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上)

2019-2-20 14:03|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92| 评论: 0

摘要: 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1、黑幕我们看不到任何画面,只能听见一个女孩儿在有节奏的数着数。小女孩儿:11、12、13、14、15、16、17、18、19、20……隐隐约约,我们还可以听到 ...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上)

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



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

1、黑幕

我们看不到任何画面,只能听见一个女孩儿在有节奏的数着数。

小女孩儿:11、12、13、14、15、16、17、18、19、20……

隐隐约约,我们还可以听到钟表的摆动声。

不一会儿,黑幕里又传来敲门声,女孩儿数数的声音随即消失了。

敲门声又响了几下,紧接着,我们可以听到开门的声音。


2、海塘新村 28 号,日,内

我们可以看到一扇门打开了一个缝,露着一个小女孩儿的半张脸,她面无表情,仅露着的一只眼睛睁得很大。

女孩儿叫小芸,刚才敲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小芸啊!你爸妈又吵架了?

小芸:没有啊!

中年妇女:我明明听到声音很大啊!要不要我帮忙劝劝啊?

小芸:张阿姨,真的没事。

小芸说完将门关上了,她的身体靠在门上,眼睛斜望着屋子里面。

小芸转过身往屋子里慢慢走着,每走一步数一个数字。

小芸突然停下来,望了望墙上的挂钟:100。

小芸数完,直接走进了隔壁的屋子。

此时,我们可以看到,地板上躺着两具尸体,一男一女,两具尸体隔着一段距离,女尸头部的地板上有一滩血。

镜头切换至隔壁屋子

小芸拿起电话,非常淡定:喂!我要报警。

出字幕:记忆大师


3、江丰家,夜,内

江丰半夜起床走到柜子前,打开了保险箱,他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妻子,偷偷往里面塞了一个东西。

江丰塞完东西离开了,走之前经过了床沿。

等他走后,床上他的妻子张代晨慢慢睁开了眼睛。


4、空镜头

城市里高楼林立,有一栋形状奇特的建筑十分突兀,镜头慢慢向建筑靠近。

字幕:T 国。


5、记忆大师手术室,日,内

江丰在工作人员甲的带领下来到了记忆大师手术中心手术室。

这个手术中心是一间狭小晦暗的屋子,屋子里面有一台记忆删除仪,仪器旁边,站着工作人员乙。

江丰往里面走,大屏幕随之亮起,周围站着好几排西装革履的男子,他们都是操作员。

工作人员乙:江先生,您已经将要删除的记忆标注好了吗?

江丰:好了。

工作人员乙:您请坐。

江丰坐在仪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工作人员乙:请放松。我们现在开始删除记忆了。

 插入画面(黑白)

一封离婚协议书。

江丰和张代晨在撞在了一起,书稿散落,漫天飞舞,江丰蹲下来捡书稿,和张代晨相视一笑。

小说的特写。

 工作人员操作仪器结束,江丰睁开了眼睛。

工作人员甲从仪器上取出了记忆晶片。

工作人员乙:江先生,您刚才是否有过难受,愤怒或者其他什么明显的感觉吗? 

江丰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工作人员乙:恭喜您,记忆已经成功删除了。

江丰揉着自己的眼角。

工作人员甲:江先生,我们需要您的血液做 DNA 配对。

工作人员甲用仪器抽取了江丰的血液:这是您将来取回记忆的密码。

江丰:可是我怎么还是感觉,我记得当时发生的一些事情啊!

工作人员甲:许多人对这个手术有所误解,它的重点不是在于删除记忆,而是在特定的回忆中将你由参与者变成旁观者,进而切断情感联系。

工作人员甲将刚才取下的盒子放进两块金属之间递给了江丰。

工作人员甲:这是您的金属号码牌,您如果将来需要取回记忆的话,记得带上它。

江丰接过号码牌。


6、记忆大师楼道,日,内

工作人员甲领着江丰走在环形楼道里。

楼道里到处都是工作人员和前来做手术的人员。

江丰:每天有这么多人来删除记忆啊!

工作人员甲:记忆大师在全球有十七家诊疗中心,全亚洲只有我们一家,所以说亚洲手术取出来的记忆,全都存放在我们这里,您可以想象一下,这里承载了多少人的记忆。

江丰放慢脚步观察着。

工作人员甲:江先生最近在创作新的小说吗?

江丰:是。

工作人员甲:您的作品我都看过,最喜欢《无声鸟》,现在改编成电视剧,好多同事都喜欢看。

江丰看到从身边经过的另一个工作人员后停了下来。

工作人员甲看出了江丰的担心:您别担心,我们是一对一服务,有严格的保密规定。

江丰拿着那个号码牌:那……那是不是说这里面的内容是绝对安全的?

工作人员甲:那是当然,世界上没有一台机器可以读取记忆晶片的内容。

江丰:不好意思啊!

工作人员甲:没关系。

一个男子画外音:跟我走。

工作人员甲和江丰扭过头,看到一对男女在互相拉扯。

女子挣脱开男子:你有病吧,你。

工作人员甲很淡定,仿佛见怪不怪:叫保安。

男子大吼:你给我把记忆装回去。(指着一个工作人员)把她记忆给我取过来。

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您别激动。

男子大吼:给我取出来。

工作人员:您别急。

男子掏出了一把枪:给我让开。

在场的所有人都向后退了几步。

男子:把她的记忆还回来,马上。

男子要开枪,很多人都吓得趴下,又一个工作人员走到男子身边。

工作人员:你干什么的,把枪放下。

男子开了一枪,很多人都大叫着跑开了。

江丰和工作人员甲蹲在地上没有动弹。

男子开完枪冷静了下来,她轻轻攥着女子的胳膊,女子很害怕,想躲却不敢躲。

男子:把记忆再拿回来,拿回来。

女子: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男子:求你了。

女子:来不及了,这已经是第二次手术了,所有的记忆已经删除了。

男子一把抱住了女子:没事。把我的给你。

男子一枪打在了自己的太阳穴,瞬间倒地,楼道里传来害怕的大叫声。

人们害怕的落荒而逃,几个工作人员围到男子身边开始叫救护人员。

江丰却似乎吓傻了,还在盯着那边看,等他回过神来,发现金属号码牌摔碎了,记忆晶片闪着光。


7、 江丰家,日,内

江丰递给了张代晨一摞文件。

江丰: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我都没改,你签吧!财产分割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再看一遍,还有这个房子,我打算把它卖了,我们一人一半,我已经委托中介在办了。

江丰在屋子里慢慢溜达,张代晨一直望着一个地方没有说话。

江丰:干嘛?不是你要离的吗?

张代晨:你能再等我一下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江丰:说吧!

张代晨:我只想跟我老公说。

江丰:现在我还算是。

张代晨:你现在的样子哪像我的老公啊。(站起来看着背对她的江丰)我问你啊!你还记得你是在哪跟我求的婚?还有我们在哪度的蜜月?

江丰:我在天台跟你求的婚,当时我们很穷,没钱度蜜月,这些我都记得,手术删掉的只是细节跟感受。

张代晨:反正,你不把记忆拿回来我是不会签字的。


8、 记忆大师手术室,日,内

操作员在操作数据。

江丰躺在仪器上。

之前那个工作人员甲将记忆晶片放进了仪器,仪器已经启动。

工作人员甲:江先生,现在开始恢复记忆。


9、 记忆大师医疗室,日,内

江丰和张代晨坐在椅子前,一个律师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过来。

医生: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坐下来)江先生,我会开一些安眠药给你,帮助你进入深层睡眠,正常情况下,只需要两三个充足的睡眠,取回来的记忆就会重新激活,也就是记忆重载,不过我要提醒你一点,通过记忆重载写入大脑的记忆,一旦超过七十二个小时,就会永久保存下来。

江丰:那是不是也就是说,如果我还想把记忆删除掉的话,那就要在七十二小时之内再做一次手术。

医生:准确的来说,是你第一次记忆重载开始后的七十二小时内,而且不是拿出来,是永久删除,以目前的技术,没有办法把记忆拿出来两次,在这段时间里,江先生你也可以再考虑一下,如果你真的决定做这个手术,请提早告诉我们。

江丰:那我先定……

张代晨打断他:小丰。(握住他的手)能不能把记忆都恢复完再做决定啊!


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

10、江丰家,夜,内

江丰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一瓶安眠药,他喝了一片药,躺在了沙发上。

插入画面(黑白)

梦里,江丰走进了海塘新村 28 号的屋子,他拿出钥匙打开了门。屋子里,一个叫李慧兰的女人听到开门声后扭过了头。

李慧兰:我刚准备点外卖。

江丰把一个袋子递给李慧兰:我给你带吃的了。药,书,还有你换洗的衣服。

李慧兰:谢谢。

江丰:我看到他了,她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

江丰拨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子粗狂的声音。

男子画外音:喂!慧兰!

李慧兰似乎有些害怕:我只想报个平安。

江丰:你如果这样的话躲起来有意义吗?

电话铃声响了,江丰拿起杯喝水看着李慧兰,在等她做决定。

李慧兰将电话线拔掉:你说的对。

画面切换

江丰推开门拿着一摞书,正好碰到了开门的李慧兰。

李慧兰:谢谢你照顾我这么久,但是有一些事情,我必须要回去跟他说清楚。

江丰走进屋子:好,我陪你去。

李慧兰拦住他: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处理好的。

李慧兰离开了,江丰有些失落。

画面切换

浴室里,一个男子背对我们蹲下来,浴缸里有一个人。

画面切换

李慧兰想要开门,但门上了锁。

江丰走过来将钥匙递给了李慧兰,李慧兰接过钥匙,打开门离开了。

画面切换

江丰走到浴缸前,看到浴缸里有一具女人的尸体。

画面回到江丰家

江丰吓得从噩梦中惊醒。


11、记忆大师医疗室,日,内

江丰对之前给他开药的医生:你们医院真的把我的记忆给搞错了。

之前那个工作人员甲:江先生,我们之前是签过保密协议的,不会查看您的记忆内容,也就是说,我们只对记忆晶片的安全负责,不对内容负责。

江丰:那记忆应该是连续的吧,它不可能没头没尾的凭空出现这么一段吧!

医生:不是告诉过你要三天才能完全恢复吗?搞不好过两天你就把前因后果都想起来了。

工作人员甲:要不江先生我再……

医生打断道:是我们的问题我们一定负责,可是现在所有的质疑都没有真凭实据,全部都是你的猜测。

江丰:我已经查过资料了,这个手术在很多国家都没有被通过,那就说明它在哪些方面肯定存在着缺陷。

医生不屑的“哼”了一声:江先生,你知道现代整形外科手术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吗?我来告诉你,一战后出现了很多面部损伤的伤员,当时发展整形外科手术,除了帮他们进行颜面重建,更帮他们重建了自信心,能够更好的回到正常生活,到了现在,整形手术从消极的救助发展成为积极的改善,每个人都有机会变成更美好的自己。

江丰: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医生:你让我说完,就是这样一个帮助人们追求美好的手术,却在当时被人们指出有可能帮助罪犯改头换面,逃脱法律制裁,你觉得合理吗?

江丰思考着。

医生继续:我们的记忆手术跟整形手术是一样的,一个是弥补外貌缺陷,一个是修复情感创伤,手术的出发点明明就是好的,关键是看使用它的人怎么想。

江丰:你什么意思啊?

医生:我的意思是,我怎么知道你存的记忆是你的感情记忆还是你的杀人记忆。

江丰有些激动,他站起:你说什么?

医生:请你,离开。

插入画面(黑白)

李慧兰同样喊道:请你,离开。

江丰推了李慧兰一下。

画面切回

江丰推了医生一下,医生倒在地上。

江丰气愤地望着医生,医生有些害怕。

工作人员甲:来人啊!快报警。


12、警察局,日,内

大屏幕上显示着李慧兰的三张照片,她脖子上大腿上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

插入画面(黑白)

医院病床上,满脸伤口的李慧兰:我是骑自行车摔倒的。

小芸:明明是爸爸打的。

李慧兰打着女儿:我叫你乱讲话。

女医生陈姗姗阻止道:你快躺下,你这样会更严重的。

画面回到警察局

雷警官将文件递给发呆的陈姗姗:这李慧兰的病例是你经手的,确认一下吧!

陈姗姗:不用看了,去年六月九号,两条肋骨骨折,左臂桡骨骨折,多处软组织挫伤,对吧!

雷警官:对!来,签个字。你记得可真清楚啊。

沈警官走过来:姗姗,不好意思啊,还让你跑一趟。

陈姗姗:没事。沈警官,那没事我先走了,我还约了中介看房子。

沈警官:好,我这没事了。

陈姗姗走了两步停下:对了,沈警官,你能帮我弄张旁听证吗?我想要亲眼看到她老公被判刑。

沈警官:我来想办法。

陈姗姗:谢谢。

陈姗姗走了。

雷警官怂恿道:送送她,快去啊!

沈警官和陈姗姗聊着天。

刚才一直站在旁边的江丰好奇的走了过来,看到了桌子上李慧兰的照片。

雷警官凑到江丰面前: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江丰:警官,这个凶手找到了吗?

雷警官:关你什么事啊,坐回去。

江丰走了两步又回来:可是警官,我有线索啊!

雷警官:你有什么线索?说说看。

此时,陈姗姗和沈警官都望着江丰这边。

江丰:这个女的临死前离家出走过一段时间呐。

沈警官来了兴趣,对陈姗姗:那我就不送你了。

陈姗姗也告别:你忙,你忙。

江丰继续说:她应该是躲在凶手那儿。

雷警官:你看到了?

江丰点了点头,又摇头。

沈警官靠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江丰:是这样,警官。前段时间我去记忆大师那个医疗中心做了个记忆手术,可是我把记忆拿回来之后却清晰的看到这个女的被人给害了。

沈警官翻阅雷警官递给他的江丰的资料。

沈警官:大作家,这么说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江丰:我不知道,我跟你说了你能不能明白!在记忆里,那个杀人凶手就是我。


13、审讯室,日,内

沈警官审讯江丰,雷警官在一旁做笔录。

江丰敲了敲桌子:有一个花房。

插入画面(黑白)

海塘新村 28 号的花房。

画面切回

江丰:地方没看清楚。

插入画面(黑白)

特写:李慧兰脸上的伤。

画面切回

江丰:她脸上有伤,但是她好像一点都不怕那个凶手,好像他们俩还挺熟。

沈警官:你能不能想一想关于凶手什么细节的?

江丰:这记忆才刚拿回来,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雷警官:说了半天你什么都不知道,让我们怎么查。

江丰:我怎么不知道,我看到凶手把李慧兰淹死在浴缸里了。

沈警官:你看见了?

江丰:我看见了。

沈警官:你确定?

江丰:我亲眼看见的。

沈警官:亲眼看到的?

江丰:我在记忆里看到的。

雷警官有些不耐烦了:大作家,你别拿我们警察开玩笑好不好,看个新闻也可以拿来编故事啊!

江丰辩解:我说得是真的。

沈警官:你休息一会儿。等你们家人来保释你。

江丰:我说你们怎么就不能相信我呢,那个花房很大,很显眼。还有,里面有很多木雕。

两个警察不再听江丰解释,全都走开了。

江丰:有一个木雕还没做完呢!

雷警官折返回来拿了落下的东西又离开。

江丰还是不死心:你可以查一下李慧兰她身边的朋友嘛!

雷警官关门前冲他喊:江大作家,你真的很会编故事啊!

江丰一个人留在审讯室,捏着眼角回忆着。

插入画面(黑白)

江丰站在神秘女子家二楼楼梯上,看着一楼的一个中年妇女在打电话。

中年妇女:喂,是警察局吗?我这里是海塘新村二十……

一女子走过去将电话挂断。

女子:妈,你干嘛。不许报警。这种事传出去多丢人啊!

此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一个男子大声喊道:老婆。开门啊!

女人冲着门口大喊:你走吧,我姐不想见到你。

此时,江丰已经来到了楼下,看着中年妇女和一个满脸伤口的神秘女人抱在一起。

门口的男子:老婆我错了,跟我回家吧!

江丰冲神秘女子摇了摇头。

门口的男子哭着哀求:老婆。我现在手里拿着刀呢,你要是不出来,我就剁掉我自己的手指,老婆。

神秘女子站起来,江丰拉住了想要冲过去的她。

神秘女子按着江丰的肩膀让他坐下,神秘女子的妹妹也试图阻拦。

神秘女子推开了门,看到门口的男子正捂着手作痛,一根手指被男剁下来,地上满是鲜血。

画面切换

神秘女子丈夫的手被包扎上,此时正和江丰安静的相对而坐。

神秘女子的妹妹:姐,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神秘女子已经收拾好了行李。

神秘女子丈夫对旁边的中年妇女:妈,我知道我以前做得不好,以后我一定改。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

神秘女子:妈。

神秘女子丈夫站起来:咱们回家吧!(握住神秘女子的手,但她有些害怕,又妄想江丰)你还留在这干嘛?

神秘女子妹妹:你别乱来。

神秘女子丈夫恶狠狠的冲江丰吼道:走吧!

画面切换

神秘女子丈夫开车载着神秘女子的江丰在公路上快速穿行而过。

神秘女子坐在副驾驶,她身体微微颤抖,眼角有几滴泪水,从后视镜里望着江丰。

车子在小巷里依然没有减速。

神秘女子的声音颤抖:你开慢一点好不好?我拜托你,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你先下去,不然你先让他下去好不好。

小巷尽头出现了一辆大卡车。

江丰害怕的大喊:车,车,车。

车子没有停下。

男子加着速大吼:你以后还听不听我的。

神秘女子:我听,我听,我什么都听你的。

车子开出小巷,冲到了码头上,男子急刹车,车身停住,车的半个身体悬浮在高台上。

插入以下画面

神秘女子被人按进水中。

神秘女子在帮江丰处理伤口。

神秘女子和江丰在田里追逐嬉闹。

画面切回

男子下车:你们把我当垃圾,就是让我死。(踹着汽车,行为近乎癫狂)我今天当着你们家的面,当着他的面。我跪在地上你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走到副驾驶冲神秘女子咆哮)你现在这样满意了吗?(按着神秘女子的头撞击在车上)满意了吗?(揪着神秘女子的头发)告诉我,你以后还敢不敢离开我?还敢不敢离开我?说。

画面切回到警察局审讯室

江丰吓得醒了过来,脑海里相继出现李慧兰和神秘女子的身影。


14、警察局档案室,日,内

沈警官从档案室拿出了一份资料边走边看。

雷警官走进来问了问正在找资料的其他人:找谁的资料啊?

那个人回答道:李慧兰。

雷警官看着沈警官:师父,你不会真相信江丰的话吧,李慧兰根本不是被淹死的啊!别忘了,他把人家医院的院长给打了,搞不好真的手术做坏了脑子。

沈警官:江丰算知名作家吗?

雷警官:算。

沈警官:算啊!那你说一个知名作家跑到警察局扯什么谎啊

雷警官:炒作,肯定是炒作。这年头啊名人都这么干,上不了娱乐新闻就上社会新闻。他肯定要出新书了。

沈警官:什么时候出新书啊?

雷警官:我不知道啊!

这时,门口来了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他说要来找沈警官,但被一个警察拦在门口。

又有一个警察过来:沈队,那位江先生说要见您。

沈警官:我知道了。

沈警官递给了雷警官一个钱包:给他拿点。

雷警官:知道了。


15、审讯室,日,内

沈警官:按照你的说法,凶手不旦杀了李慧兰,还杀了一个不知名的女人,是个连环杀人犯。

江丰:是。

沈警官:你刚才可是说李慧兰是被淹死的,现在又说凶手杀了两个人。小说结局改了?

江丰:可我说的是真的。

沈警官:电话号码是多少?

江丰:啊?

沈警官:你不是说看到过李慧兰往家里打电话了吗?号码多少?

江丰在思考。

沈警官:一个数字都记不清了?

江丰:我想想。9、1、4。

旁边的雷警官记录着。

沈警官:尾数吗?

江丰:我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呢?

沈警官:你的记忆手术什么时候做的?

江丰:周五。就是发生枪击案的那天。

雷警官在沈警官耳边偷偷说了几句什么。

江丰:那这样,我回去好好想想,我要是想清楚了再跟你们联系。

江丰说完起身要走。

沈警官突然大声:雷子,把他扣下。

雷警官:啊?

江丰:我是来给你们提供线索的呀,我说的话你们到底是信还是不信啊?

雷警官:当然不信。

沈警官同时:我相信你。所以我才怀疑你跟本案有关,配合一下。


16、警察局办公区,日,内

雷警官走到沈警官面前:师父,江丰根本就是胡说八道,咱们留他干嘛?

沈警官拿着一份资料:你看一下李慧兰的家里电话。

雷警官走过去拿过资料。

沈警官:念出来。

雷警官:0909914。(发现不对劲,又重复一遍)914。(笑了笑)师父,这只是个巧合嘛!


17、警察局监狱,日,内

江丰被关进了一个透明的监狱里,监狱里还有一个犯人。

犯人看到江丰后:可他妈进来一个人。哥们,犯什么事了?哎!你是头一回进来吗?

江丰点头。

犯人站起来靠近江丰:头一回进来啊,那我得给你普及一下啊知识啊,要不然下回进来人家欺负你怎么办啊,是吧!(拿着一个手铐)哎!你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吗?这是专门铐住那些吸毒犯的,这帮孙子一进到这里边就想进一切办法来自残,花样可多了,有撞杆的,还有掏出戒指吞嘴里的,还有一次我在南城碰见一女的,太绝了,在头发里藏了几根针,全

吞肚子里了,把警察都给吓坏了。这破地,什么样的人都有,有打劫的,有卖淫的,嫖娼的,打架的,放火的,小偷之类的。(楼主江丰的肩膀)哥们,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

一直沉默的江丰:打架。

犯人:打架?挨打吧你。你不是那种人,我看人很准的,你眼睛里没有那种东西。

犯人又回到原位。

江丰:哪种东西啊?

犯人有走过去冲他瞪大了眼睛:看见过杀人犯的眼睛吗?

江丰扭过了头走到了一边。

犯人:不理我了,我还懒得跟你聊呢,都我一个人在说。


18、警察局办公区,日,内

沈警官和雷警官在看监控录像。

沈警官指着屏幕:停一下,放大这个。

监控里显示着记忆大师手术中心的楼道,是发生枪击案的那天,画面里江丰躲在沙发后面,

他的前面有一个神秘男子。

沈警官指着神秘男子:这个人是谁?放大。

雷警官:是在捡什么东西吧!

沈警官:好像是在捡什么。我去记忆大师那一趟,有事打电话。

沈警官离开。

雷警官:打印出来。


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

19、警察局监狱,日,内

江丰坐在地上睡着了,很快进入了梦境。

插入画面(黑白)

李慧兰打开门,看到了江丰。

李慧兰:你来干什么?

江丰:接到电话不放心,过来看一下。

李慧兰将门关上:我没事,你走吧!

江丰将门推开,走进了李慧兰家。

江丰:都这样了,你还说你没事。

李慧兰:我都说了我没事,你不要再管我了,你快走吧!

江丰堵住门:不能让你再这样生活下去了,我带你走。

李慧兰:你去哪儿?(追上往屋子走的江丰)你快走,我老公马上就回来了。

江丰抚摸着李慧兰的额头,看了看她额头上的伤。

李慧兰:不关你的事,快走啊!

此时,门口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门口的男子:开门,开门,开门,臭不要脸的开门。

李慧兰把江丰带到了另一间屋子,然后打开了门。

李慧兰老公逼近李慧兰:为什么锁门啊?

李慧兰:我怕不安全。

李慧兰老公往屋子走,四处观察着什么,他突然冲过来给了李慧兰一个嘴巴。

李慧兰老公咆哮:谁来过?

李慧兰继续打着李慧兰。

李慧兰在地上哀求:别打了。

李慧兰老公掐着李慧兰的脖子吼道:去哪儿了?

李慧兰使劲踹了她老公一下,她老公的脑袋撞在墙上晕倒了。

李慧兰害怕的跑到了二楼楼梯,江丰也出现在那里。

李慧兰有些害怕:我不是故意的。

江丰走下去将手指放在了她老公的鼻子上。

李慧兰:他还活着吗?

江丰又走上二楼扶住李慧兰的肩膀。

李慧兰: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江丰:他没死。

李慧兰哭出了声音,江丰一把搂住李慧兰。

江丰:离开他,跟我走。

李慧兰松开江丰:我不能走,我走了我女儿怎么办?

江丰拿出手机。

李慧兰阻止道:不能报警。我上次离家出走,他就被领导问话了,要是我这次再失踪,他会丢官的,我没事,十几年都过去了,我不会有事的。

江丰抚摸她的额头:十几年都过去了,她都没改变,你还在指望他什么?

李慧兰:你别这样,我不习惯。

江丰:他是个人渣,他不会珍惜你的。

李慧兰将她推开: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你不觉得你说这种话很奇怪吗?你吓到我了,对不起,请你离开。

江丰捧住李慧兰的脸:离开他,跟我走。

李慧兰露出讪笑。

江丰再次哀求:离开他。

李慧兰: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爱你的,你让我觉得恶心。

江丰推了李慧兰一把,李慧兰沿着楼梯滚落到一楼。

江丰慢慢下楼,李慧兰抬头望着江丰,李慧兰的视线变得模糊,她趴在地上,找着什么东西。

江丰走到李慧兰身边,拿一个酒瓶狠狠打在了李慧兰的头上。

李慧兰疼得大叫,在地上爬着,爬着爬着爬到了江丰脚下。

江丰带着白色手套,捂住了李慧兰的嘴巴,李慧兰挣扎了一会儿慢慢闭上了眼睛。

江丰的眼角也流下了泪水。

画面切回到警察局监狱

江丰慢慢睁开了眼睛,捂着脑袋作痛。

犯人看着江丰:你吓死我了,你哭了,做噩梦了?你梦见什么了,跟我说说啊!

犯人扭头,看到了雷警官手里拿着一份资料。

雷警官:离他远一点,过去一点。

犯人离开。

江丰站起来:雷警官,我又看到一些东西,我看到凶手把李慧兰推到了楼下,有点怪的是李

慧兰被推下来以后,好像,好像看不清楚东西了。

雷警官:知道了,我会汇报的。

江丰:你们是不是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啊

雷警官拿出监控照片:问你个事。这个是你吗?(江丰点头)你蹲在地上捡什么呢?

江丰:那天是把记忆晶片号码牌掉地上了。

雷警官:记得这个人吗?

江丰摇了摇头。

雷警官:OK!

江丰:这人怎么了?

雷警官:看了监控录像,发现你们俩个同时在捡东西。

犯人突然说道:警官,警官,我饿了,有没有下午茶啊?

雷警官:要不要留下来吃宵夜啊!

江丰似乎想到了什么,呼喊着已经离开的雷警官。

江丰:你赶快去找人保护我太太啊。

雷警官:为什么?

江丰:如果凶手也拿错了我的记忆,我太太现在就很危险啊!你仔细想想,之前的两个受害者都是凶手喜欢的人。

雷警官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会儿再说吧!

江丰呼喊着雷警官,但雷警官在接沈警官的电话。


20、警察局楼道,日,内

雷警官:师父,你怎么还没回来啊?

沈警官画外音:我还在记忆大师这儿。你那边有进展吗?

雷警官:刚才江丰又想起一些事情,好像真的和案件有关,他说李慧兰看不清楚东西,记得验尸报告里面说过,李慧兰是高度近视的。

沈警官画外音:这个细节很重要,你现在就出发,我们在李慧兰家见面。

雷警官:好。


21、警察局监狱,日,内

犯人走到江丰旁边。

犯人:哥们,你让他去保护你老婆,你不如让他开门直接把咱们俩都给放了。

江丰扭过头看着犯人,眼神犀利,吓得犯人立马闭上了嘴。


22、李慧兰家,日,内

沈警官站在李慧兰家一楼楼梯底下看着,似乎在思考什么。

雷警官走过来:师父,能破案的东西都给物证科拿走了,我们还来干吗?

沈警官慢慢往二楼走:你告诉我什么是能破案的?现场每一件看似可有可无的东西,在案发的时候都有它特定的作用,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轻易指定什么是能破案的,什么是不能破案的。

雷警官:知道了。

沈警官:知道什么了?我们来干嘛的?

雷警官笑着摇头:不知道。

沈警官:上去看看去。

雷警官走到了二楼,沈警官还在楼梯口观察着。

雷警官在二楼屋子里寻找着什么,从书架上拿出了一本书,是江丰写的《无声鸟》。

楼梯口,沈警官蹲下来往下望着。

雷警官突然出现:师父,你看我找到了什么。(见沈警官没见,他跳到了沈警官面前)师父,你看看。

沈警官推了雷警官一下:让开。

雷警官和李慧兰一样,从楼梯上滚落到了一楼。

沈警官:你要紧不要紧啊?(笑着往下走)雷子。

雷警官突然看到了什么:师父。

沈警官蹲下来,从雷警官手指的楼梯缝隙里拿出了一个东西,是隐形眼镜的镜片。


23、张太太家,夜,外

雷警官敲了敲张太太家的门,不一会儿,一个人打开了门,她就是李慧兰的邻居,李慧兰死

时敲门的那个中年妇女。

雷警官亮出了自己的警察证。

中年妇女有些生气:警官,你们到底要问几次话啊?我也要生活的。

沈警官:张太太,不好意思啊,我们回去查了口供,发现了一点问题,能不能再打扰一下。


24、张太太家,夜,内

雷警官和沈警官在屋子里审讯中年妇女。

沈警官:根据您的口供,您去李小芸家敲门的时间是晚上九点零一分。当时李小芸说家里没事。

插入画面(黑白)

中年妇女去李小芸家敲门,李小芸摇了摇头。

画面切回

沈警官:可是根据警察局的记录,李小芸的报案时间是九点零三分。

插入画面(黑白)

李小芸在家里报案打电话。

画面切回

沈警官:中间只隔了两分钟。

中年妇女:我绝对没有记错,我到她家时间就是九点零一分啊!

沈警官:您怎么可能记得那么准确呢?

中年妇女:很简单啊,我每天晚上都在看电视剧《无声鸟》,那天听到他家有打骂声。

插入画面(黑白)

中年妇女在家看电视,听到隔壁李慧兰家的声音,但她没理会,还在看电视。

钟表上显示着八点五十九分,电视在播放下集预告。

中年妇女起身离开去隔壁。

中年妇女画外音:我在看电视就没立刻出门,反正他们家也是经常这样,这部电视剧啊,每天晚上都是八点五十九分播放下集预告,九点整切广告。

画面切回

中年妇女:我看完下集预告就出门了,你看我这儿到她家才几步路,顶多一分钟吧。

沈警官:李慧兰离家出走去哪儿了您知道吗?

中年妇女: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那段时间她家小姑娘每天正常上学放学跟没事一样。

雷警官:这么说李小芸知道她母亲的下路。

中年妇女:那我就更不知道了,不过她妈妈离家出走的那段时间,我看到过两次有人开车送李小芸回家,奇怪的点是每次都把车停在很远的地方,李小芸自己下车走回家,还有啊,我有一次听他们父女俩在吵架,她父亲问小芸,你妈妈在哪儿,你猜李小芸怎么说?

雷警官:怎么说的?

中年妇女:那小姑娘说,你管她去哪儿了,就算死了,也比和你在一起好。


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

25、警察局监狱,夜,内

犯人坐在地上,江丰在监狱里来回踱步。

江丰坐下来看着睡着的犯人:我问你一事儿啊!

犯人:我什么都不懂,你甭问我。

江丰:你之前说那女的为什么要把针吞到肚子里面去。

犯人:你说呢?保外就医呗!你在这自残,警察害怕出人命,就一定会送你去医院的。

江丰:那你藏的东西呢?

犯人:我哪能藏什么东西啊!

江丰看着犯人直接伸出了一只手。

江丰:我可以给你钱,我想出去。


26、警察局门口,夜,外

雷警官和沈警官坐在车里。

雷警官叫醒睡着的沈警官:师傅,提提神。

沈警官:几点了?

雷警官:七点零五。

雷警官下车,沈警官也下车。

雷警官:师父,你没有考虑换台车啊!


27、警察局监狱,夜,内

犯人从衣服里掏出了一个小刀片递给了江丰。

犯人:这上面有胶带保护,吞下去也不会要人命的,你回头可以把他吐出来或者拉出来,只要觉得警察你不是在装就一定会送你去医院的。哥们儿,你还没告诉我给我多少钱呢!

江丰转向犯人:那我给你多少钱你才可以把它吞下去。

犯人笑着:我吞?你神经病吧你。(从江丰手里笑着拿刀片)别别别,别开玩笑了。

犯人抢了几次都没有抢过,他望着江丰的眼睛发现不对劲。

犯人扭过头大喊:警察,救命。

江丰迅速按住犯人的嘴巴,将刀片塞进了他的嘴里。

犯人挣扎着,两个警察们跑了过来。

一个警察:你们干什么呢?

江丰:他把刀片吞了。

警察打开监狱的门:让开,我来。

江丰趁机逃跑了,另一个警察出去追江丰。


28、警察局办公区,夜,内

江丰将监狱的门锁上,低着头躲避着人们的视线来到了办公区,他突然看到张代晨在写着什么东西。

江丰:代晨。

张代晨:小丰?你怎么先出来了。我正在给你办保释呢!

江丰拉着张代晨走到了门口。

一个警察拦住:对不起,你们不能出去。

另一边警察也追过来喊道:别放他们走。

江丰扶着张代晨的肩膀:你听我说,这两天你一定要小心身边的陌生人。

张代晨:什么陌生人?什么意思啊

警察过来抓他,江丰反抗着。

张代晨:我已经给他办过保释了。

江丰:你们抓错人了。

突然,沈警官从身后搂住了江丰的脖子将他放倒在地。

雷警官过来将他铐住。

沈警官:我现在以袭警伤人正式扣押你。

张代晨:你们凭什么又抓他,我刚给他办了保释手续。

江丰被带走。

沈警官:你哪位啊?

张代晨:他是我老公,警官,我老公平常他真的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我也不知道他这两天是怎么了,不过你相信我,他真的不是坏人。

沈警官看着张代晨胳膊上的伤口:你伤口需要处理一下。Kim,送这位女士到陈医生那里。

张代晨:没事就是点擦伤。

沈警官:我们需要程序,你作为家属配合一下。


29、警察局监狱,夜,内

江丰被绑在监狱里,沈警官走了进来。

沈警官:你说你再忍十分钟就能等来你太太的保释,我相信你,记忆大师那我去过了,人家非常不配合,一定要我拿出搜查令,现在的情况是,我去申请搜查令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的,所以目前我没有办法确认谁跟你交换了记忆。

江丰:我太太怎么样?

沈警官:你说呢!你只有七十二个小时,对不对?往好处想,可能凶手还没有发现记忆拿错了,所以我们得赶在凶手的前面找出他的身份。

江丰情绪激动,站起来大喊:那就赶快去找啊!

沈警官:你太太刚才一直跟我解释,说我们家江丰以前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你今天晚上的行为是你的本性吗?

江丰镇定了下来,沈警官坐下来。

沈警官:现在你的记忆是我们破案的唯一证据,你要尽可能的配合我们,给我更多的线索,我才能找到凶手,这样你和你太太才能真正的安全。

江丰:行吧,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30、医务室,夜,内

陈姗姗给张代晨清理伤口。

陈姗姗:疼吗?

张代晨:没事。谢谢啊!

陈姗姗:不客气。我也是帮沈警官一个忙嘛!我叫陈姗姗,叫我姗姗就可以了。

张代晨:我叫张代……

陈姗姗打断:张代晨嘛!病例上写着呢。你这个伤口挺深的,沈警官都跟我说了。

张代晨微微摇头:我老公他不是故意的。

陈姗姗:他不是故意的,但你自己要小心。

张代晨点点头。


31、警察局监狱,夜,内

沈警官站在监狱外面:江丰。

江丰扭过头看他。

沈警官:你现在啊什么都不要担心,放轻松了,专心的回忆细节,你试着在梦里看看能不能做到保持清醒。

沈警官:做梦怎么清醒啊。

沈警官:我这么跟你说,你睡觉之前一直给自己心里暗示,我在做梦,我在做梦,就这么简单,你现在放松下来,让自己舒服了,睡觉。

沈警官离开了,江丰躺下了。

灯光关闭,江丰闭上了眼睛。

插入画面(黑白)

时间回到李慧兰被杀的晚上,李慧兰的丈夫在一楼掐着李慧兰的脖子质问她,江丰躲在二楼。

李小芸推开二楼的房门冲他招手,江丰来到了李小芸的屋子。

李小芸: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找谁了,我只能打给你了。

屋子传来李慧兰被打的声音和她的惨叫声。

江丰想要出去,李小芸拦住了他。

江丰:别怕。

江丰将耳机戴在他的头上,盯着李小芸的眼睛。

时间静止了一会儿。

江丰移动了一下身子,突然发现自己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江丰在盯着李小芸。

他伸手碰了碰李小芸的头发,头发很僵硬,原来屋子里的一切都定格住了。

江丰来到一楼,发现李慧兰和她的丈夫已经死了,他自己站在面前,一切画面也都定格住屋子里的一切都变得很诡异,显然是在梦里。

江丰一扭头,看到李小芸走下来来到了他面前。

李小芸:是不是爸爸干的?

那个杀死李慧兰的江丰没有回话。

李小芸:你走吧,你留下来会有麻烦的。(蹲下来哭泣)我会等你走了再报警。

那个杀死李慧兰的江丰冲江丰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江丰吓得后退,扭过了头。

画面切换

江丰扭过头,梦境瞬间发生了变化。

海边上,之前在梦中见到的那个神秘女子冲江丰笑着,此时她的脸上没有任何伤口。

神秘女子从海水里捞出了一条金鱼,金鱼在空中飞舞,飞到了江丰面前。

突然,神秘女子的丈夫出现,和神秘女子扭打在一起。

江丰走过去:你放开她,放开。

男子揪住江丰,一把将他按到了海水里,江丰在海水里挣扎了一会儿,将脑袋探出了海面。

画面切换

江丰的头从海水出来,梦境再次发生了变化,他发现自己在浴室里。

另一个他站在浴缸前低头望着浴缸里的尸体,江丰凑近摸了摸浴缸里的水,水已经定格住。

江丰跑到另一件屋子,发现每一间屋子都是同样的场景。

江丰吓得大叫:沈警官,沈警官。

画面切回

沈警官敲打着监狱的玻璃墙:江丰,江丰……

江丰醒过来,馒头大汗,显然是已经吓坏了。

沈警官:我想明白了,你说有些东西看着模糊,有些地方进不去,那是因为你取了人家的记忆,他没注意到的事情你就看不清,他去不了的地方自然你也进不去。

江丰回忆杀人时凶手的白手套:那你说什么人平常有习惯带着白手套啊?

沈警官:那可能性很多啊!

江丰回忆那条金鱼:那空中漂浮的金鱼是什么意思啊?

沈警官:那根本就是一个超现实的东西,是你的梦境跟记忆混淆了吧!

江丰:不会,医疗中心的人跟我说过,这是记忆重载,不是梦境。

沈警官:你能看得出来李小芸和凶手是什么关系吗?

江丰回忆凶手和李小芸说话:他们认识,但是她没有看到凶手杀人的整个过程,她认为凶手是来帮助她妈妈的,还有一点我没弄清楚,在记忆里我对李慧兰下了那样的狠手。(回忆杀李慧兰的场景)可是,在看到她咽气的那一刻,我竟然有了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

沈警官:什么感觉?

江丰:替她高兴。对了,还有,李慧兰家的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凶手的。


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

32、张代晨家,日,内

张代晨听到门铃声后打开了门,门外是陈姗姗。

张代晨:陈医生。

陈姗姗:我来给你送点儿药,我这儿有个药的去疤效果非常好,送给你。

张代晨:这怎么好意思呢?

陈姗姗:没关系。

张代晨:不好意思,进来坐。(陈姗姗进屋)随便坐。你想喝点什么?

陈姗姗:都可以。

张代晨:这么热的天,你还特意跑来一趟送药,多不好意思啊。

陈姗姗:我其实也是顺路过来的。其实我来是想问你个事。(拿出一张票)是这样,我这有一张音乐会的票,我实在找不到人跟我一起去,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张代晨:我当然很想去看,不过……

陈姗姗掏出一张名片:这样吧,我给你一张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如果你改主意了,

或者你伤口又有什么情况的话,随时打给我。

张代晨:好啊,谢谢!

衬衫上:那我就不打扰了,我还要回医院跑一趟。


33、学校图书馆,夜,内

雷警官和沈警官来到了图书馆。

雷警官看到李小芸后:师父。

沈警官;小点儿声。

雷警官: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两个人坐在了李小芸两侧。

沈警官:小芸你好。叔叔问你几个问题,方便吗?

雷警官:叔叔问你话呢!

李小芸没回话。

沈警官:不要紧张,就是几个细节想向你确认一下。

雷警官:小芸啊!你知道你妈失踪的那段时间去了哪里吗?小姑娘别说谎,你妈离家出走,怎么可能不告诉你呢!而且我还听说前一段时间有人送你回家,那个人是谁啊?

李小芸抬起头:我只是搭同学的顺风车。

雷警官:同学。那哪个同学?叫什么名字?带我去找他吧!

李小芸:叔叔,你现在来问我话,是以警察的身份吗?你来找我,局里知道吗?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未成年。

雷警官有些生气:你这什么态度啊!

沈警官:干嘛啊!吓着别人。


34、学校小摊前,日,外

雷警官和沈警官在小摊前买了点零食。

雷警官:我觉得她肯定有问题。

沈警官:你觉得她跟她母亲关系怎么样?

雷警官:我觉得还不错吧!

沈警官:那你觉得,她凭什么要包庇杀母仇人呢?

雷警官:我知道了,李小芸一定是受够了她父母的争吵,于是干脆杀死自己的母亲嫁祸给她父亲。


35、江丰家,日,内

张代晨在打电话。

张代晨:李律师,对啊,对啊,我也觉得很奇怪,江丰他根本就……是啊,一定是什么事情弄错了。额,真的吗?那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


36、警察局审讯室,日,内

雷警官和沈警官在等待审讯。

雷警官:师父,反正我是想不通了,你觉得李小芸包庇凶手的可能性大还是江丰脑子 坏掉的可能性大。

沈警官:来了,来了。

门打开了,一个带着脚镣的男子被带过来,他就是李慧兰的妻子李航。

雷警官:李航,我们想向你了解一下案发当晚的情况,请你好好配合。

李航不理他,雷警官敲了敲桌子。

雷警官:跟你说话呢,头抬起来。

沈警官:李航,你能不能把案发当晚的事情经过讲一讲。

李航:我喝了酒,打了她,后来她死了。

沈警官:能不能详细点儿?

李航:该说的我都已经交代清楚了。

沈警官:再说一遍。

李航:我已经认罪了。

雷警官;所以你确定是你亲手把李慧兰给敲死的?

李航:不然呢?

沈警官:你女儿最近的交友状况你知道吗?案发那段时间,你有没有看见有人开车送你女儿回家。

雷警官:回答。

李航:我管不了她。

沈警官:你真的杀了你的老婆吗?

李航与沈警官对视了一会儿:这重要吗?她已经死了。


37、海塘新村 28 号,日,外

黑白画面

江丰和之前那个神秘女子在草地里追逐打闹。

画面切换

神秘女子躺在浴缸里,摸了摸眼角,手上有一丝血。

神秘女子:帮我拿两片止痛药。

江丰从柜子上拿了瓶止痛药看了看,看完后放下又拿起另一个瓶子,瓶子里是安眠药。

江丰来到浴室,把药递给了神秘女子。

神秘女子将药喝下,握了握江丰的手:去吧!

神秘女子的眼角留下了泪珠,然后躺在浴缸里睡着了,身体慢慢滑到了浴缸的水里。

神秘女子在浴缸里挣扎着,江丰一直在外面望着。


电影剧本《记忆大师》word完整版(

-END-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部分文章来源网络,侵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GMT+8, 2019-5-20 21:48 , Processed in 0.058275 second(s), 20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