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上)

2019-2-20 14:18|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61| 评论: 0

摘要: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1、字幕该片是以2005年发生在某一所聋哑人学校的真实事件为蓝本制作而成。汽车广播画外音:今天,全国的天气阴转多云,中部一些地区下午将会有降雨或降雪,今天清晨靠山地区会伴有大雾。2 ...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1、字幕

该片是以 2005 年发生在某一所聋哑人学校的真实事件为蓝本制作而成。

汽车广播画外音:今天,全国的天气阴转多云,中部一些地区下午将会有降雨或降雪,今天清晨靠山地区会伴有大雾。


2、山脚下,夜,外

画面淡入

大雾弥漫的山脚下,我们隐约可以看到一辆亮着灯的汽车沿着山路缓缓前行。

汽车广播画外音:西海岸和山区也将会有大雾,气温与昨天相似,首尔零下两度,大田零下

两度,光州零下一度,雾津(虚构的都市)零下一度。

画面切换至汽车内

姜仁浩将汽车广播关掉,手机铃声响了。


3、火车隧道,夜,外

一个小男孩沿着铁轨往隧道里面走去。


4、汽车内,夜,外

姜仁浩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他母亲的声音(画外音):还没到吗?

姜仁浩:雾太大了,我都不知道现在在哪儿。

母亲画外音:那就是快到了,雾津本来就是雾多的地方。


5、火车隧道,夜,外

小男孩已经走到了隧道深处。


6、汽车内,夜,外

汽车前面挂着姜仁浩和一个小女孩的照片。

姜仁浩:松儿在干嘛呢?

母亲画外音:正睡呢!哭喊着要见爸爸,刚才才睡着。

姜仁浩:哭得厉害吗?

母亲画外音:离开父母的孩子都那样。别担心了,去那儿好好工作吧!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

一定要坚守岗位,明白了吗?

此时天色渐亮,姜仁浩的车开进了汽车隧道。


7、火车隧道,夜,外

镜头对准儿小男孩的脚。

他穿着一双黑白相间的拖鞋,脚步沉重,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下来,然后转过了身。

 

8、汽车隧道,夜,外

与姜仁浩相对的方向开过一辆货车,货车鸣着笛,开着远光灯。

灯光晃到了姜仁浩的眼睛,姜仁浩闭上眼缩了下头,手从方向盘上离开又快速稳住,一脚刹车下去,车子与货车擦身而过,晃晃悠悠的行驶了一段距离。前面就是隧道口,姜仁浩又被隧道口的灯光晃到了眼,他猛踩了一脚刹车。


9、火车隧道,夜,外

小男孩站在铁轨中间静静地看着,火车的灯光照亮了小男孩的脸。

火车开到小男孩面前,小男孩没有躲开。


10、山路,夜,外

姜仁浩继续开车,一只野兔撞在了前车玻璃上,玻璃瞬间出现了裂痕。


11、铁轨,夜,外

火车呼啸而过,铁轨不远处是小男孩那只黑白相间的拖鞋。

镜头移至铁轨,另一只鞋躺在铁轨中间,铁轨另一侧,是已经死去的小男孩的身体。


12、山路,夜,外

姜仁浩站在车外,静静地看着那只野兔的尸体。

姜仁浩叹了口气,扭过头看到了一个指示牌。

指示牌上写着:雾津市 欢迎来到雾津市。

从两座山之间,可以望见雾津市高楼大厦零零星星的灯光。

出字幕:熔炉


13、汽车修理厂,日,外

姜仁浩对正在修车的修理员:还要等多久啊?

修理员从车底冒出来:因为清晨起大雾的原因,你还得再多等会儿才行。

姜仁浩环视了下周围停放着的排队等候修理的几乎报废的车。

姜仁浩:那么请问一下,这里有到慈爱学堂的公车吗?

修理员:慈爱学堂?你说那个聋哑学校啊!那边的位置比较偏,没有直达的公车,搭计程车至少得五万吧!

姜仁浩没回话,走回自己的车旁边。

修理员:你就这么走了?

姜仁浩:我有点着急,明天再说吧!

修理员坐起来:可以的话你把车放这修理嘛!

姜仁浩刚要打着车,车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

一个年轻女孩徐友真从面包车上下来,看到自己车的车头和姜仁浩车的车尾碰在了一起。

徐友真敲了敲姜仁浩的车窗,语气强硬:大叔,你这是在搞什么啊?突然就倒车,不知道要事先观察下后面的情况吗?

姜仁浩也用同样的口气:你这是在说什么啊,我连动都没动。

徐友真:大叔,是不是看着我是女的好欺负啊,不过这次你挑错人了。(说完走开,对一个戴帽子的中年男子——雾津人权维护中心社长)社长,借我用一下喷雾器。

姜仁浩下车,自言自语:真是无言了,到底谁撞了谁啊!

徐友真拿着手机给撞在一起的车拍照,我们可以看到徐友真车的车头贴着几个字:雾津人权维护中心。

姜仁浩走过来:我说,小姐,我车都还没启动呢。

徐友真凑到姜仁浩身边用鼻子闻了几下后退回来:你这人真是的,我想迟早会闯大祸。(望向姜仁浩身后)社长,你快来看一下。(社长走过来)这个人喝酒喝得一塌糊涂啊!这可怎么办啊!

姜仁浩不知如何辩解,社长却在徐友真的身上闻了几下。

徐友真:怎么了?

社长小声:你是不是昨晚一个人又喝多了?

沉默几秒后,徐友真露出了尴尬的笑,她给姜仁浩鞠躬:真是抱歉。我会帮您要保险赔偿金的。

说完,三个人一齐望向了姜仁浩的车,车的前车盖冒出了一股白烟。


14、乡间小路,日,外

姜仁浩坐在徐友真的面包车里搓着手,副驾驶旁的汽车玻璃碎掉了。

一旁的徐友真非常淡定的开着车:你还真是不耐寒啊!昨天和办公室的人出去喝了一杯,一出来发现玻璃竟然全碎了。好像是哪个家伙敲碎后逃跑了,不过他这次惹错人了。

姜仁浩:那个……还要多久才到啊!

徐友真没有理他:干我们这一行的,也会结下不少仇家,跟刑警的工作有点像哦,专门针对酗酒闹事,对老婆和孩子施以暴力的人渣。

姜仁浩不耐烦了:我在问你还要多久才到?

徐友真:长这么大还这么没有耐心!不过话说回来,你去慈爱学堂有什么事吗?

姜仁浩:我教孩子们去。

徐友真:真的吗?你是老师吗?(望向他)那你会手语,是不是?

姜仁浩冲徐友真比划了一个手语。

徐友真笑着:那是什么意思啊?

姜仁浩:我大概明白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仇家了。

看着姜仁浩冻得痛苦的样子,徐友真没再说话。


15、慈爱学堂门口,日,外

车子停在慈爱学堂门口。

姜仁浩站在车外拿着一张写着“雾津人权维护中心”的明片。

徐友真:估完赔偿金就联络我吧,可别在事后耍什么赖皮啊,我和这小镇的警察可都是称兄道弟的关系哦!

徐友真将车开走,姜仁浩扭头看了看慈爱学堂的大门口。

大门口上挂着一道条幅:庆祝被雾津教育厅指定为最优秀学校。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16、楼梯,日,外

一群聋哑学生沿着楼梯下楼,姜仁浩往楼上走,给学生们让路。

姜仁浩看到楼梯口坐着两个小女孩儿,正在吃零食的是成宥利,给她系鞋带的是金妍斗。

成宥利看了姜仁浩一眼,姜仁浩笑着冲她用手语说了一句:你好。

成宥利只顾往嘴里塞零食。

金妍斗抬起头看了姜仁浩一眼,似乎很害怕,拉着成宥利赶紧离开了。

姜仁浩不明所以。


17、校长室,日,内

姜仁浩坐在沙发上等待。

校长李江锡画外音:这里是校长室,让行政室的室长过来一下。(走进屋子坐在姜仁浩左侧的沙发)你就是金教授的学生吧!

姜仁浩:是的,他是我大学时候的恩师。

校长指了指姜仁浩身后的画像:这是金教授亲手给我画的。

姜仁浩扭头看了一下:哦!

校长:如果是金教授的学生,我肯定是百分之百予以信任的。金教授和我高中三年,一直都是同班同学。而且当初那位朋友如果没有选择美术专业,恐怕大学也会是在一起了。

姜仁浩:您说话不用这么客气的。

校长:那可不行。马上就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了,我当然要以礼相待了。

行政室长,李江锡的孪生弟弟李江福走进来。

校长介绍道:行政室长,这是金教授推荐的学生,从首尔来的美术老师。

姜仁浩起身鞠躬:我是姜仁浩,请多多关照。

姜仁浩看了看表情严肃的李江福,又看了看满脸笑容的李江锡,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他面露惊讶的表情。

校长:第一次见双胞胎吗?

姜仁浩:失礼了。

校长:不打紧,我看第一次谁都会这样。远道而来应该很累吧,这周末就好好休息,从下周开始上班吧!其他事项,行政室长会给您安排的。

行政室长:哥,那件事该怎么办?

校长严肃:行政室长,这里是学校。

行政室长:校长,那问题该如何处理呢?

校长生气:我不是说了他是金教授推荐过来的吗!

三个人沉默。


18、走廊,日,外

行政室长冲姜仁浩伸出了手掌。

姜仁浩看了一会儿,然后伸手和他击掌。

行政室长:玩我呢?

面带笑容的姜仁浩瞬间收敛住。

行政室长:首尔人怎么这么迟钝啊!本来是一张大票,但你是因为金教授推荐而来的,所以只能给五张小的了。

姜仁浩明白了什么意思:您是在和我要钱吗?

行政室长:那你以为老师这个位置是白给的吗?(扭头走开)这人真是,知道支票是不可以的吧。


19、仓库,夜,外

宿舍楼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姜仁浩母亲画外音:学校发展基金?

镜头切换至一个堆满书本的仓库内,姜仁浩蹲在角落里打电话。

姜仁浩:据说都要交。

母亲画外音:然后呢?要交多少?

姜仁浩似乎很不好意思开口:五万。

母亲反应强烈(画外音):不是五千,而是五万啊。

姜仁浩:据说还是因为教授推荐的,给我打折过了。

母亲画外音:我的天啊,让我突然上哪弄这么多钱啊!


20、空镜

白天,依山傍水高楼密集的雾津市。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21、慈爱学校教学楼,日,外

姜仁浩背着公文包走进了教学楼。


22、教室,日,内

讲台上放着一个盘子,盘子里堆着四个红苹果,学生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讲台上。

姜仁浩拿起最上面的苹果,咬了一口后又放回。

几个学生用手语议论着什么。

姜仁浩望了望苹果摆放的角度。

学生们开始作画,姜仁浩来回溜达,看着学生们画的画奇形怪状,他注意到一个女学生正在给苹果上色。

姜仁浩蹲下身子,打断了正在认真画画的女学生。

女生看了看姜仁浩,原来她就是之前在楼道里碰到的金妍斗。

姜仁浩笑着用手语:画的不错。你对画画很有天赋哦!

金妍斗没理会他,低下头继续画画。

姜仁浩一脸失落,他一扭头,看到成宥利在啃苹果,他望向讲台,最上面的苹果不见了。

聋哑男孩全民秀低着头从后门走进了教室。

姜仁浩:开始上课多久了,你怎么来进来啊?(走过去碰了碰直接坐在座位上的全民秀)我在叫你呢!

全民秀抬起头,脸上全都是淤青,显然刚刚被人打过。

姜仁浩惊呆住。


23、办公室,日,内

老师朴宝贤正在批改作业:你说民秀啊!那小子的弟弟前几天因火车意外丧生了,孩子现在肯定是魂不舍设的,仅有的弟弟死了,你说他能好到哪去啊!

旁边的姜仁浩:不光是民秀,我感觉孩子们的整个氛围都有点奇怪。

朴宝贤: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姜仁浩:这个嘛,好像用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朴宝贤的眼神很是慈爱:姜老师,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学校吧!你可不能把这里的孩子当作普通的孩子对待,身体一有残疾,心里也会有点残缺的,我在这里和孩子们相处已经十年多了,但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法对我敞开心扉。


24、办公室,夜,内

姜仁浩在工位上一边吃东西一边查阅资料。

电脑上显示着全名秀的个人信息:弟弟全永秀。二级听力障碍,三级智力障碍,因家庭原因

休学一年,比同级生大一岁,爸爸为智障,实际监护人为奶奶。

姜仁浩自言自语:全民秀,爸爸是智障,妈妈行踪不明。

姜仁浩滑动鼠标,电脑上显示着成宥利的个人信息:智力残疾三级的多重残疾,精神年龄八岁,喜欢吃零食。

姜仁浩自言自语:智力残疾三级,加上精神年龄八岁,食欲过于旺盛,需要特别指导。

姜仁浩继续滑动鼠标,电脑上显示着金妍斗的个人信息:八岁时,父母因车祸双亡,因意外后遗症失去听力,在同龄学生中较为聪明伶俐。

姜仁浩自言自语:金妍斗,她怎么还是个孤儿啊!


25、走廊,夜,内

姜仁浩母亲画外音:晚饭呢?吃了吗?

姜仁浩将办公室的门锁上:我现在下班了。

姜仁浩:简单吃了一点儿。(下楼)松儿呢,有喂她吃晚饭吗?

母亲画外音:刚刚喂了几勺。

姜仁浩:怎么才喂那么点儿啊?

母亲画外音:她说不想吃饭,拼命地喊着要吃披萨。

姜仁浩:孩子想吃就给买啊,那才多少钱啊!

母亲画外音:不会让你女儿挨饿的,你就放心吧,回去时记得顺便去确认一下存折。

姜仁浩放慢了脚步:弄到钱了啊!

母亲画外音:取钱的时候一定要和他们要新钱币啊!

突然,楼上传来了一阵痛苦的惨叫声,姜仁浩放下电话朝楼梯上张望着。

姜仁浩寻着声源来到了走廊,惨叫声继续传来,他慢慢走到了女厕所前。

姜仁浩:里面有谁在吗?(惨叫声戛然而止)出什么事了吗?

姜仁浩伸手打算开门。

一个保安突然出现:你在这里做什么?

姜仁浩:刚才从里面有奇怪的声音传出来。

保安:那你也不能进女厕所吧!路过的孩子们看到了怎么办?看来你初来乍到还不太了解情况,这里的孩子,一无聊就会经常发出些奇怪的声音来玩,而且因为自己听不到,叫得更卖力。(从他面前走开)快要锁大门了,你也快点下班吧!


26、校长室,日,内

校长在室内打着小型高尔夫球:最近因为检查啥的,已经够头疼了,那帮孩子们竟然也总是在给我添麻烦。因为咱们学校的孩子,让张刑警受累了吧!

坐在沙发上的张刑警一脸满足的数了数信封里的贿金:那有什么累不累的。(将贿金收起来)教导孩子们从善也是警察份内的事吗。

校长:关键是孩子们听话才行啊!我都说了很多遍晚上不要出门。

张刑警笑了笑:光说有什么用啊,孩子们又听不到。

校长大笑:你说的也是。

突然传来几声敲门声,姜仁浩拿着一个袋子出现,张刑警盯着那个袋子看着。

校长:没关系,进来吧!发展基金是不会触犯法律的,是不是啊,张刑警。

张刑警:当然,如果我的工资也足够多的话,我也会每个月向学校资助发展基金的。

姜仁浩走进办公室,将那个写着“雾津储蓄银行”的袋子放在桌子上。

校长将袋子拿走。

张刑警:听说你是首尔来的,不知道还适不适应。我们这叫雾津的小镇除了常年有雾还真没啥别的什么东西。

姜仁浩:没什么,我还好。

说完就要走。

张刑警:那个,有时间和我喝一杯吧!虽然这小镇看起来比较破旧,但供男人玩的地方还算是可以的,里面的鱼儿们也不错。

说完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27、办公室,日,内

全名秀脸上全是淤青,身体被朴宝贤踹了一下,狠狠地撞在柜子上。

全民秀蹲在地上害怕的看着老师。

朴宝贤:民秀,用那种眼神看老师是不礼貌的哦!(捏住他的下巴抽了他一个嘴巴,揪着他的衣服跩起他)起来。(接连给了他好几个嘴巴,全民秀的身体随之颤抖)立正,挨打的时候也要注意礼貌,我教过你的,对吧!(又给了他几个嘴巴,最后将他踹倒,又揪起他)起来,民秀乖。

办公室里其他老师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仿佛根本没有看见。

姜仁浩推门进来,看到了挨打的全名秀,他走向前:朴老师,你这是因为什么事啊?

朴宝贤:请稍等片刻。(一巴掌将全民秀扇倒)这小子晚上竟然偷偷从宿舍跑了出来,还带着两名女孩,你都别提我多担心了,昨晚一宿都没睡着,这小子的弟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死掉的。

行政室长推开办公室的门:朴老师,校长要见你。

朴宝贤蹲下来捧住惊魂未定的全名秀的脸,温柔地:民秀,你怎么这么不懂老师的心呢!对老师敞开你的心扉,一起好好过,好不好。

朴宝贤走后,姜仁浩站在原地看着全名秀。

全民秀擦了擦眼泪站起来离开了。


28、宿舍楼,日,外

成宥利站在宿舍窗户边上望着远方。

姜仁浩走向自己的车,从车窗的倒影里看到了成宥利,他抬头望了望:你在那干嘛呢,快进去。

成宥利根本没看他这里。

姜仁浩摆着手:还不进去,喂,你。

成宥利挣扎着,发出“啊、啊”的叫声。

姜仁浩飞奔到宿舍,直接从身后抱住了成宥利:快进来,快进来,你想干什么啊!

姜仁浩把她抱到床上:万一掉下去怎么办,你是怎么回事?

成宥利挣脱开,退到墙角瑟缩着。

姜仁浩用手语:抱歉,吓到你了,我是因为担心你才这样的。

成宥利不敢看他。

姜仁浩捡起地上的洋娃娃伸向成宥利,成宥利一把抢过,又赶紧缩回了身体。

姜仁浩起身离开,成宥利拉住了她的衣袖。

成宥利拉着姜仁浩把他带到了一间屋子前赶紧跑开了。


29、洗衣房,日,内

姜仁浩推开那间房门,发现这里是洗衣房,他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正站在洗衣机前洗着什么东西。

姜仁浩靠近一步,踩到了一个剪子,女人回过头,她就是生活老师润慈爱。

润慈爱从洗衣机里拎出了金妍斗,金妍斗满是伤痕的脸被湿透的头发盖住了一部分。

姜仁浩将金妍斗抱过来:你这是在干什么?

润慈爱:我在教育孩子。

姜仁浩:大婶你是谁啊,谁让你用这种方式教育孩子的。

润慈爱:我是生活老师润慈爱,放学后的教育是我的管辖范围,不是老师你该管的。

姜仁浩:把孩子摁到洗衣机里还不让我管,你疯了吗?

润慈爱的眼神让人害怕:听说从首尔来了一位老师,原来是个连屎尿都分不清的家伙啊。

姜仁浩:因为我在穷乡僻壤就看扁我吗?(情绪激动)我在首尔的朋友,有不少都是考上了检查官和律师的。你要是再敢做这样的事,我就让你吃牢饭,你自己好好看着办吧!

金妍斗晕倒在地,姜仁浩扶起她:妍斗。


30、徐友真家,夜,内

徐友真正在收拾东西,手机突然响了。

徐友真拿起电话:你好。什么大叔?原来是那位大叔啊,还有什么事吗?修理费应该都解决

了才对吧!(我们听不到对面的声音,但明显看到徐友真的表情有些惊讶)你说打残疾儿童吗?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31、医院病房,夜,内

金妍斗安静的躺在医院病床上,脸上全是伤口。

徐友真:这不是什么歧视,是完全的暴行。(责怪)孩子都这样了,大叔你都干嘛了啊!

一旁的姜仁浩沉默着不说话。

徐友真:请先给她父母打电话吧!

姜仁浩:这孩子,是孤儿。

徐友真爱怜的摸了摸金妍斗的额头。


32、校长室,日,内

校长、行政室长和姜仁浩在谈话。

校长:我从行政室长那听说了,润慈爱老师教育孩子的方式有一些问题。姜老师的学生遇到了这种事,气愤也是应该的。对润慈爱老师,我们已经下发了严厉的警告,所以请您宽宏大量,原谅她一次吧!

行政室长:润慈爱老师也已经深刻反省过了,她还想亲自向妍斗学生道歉。不过妍斗昨晚好像并没有回宿舍,孩子应该没有出什么意外吧,很让人担心啊!

姜仁浩:其实是孩子的状态不怎么好,我让她住院了。

校长:是吗?很严重吗?

姜仁浩:不,不是的,他们说明天应该可以出院的。您不用太担心。

行政室长:出院手续会由我们来办吧!

校长:不过,是哪家医院呢?


33、教室,日,内

其他同学都在画画,只有全民秀和成宥利看着桌子上的白纸发呆。

姜仁浩坐到成宥利面前用手语:妍斗因为不舒服,今天来不了了。咱这样,你画老师,老师画你。

成宥利摇头。

姜仁浩用手语:怎么,不愿意吗?

成宥利用手语:我有淤青和伤口。

姜仁浩:别担心,我会把你画得漂漂亮亮的。

画画结束,成宥利看着纸上美丽的自己,一脸笑容。

姜仁浩的纸上却是一个妖怪,姜仁浩学着画上的妖怪呲着牙,成宥利笑的更大声了。

 

34、医院病床,夜,内

徐友真拿着电话:大叔现在在哪呢?快点过来一下吧!

姜仁浩画外音:我现在下班了,马上去医院。

徐友真:医院有点不方便,我们在外面见面吧!

姜仁浩:好的,知道了。


35、饭店,夜,内

姜仁浩看着一直不说话的徐友真: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徐友真:妍斗她,被性侵了,而且是校长。想强行做那事,后来好像失败了,因为孩子太小。

姜仁浩:太离谱了,这是谁说的啊!你又喝多了,喝了多少。

徐友真拿出一张纸:这是昨天妍斗亲手写给我看的。

姜仁浩打开纸看了看徐友真和金妍斗的对话。

纸条字迹:真的是校长吗?真的。

徐友真:遭到性侵的不止妍斗一个人,加害者也有好几个,叫朴宝贤的老师,甚至强暴过男孩子。

姜仁浩回忆朴宝贤在办公室里打全名秀的画面。

纸条字迹:是校长一个人对那些孩子做那种事吗?校长还有行政室长和朴宝贤老师。

姜仁浩:那么,就得报警啊!

徐友真:把去报警的孩子们再送到学校的就是警察。

姜仁浩回忆在办公室见到张刑警时向他露出的那个诡异的笑。

徐友真:作为报复,孩子们才遭到了那些暴力殴打。

姜仁浩回忆全民秀被打,成宥利脸上的伤和金妍斗的头从洗衣机里出来的画面。

徐友真:打妍斗的那个润慈爱的生活老师被查出是慈爱学堂创始者的养女,也就是说,是校长兄弟的妹妹。


36、医院前台,夜,内

润慈爱对前台:住院患者当中,是不是有个叫金妍斗的女孩子啊!

润慈爱身后是行政室长和朴宝贤。


37、饭店,夜,内

徐友真:还有更离谱的是,那个润慈爱和校长是情人关系。剪断妍斗长发的时候,她曾说过,胆敢勾引校长的话,就会杀死她。

姜仁浩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起身离开了。

徐友真:大叔。


38、医院,夜,内

润慈爱三人乘坐电梯来到走廊,沿着走廊来到金妍斗的病房。

病房门口,写着“患者,金妍斗。”

朴宝贤推开门。

画面跳转

病房门打开,走进来的是徐友真和姜仁浩。

两人在病房里环视一周,发现没有任何人。

姜仁浩要走,徐友真叫住了她,徐友真打开柜子,发现金妍斗抱着身子哭泣着,徐友真走过去,抱住了她。


39、雾津人权维护中心,日,内

徐友真:听说上星期四,遭到了慈爱学堂校长的性侵,能讲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姜仁浩做手语翻译给金妍斗。

金妍斗坐在椅子上,面前是一个摄像机。

金妍斗缓缓的比划着手语。

姜仁浩翻译:那天,放学后,我到寝室换完衣服,就去操场玩耍,和我一起玩的宥利,说要去上厕所,我见她一直不回来,所以就返回到学校去找她。

镜头缓慢切换至走廊

金妍斗扭过头看到走廊尽头校长冲她招手。

姜仁浩画外音:然后看到校长好像叫我过来一下。

镜头切换至校长室

校长扶着金妍斗的肩膀来到了电视屏幕前,屏幕上播放着黄色录像。

校长蹲下身体用邪恶的眼神扫视着金妍斗的身体,然后将手伸向了金妍斗的衣服里。

姜仁浩画外音:他把我带到了校长室。电视开着,我看到了男人和女人赤身裸体的画面。

切回现在,金妍斗用手语比划着当时的情景,似乎有些害怕。

切换至走廊

金妍斗沿着走廊冲进厕所,躲在了里面。

校长一间一间开着厕所门。

黑暗的厕所,灯突然开了,听到脚步声后的金妍斗捂住了嘴巴。

脚步声靠近了,从金妍斗的视线里,我们可以看到校长的脚出现在门下的缝隙,校长开了开门,但没有打开,然后那双脚消失了。

校长的头出现在金妍斗左侧的门板上,一双邪恶的眼睛紧盯着她。

金妍斗斜着头望着那双眼睛,发出了哭喊声。

切回现在

金妍斗眼角流出了泪,艰难的比划着动作,似乎不想再说下去。

姜仁浩:校长进来以后。(其他人都瞪大眼睛望着姜仁浩)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

切回厕所

校长捏着金妍斗的下巴,脱下了她的裤子,自己也脱的精光,看到金妍斗一直在挣扎惨叫,他一脚踹向她的脸。

校长正要实施强奸,厕所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姜仁浩画外音:有人吗?

校长紧紧捂住了金妍斗的嘴巴。

厕所外的姜仁浩正要开门。

切回现在

安静之中,一杯饮料摔倒的声音引起了所有人注意,他们扭过头,看到了成宥利。

成宥利双手抓弄着洋娃娃的衣服,嘴里支支吾吾,似乎也有话想说。


40、走廊,日,外

天空下着大雨,成宥利坐在楼梯前发呆。

校长停在她旁边,将手中的黑色雨伞收起来,走过去轻轻抚摸着成宥利的脸颊,成宥利仰着

头望着校长。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41、校长室,日,内

成宥利吃着糖果,屋子里回荡着歌声。

校长脱下自己的内裤,赤裸着下半身走到了成宥利面前,抚摸着她的脸颊。

校长将她按倒在桌子上脱下了她的裤子,骑在了她的身上。


42、雾津人权维护中心,日,内

成宥利大哭起来,摄像机对准了她。

徐友真一把抱住了她:没事了。

金妍斗碰了碰姜仁浩的胳膊,做了一个动作。

姜仁浩:妍斗说,她也看到了。


43、走廊,夜,外

金妍斗端着一碗面,沿着走廊走到了校长室。

她轻轻推开校长室的门,看到校长压在成宥利的身上,成宥利大叫着。

校长扭头看到了金妍斗,金妍斗扔下花盆跑开了。

校长追出来,在楼梯上抓住了她。

校长攥住她的肩膀,做了一个手语。

姜仁浩画外音:这件事,如果你胆敢告诉别人的话。


44、雾津人权维护中心,日,内

姜仁浩:我就杀了你。


45、姜仁浩家,夜,内

姜仁浩在厕所洗了一把脸,脑海里回想着这几天张刑警、校长和行政室长对他说得话。

门铃响了,姜仁浩打开门,姜仁浩的女儿松儿激动的喊着:爸爸。

姜仁浩抱起女儿:妈,来啦!

姜仁浩母亲:不赶紧开门,你在干嘛啊?给聋哑孩子们教书,难道你也变聋了不成。

姜仁浩:你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

母亲:我到我儿子家来,还需要事先预约吗?这里又不是什么宾馆。

姜仁浩:那也是,把有病的孩子这么带来怎么行啊?

母亲:你难道忘了吗?今天是松儿她妈妈的祭日啊!

姜仁浩沉默不语。

母亲在做饭,姜仁浩在陪女儿玩,

母亲:学校那边怎么样?

姜仁浩:就那样。

母亲:怎么了,其他人排挤你吗?你就忍着点儿吧!本来乡下人是有点排外的倾向。

姜仁浩盯着母亲放在桌子上的一盆花:那是什么?

母亲:听说你们校长非常喜欢兰草,金教授也说过,你们的校长人脉也不是一般的广,听说之前在你们学校的好几个老师,讨好校长后被调到首尔去了呢。

姜仁浩很严肃:妈,你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样的人吗?妈,我跟你说,那些人……

母亲打断:那你觉得我会认为收钱卖教师职位的人会是个好人吗?你知道那些钱是怎么来的吗?那是把房子的包租费钱给调出来的。

姜仁浩:你把房子给退了吗?汇给我的钱就是这么来的吗?

母亲:那你以为呢,是我去偷来的不成?你都没往家汇过一分钱,我上哪弄那么多钱去啊!

姜仁浩更加生气:那也是,怎么能把房子退掉!

母亲:真是的,现在还想摆出一副家长的模样来,你说你为了画画,四处晃荡的时候,你难道忘了我和松儿她妈是怎么把松儿养大还供着你的吗?松儿她妈直到临死前,还在为你和松儿操心呢!

姜仁浩无地自容,不再反驳。

松儿一脸天真:爸爸,你在跟奶奶吵架吗?

母亲:你就什么话也不要再说了,你只要专心教好你自己的学生,不闻不问,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

松儿突然咳嗽起来。

姜仁浩着急:松儿,你还好吗?妈,快点儿。

母亲着急的翻找着包:给你,药在这儿。

姜仁浩接过呼吸器:松儿,来,吸一口。

松儿呼吸几次,这才缓过来。

姜仁浩点着了一张纸。

桌子前放着几盘水果,摆着两根蜡烛。

一旁的母亲已经冷静下来:在原先的住处附近找了个房子,虽然有点狭小,但够我和松儿两个人住了。仁浩,不要想别的什么事情了,就想着松儿吧!

姜仁浩看着母亲怀里睡着的松儿。

 

46、教育厅,日,内

徐友真对教育厅的工作人员:我们正式申请,解雇慈爱学堂理事长,并惩罚性侵犯加害人。

工作人员:不好意思,打断一下。那个,您说的性侵犯,是在上课时,就是说,是在课时发

生的事情吗?

徐友真:正如这段录制的视频,您也可以看出,孩子们是在放学后……

工作人员打断:原来是在放学后啊,放学后的事,就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了。

徐友真:什么?

工作人员对一个人:金科长,放学后发生的意外,是归我们管吗?

金科长只顾自己的工作:应该是市政厅来管。

工作人员冲徐友真笑了笑。

徐友真:校长、行政室长还有老师在学校内对学生性侵犯,难道这还不应该由教育厅管吗?

工作人员: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慈爱学堂确实在我们的管辖范围之内,但慈爱院,也就是那

边的宿舍,是归市政厅社会福利科管的,放学后,孩子们归宿舍管理,所以,您应该去市政

厅。

徐友真有些激动:我已经去过市政厅了。市政厅那边说,性侵犯是发生在学校内的,让我们

去找教育厅……

工作人员也不耐烦了:我都跟你说了,放学后的意外是不归我们管的。

徐友真站起来拍着桌子:大婶,孩子们在学校遭遇到了那种事,都说不在自己的管辖内,那

到底归谁管,归青瓦台管吗?还是归白宫管?

工作人员不紧不慢:当然是归市政厅了。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END-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纪录片部落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9-3-23 23:36 , Processed in 0.077828 second(s), 21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