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太阳的后裔》剧本第一集(下)

2019-3-29 23:35|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184| 评论: 0

摘要:   《太阳的后裔》  第1集(下)  编剧:金恩淑 金元锡  17、急诊室日 内  姜暮烟快步走进急诊室,护士甲给金起范擦血。  姜暮烟:这个病人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柳时镇一脸无所谓:发生了点事故。 ...
  《太阳的后裔》
  第1集(下)
  编剧:金恩淑 金元锡
  17、急诊室日 内
  姜暮烟快步走进急诊室,护士甲给金起范擦血。
  姜暮烟:这个病人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柳时镇一脸无所谓:发生了点事故。在附近发生了一点不雅的事故。
  姜暮烟气愤:这可不是事故,是暴行。两个大人把一个孩子打成这样吗?
  柳时镇:什么话……
  姜暮烟:病人,谁把你弄成这样?是这个人干的吗?
  金起范呻吟:不是。是这位大哥救了我。
  姜暮烟循循劝导:病人,这里是医院,别怕。有保安队,照实说就行。是这个人打的吧?
  金起范:说了不是这位大哥了。
  柳时镇:不管他怎么说,你都不信吧?
  姜暮烟睨他一眼,对金起范:给你注射镇痛剂,全身拍X光片。河护士,伤口包扎结束后……
  护士甲:别担心,我会亲自带他去的。
  姜暮烟:崔护士联系保安室,就说现在去确认监控录像。我给警局打电话。
  姜暮烟吩咐完径直离开。
  柳时镇追出:喂,稍等。
  18、医院大堂日 内
  柳时镇追上姜暮烟。
  姜暮烟:让开。
  柳时镇:会让开的,但得把误会解除。那孩子说的都是真的,那孩子……
  姜暮烟打断:我的病人是你的孩子吗?
  柳时镇尴尬,换做低调的方式解释道:你的病人偷了我同事的手机,我们来找手机,刚好遇到他被人揍,所以就把他救了。
  姜暮烟:救了一个偷自己手机的贼啊?
  柳时镇点头。
  姜暮烟:一般情况下把他揍个半死才正常吧?(拨打报警电话)喂,112吗?这里是海星医院急诊……
  柳时镇挑起姜暮烟手中的电话,耍酷地接住,挂断。
  姜暮烟:你这是干什么?
  柳时镇:坦白说,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姜暮烟:是吧?
  柳时镇点头。
  姜暮烟:把手机还我。
  柳时镇:其实,我们是军人,正在休假。如果牵连到暴力事件就麻烦了,得写各种各样的报告。拜托,帮帮忙。
  姜暮烟:我为什么要帮你忙?你是军人还是流氓关我什么事?把手机给我。
  柳时镇展示佩戴的士兵牌:这是大韩民国所有男人都有的,你不会信。(掏出证件)这个要说是伪造的,我也没办法。你哪个学校毕业的?
  柳时镇不肯还手机,反而做出一副无谓的样子:海星学院的话,是明仁大学毕业的吗?
  姜暮烟:你问这个干嘛?
  柳时镇:你认识尹明珠吗?好像学级差不多。
  姜暮烟的眼神呈现出些许失落:你怎么认识她?难道……上士、中士、下士什么官?
  柳时镇:保安官。
  姜暮烟:对了,保安官。你就是那个保安官吗?
  柳时镇:虽然我不是那位,走吧,让明珠给你确认一下我的身份。
  姜暮烟悄悄松了一口气。
  19、医院走廊僻静处日 内
  尹明珠:好久不见。
  徐大荣:是。
  尹明珠:为了躲我,费尽心思。可你看起来气色不错嘛。
  徐大荣:是。
  尹明珠;我们能不能不讲究军衔,好好说话!要没有军衔,是不是根本就不理我了?
  徐大荣:是。
  尹明珠:你真的找死吗?要躲我到什么时候?(哽咽)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为什么连生死都不让我知道?究竟要逃到什么时候?回答啊!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吧?
  徐大荣目无焦点,淡然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希望尹中尉不要误会,我是为了你才离开的。变心了。我没本事为变心做辩解。仅此而已。
  尹明珠:我不信。
  徐大荣:没什么吩咐的话……
  尹明珠:别这样……
  徐大荣:告辞了。
  徐大荣转身大步离开。
  尹明珠:别这样,别走。徐大荣!站住!徐大荣上士,你对上级连个礼都不敬就走了吗?
  徐大荣回身,端正敬礼。
  尹明珠一步一步走过来:就这么站着,站到明天天亮,站到死为止。我一辈子不会接受你的敬礼。
  徐大荣一言不发地敬礼,望着虚空。
  柳时镇放下徐大荣的手臂,对尹明珠:你这是虐待行为。
  尹明珠:这是卑鄙的军人精神教育。什么事?
  柳时镇:我需要恢复军人名誉。你告诉她我们的身份。
  尹明珠看也不看姜暮烟:这位可不会信我的话。
  姜暮烟:比起初相识的人,怎么也该信旧相识的话。说说看。
  尹明珠:是吗?那就报警抓他们两个。他们是逃兵。
  柳时镇对着尹明珠的背影吐槽:你这个人……
  徐大荣对姜暮烟:请把手机还给我。
  姜暮烟:身份确认好了。(对柳时镇)还给他吧。
  柳时镇对徐大荣:既然这样,那就看看这手机里究竟有什么。(对姜暮烟)那,误会解除了?
  姜暮烟:只是确认了身份。暴行是另外一回事。跟我来。
  20、医院监控室外走廊日 内
  保安:我们在找,大概需要五分钟。请在这儿等一会儿。
  保安调取监控录像期间,姜暮烟与柳时镇各自等待,无意间手指相触,姜暮烟尴尬地找话题。
  姜暮烟:和明珠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柳时镇:陆军士官的前后辈关系。
  姜暮烟:哦。
  柳时镇:身份也明确了。还一定要确认监控吗?我的样子可不像会说谎的。
  姜暮烟:杀人犯们大多长得像老好人。
  柳时镇:这话好像也对。
  姜暮烟:突然这么认真我很怕的。这里除了我们俩没别人。
  柳时镇:别担心,保护美女、老人和小孩是我的原则。
  姜暮烟:幸好属于其中一类。
  柳时镇:不属于吧。
  姜暮烟:老人啊!
  柳时镇:……
  姜暮烟:大老板先生尊姓大名?
  柳时镇:我叫柳时镇。你呢?
  姜暮烟:姜暮烟。
  柳时镇认真地:很高兴认识你。
  姜暮烟瞥了眼对方伸出的手:别套近乎。
  21、急诊室夜 内
  金起范被包成猪头模样躺在病床上,徐大荣站在旁边,像是监视他,又像是自言自语。
  徐大荣:看到你刚才看我了。你练过什么功夫?我练过柔道,一直到高二为止。刚才一直挨打为什么不还手?
  金起范:那样才能尽快结束。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练功夫呢?
  徐大荣:看到你挨打时的姿势。练功之人,比起学打人都是先学如何挨打。
  金起范:练跆拳道了。从小学一直到高中。
  徐大荣:打得好吗?
  金起范:得过金牌。
  护士甲走过来:金起范病人的家属来了吗?得办住院手续。
  金起范:不是说了没家属么。
  徐大荣:家属在这儿。
  22、医院监控室夜 内
  姜暮烟失声惊叫。
  监控屏幕回放,柳时镇和徐大荣跟十几名混混儿缠斗的画面。
  姜暮烟关切之情溢于言表,看到柳时镇一人制服数名坏蛋,不由兴奋道:是、是,就那样!好!打得漂亮!
  姜暮烟再看向柳时镇的目光满是欣喜。
  23、医院走廊夜 内
  姜暮烟:情况确认过了。抱歉误会你了。
  柳时镇:如果觉得抱歉,我真有不舒服的地方,你能帮我看看吗?
  姜暮烟:哪里不舒服?
  柳时镇指左腰:这里。
  姜暮烟一指头戳过去,柳时镇惨叫弯下腰。
  姜暮烟:装得有点夸张哦。
  柳时镇掀开衣服,姜暮烟大惊失色,那里果真贴着染血的纱布。姜暮烟探查伤势,柳时镇出神地看着她。
  24、消毒室夜 内
  姜暮烟给柳时镇的伤口缝针:好像是刚才打架的时候,缝合的地方裂开了。什么时候受的伤?
  柳时镇:有几天了。
  姜暮烟:怎么受的伤?
  柳时镇:在部队挥锹的时候。军人必须经常挥锹。
  姜暮烟:是吗?真是奇怪的部队。挥锹的时候还中了枪。这是枪伤。
  柳时镇意外:你见过枪伤?
  姜暮烟:在韩国当然没见过。去非洲当志愿者的时候见过。
  柳时镇:既然你知道,那我就告诉你。(郑重地)其实,这是在诺曼底受的伤。那时,我在枪林弹雨中,救出了战友。
  姜暮烟正色:那位战友的名字,叫大兵瑞恩吗?
  两人对视,柳时镇失笑。
  姜暮烟:缝好了。一周后可以拆线。这期间需要不断消毒。部队也有医院吧?
  柳时镇:可以来这里吗?
  姜暮烟:这儿不远吗?
  柳时镇:远。可以每天都来吗?
  姜暮烟:每天有点夸张。一周三次。一周来四次的话痊愈得快些。
  柳时镇:你当我的主治医生吗?
  姜暮烟:伤口消毒是不是主治医重要吗?
  柳时镇:当然重要。尤其是主治医的美貌很重要。
  姜暮烟:选择主治医的标准是美貌的话,恐怕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我帮你预约,两点过来吧。
  柳时镇:医生的话,没男朋友吧?因为太忙。
  姜暮烟:军人的话,没女朋友吧?因为太苦。
  柳时镇定定望着姜暮烟:谁来回答啊?
  25、部队宿舍夜 内
  战友甲高举镜子,柳时镇拎着两件衣服在身上比划。徐大荣夜跑回来。
  柳时镇:副队长,这件好还是这件好?
  徐大荣:穿那么漂亮去哪儿啊?
  战友甲:右边那件再比试一下看看。
  柳时镇:明后天去海星医院。消毒。
  弹吉他的战友乙停下手:医务队就在前面,非得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去消毒。
  柳时镇对镜试装:体力就是国力。在拥有大韩民国最高水平医疗队伍,最先进医疗设备的海星医院接受治疗,用健全的身心状态,捍卫祖国!
  战友甲:喔!
  徐大荣:医生漂亮。
  战友甲:啊!
  柳时镇:部队医院里没有美女啊。
  徐大荣:有。
  战友甲:对,我也认识!不是尹明珠中尉吗?(陶醉)真是漂亮极了。
  众人目光怪异,战友甲犹自滔滔不绝。
  战友甲:可听说被男朋友甩了。真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战友乙、丙抓住甲塞进穿衣柜里。
  战友甲:你们干嘛?
  柳时镇:你这小子,多大的好奇心?竟敢拿来换命!
  战友甲从柜中探出头,无辜地:我换什么了?
  柳时镇叹气。
  徐大荣:我也明后天去海星医院。(对柳时镇)搭个车。
  柳时镇:副队长为什么去?
  26、海星医院缴费处日 内
  徐大荣接过银行卡与缴费单。
  工作人员:住院费结完了。
  柳时镇叹息:军人工资才多少。(警告金起范)多保重!想要做坏事别让我看到。(对徐大荣)我去看医生了。
  徐大荣把单据递给金起范:好好吃药。吃药前好好吃饭。
  金起范:谢谢你帮我付款,我还不了,如果想借此机会说教的话……
  徐大荣:没想说教,你走吧。走了。
  金起范叫住他:偷了你的手机,对不起。
  徐大荣:知道了。
  徐大荣扭头离开。
  金起范:哎,那个……挨打也不行,给钱也不行,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徐大荣:逃到一个绝对追不到的地方。
  金起范:那?是哪儿?
  27、医院大堂日 外
  柳时镇左右寻找姜暮烟。几名护士推着担架车的重伤患者匆忙进来,姜暮烟跪在担架车上满手满身是血,她正给病人做心肺复苏。
  姜暮烟急道:前面!让开一下!河护士,好像还需要更多的血。
  护士甲:我再准备五袋。
  护士甲迅速离开做准备,担架车的速度慢了下来。
  姜暮烟:前面让开一下!(对护士乙)干嘛呢?快点儿。
  柳时镇顾不得搭话,连忙顶上护士甲的位置,推起担架车快步奔向手术室。
  28、手术室日 内
  柳时镇被隔在门外,手术室旋即亮起红灯。旁边信息板标明——2号手术室,主刀医师姜暮烟,LED时间显示12:27。
  柳时镇独自一人在手术室外等候。
  灯光渐暗,过时空。
  走廊空无一人。
  姜暮烟揉肩走出手术室,回头看了一眼时间。
  18:04
  29、部队训练房/医生休息室夜 内
  柳时镇半裸上身做引体向上,棱角鲜明的肌肉满是汗水。
  手机铃响。
  柳时镇:喂。
  姜暮烟:柳时镇先生吗?我是姜暮烟。
  柳时镇:手术结束了吗?
  姜暮烟:是的。听说你来过医院了。
  柳时镇:被医生放鸽子还是第一次。
  姜暮烟:有个紧急手术,
  柳时镇:活了么?
  姜暮烟:什么?
  柳时镇:那个紧急手术的病人。
  姜暮烟:是的,救活了。
  柳时镇:真厉害啊!这是你的手机号吗?
  姜暮烟:是。
  柳时镇:你有我号码啊。
  姜暮烟:把我号码存好。
  柳时镇:希望明天能见到你。
  姜暮烟笑道:你讲话从来不知道婉转吗?
  柳时镇:我是说明天一定得看病。
  姜暮烟微微尴尬:是啊。我也是这个意思。
  柳时镇:好像不是呢。
  姜暮烟:这么不信任主治医生?吃药了吗?
  柳时镇:不吃药的话会严重吗?需要住院什么的吗?
  姜暮烟露出笑容:明天预约几点合适?
  柳时镇:别了。不如现在见吧。
  姜暮烟无语,两人表情渐起变化。
  柳时镇:不愿意吗?
  姜暮烟:愿意。来吧。
  30、医院大堂/洗手间/电梯间夜 内
  柳时镇焕然一新地出现在医院大厅。姜暮烟已经换好常服,对镜整理妆容。
  电视墙播放的一条新闻引起柳时镇的注意。
  新闻——两名联合国职员遭绑架。
  与此同时,柳时镇的手机铃响。
  柳时镇:团结。现在位于首尔江南海星医院。是。待命。
  柳时镇说着跑向电梯间,两部电梯一上一下,与姜暮烟交错而过。
  姜暮烟接电话:到了吗?
  柳时镇(OS):是的,到了。不过突然有点事情现在要走了。
  姜暮烟:你、要走啊?现在哪里?
  柳时镇(OS):屋顶。
  姜暮烟:屋顶?哪儿的屋顶?
  31、医院大楼天台夜 外
  柳时镇站在天台上,姜暮烟走过来。
  姜暮烟:在这儿干嘛?
  柳时镇:很抱歉,这一次我要放你鸽子了。
  姜暮烟刚要说些什么,就被直升机的轰鸣打断。
  姜暮烟:有急诊病人。别在这儿,去一楼。
  柳时镇:不。是来接我的。
  姜暮烟:接你吗?什么事?(惊讶)发生战争了吗?
  柳时镇望着直升机盘旋:在某个地方。不是这里,别担心。
  姜暮烟:那到底什么事,直升机来接你走?
  柳时镇:以后再跟你解释。不过我们约定一件事吧。
  两人看着飞机降落。
  柳时镇:下周末再见吧?不要在医院,在其他地方。
  姜暮烟:你不来看病吗?
  柳时镇:我会平安回来。到时和我一起看电影吧!
  姜暮烟看看他再看向直升机,面露犹豫。
  柳时镇扶住她的肩膀:快回答。没时间了。好?还是不好?
  姜暮烟坚定点头:好。
  柳时镇:说定了!
  姜暮烟望着他跑向飞机的背影,满眼不舍。柳时镇登机前,朝姜暮烟微微一笑。
  32、天空夜/日 外
  直升机在城市的夜空盘旋。
  过时空。
  一架军机穿破云层,迎向初霞。
  33、机舱内日 外
  机舱内的柳时镇与徐大荣等战友们荷枪实弹全副武装。
  飞机突然一阵颠簸。
  飞行员:抵达作战地区。现在开始战术飞行。
  机舱灯灭。
  众人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
  柳时镇低声:飞了多久了?
  徐大荣:七个小时。
  柳时镇:那,目的地是……
  徐大荣:是的。
  众人扯下脖子里的士兵牌交给徐大荣。
  柳时镇:哈利波特。
  徐大荣:这儿全都是厉害的角色,小心点。
  “是。明白”。“为什么要摘掉编号牌。”
  徐大荣:如果我们在作战中牺牲的话……
  柳时镇:不能留下身份。
  红灯闪烁,机舱门缓缓打开,柳时镇与徐大荣带领战友们走向舱门。
  “这里是哪儿啊?”
  柳时镇:阿富汗。
  34、天空日 外
  飞机沿高山河谷曲折飞行,远处的硝烟炮火宛如人间炼狱。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无意冒犯,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目前靠网友赞助运行。
如果您觉得本站内容不错,请适当支持下,以便我们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服务器。

网站维护运营 就靠大家支持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GMT+8, 2019-9-16 13:05 , Processed in 0.115419 second(s), 19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