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电影剧本《师父》word完整版(下)

2019-2-11 14:03|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148| 评论: 0

摘要: 影片:《师父》导演:徐浩峰编剧:徐浩峰主演:廖凡/宋佳/蒋雯丽/金士杰/宋洋/更多...类型:剧情/动作/武侠上映日期:2015-12-10(中国大陆)/2015-11-11(台北金马影展)片长:109分钟39 邹馆长家 内 夜邹馆长:先夫留下的名 ...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电影剧本《师父》word完整版(下)

影片:《师父》

导演: 徐浩峰
编剧: 徐浩峰
主演: 廖凡 / 宋佳 / 蒋雯丽 / 金士杰 / 宋洋 / 更多...
类型: 剧情 / 动作 / 武侠

上映日期: 2015-12-10(中国大陆) / 2015-11-11(台北金马影展)
片长: 109分钟


39 邹馆长家 内 夜

邹馆长:先夫留下的名声,我没能保住

郑山傲:韩兄弟走得早,苦了你,十年前,挟刀揉手风行天津,是韩兄弟把它玩

绝了,韩兄弟一过世,大家也没了兴致,高手的生死决定,一技兴衰

邹馆长:天津武馆十九家,踢到我家是第八家,再多踢一家,就踢了天津一半的

武馆,招天下人耻笑

郑山傲:弟妹,我出马

邹馆长:这么多年,遇上变故,还是老人顶事

郑山傲:武馆不出人才,因为我们不教真的

邹馆长:拳术自古秘传,广招学员的武馆是生造出来的,政客做政绩,商家做名声,等他们做够了,不再捐款,武馆的繁荣也就断了,好日子不长,何必认真

 

40 津门武馆 内 日

△郑山傲的徒弟们穿着军服在武厅整理护具

看到陈识进来:我不是你师父,记住了

郑山傲:今天不练刀,我给习武人找了条出路,我改良的清朝铠甲,会成为部队

刺刀训练的护具,武馆必没落,前途在军界

陈识:你跟我徒弟对决,定在哪天了

郑山傲:这几天吧,今日见督军

△陈识看着一行人离开  

 

41 军府 内 日

△郑山傲来到军府,作为副官的徒弟林文希接见

林文希跪拜:师父

郑山傲:多亏了你啊,督军呢

林文希:督军不来天津了,让拍成片子送他看

△部下将护具拿出来,郑山傲和林文希两人穿上

林文希:不能面见督军,其实是大好事,趁这机会留下影像,您是当世顶尖武人,

日后必是重要历史文献

郑山傲:跟着师父,你也走进了历史

△两人穿好护具比武录像,几招比试下来,林文希占下风,穿着军装的段锐看着

两人比武,郑山傲将徒弟的木棒打到一边

林文希停下取下头罩:乱了,停

△发完脾气的林文希取下面罩继续比试,郑山傲教林文希招式,用木棒一招抵住

林文希的脖子:明白了吗?

△林文希趁郑山傲放松突然用木棒将师父打跪在地上:师父

△郑山傲感到屈辱,一掌拍在林文希脸上,林文希丢掉木棒用手反击不成功,用

腿反掌压制,两人经过几番搏斗,郑山傲压住林文希的脸

△段锐摸了摸枪盒,不一会儿,郑山傲自己慢慢倒下,林文希松了一口气,示意

录像师关了摄像机

△郑山傲躺在桌上醒来

郑山傲:我中了徒弟的算计

邹馆长:年轻人出名,可以打别的门派,也可以打自己师父,叫谢师礼

郑山傲:有这事?

邹馆长:师父挨打,会请客,庆贺徒弟超过自己

郑山傲双手压制住邹馆长:是你的注意

邹馆长:我跟你交情深,你徒弟请我劝劝你,事先我并不知情

郑山傲:他在军界,不在武行,这么做是为什么?

△说罢把邹馆长的手骨头压得吱吱响

邹馆长反身拉住郑山傲的手:江湖事,事过不问因由,郑大哥,您是老江湖,不

问了吧

△郑山傲坐着看着房产契

邹馆长:这是你徒弟给你留下的两所房产,不要?

郑山傲阻挡:他拿走我一辈子名声,干嘛不要

 

42 津门武馆 外 日

△陈识站在门外

门内管家声音:老爷出去了,哪天回来,没吩咐

△陈识扔下自己的箱盒和草帽急冲冲走了

 

43 西餐厅 内 日

△女侍应走到赵国卉耳边嘀咕几句,赵国卉走到餐厅看到点了七八份面包的陈识

赵国卉:先生,天底下没有白占的便宜,面包免费,前提是要点菜

陈识:这么简单的道理,我竟然想不通,我有一个朋友,他的体能强过青年,可

△他毕竟是个老人了,经不起差错,做事宁可过份,也不愿出意外

赵国卉:郑老爷子

陈识:他和耿良辰有一场比武,他将违反跟我的约定,下狠手

赵国卉走过来:耿良辰会死

陈识:他是大才,没那么容易死,会残废,生不如死,我俩带他离开天津,就在今天

赵国卉递给他一个面包:有言在先,你回广东,我不跟

陈识沉默些许:送行,行不行?

赵国卉:行

陈识起身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回家等我

 

44 街道 外 日

陈识在街口遇到两位武行弟子:陈师傅,上楼喝茶

△陈识跟着两位上楼

△林副官坐着黄包车来到茶汤的摊位,打扮成车夫的段锐坐在一边

△耿良辰在书摊吹着口哨擦鞋,周围坐满了男子在摊位边看书  

 

45 茶楼 内 日

△陈识来到房中,邹馆长和其他武行馆长坐在桌边

邹馆长:北方规矩,怎么处理你徒弟,我们代表武行表态,留下边上的是朋友,

留下中间的是敌人,对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几家武馆馆长拿走茶盘中两边的茶杯,留下一杯在中间

陈识:十九家武馆,就你们几个说了算,武行的头牌郑山傲先生,什么态度

邹馆长:摆茶是为了不说话,拿了吧

 

46 街道 外 日

△茶汤女在街边示意让耿良辰过去,跑了过去,林副官正在喝茶汤

茶汤女:《蜀山剑侠传》出新册了吗?有就拿来,长官想看看

耿良辰:有

跑过去的耿良辰在男子间找书:有位军爷想看,估计就喝茶汤那会翻两眼

男子瞟了一眼不理

耿良辰:匀他会儿,不收你钱了

△男子将书给了耿良辰,突然将耿良辰打在地上  

 

47 茶馆 内 日

陈识:我们师徒离开天津,永不再回,能否放过他

△邹馆长轻轻蔑视陈识  

 

48 街道 外 日

△耿良辰被众人按倒在地,四周百姓围观闹出了动静,茶汤女看着不好,立马抽出匕首,林副官截住茶汤女,夺了匕首将她按住

林副官:姑娘,你帮不上忙的,我去管一下

林副官用力将匕首插回姑娘的匕把:快去喊警察吧

茶汤女:谢谢您

△女孩离开后,坐在一边的车夫护着刀跟在林副官后边走向街道  

 

49 茶馆 内 日

邹馆长带着陈识来到茶馆阳台上:你徒弟踢了八家武馆,我们连师父带徒弟地赶走,天下人会说我们霸道,我们支持你开武馆,至少一年

陈识:一年后

邹馆长:你走,不拦,我们是武行,不是政客黑帮,他活着离开,有伤无残

△两人喝着小茶看着街面上一群人围攻耿良辰  

 

50 街道 外 日

△一行人准备将耿良辰绑到车内,脚行的人推车货物来到街边

△耿良辰入车之际反击众人,将四人一一用拳法打倒,还剩下两人

脚行弟兄为他欢呼鼓掌:好

脚行弟子:小耿,用不用帮忙

耿良辰:不用

林副官带着车夫走过来:比一下,用刀器

△耿良辰双手接住刀器,林副官趁其不备,将双匕刺入耿良辰腹部,车夫将耿推

入车内

△脚行的弟兄立马从车底抽出木棒准备干架

脚行东家呵斥:干什么!他已经不是咱们的弟兄了

△弟兄们将木棒扔了

△陈识看着离去的车愁眉满目

邹馆长:本该武行做的事,军人给做了,为向市民表态,军人将接管武行,多少

年来武行的事都是武行自理,这一刻起,好日子没了

 

51 郑山傲家 外 日

△陈识一掌将郑山傲的后门劈开

 

52 郑山傲家 内 日

△郑山傲正在卧室对着镜子比照自己试衣戴帽子,突然陈识拿刀袭击,郑山傲反

应快拿刀挡住,两人挟刀僵持

陈识:我的徒弟,原来事为你徒弟准备的

郑山傲:天津没我这号人物啦,躲着不见你,没脸见

△陈识意识到郑山傲地位权威不再风光,慢慢放下刀

郑山傲走到床边:我今晚坐船到巴西,后半辈子种可可

△两人在武厅里看着众多改装的护具

郑山傲:你马上开武馆了,送你的贺礼,要用啊,说是我设计的,这辈子就留这

点名声了

 

 

53 郑山傲家 外 日

△陈识跟着郑山傲拿着行李出门

陈识:一年了,没走过你家正门

△家宅外写着’此宅出售’,郑山傲上车离开

 


 

54 街道 外 日

△两人坐在车上抽着雪茄闲谈

郑山傲:有个人陪我走,你认识

 

55 郊外 外 日

△林副官带着受伤的耿良辰驱车来到天津的郊外

耿良辰:不该接你的刀,占了我两手

林副官:取巧了

耿良辰:再比一次

林副官:不了

林副官和几位手下将耿良辰放下车:前面教堂有医生,走太快,匕首会划烂肠子,

你伤我六个人,逼你慢走一段,算是我对你的惩戒

耿良辰扶着腹部的两把匕首:小意思

林副官:治好伤,南下北上,永不回天津,这是武行对你的惩戒

耿良辰:我哪都不去

林副官:我曾杀人二百,土匪、刁民

耿良辰转身:我在天津活了二十多年,一受吓唬,就不要家了,还是个人吗

林副官:天津人讨厌,是光嘴硬,想让我瞧得起你,往天津跑五十步

耿良辰:天津不好混,穷人家的长子,十五岁要被爹妈赶出门,自寻活路,我是

长子

林副官转身离开:啰嗦

耿良辰自顾自说:八年前,爹妈带着两个妹妹去了东北,再无消息,我家现在天

津,就剩我一人了

△耿良辰看着车离开

林副官:抽根烟,破破血腥味

△车后看得见耿良辰跟在车后跑

车内的手下看到了耿良辰:头儿

林副官看着满身是血的耿良辰跑在后面:停车

△耿良辰跑着一头栽倒在地

手下:这么跑,活不成了

林副官:回去打个电话,让刑侦队收尸

手下:是

△郊外荒无人烟的空镜

 


 

55 舞厅 外 日

△陈识看着郑山傲带着一位外国女人提着行李出来,陈识回想起在舞厅里跳舞的

白俄女人

陈识向前接过郑山傲手中的行李:阻止不了洋人破解我们的拳术,就把洋人娶了,

高明

郑山傲大笑,两人上车:兄弟,送到这儿吧

陈识:郑大哥,提防白俄女人,你们差着年龄,小心他骗走你养老钱

△陈识看着白俄女人狡猾的笑容

郑山傲:她从小受穷,当然会很自私,但男人的钱,不就是让女人骗的么

△两人相视而笑

 

56 郊外 外 日

△耿良辰将路过拉菜的板车上,扯下一块麻布护在自己的腰上,跟着板车一直走

 

57 街道 外 夜

△茶汤女坐在书摊上看着耿良辰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直接跪倒在茶汤女脚边

茶汤女惊醒:良辰

耿良辰躲在一边无奈:不吓唬她了

△留下茶汤女在书摊望眼欲穿

 

58 大桥 外 夜

△耿良辰躲在一旁,看到脚行的弟兄推着车过来帮忙去推

脚行小弟:小耿,你已经不是我们脚行的人了

耿良辰:我今晚离开天津,让我推会儿

△满手是血的推了一小段路,耿良辰倒地

 

59 仓房 内 夜

△陈识看在耿良辰曾经训练的木桩,邹馆长一行人走了进来

邹馆长:踢八家的战绩,是这东西练出来的

△陈识拿起刀砍起木桩

邹馆长:你的武馆,开在最繁华的东门里大街,三重院落,二十二间房,林副官

买下的,天津没有过这么大的武馆

△陈识不理会,狂躁的将木桩上的刀臂一一砍断

邹馆长:我给你在酒店订了房,武馆修好前,暂住那

陈识:贫民窟住惯了,不想动

邹馆长:北上扬名,得来一个装装样子的结果,换作我,也没兴致了,但活着,

不就是装装样子吗?

 

60 酒店 内 日

△陈识和刀躺在床上

赵国卉:人来了

被扶着出去的陈识:身上病着,失礼了

△脚行的东家带着几位气势汹汹的小弟侯着,陈识推给头目一笔前

陈识:葬礼办得风光些

东家:小耿,我们已经埋了,陈师父,你要做什么,我们听您的

陈识:我要做什么?

东家:小耿临死前推了大车,干了我们脚行的活儿,就是我们脚行的人,他的仇,

我们管

陈识:脚行打武行,天大笑话

东家站起来愤怒:你

陈识一下取掉了头目的扣子:能摘你扣子,就能穿你喉咙,明白吗?明天,我武

馆开业,我来天津,就是为了这一天,谁给我惹乱子,别怪我翻脸

东家气愤的离开:小耿!是你徒弟

△两人回到卧室

赵国卉看着照片:我儿子今年十一岁,不知长成什么样,该是他这样吧,年头久

了,我找不回他,但他可以来找我,我不能离开天津

陈识玩着火材:抓不到我,武行会报复你

赵国卉举着烟圈:也就嫁过你一个,真报复,我认了

陈识吹灭火:来不及去照相馆,该给你留张照片

△赵国卉看着陈识把他的家当都拿出来摆在床上

陈识:南洋十三年,颗颗血汗,这是我全部积蓄,明天,你在火车站等我,(递

出两张车票)我到时不来,你上车走,不必去广东,随便哪一站下车,好好过十

年,十年后再回天津,你儿子二十一岁,有能力找你了

赵国卉:安排得周到,听你的

 

61 东门里大街 外 日

△林副官带着一群军装部下来到新武馆

 

62 新武馆 内 日

林副官看着邹馆长:你办事漂亮

邹馆长:林副官

林副官:说

邹馆长:官员参加民间庆典,不能穿官服,穿了失礼

林副官:有这规矩吗?

邹馆长:老规矩,时间来得及

 

63 新武馆 外 日

林副官对着部下:没你们事了,都散了吧,你跟我回去换衣服

 

 

64 酒店 内 日

△陈识在酒店准备去新武馆,犹犹豫豫

转身走到赵国卉身边:脸冲着我

△赵国卉依然将脸转到两边,不想直视

 

65 街道 外 日

陈识在车里看到书摊:停车

△茶汤女正在给陈识准备茶汤

陈识看着书摊:你还租书呢

茶汤女:是我一个朋友的摊,人已经不在了,他师父让人带话,留给了我

陈识:师父,你朋友学拳的?

茶汤女:你刚来天津的吧,我朋友是踢了八家武馆的耿良辰

陈识:耿良辰啊,火车上听过,传得很神

茶汤女:他被小人算计,街面上人人为他鸣不平,有的书上还有他的血呢

陈识:是吗,你拿来我看看

手下走到陈识身边:时间不早了

陈识收起书:姑娘,送我吧

茶汤女看着停在边上的小轿车:一看您,就觉得不像一般人,您是来天津当官的

吧,给了您,您可得给他做主啊

陈识:你这么为他说话,他定是条好汉

△陈识起身离开,茶汤女跟着看了看,陈识转身向茶汤女鞠了一躬

 

66 新武馆 内 日

△堂内大伙为新武馆起灯笼欢呼

弟子在门外:多谢大伙捧场,都散了吧,上门板

△周围的人看着红红火火的武馆闭上门板

馆内大堂,陈识和林副官一行人坐在大堂里

邹馆长:今日开馆,新气象,不请戏班,放电影《火烧红莲寺》

 

67 面包店 内 日

△赵国卉带着小狗和行李来到一家面包店坐下,看着街对面的新武馆

赵国卉:来两个牛角面包

△看着外国面孔的赵国卉似乎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

 

68 新武馆 内 日

△钢琴女谈着钢琴,屏幕上放映着林副官当时和师父郑山傲比武的录像

武馆的人诧异:郑大哥,这不是郑大哥吗?

△录像里看着林副官将郑山傲击败,武行人忿忿不平的站起来

△邹馆长站起来示意大家坐下稍安勿躁

邹馆长:林副官不但是军界人,本就是咱们武行人,他的武功,大家刚才都看到了,徒弟超过师父,青出于蓝,郑大哥以前什么地位,林副官就是什么地位,没人反对吧

△大伙互相看着不支声

邹馆长:《红莲寺》还放吗?

林副官:放

 

69 面包店 内 日

△赵国卉抽着烟看着紧闭门板的武馆

 

 

70 新武馆 内 日

△大堂屏幕上放映着《火烧红莲寺》,由钢琴女配音

钢琴女:根据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侠传》改编,导演,张石川

△突然陈识在屏幕后一刀将放映的幕布劈下

陈识:有武馆,便有踢馆的,我来踢馆吧,谁接,我徒弟打了八家武馆,我想打

第九家,邹馆长,你接吗

△邹馆长一脸无奈的示意陈识别找茬

陈识:你是打败郑山傲的人,你功夫高,你接!

林副官:别不识抬举,想清楚自己要干什么了吗

△邹馆长抵挡了陈识冲下来砍向林副官的刀

邹馆长:你没杀过人,今日亮刀,谋划很久吧,许多事情想想就算了,你知道人

肉有多结实,砍多少人,刀会崩刃,丧徒之痛,我们会体谅,就当跟大伙开个玩

笑,林副官也不会介意,对吧,啊?

林副官:对

△林副官示意手下放下枪

△大伙扶着肩膀受伤的邹馆长去包扎

陈识坐下取下木棒上刀:我跟你们一样,也盼着耿良辰早日毁了,打完八家,被

逐出天津,毁一个天才,成就个门派

陈识低下头隐忍着泪水:我不是他师父,是个算帐的

陈识拭去滴在刀上的泪水:《红莲寺》还放不放

林副官将双刀扔在桌上:放

 

71 面包店 内 日

△桌上的两份牛角包边摆放着赵国卉心爱的照片

男侍应生:您真的该走了,这里不是餐厅

赵国卉:看看,跟你多像

男侍应生;您说什么

赵国卉:我十七岁遇上个人,他连张照片都没留下,大概这个样子,不是他留给我的,是他落下的,他欠我的,所以对着他的样子祈祷,求什么都应该实现,今天我求一个活着,这个人离我两百米,我心念不强,再远,怕不能应验  

 

72 新武馆 内 日

△陈识正看着《火烧红莲寺》里的故事  

 

73 面包店 内 日

赵国卉把自己的烟圈给男侍应生:纽约货,值点钱,五十个面包,帮帮我

△侍应生接过烟圈仔细看

 

74 新武馆 内 日

△屏幕上放着大师击败了所有人,突然周围一群人将陈识按倒在地

邹馆长带着一伙人走进来:他就坐您身边,大伙不放心

林副官:你徒弟,不是我杀的,是他自己要赌口气,我以为这辈子遇不到一个有

骨气的人

△期间有人把双刀偷偷塞到陈识的手边

林副官:督军不是,我师父也不是,他俩是强者和聪明人,你徒弟是,他活着,武行会有趣些

△林副官突然被陈识一飞刀割破了颈部大动脉,林副官捂着脖子向邹馆长求救,邹馆长一行人突然变了,让林副官自己扑空,倒地身亡

△林副官的手下段锐被众人包围

武行人拉着外国放映师离开:看清楚凶手了吗?

放映师:看清楚了

邹馆长:段锐,我查出你了,你是郑大哥管家的孩子,跟着姓林的,算计自己的主子,姓林的已死,你没有根基,混不了军界,给你条活路,入武行

段锐放下枪跪倒邹馆长面前:以后我跟您了

邹馆长给了一巴掌:我这是替郑大哥打你的

△段锐被邹馆长又拍了拍肩膀,跟在其后

邹馆长:二十年来,军阀崛起,掏空了商会,乡会,铁路,银行,小小不言的武行怎能独存,好日子不长久,但好日子过一天是一天,有目共睹,你杀死了林副官

陈识:好像是

邹馆长:多谢,大家感你的恩,你得死在这,可以提个要求,我一定办到

陈识:来了很久,没跟天津的高手较量过

邹馆长:好,我一定让你看够北方的刀

△台上四周站着撑大刀的武行人,陈识拿着双刀一一比试,最后被四人用大刀卡住脖子,跪在台前

△邹馆长抽出一把匕首走到陈识面前

邹馆长:郑大哥之前,天津头牌是我先夫,男人打天下,女人要守住,没时间了,下辈子,我还你

△说完将刀刺向陈识的喉咙

陈识:郑大哥送给我的护具,让各武馆的弟子穿上,我临死一搏,给孩子们留个念想,你们不教真的,武馆不出人才,我死,咏春拳绝了,让我教点真的,出了人才算你的

△弟子们正在换上护具,大堂坐着十九家武馆的馆长,陈识在弟子们中间思索着,突然冲开人群往外跑

邹馆长笑:南方人,不可信  

 

75 新武馆 外 日

△陈识破门而出,往火车站的方向奔跑

△赵国卉看着自己的男人跑出来,追了上去,小黄狗也跟着后面

△武馆内一行人追出来,包着刀器和穿着护具的弟子纷纷追了出来

邹馆长和另一馆长坐上黄包车:今日天津,街面上要见铁器了  

 

76 街头 外 日

△陈识隐藏在茶馆,一行人人围着街面追上,赵国卉和小狗在后面追,未看到坐在茶馆内的陈识,两人就这么错过了

△不一会武行人弟子查到茶馆来,陈识用双到一一放到离开,而后上来一人,陈识将此人脸上划了一刀

陈识:这道疤,我留的,是你这辈子的荣耀

△陈识离开茶馆,从街面奋力跑向火车站

△赵国卉错过了同一条街道,跑着的时候,陈识给的家当箱子掉在地上,赵国卉取下发髻将旗袍割下一块布,将箱子绑在自己的手上,邹馆长坐在黄包车上路过赵国卉面前,赵国卉继续去追

 

77 某建筑 外 日

△陈识跟穿着护具的弟子们比拼,用双刀在弟子们的护具上一一放倒

陈识:刀法我给了,得多少,在你们  

 

78 巷道 外 日

△陈识被武行弟子们逼到了一条巷道胡同,后面一群人逼上,前面三位撑着大刀

得师傅挡着去路

△裹着刀器得弟子们进入巷道,抽出刀器一个一个轮着上,击败一人后,陈识淡

定的系好自己的鞋带,后人继续上,都被陈识击退,扔下刀器跑了

△三位撑大刀的师傅慢慢往后退

△上来一位单刀记着红布单挑,陈识两下将人制倒,后一位双刀弟子也被放倒

人群中两人骑着单车带着一人进来,前一位单车人一招被陈识劈倒,后一位坐在

后座的腿部残缺男子,拿出双弯刀,两人比试,陈识眼不及手快扣住了对方的脖

子,两人散开

残缺男子:好功夫

陈识:好兵器

△残缺男子将兵器赠送给陈识,陈识试试锋利的弯刀,脱下外衣,朝撑着大刀的师傅挑战而去,邹馆长此时坐在黄包车上挡在巷道的门口,陈识用弯刀夺了师傅手中的大刀扔地,最后只剩下一位大刀师傅

邹馆长:大人办事,下去吧

△陈识将四位撑大刀的师傅放倒之后,走向邹馆长,邹馆长抽出刀,陈识瞬间将邹馆长的耳钉切断

△陈识走到门外,段锐在门后举着枪对着他

段锐;就这么看不上我

陈识:对!

△陈识一招就将段锐敲晕了

 

79 街道 外 日

△走在大街上的陈识没有看到后面追上来的赵国卉,赵国卉上气不接下气的停下,让小黄狗去找陈识

赵国卉:去

 

80 巷道 外 日

△一行人将倒在地上的人扶起来,邹馆长走到受伤的大刀师傅握住手

大刀师傅:此人,伤人不伤命啊

邹馆长:他的命,天放我不放

 

81 街道 外 日

△跑得正辛苦的赵国卉扶着墙喘气,脚行的弟兄推着车过来

头目:陈师父办了这么大的事,该叫我们呀,卸车

△脚行的弟兄们将赵国卉放在车板上,在大街上奋力往火车站跑

头目:闪开,闪开

 

82 火车站 外 日

△人头满处,陈识站在火车边四处张望,这时小黄狗跑到了陈识面前,陈识抱起

小黄狗抚摸

陈识:她坐早一班车走了

△失魂落魄的陈识漫漫的走在火车站内,火车启动  

 

83 街道 外 日

脚行的弟兄:闪开,闪开

△火车站外,赵国卉奋力奔向车站

脚行弟兄:给陈师父代好

 

84 火车站 外 日

△车站两位车管员追着赵国卉,装有家当的箱子散落在地,邹馆长一行人来到车

 

站内

邹馆长对着车管员:我的人

△赵国卉悲伤的坐在月台边

邹馆长:你男人做了什么知道吗

△赵国卉点点头

邹馆长:知道什么

赵国卉:他犯的事,我担着

邹馆长笑:老规矩,逃了,就等于死了,事情完了

△赵国卉看着一行人离开,在售票处买票

 

85 武馆 内 日

一人走进来将车票递给邹馆长:她买了去广东的票

邹馆长:见到陈师父交给他,他会封住自己的嘴,下半辈子隐姓埋名

武行人:您写了什么

邹馆长取下耳钉:都是客套话,写什么不重要,(将耳钉放入信封)他能收到信,

就说明咱们可以追杀他

武行弟子:南北遥远,他会遵守这默契

邹馆长:会!他有女人

△切入火车启动的画面

邹馆长对着天顶:咏春拳绝了

 

86 火车站 外 日

△赵国卉拿着行李走向月台,邹馆长的手下跟着后边

 

87 火车 内 日

△空境,蒸汽火车行驶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间

△小黄狗躺在陈识的脚边,陈识看着耿良辰带有血迹的书,望着车窗外思索


-END-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无意冒犯,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目前靠网友赞助运行。
如果您觉得本站内容不错,请适当支持下,以便我们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服务器。

网站维护运营 就靠大家支持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GMT+8, 2019-7-16 03:02 , Processed in 0.087375 second(s), 19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