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龙门飞甲》电影剧本(完整版无删减)(2)

2019-1-1 14:33|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143| 评论: 0

摘要: 11.对面岸 日△ 赵怀安也坐着,笑笑从背包里拿出酒壶,和对岸的人对喝。崇正:(问向怀安)大哥,又是他冒充你到处救人。这事咱 们不用管吗?赵怀安:他冒名,也不过是想引我去见他...没做什么坏事, 多几个赵怀安 ...

《龙门飞甲》电影剧本(完整版无删减)(2)



11.对面岸 日

△ 赵怀安也坐着,笑笑从背包里拿出酒壶,和对岸的人对喝。

崇正:(问向怀安)大哥,又是他冒充你到处救人。这事咱 们不用管吗?

赵怀安:他冒名,也不过是想引我去见他...没做什么坏事, 多几个赵怀安又何妨?

国洲:赵怀安大哥,这人你认识吗?

赵怀安: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12. 岸这边 日

△ 素慧容不知所措地拿着酒杯,站着。

凌雁秋(不见有人出现,很失望地向素):他还是没出现, 那你自己快走吧。

素慧容:我自己走? 凌雁秋:你本来不就是一个人在逃的吗?

△ 凌和素对望了一阵... 远处还传来番子在水里的声音。

13. 芦苇丛 日

△ 临水的岸边总有一层霞气,轻风吹送,芦苇花絮飘飞。

△ 凌雁秋拨开芦苇丛,芦苇丛是一条小河道。凌见四处没 人,叫素慧容从草丛中出来。

凌:我不会照顾人, 放你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你就自己找生 路了。

△ 凌雁秋让素慧容上一条小舟,自己也跟着上,提起长干 划离。

14. 对面岸 日

△ 赵怀安看着凌离去的情景,突然一只信鸽从头上飞过。

令国洲:是信鸽。这些番子给头领传信了

雷崇正:这些是西厂的番子, 他们一定跟着这人的下落追杀 不绝。

赵怀安:(看着远去的孤舟)他既然帮我救了人,我也帮他 做点事吧。我们就去找西厂的管事。

15. 河道 日 (五分钟)

△ 峭壁猿声,河道上,有一艘双层官船顺流西行。

16 。 雨化田的帅舱内 日

△ 舱内就是雨化田,看着手中一卷古董的竹简,大档头马 进良正替雨洗脚,马很细心的帮雨擦脚。

雨化田:这竹简...真的是孙武子的手笔? 马进良:督主,马家湾的收藏家是这样说的。

△ 雨化田冷扫他一眼,马进良立刻肃然。

雨化田:(打量书卷)这是孙子兵法第十三篇之《用间》,孙 武这么出色的一代军师,最后也只能淡出世间

(幽默道)你看我呢...该怎样收场?

马进良:督主开小人玩笑。(恭敬地帮雨穿上靴子) 雨化田:(讽刺地)你说我现在是皇上、贵妃眼中的爱臣吗?

(自嘲)过去东厂也不是这样吗?立了东厂,又设我西厂,有了西厂,还有跟着来的... 你说呢,我们 这种人该是什么想法?

17. 舱外甲板上 日

△ 船外甲板上,飞来一只信鸽,站哨的番子接住信鸽,把鸽 上的信筒拆下,急走进舱内。

18. 雨化田舱内 日

△ 番子进来把传书递给马进良,马看后,向雨化田报。

马:督主,(照念信文)收到京城的传书,说红石谷那边, 敌人已中圈套。

雨化田:(得意地)你看他们带着素慧容会往那里去? 马:红石谷是边陲之地,向东是回头路,向北往关外是最近,

两天就可以出关。

雨化田:向北是近,不过一个身怀珠胎的人,车马颠簸,方 便吗?

马进良:(领悟)督主英明,顺水路,西行就会穿过嘉峪关...

(突然明白)原来,督主早有先见,出京就选了水路。

雨化田:(不理会马的吹捧)「西水龙门到天底」,龙门这地 方离嘉峪关多远?

马进良:一天路程...

雨化田:我看在龙门等他们,以逸代劳,不会错过...

马进良:是。 雨化田:叫谭鲁子先到龙门部署一下,(很期待地)我要把赵怀安这块泥札捏成粉末。

编辑整理:纪录片部落-最新纪录片下载网站(www.xitongle.com)


19. 船外连水 日

△ 官船前面,水面浮有几根木柱,船身一接触,木柱水底连 着铁链和一排木桩,把官船船舵缠住。

20 雨化田舱内 日

△ 突然船身摇晃,外面传来一些躁声。

△ 船伕说(OS):船底触礁了!

△ 掌舵:(os)把帆降下来!

△ 马进良听到番子的报告,走到雨面前报告。 马:督主,大船左侧触到暗礁,可能要立刻加修,把舵的请

督主转小船上岸休息片刻。

21 雨化田舱外 日

△ 雨化田走出舱房,几个番役这时从船边跳下水... 掌舵:把帆降下。

船员甲:(OS)前方降帆! 船员乙:(OS)后方降帆!

△船另一边,番役们正拉放小船落水。没人察觉到大船另一 边的船侧,挂了两个人(国洲、崇正)口咬利剑。国洲和崇 正攀爬速度很快,一下子就落在甲板上。

22 甲板上 日

△ 雷崇正和令国洲一上甲板,甲板上的番子反常地分开两 边,雷、令望向帅楼方向,见马进良一人稳如泰山地等着 他俩。后面帅楼上站着雨化田和他的守卫,看来雨等人已 经早有准备。

△ 马进良从腰间拔出双剑。

23 帅楼上 日

△ 帅楼后面的帆正落大半之际,赵怀安从帆顶跳出,利剑 直指雨化田背后,剑锋将到雨身后,剑势一转,直削雨而来。

△ 雨化田头也不回,手搭着站在旁边护卫的胳膊,就往赵 怀安的剑尖送过去。那个护卫本来想拔刀,刀未拉出鞘,身 已中剑。赵怀安剑没停过,雨化田把另一个侍卫的人也送去 挡赵怀安的剑。赵怀安的剑刺入了兵的身体,险些刺中雨化 田。赵怀安一削二劈三扫,均被雨化田用兵挡去。

△ 赵怀安的剑凌厉进攻,雨终于被迫亮出他的剑。但雨化 田连连后退,虽然仍可挡住赵怀安的攻势,但明显处于下 风。雨持剑与赵怀安对峙

24 甲板上 日

△ 雷崇正和令国洲,见帅楼上赵怀安和雨化田已展开战 况,飞身攻击马进良。马腕力强劲,把雷、令的虎口都震至 出血。

25 帅楼上 日

△ 赵怀安看到甲板上,雷崇正和令国洲的败势,回头欲速战速决。

赵怀安:(向雨)你是... 雨化田? 雨:(向赵怀安停下来)英雄大名? 赵怀安:你们东西两厂的煞星,赵怀安。 雨:(突然面色变为笑容)来得正好。

△ 赵怀安见时不宜迟,想速战速决,正运指点向雨的穴道 时,雨化田突然剑势一变,手中剑刃向赵怀安飞去,原 来雨化田手中的剑中有剑。雨化田脱手的剑刃形成一团剑 花,缠住赵怀安手中的剑,向赵怀安直绕过来。

△ 赵怀安正忙于招架迎面来的剑花之际,雨化田手中另一 把剑已向赵怀安攻去。赵怀安见雨化田剑法有诈,刚把第 一把剑挡走,运指想攻点雨化田的穴道,雨化田剑尖巧妙 地把赵怀安挡走的第一把剑刃勾回来,再次展开剑花缠住 赵怀安的攻势。

雨:(看着赵怀安点穴的指法)丘处机的「重阳指」,幸会。

(轻松地)刚才我只是玩玩,跟着可要来真的。

△ 赵怀安见甲板上,雷和令处于劣势,想过去拯救,但被雨 化田缠住无法脱身。

雨:这是刚才你使的几招,是这样的吗?

△ 雨化田向赵怀安进攻,招式竟然和赵怀安一样。

△ 雨化田一转招式,第一剑脱刃飞出,绕赵怀安的剑卷绕过 来。赵怀安正忙着应付间,雨的第二剑剑刃又脱手,形 成 另一团剑花,缠住赵怀安的剑绕过来。雨化田再飞出去的 剑身,抽出第三把剑。

△ 赵怀安眼前一阵剑光,化成无数乱飞花絮。无数利剑像雨 点飞削,向赵怀安袭来。

26 甲板上 日

△ 这边厢,崇正和国洲被马进良攻得狼狈不堪,雷崇正稍 一闪神,剑被震断,腹部中马进良双剑,重伤倒地。

△ 船上弓箭手已列队伺机发射,危机重重。

△ 国洲救崇正不及,身上也中了数剑。

27 帅楼上 日

△ 赵怀安见雷和令处在死亡边缘,一分神,雨的剑花排山 倒海而来。赵怀安慌忙挡走攻势退后,身上连被划破几处伤 口,咽喉几乎中招,身子猛撞向船板,差点没站稳,借势跳 到甲板上。

28 甲板上 日

△ 赵怀安闪身逼开马进良。赵怀安和马进良连过十几招, 终于成功把崇正抱上小船,国洲砍断绳索让小船快速落在水 面。赵怀安最后看到国洲身中数十箭的惨状。

令:(凭最后一口气)走!

△ 小船一下水,赵怀安抱着崇正就往水里跳,一下子就影 迹杳然,箭如雨下。

29 甲板上 日

△ 甲板上,西厂的箭手们追着在朝水中发射。

△ 番子托出一个精致的水盘,让雨化田擦手。 马进良:(看着水面)所谓赵怀安,只不过是一名手下败将。 雨化田:奇怪,他怎奔这方向来的? 马进良:督主意思,他可能是假的?

雨化田:(不同意) 照他过去对付东厂的习惯,赵怀安是会 这样做...

马进良:啊?(捡起地上的断剑)这些江湖人有勇无谋,他 还敢回来吗?

雨化田:如果他是真的赵怀安,他一定会再回来找我。 马进良:那带走素慧容的人,还是朝龙门方向走吗?

雨化田:(看着地上躺着的令国洲)我们依计行事,一路追 捕素慧容,一路用他的同党引赵怀安出来。

30 龙门 黑水城废墟 日 (两分钟)

△ 风云变色,狂风中,沙中露一副残缺的碑石对联,「龙…. 旋….,献….甲….门」,石碑对联上「龙门」的两个字突出沙 外。

△ 风沙中传来凌雁秋的笛子,两只骆驼站在废墟里。

△ 素慧容在石后换上男装衣服,从石后出来,看见凌雁秋坐 在黑水城废墟之中。这里屹立一百零八座坟塔,乌云长年 不散,阴风拔地而起,飞沙走石,风声如鬼嚎,黑尘如幽 灵。风沙卷起满地白骨,阴森鬼魅,人迹罕至。黑色大鸟

「海冬青」在上方盘旋。

素慧容:大侠,你一路吹这笛子,这笛子是定情之物吧? 凌雁秋:(回头看到素慧容一身男人的装扮,感慨看着笛子)

..是定情之物,但它不属于我。

△ 凌雁秋把笛子塞在衣襟里,然后将素慧容的头发束起来, 结成一个发髻... 把一顶帽子戴在素的头上。

素慧容:(指着对面的石碑)这石碑上写着什么? 凌雁秋:这是西夏文。岁月流逝,石上能看到的,是一头一

尾「龙门」两字,剩下的已无法辨认。这是此地得

「龙门」其名的来由。.....从这里朝西行,很近边界, 出了关你就不用担忧被朝廷追杀了。

素慧容:你会跟我一起出关吗? 凌雁秋:不会。 素慧容:你一直在找这笛子的主人?

△ 凌雁秋点头。 素慧容:(心情下掉)找了多久?

凌雁秋:三年。(拿出笛子)他是用这笛子传达信息的...(摸 着素身上的衣服)我赵怀安漫游四海,到处飘泊, 目的就是想再见到他……把笛子还给他。

△ 天际传来恐怖鬼嚎的声音..... 凌雁秋和素慧容抬头一 看,天际出现一阵奇怪的黑雾。

凌雁秋:跟我躲起来。

△ 素慧容还不知道是什么。 素慧容:这是什么?

△ 天空的黑雾很快飞近,原来远处看到的黑雾是无数的飞禽 惊乱扑飞而来。有些鸟过于慌张,撞到坟石上,倒毙地上, 飞动的噪声惨如鬼嚎。

△ 凌雁秋拉着素躲进石缝里,塞在衣襟里的笛子因为拉素的 时候,掉在地上。凌雁秋见笛子不见,心里一阵慌乱,挥 剑杀入鸟群,把笛子拾起,闪回素慧容身边。

△ 素慧容紧紧抱住凌,凌看手中的笛子,笛身已经有一处裂

开。

△ 素看着笛子的裂痕,心里很不安。

31 龙门客栈外 日 (二分钟)

△ 上万的飞鸟黑压压地飞过大漠中的一家客栈,店外写着

「龙门客栈」的布条,被狂风吹得霍霍欲撕。

△ 马棚里的牲物被飞禽惊动,四处乱闯。

△ 店里的小二小冈、小辛和董丹都跑出来拉住马、驼、羊等。 跳接到

△ 凌雁秋带着素慧容,从远处望见在风沙中的龙门客栈,面 上一片茫然...

素慧容:太好了,有客栈。(正舒口气,见凌雁秋一面狐疑) 怎么了?

△ 凌雁秋没有回应。 跳接到

△ 客栈外一群商队,正收拾准备上路,小冈(黄阳冈,客栈 店小二)正劝众人快快离去。

小冈:明天... 最晚不过后天,这黑沙暴就到了,刚才你们看 到西边来的鸟,是沙暴的预兆..这场沙暴不会小... 客 栈也会被埋掉,断水断粮,咱们店里伙计也要往驿站 那边避一避。

△ 商队的人急上驼队,小冈这时才看到凌雁秋和素慧容正往 店里走。

小冈:哎哎,这两位姑娘,我们…… 凌雁秋:(没让小冈讲完)我们过路的,填个肚子就走。(已

走进客栈)

32 龙门客栈内 日

△ 凌雁秋带素慧容走进客栈,见一账房老柴(梁财)正忙着 劝栈内另一批约十多名客人离去。

老柴:驿站就在五十里外,那边有山壁防风,水粮什么都有.... 驼队半天就到了。现在去正是时候... (见凌雁秋和素 慧容进来,有点感到意外)

△ 素慧容身上不断发出腹鸣,却发觉凌雁秋眼睛一直在浏览 客栈的细节。

△ 不远处是一群鞑靼人在喧哗,凌雁秋带着素慧容在几张桌 子地方坐下。

△ 正好小冈从门外赶进来,老柴一把拉住他。 老柴:不是让你在门口堵着吗,怎么.. 素慧容:(低声)我就说换上衣服也不像男人嘛!

凌雁秋:你以为凭身上衣服就定是男是女吗?(素慧容愕 然,不知如何回答)没想让你装汉子,我是讨厌 看你弱不禁风,见人就可怜兮兮的。

△ 小伙计董丹端上来两盘小菜。

董丹:这是送的,二位慢慢品尝。 老柴(过来):二位想吃点什么?(小冈倒茶水) 素慧容:(边拿起筷子边说)我想... 凌雁秋:(捉住素拿筷子的手,快速地说)来两碗阳春面。

△ 老柴、小冈和素慧容,都被凌雁秋的反应弄呆了一下。 老柴:好嘞.. (向小冈)两大碗阳春面。 凌雁秋:就这样。

老柴:行行行,立刻就来。(恭身退后)

凌雁秋:(低声向素)来这吃饭,要懂规矩。(从包里拿出筷 子递给素慧容,素不解)在这儿用自己的筷子叫

「一招鲜」,用他们的筷子叫「吃遍天」。黑店的 规矩,「一招鲜」的都是道儿上混的熟客,店家不 会为难。

素慧容:黑店?... 道上混?...

△ 凌雁秋推开桌上的东西,露出桌子上干枯的血迹和刀痕。 凌雁秋:这里常有刀枪来往,会出事。(夹着小菜吃)

△ 这时门外一阵马蹄声,小冈连忙冲出去,老柴站在柜内 很无助。

素慧容:(拿着凌雁秋的筷子不知所措)那用自己筷子怎样, 用他们的筷子又怎样?

△ 话音刚落,另一边布鲁嘟拍桌子用鞑靼话大骂。客栈里角 落几个黥面纹身的鞑靼壮身男人中间赫然就坐了一个鞑 靼女子,叫布鲁嘟,(十九岁)跟一群胡人商队一齐。( 布 鲁嘟打扮特别,上身衣衫轻薄,腰上围着名贵保暖的水獭 皮。一身傲气,放荡不羁,贴身的男子哈刚童嘎,高大英 挺,寸步不离。)

哈刚童嘎:伙计,这是什么?给我们白肉吃,还讲不讲规矩!

(说着,眼睛直瞪着素慧容和凌雁秋这边)

△ 董丹忙上前去解释。 董丹:大爷消消火,厨房弄错了,换换换,这就给您换。 素慧容小声:什么是白肉? 凌雁秋答:就是「吃遍天」的肉。

素慧容:什么肉? 凌雁秋:人肉。

△ 素慧容愕然,忙放下筷子。

△ 小冈进来了,跟了一大群人,前面是向导赵平安,后面带 来了一批陌生人,其中领头的赫然就是雨化田的头号手 下:二档头谭鲁子有一张青白面孔,一股官样,他身后跟 着的「商人」也满面杀气。

△ 谭鲁子没有讲话,谭的手下赵通、方建宗和其他手下眼露

凶光地看店里的人。打从他们一进门,客栈里的江湖人, 立刻知道来者不善。

△ 这时董丹从后厨把两碗面端上。 董丹大声吆喝:两碗阳春面……( 看着空的座位,发现凌

雁秋和素慧容不见了。)

△ 柜台那边,老柴还没开口,赵平安就截住他的话。 赵平安:这十来天有没有见过什么陌生女人? 老柴:赵大爷...

赵平安:(不让老柴说话)是这样的,我一个把兄弟从京城 买来的一个媳妇,过门的时候,路上就给跑了。 这几位. .. (干笑了一下) 「兄弟」,不不,大 哥来帮他把这媳妇带回去... 所以你...

△话没问完,就听到一阵女人豪笑声,谭鲁子回头一看。

△原来布鲁嘟一路都在听旁边的鞑靼少年哈刚童嘎翻译,说 谭鲁子一帮人在找寻陌生女子,站起来冲着谭鲁子用「鞑 靼话」破嘴大骂。

布鲁嘟:(鞑靼话)入关没过半天,就遇上你这班人口贩子, 不逼良为娼没饭吃吗?看你这副德性,就知道是专 吃女人饭的龟孙子!

33 龙门客栈外 日

△ 凌雁秋带着素慧容在客栈外的墙壁窥视进内。

34 龙门客栈内 日

△ 布噜嘟在西厂众人面前努了一轮炮,谭鲁子等人全不明白 布在讲什么。

△ 布鲁嘟越说越冲,没多两句利刀便出鞘了。谭手下一下子 全让开,谭鲁子没拔兵器,空手跟布过招,用的是「空手 入白刃」的技术,几个回合,几乎把布手中的兵器抢走。

△ 在老柴苦苦相劝下。两人停下手了。 老柴:(劝哈刚童嘎)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劝劝你家的小姐,

赵爷是熟客,带的驼队是朋友。(向谭鲁子)大爷,

他们也是熟客,不是陌生人,常来的,绝不会是你 家的媳妇....

编辑整理:纪录片部落-最新纪录片下载网站(www.xitongle.com)


35 龙门客栈外 日

素慧容: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凌雁秋:这是「过两招」。江湖上不认识的动手,是摸摸大 家的武功,是规矩,不算仇。

36 龙门客栈内

谭鲁子:(发觉布武功不高,目的不在布鲁嘟,就不再发难, 冷笑)她现在是「过两招」,迟早跟我来真的。(向 赵通示意)

△ 赵通从身上掏出一手金子,很慷慨的递给老柴。

赵通:半个月不要再收客,客栈我们全包下来。

老柴:(推着钱不敢收)不敢不敢。老爷们,黑沙暴就到了, 客人不走,小店里的人也要搬去驿站避一避。这店切 切实实不能留。

赵通:什么黑沙暴? 老柴:大漠的沙暴很可怕,这百里之内,都会被淹在沙下,

而且这次来得比过往都厉害。

△ 赵通看看谭鲁子,等待指示。 谭鲁子:(向老柴)钱你收下,走不走是我说了算。

老柴:我我.. (看着布噜嘟那边一群猛汉)可是他们都是熟 客,不好得罪。大爷您包了客栈,可是他们的去留我 管不了。

37 龙门客栈外 日

△ 凌雁秋和素慧容在聆听客栈里的谈话。素慧容担忧的面 色,还加上不断的腹鸣,强抱着肚子不让它发出声音,可 怜地望着凌雁秋。这时阵风烈烈的,凌雁秋扫了素一眼。

38 龙门客栈内 日

谭鲁子:想留下来的尽管留下来,不过就别想再出去了,就 让他们自投死路吧。

△ 老柴在这种情形下,只有啊啊啊点头。这件事算是摆平

了,但龙门客栈却不禁染上一层慑人的杀气。这边厢,布 鲁嘟向谭鲁子虎视耽耽,也是一面胸有成竹的表情。

编辑整理:纪录片部落-最新纪录片下载网站(www.xitongle.com)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纪录片部落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9-4-21 21:12 , Processed in 0.091346 second(s), 21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