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电影剧本《喜剧之王》word完整版(下)

2019-2-11 16:54|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84| 评论: 0

摘要: 影片:《喜剧之王》导演:周星驰/李力持编剧:曾瑾昌/周星驰/李敏/郑文辉/冯勉恒/梁嘉杰上映时间:1999-02-13时长:85分钟(片场)天仇:那个大学生就拿着两把菜刀,就这样大声叫着冲了过去,那叫声向鬼哭狼嚎一样,他 ...

影片:《喜剧之王》

导演: 周星驰 / 李力持
编剧: 曾瑾昌 / 周星驰 / 李敏 / 郑文辉 / 冯勉恒 / 梁嘉杰

上映时间:1999-02-13

时长:85分钟


(片场)

天仇:那个大学生就拿着两把菜刀,就这样大声叫着冲了过去,那叫声向鬼哭狼嚎一样,他彻底把一个黑社会的精髓演绎了出来。就全靠他坚持的演出终于被他收到了20块保护费。

霞姨:你说什么?

天仇:坚持呀,霞姨。其实我可以,你再帮帮忙,我现在对于拿刀有新的体验了,很适合拍刀剑片。

霞姨:你想怎么样?你还嫌害的我不够呀?还敢叫我再来帮你呀!走吧!

副导:喂。

霞姨:对不起,SUNNY哥他马上走。

副导:找你呢,化装摆位了,走吧。

天仇:多谢。

副导:导演替身OK了。

导演:不是说找不到吗?耽误时间!

副导:现在找到了。你行不行?

天仇:没问题,能够做鹃姐的替身,我会全力以赴的。

副导:导演OK了。

导演:点火(道具在天仇的胳臂上点着了火)

天仇:导演,等一会我除了热之外可不可以在多表演一种孤独的冷啊?

导演::你尽情做吧,反正你不要把头转过来让我看到明白吗?

天仇:明白。

导演:点火,站好了别动啊。准备,喂怎么有鸽子在那里呀?

摄影:导演我特意放在那里的,上个镜头有鸽子呀。

导演:一会拍的时候,鸽子飞来飞去会扇到火呀,拿走。

 

(鸽子被拿走)

摄影:导演摆两只鸽子在那意境会高一点呀。

导演:有多高?

摄影:有多高就很难说了,因为高的定义是很抽象的,总之就是高了。

导演:摆上去看看。替身不要把头转过来。

副导:怎么样导演?

导演:是高啊。那,我们试试鸽子头对着我,试试鸽子屁股对着我,拿开一只,准备,哎,还是不要鸽子了把他拿走。准备啊,耶,打火机呢?(副导的连忙给导演点烟,半天也没点着,导演走向天仇)兄弟借个火。

霞姨:导演这里有。

导演:真的有吗?点的着吗?

霞姨:能(导演点着烟)

导演:那快点,快点,准备。READY,站好了别动啊,开机,ACTION。

 

(天仇终于受不住热到在了地上,工作人员,熄灭了火)

导演:你干什么呀!

副导:你干什么?每次都这样!

天仇:对不起呀,SUNNY哥,很热。

副导:我不跟你说过了吗,你说你可以的!

天仇:再来一次好不好?

导演:你还来,换个机灵点的,怎么做事的SUNNY!

副导:对不起啊导演,滚蛋吧你。那,我已经很帮你了,以后别再来了啊!

天仇:我刚才,你有没有闻到烤鸡翅膀的味道?我的手臂这也算是为艺术牺牲了………..

副导:场务,找盒糊鸡腿饭给他。你呀,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场务:哎,鸡腿饭呀?看看是鸡腿糊呀还是你胳臂糊呀。哎,还是鸡腿糊。

天仇:SUNNY哥说我有饭吃?

场务:走吧。

天仇:跑龙套的不是人!

场务:说什么?大点声。

天仇:跑龙套的就不是人呀!为什么老是针对我呢?

场务:你想知道为什么吗是吧?

天仇:我是想知道为什么?

场务:因为你没资格吃这盒饭!整天臭屁到处教人演技,学人讲理论,教人做黑社会,收保护费,简直侮辱“演技”这两个字。

副导:喂,吵什么开工了。做事,做事。

场务:靠,大爷面前讲演技,靠(一个便当扔向天仇,天仇跑开),惹我生气。

 

(海边)

洪爷:他们竟然敢动那两辆雪糕车,那两辆雪糕车是我看的嘛!那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兄弟给他点颜色看看!天仇你跟我们去,看看我们是怎么混的,顺便在帮我把风。兄弟走!

奶奶:小洪,小洪你去哪呀?

洪爷:奶奶,你出来干什么?你肺炎才好啊,小心冻着你呀!你吃药了没有?

奶奶:吃了,你又去打架啊?

洪爷:不是呀。

奶奶:不要去啊。

洪爷:不是去打架啊。

奶奶:不要去打架啊。

洪爷:不是!

天仇:奶奶,他不是去打架,他是去演话剧呀,街坊剧场啊,我们演“雷雨”嘛。

奶奶:“雷雨”好看呐,李小龙演扮演吴楚帆。

天仇:反映好热烈呀,所以我们要加演一场,赶着去彩排呢。

奶奶:哦,你要演戏呀?

洪爷:是呀!

奶奶:哈哈哈,真的?我孙子会演戏呀!你真能干呐。奶奶好开心呀!

 

(说着抱住洪爷亲了一口)

洪爷:行了,行了,你先回家去吧。想不到我一世英明,给她弄的一脸口水。

天仇:你奶奶一个人那么辛苦把你带大,她才是英雄,你不是。你看看她多开心!(奶奶一边走一边回头,还在笑)。不如别去打架了,去排戏好了?

 

(街坊剧场,天仇等在排演精武门)

洪爷:如果你打赢我,我就把“东亚病夫”这四个字吞下去,是不是不服气呀?

天仇:哎呀“是不是不服气”这句呢,你应该给我点压力,这样才可以把我内心的怒火逼出来。

洪爷:不用了,反正也没有人看。喂,你突然要演什么“精武门”,叫我们穿上这种衣服,够恶心的,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你说是不是。

四眼田鸡:我只想换个假发。

洪爷:走吧。

天仇:这个时候我们是个演员,就必须要有专业精神,不管现场有多少观众,哎你看田鸡就很知道什么叫专业。(田鸡一个人在手舞足蹈)怎么了?

 

(田鸡拔下耳机)

田鸡:照相跑第二呀!我问你要不要买位置,你说不用。

四眼田鸡:是不用吗。

田鸡:你………,懒得理你,我赶着买下一场。

 

(这时飘飘走进街坊剧场,)

田鸡:哇!这个妞正点,是不是你马子?

洪爷:当然了,彩排拉。

天仇:好,来。

洪爷:呐,如果你打赢我,我就把“东亚病夫”这四个字吞下去。小子,你是不是不服气呀?

 

(众人打做一团,飘飘看的高兴不禁走向舞台,被正在激情演出的天仇打翻在地) (海边)

天仇:当我们在舞台上面演出的时候是很投入的,你这样突然冲上来是很危险的。

飘飘:我看你打的那么过瘾,想凑个热闹嘛。

天仇:我选择“精武门”这出戏呢,是有它商业考量的,因为他的动作场面呢观众们会接受,而且这出戏是有血有泪……

飘飘:我真是有血有泪了,我的尾骨不知道有没有断哪?我那天心情不好打了你一巴掌,这次想给你一个意外惊喜嘛。

天仇:算了,其实你今天能够来捧场,我已经很感激了。呵,呵,呵,多谢!

飘飘:是吗?

 

(天仇一把抱住飘飘)

天仇:多谢!多谢!多谢!你对我的鼓励呢,我一定会记住,

飘飘:你一定行的。喂,对了,那天你教我装鹌鹑的那招呢,那些臭男人真的这样抬起我的头,“老师,早”哇,全都信了,最近我可红了。

天仇:是吗?

飘飘:是,快红的发紫了。

天仇:恭喜你了,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坐台小姐。

飘飘:多谢,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死跑龙套的。

天仇:多谢!

 

(两人凝望大海。)

飘飘:喂,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

天仇:也不是了,天亮之后就会很漂亮的。

 

(两人对视片刻)

飘飘:我走了。哇那三个家伙撑不住了。噫,你怎么这样啊?

天仇:怎么了?

飘飘:你的嘴唇破皮了!需不需要润唇膏呀?

天仇:好啊。

 

(飘飘吻了天仇)

飘飘:我只有这个,好点没有?(坐到天仇腿上)

天仇:好点了。

飘飘:再来点。

天仇:啊,不用了,谢谢。

飘飘:不用拉倒!去死吧你,人渣!

天仇:怎么了你?

飘飘:我最狠人家嘴破皮了。

天仇:我的嘴破皮这我也不想啊!

飘飘:那干嘛不多擦点润唇膏呐!

天仇:那就擦呀?

飘飘:去死吧你!不想擦不要勉强。

天仇:其实我是想擦。

飘飘:呐,我警告你啊,一会我真擦的时候你不要那么多废话啊!

天仇:我说了我想擦。

 

(飘飘又吻过来)

天仇:喂,等等。

飘飘:哇,你这个王八蛋!

天仇:可不可以专业一点,要擦就擦均匀,不要随便蹭两下就算了。

飘飘:行了。

 

(两人热烈接吻,飘飘的大腿又夹住了天仇)

 

(第二天清晨,天仇的小屋,两人睡在一张折叠床上,飘飘趴在上面,先醒了,其实天仇也在装睡,飘飘穿着天仇的拖鞋,和衬衫走出门,天仇马上爬了起来,穿着飘飘的靴子和衬衫走偷偷的跟出来,看见飘飘坐在窗台上,吹海风。突然天仇好象想起什么,立刻回屋拨电话)

天仇:喂,洪爷现在外面夜总会的小姐过夜大概是什么价钱?

洪爷:普普通通的大概要1000到1200块吧。

天仇:如果素质好一点呢?

洪爷:怎么个好法?

天仇:我敢说是极品的素质。

洪爷:一百多万到一千多万不等了。

 

(天仇的电话掉在了地上。马上去拿饼干筒里面有一本简体字的《演员的自我修养》一些钞票,一块手表,和一个红包。天仇先把钞票放在了飘飘的衣服上,想了想把西装兜里的零钱也全拿了出来,又想了想,把手表和红包也全拿了出来,这时听到推门声,天仇马上躺到床上面冲里装睡。飘飘进来看见了钱和手表,收了起来,穿好了衣服推门而出)

飘飘:谢谢了老板。

 

(飘飘走出门回头看看,没有人,而天仇多在窗子后面偷看飘飘走远。天仇追了出来)

天仇:喂!

飘飘:干什么?

天仇:走了?

飘飘:是啊。

天仇:去哪里呀?

飘飘:回家。

天仇:然后呢?

飘飘:上班喽。

天仇:不上班行不行?

飘飘:不上班你养我呀?

 

(天仇一笑,飘飘也一笑,两人挥手再见,飘飘继续走。天仇追了上来)

天仇:喂。

飘飘点燃一支烟背对天仇:又怎么了?

天仇:我养你呀!

飘飘: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傻瓜!(这时飘飘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泪水。)

 

(在即乘车上飘飘热泪盈眶,手里还攥着天仇的《演员的自我修养》)。

 

(片场)

天仇:不管你看得起看不起我,我都是一个演员。

场务:你在跟我说话?

天仇:是

场务:你演个屁,演你个老母。

天仇:上次你还差我三个便当我想拿回来。

场务:哈,哈,哈(场务把一把锯子钉在桌上)拿呀!有胆就拿。

天仇很平静的拿起三个便当走出片场,这时副导和霞姨追了出来。

霞姨:尹天仇。

副导:站住。

天仇:霞姨,这些便当是我的。

霞姨:管他呢,有人找你。

副导:快点

 

(天仇又被拉回片场,走进化装间)

副导:进里边去,放下便当。

 

(里间做着鹃姐和几个男人)

杜鹃儿:关门。

天仇:鹃姐、导演。

杜鹃儿:坐。呐,有一段戏呢我想你帮我试一试,我们是恋人,这个呢,是我临死前的和你的一段对白,你看看。

天仇:我是演?

杜鹃儿:你做尹天仇,我做杜鹃儿,好了吗?

天仇:好了。

杜鹃儿:叫ACTION呐?

导演:ACTION 。

 

(天仇把鹃姐抱在怀里)

杜鹃儿:天仇

天仇:鹃儿(天仇已经热泪盈眶)

杜鹃儿:天仇,我。

天仇:你不会有事的,鹃儿。(说着鼻子里已经流出了鼻涕)

杜鹃儿:我不行了。

天仇:鹃儿,我这一辈子已经受了太多的挫折(鼻涕渐渐拉长),我实在太累了,如果连你也失去,我真的支持不下去了。

杜鹃儿:你,保重。

天仇:鹃儿,鹃儿你不要死呀鹃儿(鼻涕马上就要流到杜鹃儿的脸上),鹃儿你回答我,你张开嘴巴回答我,鹃儿。(鼻涕离杜鹃儿只有一毫米了)

导演:CUT。你有没有搞错呀,一大坨鼻涕流下来?

杜鹃儿:他演的很投入啊。

导演:不止投入,还很澎湃呢!

制片:你先出去。

杜鹃儿:呐,我告诉你们,我不会在等大哥的档期了。

制片:档期大家可以将就一下嘛。

杜鹃儿:谁将就我啊!我受够了,我一定要用新人。我们就是要新面孔。

制片:新面孔有很多,你也知道拍部戏要多少钱,你不能随便找个这样的就给我吧?

杜鹃儿:什么随便找一个?邵先生我留意他很久了,他真的很有HEART。

制片:HEART?我们现在是谈生意,不是谈恋爱呀鹃姐!

 

(一班投资人走了出去)

制片人:天仇你进来。

杜鹃儿:我下部戏想找你做男主角,怎么样?

天仇:好

杜鹃儿:人物性格、背景关系、故事大纲、剧本还有原著小说你可以拿回去参考一下,相信会对你有帮助,拍摄时间表和角色的造型全都在这,我们会尽快找人帮你设计的,没问题吧?

天仇:每天肯定都有便当可以吃吧?

 

(众人哈哈大笑)

 

(天仇开始和杜鹃儿出席各种场合,飘飘还在夜总会陪客人,高级舞会上杜鹃儿帮天仇整理领结,而飘飘却在龙少爷怀里被蹂躏,眼里充满了泪水,突然她一下推开了龙少爷。)

飘飘:妈咪,今天我不跟客人出去了。

妈桑:干嘛?又耍花样?

飘飘:我不是。

妈桑:不是耍花样?那就是耍我喽!难得龙少爷喜欢你,愿意在你身上花钱,你乖乖的去把他哄开心点,别在这瞎捣乱!

飘飘:我不想再做这种事了。

妈桑:不想做,你以为你是小龙女呀?不如别混了!

飘飘:我爱上一个人。

 

(高级舞会上)

天仇: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杜鹃儿:把这部戏演好。

天仇:我一定会把我的全部的精神和时间都方法在这上面。

杜鹃儿:不过希望你的女朋友不要介意你以后没有时间陪她。

天仇:我没有女朋友。

 

(夜总会)

妈桑:玩什么真爱,就不用吃饭?你疯了你!呐,我不管那么多,总之你今天晚上乖乖的摆平他,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小姐们快去拿皮包了啊。

飘飘:龙少爷,不好意思啊,我突然有点不舒服,我看我今天晚上不能陪你了。

龙少爷:算了,少在我面前装蒜了,钱我有的是,拿去吧,行了吧?

飘飘:我现在真的很不舒服,我看不行。

龙少爷:那,我不想听到“不行“这两个字,清楚没有!再说一次!

飘飘:真的不行。

 

(飘飘被龙少爷打了一拳)

 

(高级舞会)

天仇:你痛不痛?

杜鹃儿:你不是跳舞很棒吗?

天仇:是呀,我跳舞是跳的很棒?

杜鹃儿:那为什么会踩到我?

天仇:会不会是你的步伐快了一点呢?

杜鹃儿:那你迁就我一下好不好?

天仇:好啊,我迁就你一下。

 

(夜总会)

龙少爷:你个贱货,我上次像圣诞老人一样派钱给你们,现在给了钱,落了订,你反而装高贵?在这么多人面前不给我面子!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再说一次“行不行?”

 飘飘:不行。

 

(飘飘被龙少爷爆打但就是不从,而此时天仇正在和杜鹃儿愉快的跳舞。)

 

(第二天,早上,天仇家门口)

杜鹃儿:HI

天仇:早。

飘飘正好赶来:哎,你不是杜鹃儿?

杜鹃儿:HELLO

飘飘:真的是你?我是柳飘飘啊!我是你的影迷啊,帮我签个名吧!哇!你真人好漂亮啊!我很喜欢看你演戏耶!

天仇:喂。

飘飘:喂,鹃姐啊,快点找她签个名啊,要不然她走了。哇,你今天拍戏呀?拍酒楼呀?你穿的跟个部长似的,是不是啊?还是在酒店做服务员啊?

天仇:你的脸怎么了?

飘飘:哎呀,别动了。喂,鹃姐最近在和谁拍拖啊?

杜鹃儿:你们是街坊啊?

飘飘:你认识他!

天仇:是鹃姐提携我,让我做男主角的。

飘飘:你少在这臭屁了你!

天仇:真的。

杜鹃儿:天仇,我们不要迟到,邵先生不喜欢人迟到。

飘飘:真的?

天仇:是啊!

飘飘:呐,我说你一定行的,记不记得!

天仇:呵,呵,呵。

飘飘:呐,我说过他一定行的,他有前途啊,鹃姐,你不信问问他。

杜鹃儿:天仇啊,邵先生一会要去美国,我们快点吧!我想他走之前会好好和你谈谈。

飘飘:喂,你还记不记得,我是不是说过你一定行,那天晚上在沙滩上我有没有说过这句话?那天晚上在沙滩上我真的说过你一定行的。

杜鹃儿:监制已经订了练靶场给你,一会还要学开枪,还要教你翻跟头、跳弹床还有吊威崖,你有穿内裤哦?

天仇:啊?

杜鹃儿:吊威崖要穿内裤的。

天仇:我有。走吧。

杜鹃儿:你朋友还有事找你啊?

飘飘:啊,没有了,啊,对了有东西要给你。(把《演员的自我修养》还给了天仇)

天仇:原来是你拿了。

飘飘:是啊,上次看到了顺手拿去玩玩。

天仇:玩?好不好玩?

飘飘:不好玩,所以还给你喽。

天仇:你还有事情找我吗?

飘飘:没事,没事BAYBAY。

天仇:哦,BAYBAY。

 

(天仇上了杜鹃儿的车,慢慢驶去,)

飘飘突然大喊:喂!你上次说养我是不是真的?

 

(车子嘎然止住)

天仇:是啊。

飘飘:没骗我吧?

天仇:当然没骗你,等着你呢!(飘飘高兴的跳了起来)

杜鹃儿:你们还是把话说完吧,不过别太晚了。

天仇:知道了。

 

(天仇飞下车,两人热情拥抱,杜鹃儿开车走了,背景唱起了轻快的歌曲。)

 

(片场,化装间)

天仇:对不起,我来晚了。

杜鹃儿:没关系过来,我介绍,这是PETTER这部戏的监制,这是JOHNNY我们的策划。

PETTER:尹先生早啊!

天仇:早!

杜鹃儿:坐。

天仇:关于这个角色我分析过了,其实啊,是可以分成三个层次、四个阶段和五种不同的演绎方试,我都把他写下来了,来我们大家研究一下啊。还有呢,如果要让外国观众很容易就接受我这个新人呢,我打算取一个英文名字,叫做,NUMBER…….

PETTER: No.1?

天仇:就是No.1。

PETTER:好名字,好名字。

天仇:还有在造型方面呢,我也研究了一下………….

杜鹃儿:天仇,其实这部戏本来是找大哥合作的,因为他的档期有问题,所以我们决定用新人,但是他刚才打电话来说他的档期又OK了,所以会由他来做男主角。那么……

天仇: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呢,我可以演戏里那个大反派,那个角色对我来说也是个大挑战。

杜鹃儿:SORRY,大反派那个角色我们也有人选了。

天仇:那这样的话呢,我来看看啊,我觉得戏里面的……

PETTER:啊,尹先生。正如鹃姐所说的,我们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个非常专业的演员,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安排另外一个角色给你演出的,谢谢你。

天仇:请问是什么角色?

 

(PETTER和JOHNNY交头接耳了一下)

PETTER :那你就演哪个律师吧,你要都抽一点时间来熟读剧本、熟读对白,多做一点准备工夫。

天仇:请问有多少句对白?

PETTER:你有三句对白。

天仇:请问是哪三句对白?

PETTER:第一句是\"啊\",

天仇:啊。

PETTER:第二句是\"哦\"

天仇:哦。

PETTER:第三句是\"你还是走吧。\"

天仇:我明白了,我回去背。

PETTER:哦,尹先生你介不介意把剧本还给我们?

天仇:哦

 

(天仇把剧本伸向PETTER。但是攥着不撒手,PETTER用两只手都拿不过来。)

杜鹃儿:天仇,别这样。(天仇放开了剧本,PETTER倒在沙发上)

天仇:对不起。

服装:尹先生麻烦你把礼服脱下来,我们有衣服给你换。麻烦你这边。

杜鹃儿:天仇,SORRY。(天仇无言走出化装间)

PETTER:啊,鹃姐大哥的档期是这样的………

杜鹃儿:你们先出去吧。

PETTER:拍戏是这样的。

杜鹃儿:出去啊!!!!

 

(片场,天仇正向外走,背景响起了,屎我是一坨屎的音乐。天下起了雨)

 

(片场外,场务大叔举着伞,在等天仇。)

场务:跟我来。小子,想不想做场好戏呀?

天仇:有没有对白呀?

场务:肯定超过三句。

天仇:什么角色?

场务:正派角色。

天仇:拍什么戏?

场务:你别问那么多了有没有兴趣?

天仇:有。

 

(天仇随场务来到一间小屋)

警察:怎么样,好了没有?

场务:马上,马上。呐,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不是你平时所见的那个场务,我的身份是香港警察,他是我上司。

警察:我们是刑事情报科:CRIMINAL INTERLLIGENCY BUREAU。简称CIB。

场务:再简单的说我是卧底。

天仇:你是卧底?

场务:是呀,我比那些所谓的演员更加专业、更加高尚、更加有技巧,因为我每天的生活都在演戏,虽然我没有剧本,但是我绝对不会NG,因为我一NG可能会连命都没有了,我才应该拿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天仇:好厉害!

场务:本来我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行动要和我的线人一起去,但是他突然发羊癫风,没办法,我想你代替他,线人费800块我会给你的。

天仇:钱不是重点,重点是演技有没有发挥的空间。

场务:很有发挥。

 

(幻想中)

天仇:大哥外面有很多警察,你快走!

黑社会大哥:好兄弟,这里有我顶着,你先走。

 

(天仇朝大哥开枪)

大哥:你出卖我?

天仇:对不起,我是卧底。

 

(回到现实)

天仇:为什么要逼我杀人呢!

场务:半个钟头之后我要去一个贼窝安装偷听器来搜集他们的犯罪证据,但是我每次去他们都会搜我身,所以我要你把这个偷听器放在番茄蛋饭里交给我,然后你就走。

天仇:你是叫我……

场务:送外卖。

天仇:那完全没有……..

场务:有的发挥,这个角色你要好好的把握。

天仇:人物性格、角色关系、时代背景呢?

场务:人物性格、角色关系、时代背景基本上全都在茶餐厅的餐牌上,你尽快揣摩一下。但是实际要视乎现场环境随机应变。

天仇:为什么会找我啊?

场务:我们需要一个有专业的演员,我觉得你是,这次你就是男主角。

 

(排练)(全力推出 )

场务:杂扒餐有什么?

天仇:猪扒、牛扒、鸡翅膀、香肠、蛋。

场务:午参A呢?

天仇:窝蛋牛肉饭、鸡蓉玉米汤、咖啡或茶。

场务;B餐呢?

天仇:时菜肉片饭、例汤、茶或咖啡。

场务:改冷饮行吗?

天仇:加两块钱。

场务:什么是全天供应的?

天仇:鸡腿沙拉、汉堡包。

场务:多少钱呐?

天仇:哦,20块。

场务:背熟点!大哥。

天仇:鸡腿沙拉、汉堡包。

场务:杂扒餐有什么?

………….

 

(在贼窝外面)

场务:你现在已经是一个送外卖的了,记住要投入角色,一会我进去了,马上叫个番茄蛋饭,十分钟之后你准时送来。

场务:来了。

天仇:正式来了吗?

场务:正式了。

天仇:不用再排了吗?

场务:不用了。

天仇:哎,可不可以先叫个ACTION呐?

场务:ACTION。 喂,精灵点。

 

(场务上去敲门,有人开门,进去了)

场务:哎,阿BEN。(有人开始搜身)

BEN:哎,阿毛。

场务:前几天不是叫我去澳门?

BEN:我有打给你呀。

场务:什么时候打给我?

BEN:你没开电话。

场务:我怎么会没开电话呐,24小时开着。怪不得你们都这么穷呢?喂猴子偷桃呀!

BEN:这个臭小子,整天揩油。哎,阿柱叫毛哥。

场务:叫阿毛行了,柱哥。又是皮衣呀?今天是皮衣大会。款式一样啊。

 

(门外天仇还在练习)

场务:叫东西吃。(说着要打电话叫外卖)

BEN :喂,开饭了,阿毛过来,边吃边聊。

场务:菜不错啊。

BEN:这算不了什么,接着还有笔大生意呢。

场务:等等,没有番茄蛋呐?我要吃番茄蛋,再叫个番茄蛋好了。

BEN:不用了,番茄蛋是吧?喏。

场务:不是吧!真有番茄蛋?一说就有啊。哎是炒鸡蛋呀,不对呀,我要吃荷包蛋,还是叫个荷包蛋炒番茄吧。

BEN:荷包蛋是吧?阿柱,煎荷包蛋。

场务:不用麻烦了,叫外卖很快的。喂,权发啊………

 

(这时有人敲门)

BEN:这么快。

场务:是呀,我还没叫。

送外卖的:喂这么久不开门,我还要干活的大哥。

场务:谁叫的?

BEN:我叫的,叫一个羊肉褒加菜。这么快就送来,闷的烂不烂呐?

送外卖的:烂不烂问厨房,三十九块八。

场务:喂,我来给。

BEN:不用客气。

场务:好了,我来。

BEN:说好了,我请的嘛。

场务:无所谓了。

BEN:我来吧。

场务:你请宵夜好了。

送外卖的:不如我请吧!几十岁的人了,四十多块钱的东西推来推去的。去刷卡呀,笨蛋。

场务:你说什么小子。

送外卖的:别动啊,要不就给钱,要不就拿走,要不然就我请。

 

(阿柱一枪打死了送外卖的)

BEN:你搞什么飞机啊?说了多少次,多走一步都懒,走近照头部一枪打下去,就不会溅的到处都是血了,说了多少次都不听,专业点好不好?现在送外卖的好他妈离谱!

场务:一向都是这样。

BEN:来吃饭。

 

(有人敲门)

天仇:我是送外卖的,来送外卖呀。

BEN:出去看看。

天仇:我是送外卖的,大家好。

场务:行了。

天仇:番茄蛋饭二十五块半,谢谢。

BEN:你有叫吗?

场务:没有啊,我都没叫。

天仇看看表:还没叫?

场务:送错地方了吧?

天仇拿出一张纸条看了看:7好是吗?

场务:7号?1号,送去1号吧。

天仇:那你还要不要?

场务:神经病,我没叫怎么要啊?

天仇:番茄蛋饭耶?

场务:你怎么了,有毛病?走吧!

BEN:反正你想吃番茄蛋饭,喂我要了。

场务:不要了,人家叫的。

BEN:我说我要了!过来!过来呀!

场务:先给我们行不行?

 

(天仇把番茄蛋饭放下,无意中看到了沙发后面的死尸)

场务:这么巧,1号也叫番茄蛋饭。

BEN:好吃吗?

场务:清清淡淡的很好吃,对身体有益。

BEN:有什么益?

场务:维他命C特别高。

BEN:其他水果也有啊?

场务:其他水果哪有这么高啊?(天仇要向外走)

BEN:喂不收钱呐?

天仇:谢谢,二十五块半。

BEN:这么贵?

天仇:加底嘛。

BEN:不加底呢?

天仇:三十六块八。

BEN:不加底比加底贵呀?

天仇:哦,不加底十二块二。

BEN:那加底呢?

天仇:三十六块八。

BEN:你刚才不是说二十五块半吗?

天仇:是啊二十五块半。

BEN:今天早餐卖什么?

天仇:什么?

BEN:今天早餐卖什么?

天仇:火腿鸡蛋。

BEN:多少钱?

天仇:十二块二。

BEN:加底呢?

天仇:二十五块半。

BEN:早餐也有加底的吗?

天仇:你可以多加两条香肠嘛。

BEN:那我加三条香肠要多少钱呐?

天仇:不要吧。

BEN:多少钱?

天仇:我只是个送外卖的。

BEN:我问你多少钱?

天仇:我不知道。

BEN:多少钱!

天仇:我真的是个送外卖的。

BEN:你不是送外卖的。

 

(场务冲了上去)

场务:小子,说实话,你是不是送外卖的?

天仇:我才刚刚入行啊?

场务:刚入行?

天仇:我不知道送外卖还要回答这么多问题呀?

场务:还装!(说这要搜天仇的身)

天仇:喂,你干什么?你是警察啊!

场务:是啊,行不行啊?

天仇:我真的是个送外卖的!(场务照着天仇肚子就是一拳)

场务:没事的,没什么,是个傻小子。不信搜搜,搜搜。小子,今天放你走你以后精灵点。

 

(BEN给了场务一枪,场务一瘸一拐的走向沙发,坐下)

场务:怎么搞成这样啊?什么意思?(BEN拿出了番茄蛋饭里的偷听器)什么东西?

BEN:想害我!你这个该死的王八蛋!

 

(又给了场务一枪,枪口转向了天仇,天仇捡起地上的枪,躺在地上,把三个贼全杀死了,然后保持着一个动作不变。)

天仇:对不起,我是卧底。

 

(场务醒了,叫天仇)

场务:嘘,嘘,(天仇没有反应)CUT(天仇才听到)。

天仇:怎么样?怎么样?

场务:我没事,死不了。

天仇:我的意思是说你看我演的怎么样?

场务:很好啊,第一次做男主角表现算不错了,GOOD TAKE。

天仇:多谢!我帮你报警!

 

(这时一群警察冲了进来。)

 

(天仇家门口,飘飘在织毛衣,天仇回来了。)

天仇:飘飘。

飘飘:你干什么去了,天都黑了也不打电话回来,煮不煮你的饭呀?

天仇:我刚才………

飘飘:你怎么穿成这样?你不是演主角吗?不管你是主角也好,跑龙套的也好你都要养我一辈子的啊!呐,试试,看合适不合适?哇红色的,唇膏印啊,你去鬼混啊!呐,这次我放你一条生路啊,再有下次,我不给你饭吃。走,走啊。看什么看?不服气呀?打我呀,笨蛋!

天仇:飘飘,我爱你。

 

(两人相拥在一起。)

 

-END-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纪录片部落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9-4-24 15:04 , Processed in 0.056490 second(s), 21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