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下)

2019-2-20 14:19|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46| 评论: 0

摘要: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47、公安局,日,内徐友真站在张刑警面前:为什么不进行调查?孩子们在学校,而且是被其学校的校长性侵犯,这难道不应该进行调查吗?张刑警喝着茶,明显在敷衍:当然得调查一下了。徐友真 ...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47、公安局,日,内

徐友真站在张刑警面前:为什么不进行调查?孩子们在学校,而且是被其学校的校长性侵犯,这难道不应该进行调查吗?

张刑警喝着茶,明显在敷衍:当然得调查一下了。

徐友真:那为什么还不查?

张刑警:徐干事,那个校长是雾津教会的长老,虔诚的基督教信徒,而且在这个地区是个声名显赫的人物。

徐友真将一个档案袋放在桌子上:所以我这不是带来了孩子们亲口陈述的录制光碟和笔录吗?(见张刑警不以为然)都已经有这些证据了,为什么不去执行?

张刑警:我说啊,我们怎么能光听聋哑孩子们的话就把那位给铐起来呢,那位前几天还被道知事(相当于中国的省长)授予表彰呢!而且最近因为涉及到人权问题,我们也不能随便抓捕人。对于这一点,徐干事应该更清楚吧!

徐友真大喊:都对孩子们做出那种事情了,还在谈什么狗屁人权啊!如果你们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会直接去检查厅的。

张刑警很淡定:你真要这么做,我真该感谢你了。别以为我们是不想去调查,检察官不下达调查命令,我们也没办法只能待命。真是不爽,我得考虑,以后让我儿子也去当个检查官了。


48、公安局门口,日,外

徐友真气愤的走出公安局来到车前,发现出来的时候忘了拔车钥匙,她生气的踹着车门,电话突然响了。

徐友真:喂。

电话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徐干事,我是永勋,首尔电视台联络到了我们,说想采访这次事件。

徐友真:真的吗?

男子画外音:是啊,他们正赶过来呢,你也快回来吧!

徐友真: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焦急之中,徐友真拿起砖头,将车玻璃砸碎了。


49、校长室,日,内

朴宝贤抽打着全名秀,嘴里骂骂咧咧的,全名秀发出支支吾吾的喊叫声。

校长在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报纸。

朴宝贤一脚将全名秀踹到在地,蹲下来假装温柔:民秀,起来,干嘛躺在那里啊,快起来。(拿出一个本子)妍斗和宥利在哪儿?你们不是朋友吗?(见全民秀不说话,突然不耐烦,拍打着他的头)别支支吾吾的,说话,快说话。真是憋死我了,我叫你说话啊,你这哑巴。

姜仁浩怀抱着那盆兰草,站在校长室门外,听着朴宝贤骂骂咧咧的声音和全民秀挨打的声音。

朴宝贤如发疯的野狗般对全民秀进行了一番暴揍,全民秀躺在地上哀叫。

校长:看来朴老师也老了啊,孩子们都不怎么怕你了。

听到这话,朴宝贤拿出了一根高尔夫球杆,冲全名秀的头挥去。

校长:朴老师,这里是校长室,去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吧!

朴宝贤停下来,拖着全名秀推开了门,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姜仁浩。

朴宝贤没说话,拉着全民秀撞了一下姜仁浩的肩膀然后走开了。

校长和行政室长分别示意他进来。

花盆里的土壤颗粒慢慢溅落在地板上,姜仁浩站定了一会儿,回过头追上了朴宝贤,将花盆狠狠摔在了朴宝贤的后脑勺。

朴宝贤躺在地上捂着头惨叫,全民秀呆滞的望着姜仁浩。


50、雾津人权维护中心,夜,内

全民秀坐在镜头前,对面坐着姜仁浩和一个电视台记者。

全民秀用手语:真的可以让那些人受到惩罚吗?

姜仁浩用手语:是的,我向你保证。

记者(姜仁浩同时用手语):你弟弟为什么凌晨去铁轨上呢?可以说说,弟弟死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另一边桌子的屏幕上围坐着成宥利、金妍斗徐友真和永勋。

全民秀比划手语。

姜仁浩:朴宝贤老师下班的时候说跟他一起回家。虽然不想,但如果说不去,他就会打我。

镜头切换至朴宝贤家

浴室里,朴宝贤赤身裸体在给全民秀的弟弟洗澡,他的弟弟站在一旁背对着朴宝贤不敢动弹,全民秀在一旁盯着。

朴宝贤望向全民秀:怎么了?你要先来吗?

全名秀被一脚踹出门外,他上前焦急的敲打着门,然后从门缝里看着弟弟。

朴宝贤终于忍不住了,他冲出浴室:吵死了。我说没说过,叫你别吵。

接下来对全民秀一顿暴揍。

全名秀的弟弟从透过门缝看着痛苦的哥哥,害怕的抽泣着。

镜头切回现在

全民秀继续比划,他的眼角也流下了泪。

镜头切至朴宝贤家

姜仁浩画外音: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

一台电视播放着雪花画面。

地板上,晕倒的全民秀慢慢站了起来,他看到屋子里面的朴宝贤睡得正香。

全民秀打开浴室的门,空无一人,他看向被火车的灯光照亮的窗户。

全民秀走到阳台上,看着火车从自己的面前呼啸而过。

朴宝贤出现在全民秀身后,抱住了他的身体,他把民秀扔到床上,脱下了自己的内裤。

镜头切回现在

全名秀害怕的流下了泪,但依然坚持比划着。

姜仁浩:他脱下我的内衣,然后,往我的屁股上……

镜头切换至地铁站

地铁站的屏幕上,播放着记者采访全名秀的画面。

记者:没能反抗或者逃跑吗?

切回人权维护中心

全民秀比划。

姜仁浩:反抗的话,会被打一夜。

镜头切换至火车站

火车站大屏幕上,播放着记者采访全民秀的画面。

一部分乘客在屏幕前看着。

记者:那之前也发生过这种事情吗?

镜头切回人权维护中心

全民秀比划,哭得更厉害了。

姜仁浩:在老师家里,还有在宿舍的浴池里也是。

镜头切换至公安局

张刑警和其他公安局的人围在电视前看着。

姜仁浩画外音:弟弟因为身体虚弱,遭遇那种事情之后,会因为疼痛,连路都走不好。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51、校长室,日,内

张刑警将一只手铐铐在了校长的手腕上。

校长:张警官,你这是在干什么?

张刑警:你有权聘请律师,也有权在法庭对于不利的证词保持沉默。

校长:你是看了电视之后才要来抓我的吧,那绝对是捏造的。那不是我,你认为我是那种人吗?

张刑警根本不看校长,拖着他往外走。

校长:我可是雾津教会的长老啊,是信奉耶稣的人。这件事张警官你也是知道的啊!

行政室长也被几个警察带了出来。

行政室长:放开我,你们知道你们在抓谁吗?我跟你们的署长是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行政室长后面,朴宝贤也被几个警察拖了出来。

大门口,几个人排着队被带走。

润慈爱在后面大喊:哥,不会有事的,上帝会保佑你们的,不用担心,污蔑哥哥的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混乱之中,三个人被带上了警车。


52、街道,日,外

张刑警开着警察。

校长坐在后面:张警官,你真的不相信我吗?

行政室长: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们,我们给过你多少好处啊!

张刑警猛转方向盘,将车停在路边。

张刑警:今天雾津监察厅都被掀翻了,弄不好的话,别说是我,连上头的检查官都得玩完。我不会说第二遍,少给我叽叽歪歪的,都给我听好了。动用你所有的人脉,找出一个刚开始工作的法官出身的律师,至少得是部长级以上的法官,雾津出身的话就更好了。我没说我冤枉之类的废话,自己祈祷的时候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找到那类律师之前,就像你们侵犯过的孩子们那样不闻不问,乖乖的老实待着。听明白了不?

后面的兄弟两个互相看了彼此一眼。


53、法院门口,日,外

法院门口有两排人。

一排是雾津教会的人,他们此时正唱着歌。

一个记者拿着扩音器:敬爱的雾津市的各位市民,李江福和李江锡,为了我们雾津教会和雾津市,在过去的几十年,不分昼夜的努力工作,无私的奉献着……

对面坐着的是一排聋哑人,他们举着牌子,有的人在翻译。

姜仁浩、徐友真领着三名受害者学生从中间走过,这个时候那个人正喊道:这些不诚实的人,竟敢污蔑长老,我们绝对不能原谅……

徐友真对姜仁浩: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孩子们听不到这些声音。


54、法庭,日,内

辩护人黄律师在整理资料。

台下的徐友真对永勋:永勋前辈,打听到对方律师是什么来头了吗?

永勋:那律师叫黄宇识,是雾津有名的才子。毕业于雾津高中,是首尔大学法律系首席毕业生。曾经是个部级的法官,不久前开了个律师事务所。好像这次是他接手的第一个案件。

徐友真旁边的姜仁浩:前官礼遇。

徐友真:前官礼遇是什么?

永勋:有一种惯例,就是这种级别的法官出身的律师,隐退后的第一个案件,会帮助他打赢。

三个被告被带进了法庭,徐友真身后的聋哑人队伍瞬间激动起来,另一侧教会的人全都合十双手祈祷着。

徐友真:那俩人怎么会这么一模一样呢,长相和德行都是。

校长站在被告席上面对法官:这几天来,我每天都在耻辱中度过,思考着上帝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样的苦难,我的父亲,李俊范先生,因为同情那些聋哑人,用自己所有的积蓄建立了这所慈爱学堂,现在已经过了五十余年,从小开始,我们兄弟俩一刻也没有忘记过父亲说过的这一句话,要善待这些可怜的羊。

聋哑人队伍开始骚动,都用手语比划:我们都听不到,请给我们翻译。

法官敲了敲:肃静,肃静。

聋哑人依旧在骚动。

徐友真:法官,他们听不见法官您说得肃静这个话。

法官敲了敲,严肃:在法庭上不经允许而随意发言会被勒令退庭。

徐友真站起来:我是在雾津人权维护中心工作的徐友真,这是一场与听力残疾认识有关的判决,为了残疾人士,请安排手语翻译者。

法官:徐友真,请你退席。

徐友真:我反对。

法官:警卫们还愣着干什么?快请她退席。

警卫们强行拽着徐友真。

徐友真:我反对。

徐友真被警卫们强制带出了法庭。

法官:从现在开始,即使是小声说话,我也会严格按照法律执行相应措施的。被告人请继续。


55、法院正门大厅,日,内

几个教会成员围在一起祈祷。

祈祷完后,一个妇女冲向从楼梯上下来的姜仁浩,直接给了他一个嘴巴,然后往他脸上吐了一口痰。

妇女:什么?强奸?你们这些卑鄙小人的眼里,只能看得见脏东西是吧!

徐友真从一边冲过来喊道:大婶你在干什么?

妇女:哪里冒出来的乳臭未干的臭丫头。

徐友真毫不示弱:你到底是谁?

妇女:我是李江锡的老婆,你这臭娘们想怎么样?(直接走过去抓住了徐友真的头发)你这不识相的臭娘们。你到底是谁,居然敢告我老公。

聋哑人队伍和教会队伍都过来劝架,两个人继续对骂着。 

三个受害学生在一旁安静的看着。


56、公路上,日,外

姜仁浩开车载着一行人。

徐友真整理着凌乱的头发:老公要是做了这样的事情,一直跪求着都得不到原谅的,居然还敢和我发疯。(看向姜仁浩)大叔你的性格可真不一般啊,都往你脸上吐痰了你竟然还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在干什么。

姜仁浩依旧淡定:这段时间,我可以待在你们办公室吗?

姜仁浩没说话。

徐友真:为什么?离家出走了不成?


57、饭店,夜,内

徐友真和姜仁浩相对而坐。

徐友真:被炒了吗?这些人,以为解雇是他们想解就解的不成。大叔,你别担心,我一定会让他们受到法律的惩罚,再让你复职的。

姜仁浩:真羡慕你。活得那么单纯。

徐友真:真是太瞧不起人了,我活着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好吧!只顾赶着时髦都没时间好好谈个恋爱,鸭蛋学分绩点,连工作都找不到,也就凭着这点干事的微薄薪水。

两个人莫名的陷入了沉默。

徐友真最先打破:大叔,你后悔参与到这种事了吗?

姜仁浩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没有说话。


58、雾津人权维护中心,夜,内

办公室里只有姜仁浩一个人。

姜仁浩拿起电话:妈妈可真是神通啊,居然知道我发工资了,上午已经给你汇过款了,去银行确认一下吧!是的,没什么大事。不,你别来了,我很忙,学校的事情挺多的,过段时间我会抽空回去的。

姜仁浩放下电话,发着呆。


59、法庭,日,内

证人吴正植:我宣誓。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捏造,不隐瞒,实话实说,如有半点虚假,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证人,吴正植。

法官:辩护人,请审问。

黄律师从座位上离开,走到了吴正植面前,法官面前,站着一个手语翻译官。

黄律师:吴正植先生,你在慈爱学堂主要做什么工作?

吴正植:担任警卫和夜间值班的工作。

黄律师:这样的工作做了多久?

吴正植:有五年了。

黄律师:那么,在过去的五年中,你一直待在校长和行政室长的身边,你认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吴正植:他们都是好人,还很关照我这干警卫的人。

对方原告:法官,这样的审问和案件无关。

法官:反对有效。请提问与案件有关的问题。

黄律师摘下眼镜:您每天晚上都会巡查学校,是吗?

吴正植:是的,每天晚上每隔三个小时都会去巡逻。

黄律师:那么,过去的五年里,放学后,您有看到过校长和行政室长单独把孩子叫到校长室或者室长办公室的情况吗?

吴正植:我没见过这样的事。

翻译完毕后,聋哑人又是一阵骚动。

法官:手语翻译老师,请明确的告诉他们,不准再喧哗,不然我会让他们退庭的。

老师翻译完,他们镇定下来。

黄律师继续:您曾经说过金妍斗被性侵犯的那天晚上在厕所前面见到过姜仁浩,(看向台下的姜仁浩)是吗?

吴正植:是的。

黄律师:他都说了什么?

吴正植:他说听到里面传来孩子的喊声。

黄律师:然后您是怎么做的?

吴正植:他让我帮他确认一下,所以我就推开厕所的门进里面查看了一下。

黄律师:里面有没有人在呢?

吴正植:没有。

黄律师:好的,我的审问完毕。

台下,姜仁浩看着低下头心情失落的金妍斗,握住了她的手。

法官:原告,请反问。

原告走向吴正植:证人在学校工作之前,原先担任过什么职位? 

吴正植:在雾津小学担任过警卫一职。

原告:那为什么后来要转到这所特殊学校呢?据我所知,特殊学校的工资,并不比您原先工作过的学校高。

吴正植:那是因为……

原告打断:那是因为在雾津小学的时候,由于偷卖学校物品,现还存在着被起诉的记录,这是否属实?

吴正植惭愧的低下头,显然被说中了。

原告继续:经此事被学校解雇之后的三年,一直都是无业游民。

黄律师起身:法官,原告方正提问与案件无关的问题。

原告:并不是无关的,因为这个学校和职员之间是存在某种契约,所以才得以纵容这种祸事一直被蒙在鼓里不被发现。也说不定,这就是整个案件的核心。

法官:反对无效,请继续。

黄律师坐下。

原告:您是怎么进入学校工作的?以证人您的履历,这并非一件易事。

吴正植:是熟人介绍的。

原告凑到吴正植面前:没错,就是因为是熟人介绍的,还以学校发展基金的名义交了钱,好不容易进到学校得到了一个职位,但万一因为这件事情导致学校倒闭,您将一无所有,无家可归。是这样吗?

吴正植不知如何回话。

原告:我的提问结束了。

黄律师对一个女证人:证人您是随着人权维护中心的职员一同到来的诊察医生是吗?

女证人:是的。

黄律师:那么检查的结果是怎样的呢?

女证人:外阴部有发炎的症状。处女膜是已破损的状态。

黄律师:少女的处女膜,只有发生性关系时才会破损吗?

女证人:不是的,骑自行车或者过分的自慰也会破损。

黄律师:证人作为妇产科医生,我认为应该接诊过不少被性侵的患者。

女证人:是的。

黄律师:那一般这些患者是什么样的状况呢?

女证人:外阴部的裂伤比较严重,而且会因为耻辱感,几乎是失去理性的状态。

黄律师:那么您接诊成宥利患者时,她是什么状态呢?

女证人:一直在吃着饼干,非常坦然,至于让我想到,这个女孩儿没有被性侵过一般,也没有其他淤青或者伤口。

黄律师看了看台下安静坐着的成宥利又对女证人:也就是说,在你看来,她不像被性侵犯过的孩子,是吗?

女证人回答的有些犹豫:是的。

黄律师:我的提问结束了。

台下的徐友真对姜仁浩:这个医生是雾津女高中老同学的总务。那个女人是会长。

姜仁浩随着徐友真的视线望向另一侧,看到了之前往他脸上吐痰的妇女,也就是校长的老婆。

原告递给了法官一份文件:法官。

法官:这是什么?

原告:是证人写的有关成宥利的最初分析报告。(将另一份对着女证人)我拿着的,的确是证人第一次的分析报告,是吗?

法官:那就是说,证人写了两次分析报告是吗?

女证人没回话,明显有些心虚了。

女证人:那是因为……

法官:只回答是或者不是。

女证人:是。

原告走向女证人:那我们请看一下第一次写的分析报告。患者阴部的裂伤和处女膜的破裂并非是近期的,性关系导致的。但后来的分析报告里写的是很可能不是性关系,而是由于别的原因引起。是这么写的,与第一次不同,第二次判定为不是性关系的原因。改写分析报告的原因是什么?

女证人彻底慌了:我……其实当时不知道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

原告:医生的分析,难道会因为事情的大小而变得不一样吗?第一次分析报告里写得不是因为近期性关系对吧!那就是说,你认为她以前就发生过性关系,是这样吗?

法官:证人更改证词的原因是什么?真的是因为事情的严重性吗?

女证人:不是的。我只是觉得处女膜破损不是近期发生的,而是最少有五年了。五年的话,患者还是九岁的孩子,发生性关系,年龄也未免太小了吧,以……

黄律师拍桌而起:我想问,那时候真的可能发生与成年人的性关系吗?而且即使有可能,没有女方的自愿与配合,这也是不可能的,不是吗?

徐友真一把抱住了旁边的成宥利,聋哑人开始骚动。

法官敲着桌子:肃静,肃静。


60、饭店,日,内

姜仁浩、徐友真和三个受害学生围坐在餐桌前。几个人都没有食欲,只有成宥利大口吃着面。

姜仁浩碰了碰对面的全民秀和金妍斗,用手语:民秀,没胃口吗?要不给你给你点其他的?(全民秀没回话,对金妍斗)妍斗,不饿吗?

金妍斗摇摇头。

四个人同时望向成宥利,成宥利捧着一只大碗,脸上和鼻子上沾满了酱。

全民秀和金妍斗噗嗤一声笑了,成宥利也呲着牙大笑起来。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61、海滩,日,外

徐友真陪着全民秀和成宥利在沙滩上玩耍,金妍斗和姜仁浩坐在一旁远远的望着他们。

金妍斗用手语:小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来过海边,在我的耳朵听不见之前。当时好像听到了海浪的声音,现在却很安静。

姜仁浩碰了碰她的肩膀,用手语:世界上最美丽最珍贵的反而是听不见看不清的,只有用心才能感受得到。这是海伦凯勒说过的一句话,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

金妍斗微笑了一下,姜仁浩轻抚着她的后背。

姜仁浩背着成宥利,五个人在夕阳下散着步。

成宥利用手语比划了一个动作。

徐友真:她说什么?

姜仁浩:说我要是她爸爸就好了。

成宥利又比划了一个动作。

姜仁浩:说你要是她妈妈就好了。

徐友真反应强烈:这大叔的女儿都会打酱油了,我现在都还没好好谈过恋爱呢,这怎么能搭在一起啊,大叔你可别自作多情啊!

姜仁浩微笑着不说话。

四个人继续走,徐友真停了下来:什么啊!为什么不回答我?(继续追上他们)快回答我啊

姜仁浩:不是你吃亏了,应该是我。

徐友真:谁说你吃亏了。

五个人继续散步在夕阳下。


62、法庭,日,内

成宥利坐在椅子上缩着身体咬着手指。

原告:首先先审问一下被告,看到坐在这边的孩子,心情如何。事已至此,再怎么说,她也是被你们被告人加害的。

校长: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谁在散步这种荒唐的谣言。(望向成宥利)不过现在看来,也还能模糊记起那孩子的脸。

原告: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都记不清告你性侵的那个孩子了吗?

被告:虽然见过几次……

行政室长打断:校长的话没错的,那孩子还患有智力残疾,所以我也记得我抚摸过几次她的头。

原告:朴宝贤被告呢?

朴宝贤:我们班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呢?(望向成宥利)我一直深爱并珍惜这些孩子们啊。

原告走向成宥利:是谁把宥利你的衣服脱了,并把你弄疼的。

翻译老师给他翻译后,成宥利颤抖的指向被告席的三个人。

翻译老师:三个人都有过。

原告:有过几次呢?

成宥利比划。

翻译老师:很多次,非常多。

原告:还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成宥利比划。

翻译老师: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行政室长每次对我做那种事,都会给我钱。每次一千块钱,让我去买饼干吃。行政室长把我的裤子脱下来了,太疼了,我就说不要,把他推开了,因为害怕我就逃走了,行政室长就一把抓住我,把我按倒在桌子上,又把我的手和脚绑了起来。

镜头切换至行政室

行政室长把成宥利的胳膊用胶带绑在了椅子上,成宥利痛苦的挣扎着。

切回法庭

成宥利害怕的开始颤抖。

行政室长站起来:她说的全是谎话,法官,她是个疯子啊!您不能相信她说的话。你竟然说这种谎话。

警卫拉住了失控的行政室长。

椅子上的成宥利害怕的尿了裤子。

法官:给我肃静。

行政室长:是不是有人指使这么说的,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法官:肃静。


63、雾津人权维护中心,夜,外

阳台上站着永勋、姜仁浩和徐友真。

徐友真有些吃惊:私下协商?孩子们都被性侵犯了,协商什么啊协商!

永勋:检察官是这么说的。十三岁以上的孩子受到的性侵犯,如果同意协商的话,证词会全部无效。

徐友真:如果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还会答应协商吗?

屋子里,成宥利睡着了,全民秀和金妍斗在玩耍。

姜仁浩不紧不慢:妍斗是父母不在了,没啥好说的。但是民秀的和宥利的父母还伴有智障。

徐友真:真是一群畜生。就挑那些没父母的孩子欺负。如果一旦宥利和民秀方同意协商,只会剩下,校长性侵妍斗的案件了。

三个人望向屋子里的孩子沉默了一会儿。

突然,姜仁浩的手机响了。

 

64、宾馆,夜,内

姜仁浩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屋子。

服务员推开门,姜仁浩看到了金教授。

姜仁浩笑着鞠躬:金教授。

姜仁浩直起身子,看到旁边竟然坐着黄律师,他瞬间收敛住笑容。

金教授给姜仁浩倒了杯茶:真是很抱歉,这么突如其来的拜访。

姜仁浩:不,没关系的,应该是我得先问候您才对。

金教授:我从黄律师这边大概听说了,推荐你去那所学校的是我,所以我夹在中间,立场变得十分尴尬。

姜仁浩:对不起。

金教授:你没什么可对不起我的,不过事情继续进展下去,你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黄律师拿出一个箱子:这是你曾经给学校的钱,再往里加上了一点儿,我希望与妍斗协商一事。请姜老师多多帮忙。如果你愿意帮我们,我会负责供妍斗上大学,还会负责把她送去留学的。

金教授补充:当然,你的画画还是要继续的。就这么让你荒废前途,我觉得很可惜。我已经在首尔的一个学校,给你安排了一个好位置。在那里在辛苦一两个学期之后,我已经和人说好了,到时会让你转正的。

姜仁浩:对不起,教授。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姜仁浩起身离开。

黄律师:姜老师,你还得为你那年幼的女儿着想啊!听说女儿病得不轻啊。

姜仁浩有些犹豫。


65、饭店门口,夜,外

姜仁浩捶打着汽车,似乎很懊悔,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又发疯似的把汽车玻璃敲碎了。


66、镜头组合

小镇小巷,永勋打着电话。

永勋:协商已经结束了,好像是亲戚们说服了宥利的父亲了,你也知道的,宥利的爸爸还患有智障,所以……

船在大海上缓缓前行,站在船头的徐友真失望的放下了手机。

 

67、法院大厅,日,内

姜仁浩给金妍斗系上鞋带,用手语:妍斗,有没有信心好好说出证词?

金妍斗点头,姜仁浩抚摸着她的头。

姜仁浩扭头,看到自己的母亲走过来。

姜仁浩母亲:你在这儿干什么?你说你在学校太忙,没法回家的,这里是学校吗?(看向金妍斗)你以为别人是分不清你说的话是对是错才在那里闭口不提的吗?想先照顾好自己,好好养活家人,光说对的话是没有用的。

姜仁浩:我得进去了。

姜仁浩说完抓住金妍斗往法庭走。

母亲:对于你,比起你的女儿松儿,那个孩子更重要吗?

姜仁浩扭过头:孩子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当时我也在场,但是,却无能为力,现在要是放弃的话,我也没自信能做好松儿的爸爸。

母亲看着姜仁浩没再说话。


68、法庭,日,内

黄律师对金妍斗:金妍斗,你说校长性侵犯了你,是这样吗?

金妍斗比划。

手语翻译:是的。

黄律师:平时和校长的关系很好吗?

金妍斗比划。

手语翻译:不好。

黄律师:那怎么知道性侵自己的人是校长呢?

金妍斗比划。

手语翻译:因为在学校见过几次,而且那天晚上他把我拖到了校长室。

黄律师:那么,那边那两个人中谁是校长呢?

金妍斗望向被告席的兄弟二人。

原告:我反对。不能要求受害人确认已确定的嫌疑人的身份。

黄律师:这是很重要的问题,说性侵犯自己的人是校长,只按证人的话来说,只是一种情况而已。但对于校长和弟弟是双胞胎这一点来说,有可能当时的被告人不是校长,而是他的弟弟,那么校长李江锡,就可以脱离嫌疑犯的身份了。

法官:反对无效,请继续。

黄律师走进金妍斗:他们俩,谁才是伤害你的人?

金妍斗比划。

手语翻译:法官,妍斗要求近距离看一下。

法官:同意。

金妍斗站在兄弟俩面前,她先冲着左边的人做了一个手语,左边的人没有反应,她又冲右边的人做了同样的手语,那个人抿了抿嘴,眼睛斜着向下看。

金妍斗指着右边的人,转身面向法官。

法官:囚犯4022号确实是被告,校长李江锡。但是,你是如何认出的。李江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吗?

金妍斗比划。

手语翻译:校长和行政室长,他们俩都不会手语,但是校长把我拖到厕所的那天晚上,和每次对宥利做完了坏事之后,只做了一个手语。

法官:是什么手语。

金妍斗比划。

手语翻译:如果对其他人说出此事,我会杀了你。我对这两个人做了这个手语,其中只有一个人看懂了,并且表情产生了变化。(扭头指向校长)所以,这个人就是校长。

聋哑人们都鼓掌欢呼,坐在队伍里的姜仁浩的母亲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姜仁浩和金妍斗互相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黄律师:妍斗,按照你的证词,那天晚饭过后,买完面回来的路上,发现宥利不见了是吗?然后在校长室看到了校长对宥利进行性侵犯,是这样吗?

金妍斗点头。

黄律师:根据此次诉讼,回宿舍的路上,听到了校长室传来轻微的音乐声,所以改变方向,去看了究竟是吗?

金妍斗点头。

黄律师对法官:尊敬的法官,正是这个部分,轻微的音乐声,众所周知妍斗是听力残疾,但是竟然听到了音乐声。一个听力残疾的孩子,听到音乐走了过去,然后到了目的地,就看到了校长在性侵自己的朋友。尊敬的法官,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证词啊!竟然会编出这么荒唐的证词。

手语翻译打断:她说她没有说谎。

金妍斗比划。

手语翻译:她明明听到了轻微的音乐声,是曹诚模的歌。

法官:证人,证人是听力残疾,但还是听到了音乐声是吗?

金妍斗点头。

黄律师将一张磁带放进了播放机。

金妍斗点头。

法官:妍斗,我们来测试一下你能不能听见音乐声,听到了音乐声时,请将手举起来。

黄律师:开始吧!

黄律师按下了播放键。

安静的法庭上响起了音乐声,所有人都注视着金妍斗。

金妍斗的双手抖动了一下,不一会儿,她慢慢举起了手。

黄律师按下停止键,音乐暂时停止了,金妍斗缓缓放下了手。

安静一会儿后,黄律师再次按下播放键,音乐再次响起,金妍斗又将手缓缓举起来。

法官:本官认可证人的陈述。鉴定科,请将关于听力残疾金妍斗的这一现象写成报告提交到本院,下一次开庭时间定于周五,检查方和辩护方如果有新的证人,请重新递交申请。

聋哑人队伍骚动起来,显然这次是因为激动。

姜仁浩走到金妍斗身边鼓励着他,全民秀和成宥利也过来给她鼓掌庆贺。

姜仁浩的母亲在后面静静的看着。


69、法院大厅,日,内

姜仁浩带着三个孩子下楼,姜仁浩的母亲在一旁躲着。

见到姜仁浩下来,他的母亲很自然的出现,将一袋食物递给了他们。

沉默一会儿,母亲:对这些还没长大的孩子,那些大人们都干了些什么事啊!等完事了,就赶紧回来。

说完,姜仁浩的母亲离开了。

姜仁浩看了看手里的吃的,又看了看消失在人群中的母亲。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70、全民秀家,日,内

徐友真沿着乡下破旧的小路走到了一排老房子前。

走到一户人家后,看到一个女人从门口出来,那女人竟然是润慈爱。

润慈爱:徐干事您来这种地方有何贵干啊?(看到徐友真盯着自己手里的文件袋,不怀好意的笑着)看来您已经猜到了。(拿出一份文件让她看)没错,就是那个,协商书,民秀的奶奶一看到钱,马上就盖上章了。真可笑,再怎么没学问,可自己的孙子遭遇到了那种事情竟然还因为几个钱,就同意私了了呢!

徐友真扭头望向门口,看到了院子里一个老人的背影他,她佝偻着身子,满头白发,很是孤单。

润慈爱:这倒也是,我也不是没法理解。有那么一个儿子,却整天躺在病床上,儿媳妇跟人跑了,再加上孙子们又聋又哑,连我都觉得上帝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润慈爱撞了一下徐友真的肩膀,直接走开了。

徐友真一直没说话,眼角流下一行泪,她再次望向了一眼那个孤独的老人。

老人眼神呆滞的望着一个地方发呆,让人心疼。


71、雾津人权维护中心,夜,外

姜仁浩在阳台抽着烟。

全民秀推门出来,拿着一个本子用手语:老师,作证的时候能不能边看这个边做,我也想像妍斗那样好好表现,可我不太自信。所以都写在这上面了。朴宝贤老师何时对我和弟弟做过那种事。

姜仁浩终于打断他,用手语:民秀。本来是要你作证的,可现在做不成了。

全民秀用手语:为什么?

姜仁浩:你的奶奶已经原谅朴宝贤老师了。

本子从全民秀手中滑落,全民秀流下泪。

姜仁浩用手语:那些人求你奶奶原谅自己,你奶奶是个善良的人,所以……

全民秀哭了,但只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屋子内的徐友真难过的低下了头,金妍斗和成宥利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全民秀哭得几乎崩溃:他杀了我弟弟,是他杀的。一见我和弟弟,就会打我们并脱下裤子。

姜仁浩:民秀。

全民秀用手语:谁说要原谅他,我还没原谅他呢!他并没有向我和弟弟道歉,怎么能原谅。(由愤怒变成了责怪)你承诺过,要让那些人受到惩罚,老师不是承诺过了吗?

姜仁浩抱住他,嘴里说着道歉的话。

夜色深了。

姜仁浩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金妍斗碰了碰他的胳膊将他叫醒。姜仁浩坐起来用手语:妍斗。怎么了?

金妍斗用手语:我有话要说。

姜仁浩手语:什么事?

金妍斗手语:那时候我忘了说了,被拉进校长室的时候,电视上出现的画面,就是那个男女赤身裸体的电影,虽然不确定,但那个男人……

姜仁浩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72、教学楼走廊,夜,内

徐友真和姜仁浩打着手电沿着走廊往校长室走。

徐友真:真的会有那种东西吗?就算有,也不可能还留在那啊!

姜仁浩:校长那天是突然被逮捕的,没工夫销毁那东西。

徐友真:如果找人销毁了呢?

姜仁浩:能找谁?他老婆吗?他老婆那么信任他,他能让她知道自己是个变态吗?难道还能找他的情人润慈爱吗?

徐友真:也是,润慈爱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把他整个人扔进洗衣机里的。


73、校长室,夜,内

两个人推门走进了校长室。

徐友真拿着手电照到了墙壁上贴着的荣誉:真恶心。

姜仁浩在抽屉里翻找着东西,无意间看到了桌子上的几个遥控器。

姜仁浩拿起其中一个,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放着雪花,他又打开一个,竟然在电视里看到了自己站在校长室的黑白画面。

两人望向头顶,发现头顶上方竟然有一个摄像头。

姜仁浩仿佛从摄像头里看到了成宥利被校长性侵的画面。


74、律师事务所,日,内

原告代理律师面前摆放着一个摄像机,电视屏幕上播放着成宥利被校长性侵的画面。

姜仁浩:录像带上的日期和妍斗证词上说的目击到的那天一致。

徐友真:上次您不是说过了吗?十三岁以上的孩子一旦私了就完事了,这个日期是三月十四号,就是说当时宥利当时未满十三岁,那样的话……

原告:那样的话,对未满十三岁的孩子进行性侵的话,就算已经私了,也可以进行处罚,并 且还有这么明确的物证,就算对方律师具有前官礼遇也没别的办法了。

姜仁浩:过几天就要终审了,还可以进行再审吗?

原告:就算进行再审,也不能再公堂上出示这种证据。

徐友真:那该怎么办?

原告:不用担心,我会亲自去找法官并且递交证据的。


75、法院门口,日,外

人们陆续往法院大门走,姜仁浩和徐友真带着孩子们进场,姜仁浩在大门停下来望着法院门头的大字。


76、法庭,日,内

法官宣布结果,镜头依次扫过被告、原告和参与这次诉讼案的相关人员。

法官:三个被告人身为聋哑人学校教师却对年幼的学生进行性侵犯,犯罪性质非常恶劣,并且,不顾保护残疾人儿童的社会性责任,把被害者沦为满足性欲的对象,对其进行强制性骚扰或者性侵犯,应当给予严重惩罚。但是,被告人期间为地区发展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并没有前科记录,而且,被害者成宥利和被害者全民秀的家人已经与被告进行协商,并且念在他们曾经照顾过孩子们的份上,为被告人写下了请求书,综合参考以上内容,进行如下宣判。被告朴宝贤,判有期徒刑八个月,缓期执行两年;被告李江福,判有期徒刑六个月,缓期执行一年;被告李江锡,判有期徒刑六个月,缓期执行一年。

三个被告都笑了,聋哑人队伍骚动起来,显然不满这个结果。

法官:检查方,要在审判结束后,执行被告的相关步骤。

站在被告方的那群人欢呼着,聋哑人队伍站起来表达不满,现场乱成一团。

校长的老婆走到法官面前表达谢意,法官看了一眼法庭后离开了。

姜仁浩平静的站起来,往原告席靠近。

原告席的律师收拾东西,眼睛瞟了一眼姜仁浩这边又赶紧收回,似乎是心虚,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徐友真朝他追了过去,却被人拦住了。

全民秀安静的站着,眼角流下了两行泪,金妍斗哭得更厉害,成宥利淡定的吃着糖果。

姜仁浩望向被告方那边。

他看到了润慈爱、脸上挂着笑容的三个被告、校长的老婆和张刑警。

那边有人在诵念《圣经》,而这边的人在打闹痛哭。

虽然他表情平静,没有任何反应,但也难以掩饰内心的崩溃,这样的画面,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77、空镜

码头停放着几艘破旧的船只。

教师里空无一人,后面墙壁上贴着几张画,我们可以看到金妍斗画的苹果、成宥利给姜仁浩画的画像。

空荡荡的法庭。

空空荡荡的人权维护中心办公室。

全民秀的奶奶收拾衣服,依旧孤独。

秋秋风吹拂着落叶,一片凄凉。

徐友真走进了一家餐厅。

保安吴正植站在大雨之中,似乎无处可去。


78、KTV,夜,内

朴宝贤一边唱着歌一边抚摸着一个小姐的胸。

行政室长在和一个小姐亲吻。

校长:辛苦你了。

黄律师:我没什么辛苦的,事必归正吗!

行政室长:事必归正,正义必定胜利,这句话说得好啊!


79、街道,夜,外

雨中,姜仁浩和徐友真打着雨伞对望。

姜仁浩:对不起,没能帮到底。

徐友真:见孩子们一面再走吧!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80、KTV,夜,内

校长倒了杯酒:那个法官,我也得去好好打个招呼。

黄律师摆摆手:不用您亲自出面的,前官礼遇吗,这是当然的,我以后在同学会上碰上他的时候会单独邀请他喝酒的。

行政室长:话说回来,你是怎么收买那个检查官的啊?

黄律师:那个人,既没有升职的机会又没有什么其他的门路,总在边缘徘徊着,也就是说,在这个圈子里他已经没得混了。我跟他说,我的律师事务所会雇佣他,他笑得连嘴都合不拢了。

几个人大笑着。


81、雾津人权维护中心办公室,夜,内

徐友真将一带零食放在了桌子上,成宥利走了过来。

徐友真:喂,怎么了?饿了吗? 

金妍斗拿着一个本子递给了徐友真,徐友真接过来看了看,有些吃惊。

成宥利比划着手语,但徐友真看不懂。


82、公路,夜,外

姜仁浩开着车,手机响了。


83、街道,夜,外

徐友真冲进大雨对电话那头的姜仁浩:民秀去找朴宝贤了,说是要去报仇。


84、公路,夜,外

姜仁浩将车停下了。

徐友真画外音:我现在就往那边走,你也赶紧过来吧!


85、街道,夜,外

徐友真打开车门上车:大叔,你在听着吗?


86、公路,夜,外

姜仁浩猛打方向盘,车子原地掉头。


87、铁路旁,夜,外

朴宝贤拖着醉醺醺的身体走在铁轨中央,嘴里哼着歌,他突然停下来扭过头,看到了穿着一身黑色雨衣的全民秀。

朴宝贤:是民秀啊!(笑着靠近他)你是想老师了吗?怎么还淋着雨呢?我们,去洗澡吧!

朴宝贤抚摸着全民秀的脸,突然感觉一阵疼痛,他一低头,看到一把刀子扎进了自己的身体。


88、铁轨旁,夜,外

姜仁浩将车停在铁轨旁,他敲着门大喊着民秀的名字,他听到了火车开来的声音。

 

89、铁轨,夜,外

朴宝贤和全民秀扭打在一起,朴宝贤猛的用力,挣脱开了他。

朴宝贤站起来靠近民秀:民秀,老师之前对你多好啊!(踹了他一脚)你怎么能对老师这么无礼呢?你这小子。(踹他的肚子)竟然对老师动刀子,看我不打死你。

全民秀倒在地上哀叫,无力反抗,朴宝贤停下来听到了火车的鸣笛。

徐友真将车停在了铁轨旁,看到了呼啸而过的火车。

姜仁浩走进铁轨内呼喊着民秀的名字。

火车马上就要开过来,全民秀捡起刀子扎在了朴宝贤的脚上,然后一把将他扑倒,两人在地上翻滚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被朴宝贤按在了地上。

朴宝贤:你小子怎么能这么对我?

全民秀扣着朴宝贤的伤口将他反按在地,朴宝贤痛苦的喊叫着。

姜仁浩跑过来看到了两个人。

全民秀盯着姜仁浩看,只能看到他张着嘴大喊着什么,却听不到声音。

火车开过来,从两个人的身体上压过去了。

徐友真跑过来,呆呆的望着那边。

我们看不到尸体,但能看到散落在铁轨旁的一只全民秀的鞋。


90、法院门口,日,内

法院门口搭起了一道白色帐篷。

一张全民秀的黑白画像摆放在两支蜡烛之间。

成宥利摆弄着一朵白色的花朵。

金妍斗痛哭着,她旁边是沉默的姜仁浩。

外面传来警察的声音:雾津警察局向各位通报,现在各位正在进行的集会是违反集会示威法第六条第一项的非法集会,各位已经非法占用道路,并给善良的市民带来了危害,希望各位立即解散。

成宥利拿着花朵走出了帐篷。

我们可以看到法院门口,有一群举着牌子安静的坐着的人群。

人群对面,有一排整齐的刑警。

刑警队伍前的张刑警拿着扩音器继续:大家正在进行的示威是不被允许的非法示威,希望各位立即解散,我再通报一遍,现在各位已经非法占用道路……

示威的人不为所动,我们可以看到示威的人里有徐友真和永勋。

张刑警放下对讲机:妈的,他们听不见。

法院的大门开了,法官的车开了出来。

示威的人群打算冲过去围住车,刑警队伍冲过来挡住了人群。

人们往法官的车上扔着鸡蛋,警察开始阻止,人群反而更加激动。

聋哑人队伍和警察的暴乱就此展开了,刑警们发动各种武器开始镇压这些混乱的人群,不断有人被制服。

慌乱之中,姜仁浩端着全民秀的遗像慢慢来到了混乱的现场,他站在人群之中,哭喊着:这个孩子,既听不到声音,也说不了话,这个孩子的名字,叫民秀。(高压水枪的水将他喷湿了)是个听不到声音也说不了话的孩子,各位,这个孩子的名字,叫民秀……

徐友真被刑警拖走了,走之前一直望着姜仁浩这边。

姜仁浩终于被高压水枪喷倒,倒在地上被刑警制服了。

全民秀的遗像掉在地上,被来往的人踩碎了。

旁边的成宥利和金妍斗哭喊着。

姜仁浩倒在地上,眼睛紧盯着被踩碎的全民秀的遗像。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91、镜头组合

字幕:一年后。

姜仁浩行走在人头攒动的街市。

徐友真画外音:大叔过的还好吗?好像好久都没有联络你了呢!这期间发生过很多事情,有好事,也有坏事。

徐友真坐在电脑前打字。

成宥利拿着一个圣诞星星碰了碰徐友真的后背。

徐友真走过去和金妍斗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和孩子一起装饰屋子。

成宥利和金妍斗大笑着。

永勋进屋,给她们带来了礼物。

徐友真看着她们,很是欣慰。

徐友真画外音:先说坏事吧!抗诉最终还是被驳回了,问题所在,还是因为写了协商书。好事是,出现了可以帮助孩子们的人了,托他们的福,从慈爱学堂退学的孩子们也有地方住了,也见到了帮助提供饮食的人们。宥利在接受心里治疗以后,现在健康了很多,最近也变得开朗了许多,还会教我手语呢,妍斗说长大了要当个美术老师,说要像大叔一样。

姜仁浩下了地铁,和人流一起上楼梯然后继续往深处走,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似乎是圣诞礼物。

徐友真画外音: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我问过妍斗和宥利,这件事发生之前和发生之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孩子们如是说,我们明白了,我们也和其他人一样,有人来珍惜。看着这些逐渐长大的孩子们,我不由想到,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天气冷了,冬天冷,是因为我们懂了,周围人的温暖是多么的珍贵,虽然我们现在不在你身边,但希望孩子们和我的温暖能传到大叔那里,我会为此祈祷的。

姜仁浩突然停下,望着左侧的广告牌发呆,其他乘客从他们身边来来往往的经过。

广告牌上是被白色烟雾笼罩的雾津小镇,旁边写着一行字:欢迎来到雾津,白色浓雾之都。


92、黑幕

出字幕

2011年现今,一部分加害者已经回校复职,对这起案件,所有法律上的判决已经结束,但是为了揭露真相,他们仍在继续战斗着。


 

电影剧本《熔炉》word完整版

-END-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纪录片部落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9-3-23 23:41 , Processed in 0.058458 second(s), 21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