着地,未及回身,赵怀安在万喻楼的背后连划 十剑,把万的官服和披风割成碎片,万连滚带爬躲开了赵怀安的剑法。万喻楼一看自己身上的锦袍后面破得十分狼狈,急拔下附在身上的袍布。

赵怀安:狗不配披人的衣服,脱了还像个狗样。

△ 赵怀安说完,箭步已到万面前,万欲反击,却被赵怀安左 手缠住袖子,身子失去平衡,剑法失控,攻势已无法成形。 但嚓然一声,万上衣散开,露出一身软猬甲,「嚓嚓嚓」 数声,万的「袖中剑」攻向赵怀安。

△ 赵怀安左手神速,在万喻楼的身上连点几个穴道,万上 半身几乎用不上劲,猛向后靠,急退避开赵怀安的剑势。 蹬蹬蹬,万的手下冲上扶住万,其他人攻向赵怀安。赵 怀安毫不费吹灰之力,把保护万喻楼的番役全杀开。

赵怀安:(大喝一声)跪下!

△ 赵怀安的剑已划下万喻楼的膝背,万脚一软,登时跪 在 地上。赵怀安扯住万的头发,对着台下的参谦之、于正等 人。

赵怀安:狗头,给你害的人叩头!(一脚蹬向万的后脑)

△ 万的头直插入台板。

3. 皇城 日 外

△ 万喻楼狰狞的人头,被挂在皇城城头的旗杆上。万头上插了一条标布,上面写着「赵怀安 严惩东厂 万贼少钦」

△ 城下的锦衣卫一阵骚动,一匹快马直奔向皇宫。

【片头出:龙门飞甲】

编辑整理:纪录片部落-最新纪录片下载网站(www.xitongle.com)


4. 城外田涧野道 日

△ 田稼野地,远处几名农民在田间耕耘,一片安宁。两辆马 车停在田边小路上。于正、谭滋信和参谦之三人已换了便 服,准备上车离去。

△ 赵怀安、雷崇正、令国洲牵着马,送行。 令国洲:各位大人请放心,你们的家眷,早在安全藏身地方,等到风声一过,你们就可以重聚天伦,请各位安心上路...

参谦之(叹气):朝野一片乌烟瘴气。大明江山,社稷兴亡, 难道仅凭江湖武功,比试高下来决定吗? 平治天下,何日可待?

画面跳接

△ 赵怀安默然,与雷崇正和令国洲在马上,目送参谦之的马 车离去。

赵怀安:一朝之政,终日内讧不安,沦落到由我们这种武林 中人,论武高低定死活,谁来管民生大事?我明白 这几位大人的心境。

雷崇正:我数过东厂的名单,他们的头目都给我们灭得差不 多了,剩下也没几个敢出头……这帮奸党很快将大 势已去,大人们再回朝廷治国安民,指日可待。

赵怀安:(忧虑)武林中,一山还有一山高,至今我们还未 遇上高手.如果,一旦遇上,形势就不是这样了。

△ 雷看到田里三两个农民在吃西瓜。

令国洲:(感叹)我也真想回乡看看家人。

5. 皇城,东缉事厂总部 日(二分钟)

△ 东厂内,二十多个中年和老年管事太监,在重要会议中, 从远处听到一些隐约的说话「...锦衣卫派了多少人过 来?..」、「..还是这个赵怀安...」、「.. 提举司的报告怎样 写?... 」。

△ 里面事务大厅正沸沸腾腾激烈地讨论时,外面的大园防 守紧张。

5A

△ 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大步走进,带头是年轻的太监雨化田

(年三十,玉树临风,青年得志,相貌一表人才,但本 性凶狠毒辣,有恃无恐),一身华丽西厂制服,后面跟 着两名趾气高扬的年轻档头马进良和谭鲁子。

5B

△ 东厂守卫赶在雨化田之前,急步冲进开会的大厅向东厂的 管事报告。

东厂士卫:报告,西厂雨厂公带了缇骑到了本营。 东厂副督主:这个时候他来干什么?

△副督主话刚说完,雨化田也进了大厅...

雨化田:人家都踩上头来了,这个时候不来还算什么?(向 副督主和其他管事太监行个礼)雨化田向各位管事请安。

东厂副督主:(很不屑的样子)东厂的事,何足劳驾西厂大 人。

△ 雨化田没等招呼就大剌刺地坐了下来。 雨化田:龙江水师检阅当日,重兵防守高手如云,一个叫赵怀安的江湖人物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东厂最高统领的人头拿下。这是何等严重。这个赵怀安是冲 着我们来,怎会没我西厂的事?

东厂副督主:这.. . 是万公公自恃一身武功,低估了对手。 雨化田:(摇头)不不不,这不叫低估,这叫不力。东厂办事过于守旧;人家这一年来没停过,杀你们的掌班、司房、领班,现在是你们的厂公。万喻楼是 你们这里武功最高的人,他没了,你们还有谁?

东厂副督主:(忍不住)西厂刚设立半年不到,你算什么?! 在这儿说话。(手里的杯往雨化田面上扔过去)

△「砰!」,杯还未到雨的面上,没见雨出手,但杯竟然在空中粉碎。

△东厂众人一愕。 雨:(冷嗤一下)这又算什么?这是坐以待毙(脚尖往地砖一蹬,小块砖石打到副督主的乌纱帽上,穿了个洞)

△副督主吓了一跳,面色一冷,东厂的人一时剑拔弩张,全 部站起来,手在剑把上。

雨化田:(不当是一回事)我算什么?东厂又算什么?!告诉你们,没有西厂,你们的头能保住多久?(看着 东厂每个人的眼睛)我就是看看你们东厂能算什么!

△一时雨化田和东厂残翼势成水火。雨化田手下大档头谭鲁子(年近雨化田,粉面唇红,美人也)走进来。

谭鲁子:报。(走向雨耳边说了几句)

△雨化田听完,起来,头也不回就走出去。

△东厂副督主看着雨离开,脸上肌肉紧绷,一面狰狞。 管事太监甲:又是被贵妃召进宫。

副督主:人家吃得快,这半年进宫比咱们回家还方便。(摸 摸头上乌纱帽的洞)

6. 皇宫后宫大明 安喜宫花园莲池亭 日(二分钟)

△安喜宫花园莲花盛开,莲池亭园被一两层画意的雾气渲 染,带有三分仙逸之气。宫女列队伺候万贵妃,贵妃怀中抱 着一只白毛胖猫,猫看着池中金鱼,伸爪进水抓鱼。猫突然 抬头看见雨化田进来,从万贵犯的怀中跳到雨的身上。雨抱 着猫走向万贵妃。

△宫女把精美的甜点放在几上,全部退下。

△贵妃用花插着甜点,放在雨的口里。 万贵妃:让你管西厂,是帮我做事,(带三分娇嗔)你干嘛去惹东厂?

△雨微笑不语。

△万贵妃熟悉地半卧在亭里卧椅上,把小脚放在雨的大腿 上。

万贵妃:你,帮我看住宫里的女人,(把猫抱过来)别给皇 上跑到别人身上,这样就好了,何必跟东厂那些老 鬼纠缠?你专心地陪着我玩,呵——(不安地扭动 起来)

△ 原来雨化田用刚才插甜品的花,在万贵妃的脚板上撩动。

雨化田:奴才没停过让贵妃开心。宫里的女人,只要皇上多 看一眼,都活不过第二天。(看着远处胆战心惊的 宫女)除了贵妃,小的绝不会让皇上播下不必要的 龙种,宫里的孕妇我一个都不留。这样....贵妃可开 心了吧?

△ 万贵妃拉着雨的手,伸入她的裙里。 万:有谁这么不懂事,让男人占了便宜? 雨:(诱惑地)最近又查出四名女子暗怀珠胎,有三名我已收入西厂大牢等待发落。

闪回

后宫 日、夜 内、外

6A

△ 西厂谭鲁子, 把宫中妃子塞入小井口,盖上厚石。

6B

△ 太监与西厂番子把初生婴杀害, 用布袋偷运出宫, 弱质宫 女追出大哭昏倒,

6C

△ 红贵人被发现死于房内…一口泥土!

6D 场.皇宫后宫大明 安喜宫花园莲池亭(闪到现实)

万贵妃:(满面春情)四名女子,清理了三名,那还有一个 呢,你收去哪里了?

雨:逃出宫了,她叫素慧容,正被我的人马追捕中。 万贵妃:我要一个太子,可以吗?你这个假太监,不会做久了就当真了吧?.

△ 雨化田手里的花掉在地上,被冷落在一边的白猫,看着地 上的花,「喵」叫了一声。

△ 无边春色的安喜宫莲池亭,天下却一片杀机。

7. 阳关大道 日

△ 沙尘滚滚,西厂大队人马出动。

△ 令国洲躲在一边,呕吐。

你好一点了吧?

△ 令国洲一面发青, 猛摇头。 赵怀安:你明知他是回民,买食粮也不问清楚。 雷崇正:我从来就不知道粽子有猪肉。

△令国洲一听到猪肉就反胃,又大吐一阵。

编辑整理:纪录片部落-最新纪录片下载网站(www.xitongle.com)


8. 红石谷 日

△ 峭壁上险象环生,一只鹰绕山而飞。

△ 从高处望下的峡谷,一条铁索架在两岸之间,一个罩着面 纱的女剑客凌雁秋,提着轻便的行李,负剑坐在铁索上, 俯观脚下急流小舟。

△ 河道上,一处架着巨大水车的地方,西厂的番役把一艘船 截住。

番子:船停过来,船上的人别动,坐好。 船夫:好好好...大人,咱没惹事,请放一条生路。

番子:说什么,搜什么都不知道,放什么生路?你下来!

(把船家扯上岸)

△ 三档头继学勇侧望铁索上的剑客,心生一股异常的不安 感。

△ 船上坐了几个乘客,其中有一名妙龄女子素慧容(约二十 岁),连忙打开包袱,把一只绣得很精致的香囊扔到水里。

△ 香囊一下水就被岸上的番子捞到,一看... 交给旁边的番 子。两人交谈了一下,其中一个急走向继学勇。

△ 在船上搜查的番子,看到女人就一拳往腹部打下。女子都 痛得卷起来,快晕过去。

△ 素慧容见到搜查的番子一路打过来,抱紧身子,不让番子 往腹部擂一拳。番子见素如此举动,一下子揪起素,看着 素的样子。番子面上露出得意微笑。

△ 素慧容被拉上岸,继学勇站在水车旁,拿着刚才在水里的 香囊,闻闻素身上的味道。

继学勇:(认真削一块似乎干酪的东西,边往嘴里放)宫里 出来的吧。

素慧容:(面色铁青,声音小得像蚊子飞过一样)大人,小 女子...

继学勇:吭吭唧唧的...,(摸摸素的小腹)这里面有馅吗?(向 手下)验验。

△ 两名番子过来,其中一名给素慧容两个重重的耳光,打 得素几乎快晕过去,另一个把快倒下的素顶住,从后捉住 素双臂。

△ 站在素慧容面前的番子,从腰间拔出匕首,往素的腹部 就刺下去...

素慧容:(大叫)饶命呀,大人。放过我孩子一命吧。

△ 提刀的番子回头看看继学勇。

继学勇:(来到素的面前,拧着她下巴)素慧容,宫里出来 的吧?

△ 继学勇嘴里还在继续嚼食着,碎渣、唾沫横飞。素慧容含 泪垂下眼,点头。

继学勇:(松了口气)可找着了。

(转开身子,向提刀的番子点头)

△ 提刀的番子再走向素面前,提起刀。

△ 素慧容再次大叫,叫声盖过铁索「铿锵」声响,因为这时 坐在铁索上的凌雁秋已经翻身下来,借着铁索的荡势,身 子弹下十数丈的高空。落势中凌雁秋手往船桅顶一搭,借 力向素慧容的位置飞掠而来。

△ 继学勇感觉到有一只鹰从身后飞掠而来,提脚猛地飞踢而 出,凌雁秋空中一收腿,避过继一脚,拔剑划过提刀正斩 向素慧容的番子手腕,同时剑势一回,划过捉住素慧容的 番子面上。

△ 凌雁秋快速的身影冲势未尽,似一股劲风般,已到冲向三 步外另几个番子身旁。凌雁秋剑未停,左右拍打,番子众 中招,东歪西倒。

△ 这时空中有一件物体旋转落向不远处的岸边,「嚓」一 声,刚才番子的刀连同齐腕割断的手,一起插在泥上。

△ 站在素面前的番子,才发现自己右手已被砍断,一阵断腕 之痛涌至,闷哼苦叫。

△ 继学勇这时才看清站在十五步外,是一名带笠帽的女侠。

△ 素慧容见来者竟是个武功高强的女性,心里一阵兴奋。

△ 其他番子冲上,凌雁秋把番子群打得七零八落,东倒西 歪,有两个番子被抛到木栅架上,挂在那里。

△ 另一群围上素慧容,把刀搁在素的膊子上。

△ 继学勇拔刀,凌雁秋回身望向继学勇,凌雁秋一闪,剑已 穿过继臂弯,剑刃一挥成一个半弧。继忙缩手,不然凌雁 秋的剑便削断继的右掌。凌剑回转刺入继腰间的衣服,但 没有刺穿继的肌肤,剑柄一拉,继的衣服被破开半个腰 身,剑尖指着继的肚脐。

凌雁秋:(沉声一阵杀气)放了这女子。

△ 一群番子的刀搁在素慧容的脖子,不知如何是好,未及反 应,只听到继学勇一声闷叫,凌雁秋的剑已插入继的腹部 两分。

△ 素慧容瞪大双眼一直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怎样 反应。

凌雁秋:(再一次沉声)放了这个女人。 继学勇:(苦着面,大叫)放人!

△ 继学勇双目凝滞在凌雁秋面上薄纱上。雁秋朝素慧容看 看。继学勇连忙识趣地猛朝手下摆手。

△ 番子连忙放开素慧容,素慧容被放开之后,身体还好像刚 才被威胁的姿势,没改变。

△ 凌雁秋抽剑,继学勇跄踉两步,脚一跛坐在地上。其他番 子冲过来围上素慧容和凌雁秋。

△ 凌雁秋一剑指着继学勇的咽喉,继学勇想不到凌的剑又 指着自己,不敢动弹。

9.对面岸 日

△ 对岸林中暗里有几个人在监视凌雁秋,凌雁秋并不察觉。 这几个不是外人,就是在龙江水师部出现过的赵怀安和他 的党羽雷崇正、令国洲。

10. 岸这边 日

△ 凌雁秋一剑指着继学勇的咽喉。 凌雁秋:(对继学勇)他们想要你的命。 继学勇:(冲手下含混不清地怒道)笨蛋!还不走开!?

△ 众番子却步。 凌雁秋:(对众人)全部往水里跳。

△ 众番子没太大反应。

△ 凌雁秋挥剑,飒! 继学勇:(瞥眼看到剑迎面过来,尖叫)快跳——

△ 肥嘴上还是被无可挽回地斜出一道浅痕。血花翻涌。

△ 继学勇一手捂嘴,另只手朝河里一阵乱指。

△ 众番子争先恐后奔向水边,跳了下去。

△ 素慧容看得过瘾,扭头兴奋地瞪着凌雁秋,十分钦佩。 凌雁秋:(向继学勇)回去告诉你们厂公,我叫赵怀安。 继学勇:(满脸惊吓)你、你是赵怀安?

△ 凌雁秋提剑睥睨着他,面纱被风吹得飒飒。

跳接到

△ 继学勇双眼被绑,挂在茅棚架上。

△ 素慧容看到凌雁秋坐下,从自己的包袱里,掏出酒瓶喝酒。

素慧容(惊恐地问):大侠,我们不是要快点走吗? 凌雁秋:(沉声)我在等一个人,来我们喝一杯。

(把一杯酒递给素)

编辑整理:纪录片部落-最新纪录片下载网站(www.xitongle.com)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无意冒犯,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目前靠网友赞助运行。
如果您觉得本站内容不错,请适当支持下,以便我们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服务器。

网站维护运营 就靠大家支持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GMT+8, 2019-8-22 08:24 , Processed in 0.110312 second(s), 19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