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电影剧本《喜剧之王》word完整版(上)

2019-2-11 16:53|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46| 评论: 0

摘要: 影片:《喜剧之王》导演:周星驰/李力持编剧:曾瑾昌/周星驰/李敏/郑文辉/冯勉恒/梁嘉杰上映时间:1999-02-13时长:85分钟(序幕)(天仇在在波涛汹涌的海边大声喊:努力~~~~~~~~~~~奋斗~~~~~~~~~~~~~`)(阴森恐怖的 ...


影片:《喜剧之王》

导演: 周星驰 / 李力持
编剧: 曾瑾昌 / 周星驰 / 李敏 / 郑文辉 / 冯勉恒 / 梁嘉杰

上映时间:1999-02-13

时长:85分钟


(序幕)

(天仇在在波涛汹涌的海边大声喊:努力~~~~~~~~~~~奋斗~~~~~~~~~~~~~`)

(阴森恐怖的音乐,一群僵尸般的路人飘来飘去……)

天仇:(不满意)CUT!

(临时演员停止走路,看着天仇。)

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走到临时演员跟前)现在我们不是在排鬼片,虽然你们是扮演路人甲乙丙丁,但是一样是有生命,有灵魂的,尤其是我们这次有机会跟动作影后杜鹃儿同台演出,应该要好好的珍惜这个机会。精神点好不好?

(重新回到镜头后) ACTION!

(镜头中再度出现一群僵尸般的的路人……)

天仇:(恨铁不成钢)CUT!

(来了一名副导,一把抓住天仇的头发,把他拽开。)

副导:你是谁啊?

天仇:(支吾)啊……我是一个演员。

副导:(向着远处喊)阿姨!

(上来一名中年妇女。)

副导:这家伙干什么的?

霞姨:(一把推开天仇)跑龙套的,

天仇:也就是演员。

副导:有没有搞错,随随便便让人在这儿动机器啊?

霞姨:对不起啊,sunny哥,刚才我去拉屎了,看他闲着没事。就让他先排练一下走位。

副导:哎呀,赶快给我找个有反应会演戏的来,我这还等着要呢!

(阿姨正要去天仇将她拦住)

天仇:让我来!

副导:(不相信)你?做个紧张的表情来看看。

天仇:(若有所思)就紧张来说,可以有好几种。

副导:在医院等老婆生孩子的那种啦。

天仇:(表演)

副导:儿子出世。

天仇:(表演)

副导:老婆死了

天仇:(表演)

副导:儿子天才,会叫爸爸。

天仇:(表演)

副导:鸡鸡长在头上,畸形。

天仇:(表演)

副导:中六合彩……还是头奖!

天仇:(表演)

副导:儿子死了。

(翻白眼,昏过去)

副导:老婆醒了。

(无反应)

副导:喂!老婆醒了!

天仇:没有啦,一个人要是受了太大的打击,就会进入精神官能的休克状态。不会再有反应了

副导:(抓住天仇的头发,往后拽)靠! (向前走)还有没有其他的?

(霞姨紧跟上)

天仇:(哎,阿姨,我做错什么了?

霞姨:不知道你干什么!

天仇:那我刚才的表演有什么问题吗?

霞姨:我说了不知道你干什么。

副导:阿姨~~喂!你那跑龙套的,没一个灵啊!

霞姨:这几个都算是好的啦!

导演:(站在远处喊)SUNNY!好了没有?全都在这等着呢……

副导:行了行了,导演,我马上来,马上来啊。

(抓住天仇的领口)啊~就你了,换衣服,快!

 

(摄影棚内。人头涌动)

(天仇穿着神父的衣服,被推向一个指定位置)

副导:呐,站那儿啊~

天仇:知道。

导演:(指手画脚)灯光!(回应:灯光OK!)道具!(回应:道具完毕!)演员!(坐到凳子)

STAND-BY!

天仇:对不起啊,导演。嗯……根据角色的背景性格呢,等一下演的时候,在节奏上我想再调皮一点,但是又带点矛盾,你看怎么样?

导演:好啊,开机!

摄影:SPEED!

剪接:三场四台ONE。ACTION!

(神父被杜娟儿一枪打死,天仇倒下)

(娟儿大战群匪……)

 

(神父还在后面摇摇摆摆)

导演:(站起)CUT!

娟儿:怎么啦?

导演:(指着天仇)后边那个人干什么?你已经死了!

副导:(冲上前)喂!你干什么!阿姨~~

霞姨:什么事啊SUNNY哥?

副导:那个跑龙套的搞什么?

导演:(上前来)你怎么死来死去都死不了啊?

天仇:因为我设计的角色性格是比较调皮的。所以我内心的潜在台词是我不想死。

导演:(……)你不想死也得死啊!

天仇:其实我差点就死了,你再给我多一点点时间,我就死定了。

娟儿:喂!你知不知道一秒钟有多少格底片?

天仇:(高兴)有24格啊,娟姐。

娟儿: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镜头有多少秒钟?

天仇:大概有一分钟。

 

娟儿:(气愤)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

天仇:(哑然)

副导:(敲着天仇的脑袋)你干什么吃的!

娟儿:(训导演)拜托你们!跑龙套也要找一些专业的嘛!换人重拍!

导演:(对着天仇发怒)机灵点!

副导:(对着天仇说)回家好好想想怎么死吧!

霞姨:(推着天仇离开)行了行了,SUNNY哥。

 

(摄影棚外)

天仇:阿姨,我做错什么啦?

霞姨:你不要再问我啦,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走吧!

天仇:(恍然大悟)你提醒了我,我还要回街坊福利会开门,我很快就回来。

霞姨:你不用回来啦!拜托你啦!不要再让我背黑锅啦!

 

(摄影棚内)

副导:喂!你过来,会不会死呀!

成龙:哦。(走到导演面前)导演,你让我怎么死啊?

导演:中枪死,准备!(手比划成枪的样子)ACTION!

成龙:(倒地,挣扎一番,死去)行不行,导演?

导演:这样才对嘛,换衣服~

副导:走走走!

成龙:(点头哈腰)谢谢。

(去换衣服,遇见天仇)

天仇:这位大哥,你在哪学的戏啊?

成龙:我没学过戏。

天仇:哎呀!你真是天才!

成龙:(拍拍天仇的肩膀)你用点心就行,啊~用点心!

天仇:(握拳,努力)

副导:(冲上来)你还在这里干吗?走啊!(推了天仇一把)

 

(出口处)

堆放起来的便当饭盒,天仇走出来。

(天仇顺手要拿一个饭盒,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剧务:干什么的?

天仇:剧务大哥你好!我想拿个便当!

剧务:(甩开天仇的手)还没发饭呢!

天仇:哦~因为我要先走,所以……

剧务:(站起)那你先走吧!知道为什么没发饭吗?就是因为你这个王八蛋!死来死去都不死!害的所有人都没饭吃,我也没吃饭那!

(拿起一个饭盒,打开)你不是想吃饭吗?啊?

(丢到路边,一只狗上前来)跟它一起吃吧!

天仇:(尴尬地走)

 

剧务:(唱)屎,你是一滩屎。命比蚁便宜。我开奔驰,你挖鼻屎。吃饭!?吃屎吧你!

 

(天仇来到街坊福利会上班,打开门,将娱乐用品发给别人)

(天仇去打电话,刚拨完号,进来一老人)

老人(指责):这里是街坊福利会,你整天都迟到,让这么多人等你。

(天仇陪笑)

天仇:啊,没有,问问明天通告是几点钟

阿姨:(没好气)不知道!

天仇:那后天呢?

阿姨:没有!(将电话挂断)

(天仇怅然若失的慢慢放下电话)

(天仇呆坐,福利会内是无聊的老人和小孩……)

 

(福利会下班,天仇又拨通电话)

天仇:喂,阿姨,你在哪里呀?

阿姨:你又想怎么样啊?

天仇:噢,我想再问一下,没对白的有没有啊?

阿姨:没有!

天仇:那,样子看起来不太清楚的呢?

阿姨:没有!

天仇:完全看不到的有没有啊?

阿姨:我现在完全看不到你,不要再打来了!(电话断)

 

(天仇回到住处--福利院内一间小屋,屋里只有一张简陋床,床边墙上贴了很多著名中外著名演员的图片)

(天仇草草吃完饭,看表,又去打电话)

天仇:喂,阿姨,你在哪里呀?(电话又被挂断)

(回到小屋,天仇左思右想,心情难以平静)

(天仇躺在床上,聚精会神的看一本书,书名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天仇熄灯睡觉)

(天亮了,天仇将福利院的舞台张罗成“街坊剧场”,舞台上一牌子上写“明天公演《雷雨》)

 

天仇:(站在舞台上)各位街坊,《雷雨》这出戏呢,是由中国文学名著改编的。这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了。明天我当主角,大家是不是很想看啊?

(观众席只有一个小孩,其他的老人正在做健身操)

天仇:我跟你们约好了。

(来到那小孩面前)嘉嘉,明天吃完晚饭干什么?

嘉嘉:拉屎。

天仇:那拉完屎来看叔叔演戏,你说有多开心啊?最重要的是叫爹地,妈咪一起看,如果他们不来呢,那就哭,撒野,乱吐口水,直到他们来为止那就乖了,叔叔最疼嘉嘉了。

(使劲捏小孩的脸)

嘉嘉:(想走,被天仇一把抓住,拉回凳子上)

天仇:嘉嘉,如果我明天看不到你来,你的下场就跟这个娃娃一样。

 

(夺走小孩手上的玩具,将脑袋拧下来。)

(恶狠狠)听到没有?

嘉嘉:(哭……)

 

(办公桌前)

天仇:七叔,《雷雨》这出戏呢,明天晚上就要公演了,剧本你背熟了没有?

七叔:背熟了,你放心吧,我还做了首歌呢!老爷一看到丫鬟就唱:“You‘re beautiful,you‘re beautiful……”

天仇:啊,七叔,主题曲呢,是由我来唱的。还有你演的这个老爷,他是中国人。

七叔:丫鬟一看到老爷,就唱:“You‘re so handsome,you‘reso smart,Thank you much……”

天仇:七叔!七叔!

七叔:(继续唱)“Please to me……”

天仇:你不要这样子嘛!

七叔:“I accpt you……”

天仇:七叔!你想开一点!来人,救命啊!

 

(商店旁)

天仇:早啊!洪爷!我们的《雷雨》马上就要公演了。我们再排练一次好不好?

洪爷:《雷雨》还要排练吗?《雷雨》就是讲义气嘛!那,出来混的,就要讲两样东西:第一呢,就是讲义气,第二呢,讲钱。那,讲义气就是说呢……

天仇:《雷雨》是要讲义气,不过不要忽略那段感情戏。因为你的角色呢,最后是为爱情而被雷劈死的。

洪爷:那,说到劈呢,我告诉你啊!这个砍人,我们江湖上有两种,第一就是砍~~第二就是捅啊!

(卷起衣服)那,这条刀疤,就是被牛肉刀砍~~出来的。那,捅就是这么捅的。

(转身对着一个混混,装作一刀捅下的样子,混混没反应)

这小子新收的,不好意思,没有表情。

(对着另外一个小混混装捅刀)那,捅是这么捅的。

混A:哎呀!

洪爷:(恨铁不成钢)认真一点,再痛一点好不好啊!

混A:哎呀哎呀~

洪爷:你的演技实在太差啦!仇哥,替我教教他。

天仇:拿痛来说呢,根据俄国戏剧理论大师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说法呢。应该从外到内,再由内反映出来的。来,你现在再试着做一次看看。

混A:(扭曲面孔)哎呀。

天仇:(指着他的脸)那,好很多了是吧?他的整个表演立体了很多。好,你现在再试一次!

混A:哎呀~哎呀……

天仇:对了!多一点,再多一点……

混A:哎呀~哎呀……(痛不欲生)

天仇:让我再帮帮你好不好?

(上前使劲踩混混的脚,踩到扁下去)

混A:(……到处抓)

洪爷:咦?这下行了,他现在好像开始撇竖了。

天仇:(拿来一个镜子,对准混A)来来来,你看清楚哦,这就是你的表情,记住这个感觉。

 

洪爷:认住啊记住啊,听到没有?走!

天仇:啊啊~明天晚上我们的《雷雨》呢?

洪爷:(挥手)《雷雨》不用排了,我们出来混的,答应了你,一定到!那,明天带个百八十个人来,壮壮声势!

天仇:一定啊!

洪爷:你放心吧!

(转身,对混混)喂!快点。

 

(院子)

(有一个阿婆在打太极拳)

洪爷:快点去准备啊! (一把将混A拉到地上)喂!阿婆。你踩到我了。

阿婆:我……我没有啊。

洪爷:你踩到人没有感觉,你看他的脚,都扁了。

阿婆:(指着混A)是啊,还满头大汗。

洪爷:那几百块来,我讲义气帮你把他送到医院去。

阿婆:(摸衣袋)我没有啊。

洪爷:你看他的样子,都快死了!

阿婆:(掏出100块钱)我只有一百块……

洪爷:(一把夺过)拿来100块!(拉起混A)做事啊!

 

(一切都被天仇所见)

天仇:(装作路过)啊?阿婆,你钱掉了。

阿婆:(捡起钱)啊,幸好。啊,先生……

天仇:你明天晚上有没有空?

阿婆:干什么?

天仇:街坊剧场要演出《雷雨》耶!

阿婆:《雷雨》?好啊!

 

(第二天,没有一人去天仇的《雷雨》,天仇失落,目光停留在一幅广告画上,上写“屎,我是一坨屎!”)

 

(一清纯学生妹飘然出现,最后奔进一家夜总会……)

 

(夜总会内)

顾客: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啊?

飘飘:飘飘啊,你呢?

顾客:我姓周。是不是真名啊?

飘飘:有名字你就叫嘛,问那么多干么?

顾客:你是不是真的学生啊?

飘飘:当然是真的啦!还是处女呢!正点吧!便宜你了大叔!哎~我们两个来划一拳。

顾客:我不会。

飘飘:划拳你都不会,你念过书没有?哎~Fanny,你来!哇~你肚子这么大!小心棺材盖不上盖。哥俩好啊!发财啊!喂!出来玩,开心点!你死老爸,开心点开心点!哥俩好啊!

发大财啊!五魁首啊!八匹马啊!分!好,我喝。

 

妈桑:女儿,今天是学生妹初恋之夜!我拜托你收敛一下,像个学生好吗?你再这样被人投诉,我真的饶不了你了。

飘飘:什么学生妹初恋,全都是骗人。我要是像学生,就不用站在这了!

妈桑:啊~你还敢和妈顶嘴!

女A:妈咪,七号台的那个客人实在是好恶心啊,我受不了,我不做了!

妈桑:你们各个都在这挑客人呐!

飘飘:哦,不是,不是。你也是的,你有没有专业精神啊?转移视线吗

女A:什么转移视线呀?

飘飘:客人长的丑你就别看他的脸喽。也许他的耳朵漂亮就只看他的耳朵喽。嘴长的难看也许牙齿长的好看呐?你就光看他的牙喽。新来的也不好好学着点。(给妈桑点烟)我去搞定他。来啊,看我的。

妈桑:机灵点

飘飘:老板!

客人:(色咪咪的笑,飘飘看他的脸目瞪口呆)你好漂亮哦。

飘飘:怎么称呼呀老板?(飘转移视线看客人的脸,全是眼屎)

客人:我叫PIERRE呐。是个法国名字(飘看客人的鼻子,鼻毛像杂草),因为人家说我像法国人,所以起个法国名字。如果你觉得难叫的话,(飘看客人的耳朵,居然有一只虫子在爬)你可以叫我阿

P,或叫阿ERRE都可以拉。呵呵呵!

 

(飘飘捂着嘴跑开。)

客人:哎,怎么了?

妈桑:你这臭丫头,平时那么嚣张?现在中招了吧?

飘飘:这也不能怪我呀妈咪,这真是“极品”呀!你有没有见过头发里有蟑螂的?

妈桑:是爬呀爬的那种还是会飞的?

飘飘:是爬呀爬的那种。

妈桑:你看看露露,和蟑螂玩的多开心呢。

(客人正把一只蟑螂放在露露手臂上爬。)

 

飘飘:(摇摇头)我认命了。

妈桑:那好了,你以后回来就做冷板凳吧,挑三拣四的,喝西北风就饱了,一个个都是这样!哎,CONNIE把她的名字摘下来。

CONNIE:你又不是新来的,对着客人就是在演戏吗。你们的问题呀就是演技太差。

飘飘:那也没办法啊。

CONNIE:哎,我听人说有个家伙教人演戏不收钱,我带你去看看?

飘飘:教演戏?

 

(在片场)

导演:各部门,准备!

(大家走进摄影棚,天仇也往里混,被副导一把抓住)

副导:喂,又是你呀?

天仇:早,SUNNY哥。

副导:霞姨!

天仇:霞姨!我也在找她啊。

副导:我没发你通告,你来干嘛?

天仇:是这样的,上次你不是叫我回家想想怎么死吗?我想过了,又让我领悟到了一些新的启发。相信我现在的演出一定会让你更加满意的。

副导:如果是两年前,我就一刀捅死你!

天仇:哎,这个刀呢跟枪不同,中刀通常多是这个位置(指着自己的腋下,做中刀状),这里,要伤口大一点呢?脸上还会再痛苦一点,如果是被自己朋友出卖的话,还会(做惊讶状)

我想不到…..是你?啊啊啊。

副导:(踢天仇)我干你娘!

天仇:SUNNY哥,我只求演出,你就给我个机会吧。

副导:你想站这是吧?好那你站着吧,我不给钱啊!

天仇:不给钱我也做啊,我只求个便当就行了。

副导:便当不用钱买呀?快给我滚!

武术指导:SUNNY!

副导:武术指导什么事?

武术指导:你看看你找来的当死尸的道具!不行呀,太难看了!快找个象样的,等着用呐!

副导:是,是,是,行行,马上来啊。

 

片场

天仇躺在地上。

天仇:多谢照顾呀,SUNNY哥。

副导:喏,只有便当啊!

天仇:没问题,要不要先化个装呐?

副导:现在化。(一坨泥巴涂在天仇脸上)导演演员OK了。

导演:ACTION

 

(杜鹃儿率领一般人马翻着筋斗上场。被机关弹起来落在地上,继续撕杀,所有人倒地。一只蟑螂落在她靴子上。)

杜鹃儿:啊!蟑螂,蟑螂。

导演:还不过去帮忙?

(蟑螂飞到了天仇身上。一群人用折登,锤子在天仇身上乱打,天仇却纹丝不动。)

众人:鹃姐,打死了你不用怕了。你没事吧?

摄影:导演能CUT了吗?

导演:还没CUT吗?CUT!

 

天仇醒来

杜鹃儿:行了,行了。打蟑螂嘛,用的着这样吗?(手里拿着锤子)看那个人有没有事。

天仇:啊,我没事,鹃姐,谢谢您关心。

杜鹃儿:你为什么不躲开呀?

天仇:哦,我不躲呢?是因为导演还没有喊:“CUT\"。我既然是一个死尸,当然是不能动的。

杜鹃儿: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众人:听到了,听到了。

杜鹃儿:只要没有叫CUT就要继续演下去,这就是我经常跟你们说的(用手一指天仇)专业。你叫什么名字?

天仇:我叫尹天仇。

杜鹃儿:仪姐,给他一杯咖啡。一会把他的电话号码写下来。你,以后跟我开工。

天仇:多谢鹃姐关照。

杜鹃儿一边挥挥手一边对副导说:这个镜头OK吗?

副导:OK,军火马上就到,鹃姐换服装吧。

杜鹃儿:SUNNY。

副导:是

杜鹃儿:我拜托你呀,临时演员也很重要的。就像那天那个神父,怎么死都死不了那个,以后不要再找他来瞎搅和了。

副导:明白了鹃姐。

(天仇洗过脸回来。)

天仇:其实那个神父就是我。

(鹃姐愕然。)

天仇:上次呢是这个样子……..

(天仇一边说一边向鹃姐走去,被地毯拌到,咖啡撒了鹃姐一身。)

天仇:好险,好险,我帮你擦,帮你擦。

(转身拿毛巾,踩到了凳子打中了鹃姐。杜鹃儿摔在轨道上划了出去,前面一堆刀。天仇飞起一脚,把杜鹃儿踢出了轨道。杜鹃儿摔在了火药上,天仇也摔在了另一边。旁边却是开关。)

天仇:鹃姐,你没事吧?

(说着扑向杜鹃儿,没想到却碰到了火药的开关。杜鹃儿,飞向了天空。 众人仰望。)

天仇:哇!好漂亮!(后排还有人照相)

 

(众人赶过去救杜鹃儿,天仇慌慌张张的,朝外跑,时不时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追上来。路过便当时偷拿了一个便当。场务大叔躲在一旁包香蕉皮。看到天仇拿走了便当,随手把香蕉皮扔了出去,天仇一脚踩到香蕉皮滑倒在地,便当掉在地上。场务大叔走过来把便当扔给了一条狗,扬长而去。)

 

(街坊福利社)

CONNIE带着一班小姐走了进来。

CONNIE:喂,看门的。这里是不是有人教演戏呀?

天仇:我本身呢,从事艺术工作已经很多年了,不论是电影或者是电视都有很丰富的演出经验,也曾经在街坊剧场担任过创意总监,所以也使的我这么的能歌善舞。

CONNIE:那就是说你教了?

天仇:不敢说教,不过呢这里有很多的街坊都是戏剧的发烧友,都会喜欢来找我研究。

CONNIE:我们也是街坊介绍来的。

天仇:没问题,这边请。

 

飘飘:(打量天仇)你呀!

天仇:哦?

飘飘:你不就是那出什么电影?啊叫什么来着?随便了,站在后面踩到香蕉皮摔到地上的那个家伙。

天仇:是呀。你有注意到我的演出呀。

飘飘:哈哈哈哈,你这个家伙,我还在想,是哪个倒霉鬼踩在香蕉皮还要摔在地上?你怎么不去死呀?

天仇:多谢;多谢。

飘飘:真她妈笨呀你!

天仇:过奖了,过奖了。

飘飘:你这个死跑龙套的。

天仇:啊,其实呢,我是一个演员。

(众小姐哈哈大笑。)

天仇:那边请。

CONNIE:跑龙套的?

 

(众人落座。)

天仇:不知道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CONNIE:坦白的说吧,我们是坐台小姐。

天仇:哦,这个看的出来。

CONNIE:我们的舞厅呢在搞一个\"学生妹初恋之夜\"这些小姐们呀,说连一点初恋的感觉都做不出来。(对着小姐)你们怎么赚钱呐!

天仇:初恋呢,其实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例如我们还是BABY的时候呢,看见了奶嘴就想要去吸它,这也是一种爱的表现。

飘飘:你在那吸什么狗屁奶嘴,你个死跑龙套的!

天仇: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CONNIE:是呀,你吸什么狗屁奶嘴?

天仇:哦,我只是想由浅入深的给你们解释。

CONNIE:行了,你具体的说行了。

天仇:好,具体来说呢,首先外行要配合的上一个学生妹的形,而对话方面要抓住关键。例如我爱你,我恨你什么的。如果能够在加上一点泪光呢,就会加强初恋的感染力。也就是这样。(开始酝酿眼泪)喏,看到了吗?这些泪水(众人看),在眼眶里面转呀转的。

飘飘:你有个狗屁泪水,在转呐转呐,你个死跑龙套的。

天仇:那,那,那,那,那,其实我是一个演员(天仇眼中真有了泪水)。

CONNIE:嘘

天仇:初学者如果要有泪水呢?可能需要一些道具辅助。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吃一些WASABI

飘飘:你又吃什么狗屁WASABI呀!(回头向CONNIE)喂,我们真的在这听这个死跑龙套的胡说八道啊?

天仇:小姐,如果你一定要叫我跑龙套的,你可不可以不要加一个“死”字在前面呀?

飘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仇:其实你们在出来卖的时候,如果能尊重别人一下,那么别人……..

飘飘:(陡然变脸)你说谁是出来卖的!!??

天仇:对不起。

小姐:算了,我们是这样的嘛。

飘飘:我不喜欢让他说。(起身四处找家伙)

CONNIE:她就是这样的了,你不用理她的。没事,没事的。你不用怕,没事的。哎呀你不要惹事了,干什么呀?你不要搞了,听见没有啊!哎,没事,没事,没事。(劝飘飘)喂,哎呀你坐下吧,你在那干什么呀?我说你你怎么不听呀?

 

( 飘飘终于找到了一把趁手的折登,走向天仇,一下打了下去,天仇倒地,飘飘又连砸数次)

 

(夜总会)

CONNIE:我怎么知道那个家伙那么好玩儿呀,反正不用花钱去看看喽。

飘飘:要不是拦着我,我一脚…….。

CONNIE:你就是嘴臭,叫你在客人面前收敛一下的嘛。

龙少爷:出去出去。

 

(包房里的小姐全被赶出来)

妈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呀,真没用。不好意思,马上就来了啊。CONNIE过来呀。

CONNIE:什么事?DEBRA妈。

妈桑:龙少爷来啦,喝醉了,现在在那玩失恋,要找初恋情人呐。

CONNIE:满场都是学生妹,正合适呀。

妈桑:你看看,我手下的全都带来了,没一个合适头,痛死了。你看看桌子上,那些钱一寸一寸的算,喂,你进去过没有?

CONNIE:没有。

妈桑:在那等啊,快点多找几个来。

龙少爷:我有的是钱,用本事就来拿吧。我要找初恋呀,初恋呐!

 

(一个胖妞也过来排队。)

飘飘:你也去呀?

胖妞:试试啦,有时候有钱人的品位说不定的。

胖妞还没进包房就被一拳打了出来。

妈桑:喂,快点,快点,快点。机灵点啊。龙少爷美女们来了,快点和老板打个招呼啊。

众小姐:老板!

龙少爷:(一下掀翻了桌子)去死吧!

妈桑:龙少爷别发火。

龙少爷:滚开。都是假的,全都不是真心的!我要初恋呀,初恋啊,初恋啊…………

 

(飘飘看到了地上的芥末,一口吞了下去,立刻满脸泪水。)

飘飘:我是真心的,我真的爱你。

龙少爷:MARY,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桌子上的钱我可以全给你,只要你不要离开我。MARY。(说着醉倒在地上)

(飘飘把桌上的钱撒向天空,众小姐高呼!)

 

(街坊福利社)

(天仇趴在桌上睡觉,飘飘敲敲桌子。天仇站起来,黑着一只眼眶。)

天仇:干什么?

飘飘:你没事吧?哦,我是下手重了一点,不好意思啊。

天仇:昨天要不是有张桌子挡着我,我踢不起来我未必会输给你。

飘飘:我不是打算和你打架的,我真想和你学东西的。

天仇:哎,你走吧。

(飘飘把一打钱丢在桌子上。天仇用乒乓球拍压住钱)。

天仇:对于一些有热诚,志同道合的朋友呢,大家还可以研究一下,你等等我。

(天仇把球拍和钱收了起来,回到自己的小屋数了一下钱不禁“嘘”了一下。)

(天仇看见窗外飘飘正在和小孩一起玩呼啦圈,嘴里叼着烟)

(天仇选了套西服穿上)

 

飘飘:你用的着化装化那么久吗?你这死……….

天仇:哎,别来啊。

飘飘:领带--可以啊。

天仇:哦,谢谢,收了你的钱就应该做足功夫。

小孩:乒乓球拍呢?

天仇:在桌子下面。这里人多,我们我们到那边去好吗?在下尹天仇,没请教?

飘飘:柳飘飘

天仇:你想和我研究什么呢?

飘飘:怎么哄那些臭男人喽。

天仇:例如所谓的学生妹的初恋感觉呢,其实是要从基本做起。那现在可以把我当成是客人,招呼我一下。

飘飘:喂,老板划拳呐。

天仇:不要叫我老板,你现在的身份是学生妹,你可以说GOOD MORING SIR或者是老师早。

飘飘:老师早!

天仇:试着把头低下来,有点害羞等对方慢慢的抬起你的头的时候,你再说……

飘飘:老师早。

天仇:眼神太死了,再来,要带一点闪泪的眼神哦。

飘飘:老师,早。

天仇:闪过头了,再来,稳一点,啊。

飘飘:老师,早。

天仇:死不瞑目就是这样,你想吓死人是吧,再来,自然一点。

飘飘:老师,早。

 

(两人四目相对许久)

天仇:好!现在我们来说说身体动作方面,例如拥抱了。你可以用你的方法来拥抱我一次。

(飘飘熄灭香烟,抱住了天仇)

天仇:干什么

(飘飘双腿夹住了天仇)

飘飘:怎么?

天仇:不要动不动就劈开大腿夹人。

飘飘:不好意思,职业病。

天仇:要改啊,其实作为一个学生妹呢,不一定每一次都是由你采取主动,你也可以表现的羞答答的样子,让对方主动来拥抱你呀。

飘飘:又含什么狗屁答答呀?

天仇:就像我这个样子啊。

飘飘:哦,像鹌鹑那样是吧?

天仇:做啊。

 

(飘飘学天仇的样子)

天仇:哎,对了。对方看到你像鹌鹑一样,自然就会忍不住来搂你了。(说着搂了过去)现在就可以把你的头依偎在对方的肩膀上面。

 

(飘飘闭上了眼睛)

天仇:干什么?

 

(飘飘又用大腿夹住了天仇。)

 

飘飘:不好意思,职业病。

天仇:一定要改啊。表面工夫就差不多了,如果在深入呢,就要问问你初恋的心态了。

飘飘:我没有初恋。

天仇:每一个人都有初恋呐?

飘飘:说了没有。

天仇:那也应该有一些很难忘的回忆?

飘飘:没有。

 

(飘飘陷入到回忆中,少女时的飘飘看着爱情小说,憧憬着未来。一个帅哥在不远出拿着一枝白玫瑰,像她招手。)

天仇:又或是听过令你很难忘的对白?

飘飘:没有。

(回忆:帅哥对飘飘说:我希望永远跟你在一起,答应我让我养你一辈子。飘飘靠在帅哥怀里,帅哥脱去飘飘的校服)

天仇:那一定有一些很难忘的遭遇。

飘飘:没有。

 

(回忆:帅哥打了飘飘一个耳光,飘飘哭着说:“叫我去卖?你说过养我的。”帅哥一把揪住飘飘的头发:“你不去卖我哪有钱呐,我没有钱怎么养你呀?恩!”

天仇:这样吧,你现在试着幻想一下我就是你的初恋男朋友。

 

(飘飘眼里充满了愤怒的火焰,狠狠的给了天仇一个耳光,夺门而出。)

 

洪爷:天仇,那上次“雷雨”那件事情呢,因为我有比大买卖所以没时间来,真是不好意思。

反应热不热烈呀?

天仇:热烈呀。

洪爷:热烈就行了,那,下次我一定到。哎,旁边那有一群小孩在拍什么儿歌、MTV。没你的事吧?我有要紧事要躲开一下,你帮我带个手下去收那个保护费,帮他收拾一下造型呀。

天仇:语气呀。

洪爷:唉,对了,就交给你了。呐,你一定不会拒绝我我的吧?嘘!

 

(一个四眼田鸡手拿甜筒走了过来。)

四眼田鸡:多多指教,就在那里。

天仇:作为一个黑社会来说呢,首先就是从外型方面来设计,带个金项链就对了。那么至于表情方面呢,要尽量装的凶神恶煞一点,来你试试看。

(四眼田鸡做凶的表情)

天仇:凶一点,给我点火。

(四眼田鸡拿出了打火机)

天仇:怒火。(四眼田鸡做怒火状,吃了一口甜筒)。把甜筒扔掉,哎,很不错了,对白方面你知道了?

四眼田鸡:大概知道。

天仇:那行了,我会一直在这里暗中指点你。

天仇坐在路边摊,四眼田鸡走像拍MTV的导演。

四眼田鸡:拍戏呀?

导演:是呀,什么事呀?

四眼田鸡:恩,我不记得了。

(四眼田鸡看看天仇,天仇作出数钱的样子。)

四眼田鸡:拍戏呀?

导演:不是,是儿童卡拉OK。

四眼田鸡:小朋友唱的?

两人高兴的一起唱起:BELIBALA,BELIBALA,BELIBALA。

 

(天仇在远处,作出怒火的样子。四眼田鸡也作出怒火的样子,但还同时唱着儿歌。)

导演:你干什么:

 

(天仇做出黑社会指人的样子,四眼田鸡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和导演说话。)

四眼田:你知道吗,香港经济不景气。

导演:因为金融风暴嘛,都要怪哪个索罗斯。

四眼田鸡:还有很多因素呢。东南亚经济大崩溃,印尼大暴动,新加坡大贬值,香港又负增长,很多企业都千疮百孔啊。

导演:我看呐,还会引起新一轮的全球骨牌效应的大衰退呢。

四眼田鸡:哎,你对经济蛮有见解嘛。

导演:当然了,我以前在香港大学读经济的。

四眼田鸡:是吗?我今年毕业的。

导演:是吗?我96 年毕业的,这张是我的名片。

四眼田鸡:原来是师兄啊。你好,你好。哎怎么你现在在拍卡拉OK啊?

导演:没办法了。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天仇看他们说的很热闹,认为搞定了,就在一旁逗一个光屁股的小孩。)

四眼田鸡:我现在没事做,就先做黑社会喽。看到你们在拍戏,我是来收保护费的。

导演:基哥,友人来收保护费。

基哥:谁收保护费呀?

 

(四眼田鸡看着比自己高两头的基哥发呆。)

四眼田鸡:现在香港经济……

 

(基哥一脚踢过来)

基哥:是你呀!。

 

(四眼田鸡回头看看远处的天仇,天仇正在逗胖小孩,用手拍着小胖子,四眼田鸡上去就拍了基哥一下,基哥的手下要上去扁他,被基哥拦住。)

基哥:小子,你哪的?

 

(四眼田鸡又看天仇,天仇在用树枝逗小胖子的小鸡鸡,四眼田鸡也捡起一个树枝去挑基哥个老二)

基哥:靠,我你也敢耍?

 

(基哥上去就是一个耳光,四眼田鸡回头看看天仇,天仇正用手弹小胖子的鸡鸡,四眼田鸡颤颤巍巍的也弹了基哥一下,基哥大怒。)

 

基哥:把他拉起来。(被基哥暴打,这时天仇才发现四眼田鸡在挨打。四眼田鸡冲向天仇。)

天仇:别过来,别过来。

 

(四眼田鸡坐到天仇旁边)

天仇:别跟我说话,假装一个人。假装就你一个人,把电话拿起来假装的叫人。

四眼田鸡:我想回家。

天仇:还没喊CUT之前就一定要演下去,要有专业精神呀。

四眼田鸡:我想回家呀!(这时,基哥等已经开始收工了)

天仇:哎,他们走了,不用怕了,他们走了。赶快拿把刀冲过去挽回点面子呀!

四眼田鸡拿刀冲了过去,发现基哥没走,又回来了。

天仇:怎么样?

四眼田鸡:那个坏人没走。

天仇:要投入角色,你也是坏人呐,来点怒火!

四眼田鸡:我要吃甜筒。

天仇:吃你个屁呀(一个耳光),怒火!

 

(四眼田鸡发疯似的哭着冲了出去,冲到基哥跟前,又被打了几个耳光)

基哥:回家去吧!

 

(四眼田鸡,举着刀在基哥面前哭,就是不走。基哥很无奈的掏出20块钱,塞到四眼田鸡的口袋里)

基哥:我怕了你了。

 

(四眼田鸡还在哭,天仇走了过来)

天仇:你怎么了?你做的很好啊。

洪爷:哇,你怎么搞成这样呀?

天仇:刚才全靠他的坚持演出,终于收到了20块。

洪爷:那你哭什么?在天后庙前能够收到20块钱的保护费,也算是扬名立足的第一步。这个造型不错,保持住啊!以后就用这招去收保护费。仇哥,你真行,幸亏了你。

天仇:别这么说。

洪爷:这20块钱,庆功,吃牛杂碎。哈,哈,哈。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纪录片部落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9-2-22 09:00 , Processed in 0.064805 second(s), 21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