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日照重庆》剧本

2019-3-29 23:37|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187| 评论: 0

摘要:   导演:王小帅  编剧::杨翌舒 / 王小帅   主演: 王学圻 / 秦昊 / 范冰冰 / 王奎荣 / 丁嘉丽 / 李菲儿 / 李玲玉 / 张嘉译 / 子义   上映日期:2010-11-05   英文片名:Chongqing Blues   1、日。重庆 ...
  导演:王小帅
  编剧::杨翌舒 / 王小帅
  主演: 王学圻 / 秦昊 / 范冰冰 / 王奎荣 / 丁嘉丽 / 李菲儿 / 李玲玉 / 张嘉译 / 子义
  上映日期:2010-11-05
  英文片名:Chongqing Blues
  1、日。重庆
  一辆缆车缓缓驶过嘉陵江的上空。
  2、日。缆车内
  林权海站在缆车内面朝着窗口,一动不动的背影显得很沉重。
  缆车越过江面,笼罩在四周的层层薄雾渐渐消散,鳞次栉比的水泥森林蓦然映入林权海的视野之中。
  片名《日照重庆》
  3、日。外景路上
  林权海背着简单的行李走在山城的街道上,路边隔三差五的分布着搓麻将、下象棋、打扑克的摊,吆喝声不绝于耳。
  林权海漠然地走着。
  4、日•老街内
  林权海踏入一条显得狭窄、破旧的老街,停在了一户房门前,敲门。
  5、日•老金家门外
  门房打开,老金手中拿着一根咬了一半的黄瓜,口中咀嚼着,看到林权海,老金停止了咀嚼。
  老金:啊……老林!
  林权海冲老金笑了笑。
  6、日•老金的家中
  林权海与老金面对面坐着,老金给林权海沏茶。
  老金:好多年没回来了吧。
  林权海:十三年了。
  老金:十三年了,瞧这一转眼的……还在海上漂着呢?
  林权海:嗯。
  老金:在那边还好吧?一个人,还是……
  林权海:又结婚了,现在有一个儿子,六岁。
  老金:那就好,人上了年纪,没有个家会死得很早。
  林权海笑了笑。
  老金:你回来是不是因为………
  林权海点了点头。
  老金叹了一口气。
  林权海:育英刚告诉我,也没说什么原因。
  老金:这事儿过去可有一段时间了。
  林权海:我当时出海了。
  老金:……孩子死得太可惜。
  林权海沉默着。
  老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听说是因为孩子的女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孩子就跑到家乐福劫持了人质,
  还伤了几个人,后来就被击毙了。
  林权海:击毙了?!
  老金:嗯。
  林权海:击毙了?
  老金:是!
  7、日•室内
  李育英黑洞洞地眼睛直视着前方。
  林权海坐在李育英的对面处,半垂着头。
  林权海:我先去了老金那儿,他说林波是……
  李育英起身进了卧室,片刻,拿着一沓报纸走了出来,随手扔在林权海的面前。
  报纸凌乱地散落在地上,每一张报纸的显要位置,都刊登着醒目地标题:家乐福门前的枪声。
  林权海把散落的报纸一张张捡起,规整的码在一起,抬头看着李育英
  林权海:我想拿回去看看。
  李育英盯着林权海不语。
  林权海朝儿子的房间望了望,房间的门紧闭着。
  林权海小小心翼翼地捧着报纸准备出门。
  李育英:但愿你现在的儿子不会也是这样的下场!
  林权海停顿片刻,开门走了出去。
  8、日•宾馆内
  林权海坐在宾馆的床上,拿起报纸,映入眼帘的是醒目地三号黑体字:西南一超市发生歹徒劫持人质事件。警方称,共有二人被歹徒刺伤,一人被劫持。经多方谈判未果,为保护人质,警方开枪击毙歹徒……
  9、日•警察局
  林权海将一沓报纸放在警察的办公桌上。
  警察瞥了一眼,抬头看着林权海。
  警察:什么事儿?
  林权海:我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警察:有什么问题吗?
  林权海:我是想问问情况,他为什么要这样,是什么动机……
  警察:你要是想问情况,报纸上已经说得很清楚,说到动机,不管他出于什么动机,连伤两人,劫持一名人质达五个小时之久,为了保护人质的安全,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采取行动,是执法者从保护国家公民的角度上必须采取的行动,这一点你有什么异议吗?
  林权海怔怔地。
  10、日•傍晚
  林权海顺着江岸缓缓地走着。
  远处传来低沉的汽笛声,林权海停下脚步,望着远处缓缓流动的江面。
  11、臆想
  一个孩子站在海滩上,消瘦的背影望向远处……
  12、夜。李育英家的门外
  林权海停在李育英的房间前,敲门。
  片刻,房门打开,露出前妻憔悴的脸。
  林权海:育英,有林波的照片吗?我想看看。
  李育英:没有。
  林权海:一张都可以。
  李育英:一张也没有。
  林权海:我只是想看一眼。
  李育英:(提高了嗓门)我说了没有,一张都没有!
  林权海沉默着。
  李育英准备关门,林权海伸出一只手挡住。
  林权海:带我去看看小波吧。
  李育英盯着林权海,随后用力关上房门。
  林权海站在门口呆愣着。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手中拿着一把蒲扇,一边走一边扇,看见林权海一动不动地站在家门口,警惕地
  停住了脚步。
  中年男人:喂,你干吗?
  林权海转过身,看了中年男人一眼,抬腿朝前走去。
  中年男人冲着林权海的背影骂骂咧咧。
  13、夜•老金的家门外
  老金打开房门,看到林权海,一愣。
  老金:老林?
  林权海:这么晚……打扰你了。
  老金:进来吧。
  14、夜•老金家
  林权海跟随老金进了屋,老金的妻子淑平穿着睡衣从卧室里走了出去,看到林权海愣了半晌。
  老金:不认识了?!这不是老林吗!
  淑平:哟是老林啊,瞧我一急都叫不上名字了。
  林权海:嫂子,打扰你了。
  淑平:不打扰,不打扰,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权海:今天刚到的。
  淑平:哦。
  老金:你去睡吧。
  淑平:那你们聊。
  淑平进了卧室。
  林权海垂着头,坐着。
  老金:这么晚了,怎么?
  林权海沉默着。
  老金:遇到这种事儿,难受是肯定的,你要往开了想。
  林权海:我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小波长得是什么样子了。
  老金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林权海:我离开得时候,他才6 岁,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老金沉默着。
  林权海:我看了报纸,却怎么也不能把这件事情和林波联系到一起,总觉是别人的事情。
  老金:老林,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林权海: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怎么也想不明白。
  老金:我也想不明白,问过我儿子,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老金叹了一口气。
  林权海沉默着。
  老金:你有什么打算?
  林权海:我现在只想知道林波长得什么样。
  老金:看看照片不就是了。
  林权海:我去找育英,她说没有。
  老金:她恨你,你也应该理解。
  林权海:我知道。
  老金:育英的日子不好过啊。
  林权海:她现在的老公……
  老金:别提了,就一个混子,整天除了打麻将什么也不干。
  林权海沉默着。
  老金:那个男人和英育结婚的时候,也带了个孩子,是个女孩,倒是和英育处的不错,不过后来去深
  圳打工去了,比小波大上个两、三岁的样子………
  正说着,老金的儿子强子回来了。
  林权海望着穿着时尚另类的强子走进客厅。
  老金:怎么又这么晚才回来?
  强子不答理,转身就要往自己的房间走。
  老金:强子,这是林波的父亲,还记得吗?
  强子漠然地瞥了林权海一眼,推门进了自己的卧室关上房门。
  老金:(尴尬地)现在的孩子真是没法说……
  林权海盯着强子关闭的房门显得有些呆。
  老金:没考上大学,天天在外面混,孩子大了你也拿他没办法。
  林权海:哦……
  老金:对了,我明天找育英试试,看能不能要张照片,你住什么地方?
  15、日•家乐福
  林权海走进家乐福,穿行在货品之间。
  林权海环顾四周,挑选商品的顾客或平静或麻木。
  林权海停在某处,望着货柜之间长长的甬道发着愣。
  一个配货员推着手推车,手推车上的货物碰到了出神地林权海。
  林权海回过头来看了看。
  配货员:对不起。
  林权海摇了摇头。
  配货员推着货车继续朝前走去。
  林权海:打扰一下。
  配货员停住脚步,回头看着林权海。
  林权海:我想打听一下,几个月前那个小伙子……就是……
  林权海不知道该怎样说下去。
  配货员:哦,你是说那个被警察击毙的歹徒吧?
  林权海困难地点了点头。
  配货员:(朝远处指了指)门口那个保安,从农村来的,刚来上班没几天就遇到那事儿,凶犯捅了他一
  刀,幸亏送医院送得及时,不然小命就交待在这儿了,
  林权海朝配货员手指得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年轻人木讷地站在超市的门口。
  配货员:那个歹徒太狠了,亏得警察把他给正法了,不然还不知道谁会跟着遭殃呢……
  林权海转身朝大门口走去。
  配货员:哎,您是记者吗?
  林权海朝门口走去,停在保安的面前思量着什么。
  保安看了一眼林权海把目光移开。
  林权海:我能和你谈谈吗?
  保安回过头不解地看着林权海。
  林权海:半年前,那个捅伤你的年轻人………我是他的父亲。
  保安愣了片刻,脸上慢慢露出不安地神情。
  林权海:我想向你打听事情的经过。
  保安:都……问过很多遍了。
  林权海:我在海上工作,出去了很久,刚回来,所以不是特别清楚。
  保安朝四周张望着,一只手用力扯着裤腿。
  林权海:你别紧张,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问问情况。
  保安:……你想问啥?
  林权海:就是事情的经过。
  保安踌躇着。
  林权海:不用担心,我只是问问。
  保安:(回忆状)那天,我就在这儿站着……
  16、(闪回)日•家乐福
  保安木讷地站在家乐福的门口。
  突然十几个顾客惊慌失措地从里面跑了出来。
  某人:(一边跑一边喊)出事了,里面出大事了……
  保安:(OS)有几个人冲我喊,说里面出事儿了,我就想看看里面到底怎么了。
  保安下意识地往卖场跑去。
  17、(闪回)日•家乐福卖场内
  保安朝着顾客四处奔逃得方向跑去,远远看见一个年轻人正在打电话,不远处,一个做促销的女孩趴在地上大声哭泣。
  保安:(OS)我看见一个年轻人背对着我正在打电话,右手拿着一把刀,化妆品部做促销的女孩趴在地上哭,我想肯定就是那个拿刀的人对她干什么,就想把他给抓住。
  保安离年轻人的背影越来越近。
  听到奔跑的脚步声,年轻人突然转过身,保安已经到了年轻人的面前。年轻人挥起手中的匕首朝保安的腹部捅去。
  保安:(OS)那个人回身很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小腹一紧,眼前就发黑了。
  保安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捂着肚子在地上扭曲着。
  保安:(OS)最后我就记得,他穿着白色的运动鞋,特别白,一点灰都没有,就站在我旁边。
  穿着运动鞋的脚一动不动地站着。
  (同上16场)
  林权海难以置信地望着某处。
  保安:我就知道这么多,后来的事情是听别人说的。
  林权海:你说,他捅伤了一个女孩?
  保安:嗯,是化妆品部做促销的。
  林权海:那她现在在哪儿?
  保安:伤好后,她就没在这儿干了。
  林权海:那我怎样才能找到她?
  18、日•路上
  林权海走在路边,走着走着,停了下来。片刻,又继续往前走。
  19、日•宾馆大堂
  林权海走进宾馆。
  坐在大堂沙发上的老金看见林权海进来,冲林权海招了招手。
  林权海朝老金走去。
  老金:我去找育英了,她说确实没有照片,林波不喜欢照相。小时候的几张照片,李育英随同林波的遗物一块给烧了。她这样做,你应该理解……
  林权海沉默着。
  老金:不过,我听我儿子说,网上有什么视频,就是事发那天有人拿着DV 拍了现场一些画面,可能拍到了林波,你可以去看看。
  20、日•网吧
  屏幕上显现出家乐福门前攒动得人群以及不停闪烁着的警灯。
  拥挤得人群被拦在黄色的警戒线之外。
  传来一阵喧哗,画面迅速转动,镜头对准远处一个窗口。推进,画面中出现凶犯挟持着人质,匕首顶在人质的脖子上。镜头再次推进,显现凶犯模糊不清的面孔,冲楼下的警察喊着什么。
  林权海将脸凑近,盯着年轻人的脸。
  晃动得画面出现荷枪实弹的防暴队员跳下警车,兵分几路迅速朝家乐福包抄过去。镜头中出现两个刚刚从远处跑来得女孩,其中一个焦急地在人群穿梭着,另一个紧跟其后。挤出人群的女孩,刚要穿过警戒线,被一个警察上前拦住,女孩想要解释什么,被警察制止。
  女孩焦急地拿出手机低头拨号,随后甩了甩头发接听。
  这时,突然出现一声沉闷地枪声。
  对讲机里传来清晰可辨的声间“报告报告,凶犯已被击毙,凶犯已被击毙!人质安全,人质安全!”
  镜头朝着手拿对讲机的警察越来越近。一只手猛然挡住了DV 的镜头。
  黑屏。
  林权海呆坐了半晌,慢慢站起身来。
  21、日•防暴队
  林权海:我想找那个击毙我儿子的警察谈一谈。
  正在写材料的警察抬起头警觉地打量着林权海。
  警察:你想干嘛?
  林权海:我想和他谈一谈。
  警察:你什么意思?
  林权海:我只是想知道我儿子为什么要干这样的傻事。
  警察:事发当初你干嘛去了?
  林权海:我出海了,走了八个月。
  警察:(沉默片刻)刘成已经不在防暴队了。
  林权海:为什么?
  警察:你有必要知道吗?
  林权海:我只是想和他聊聊我的儿子。
  警察:我说了,他已经离开了防暴队。
  林权海望着警察,两人对视片刻,林权海拿出一只笔写了一个号码递给警察。
  林权海:我只是想和他聊聊我的儿子,如果您见到他,请把这个电话给他。
  22、日•路上
  林权海缓缓地走在路边,郁郁寡欢。
  23、日•美容院门外
  玲子穿着美容院的工作服疑惑地看着林权海。
  林权海:很冒昧,打扰你工作了。
  玲子:有什么事儿吗?
  林权海:我是想向你打听……就是那个把你捅伤得年轻人。
  玲子一听,脸色立刻变了。
  林权海:我想……
  玲子:(尖声地)什么也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玲子说罢转身进了里间。
  林权海怔怔地站着。
  24、日。李育英家门外
  林权海敲门,半天没有响动。
  25、日。路口
  林权海站在路口抽烟,片刻,老金从远处走了过来。
  老金:走吧,我带你过去。
  林权海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
  26、日•服装店
  林权海与老金一前一后进了李育英的服装店,李育英正在整理刚刚运到得成包的服装。
  老金:育英,正忙呐!
  李育英抬头看了老金和林权海一眼,低下头继续手里的工作。
  老金:生意还不错吧?……老林不知道你开了个店,我就带他来看看。
  李育英没有答理。
  老金:育英,空闲的时候,帮着淑平挑两件衣服吧,你没瞧见她身上穿得都是个啥,上个世纪的衣服,她还宝贝地跟什么似的。
  李育英:你让嫂子来吧。
  老金:我改天就让她过来,你可得好好给她收拾收拾,那……我就先回去了。
  老金说吧,冲林权海使了个眼色,随后走了出去。
  林权海走到李育英的跟前,李育英漠然地看了林权海一眼。
  林权海:育英,我们谈谈好吗?
  李育英不说话,继续忙碌着。
  林权海:这件事儿我真的没法接受……老金说,是因为小波的女朋友,我想见见她,你能帮我联系一下吗?
  李育英不理,在堆满货物的房间里来回穿行着。
  林权海: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李育英拎起一捆包装袋,上面打着包装绳,李育英想要剪开包装绳,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剪刀。
  林权海:我觉得不应该这样……
  李育英解着绳子,绳子却怎么也解不开,林权海上前想要帮忙,被李育英一把推开。李育英继续解着绳子,解绳子的手渐渐颤抖起来。李育英用力拽着绳子,随后发疯般地撕扯着。
  林权海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李育英。
  帮忙的小工站在角落里惊恐地看着发疯地李育英。
  整个包装袋被李育英撕得稀烂,成捆的衣服散落出来,李育英依旧狠命地撕扯着。
  林权海上前扶住李育英的肩膀,李育英全身颤抖着,口中发出动物般地“咝咝”声。
  林权海:育英,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李育英猛得将林权海推开,林权海倒退几步。
  李育英:真相?你想知道真相?真相就是你儿子的身上流着和你一样的血,你的血是坏的,他也一样!
  李育英跌跌撞撞朝里间走去,将房门“呯”地关上,随即传来李育英歇斯底里地号啕声。
  林权海怔怔地站着。
  27、日•路边
  林权海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弯下腰,两只手插进头发里,撕扯着。
  28、日•美容院的门口
  林权海站在远处注视着美容院。
  玲子从远处走来,林权海快步走上前去。
  林权海:姑娘……
  玲子抬头看见林权海,一惊。
  林权海:姑娘,我想和你谈谈,我是那个年轻人的父亲……
  玲子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林权海顿时愣住了。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从美容院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大声呵斥着林权海。
  表姐:你干嘛!你想干么你?!
  几个女孩子从美容院出来,上前去安慰大哭不止的玲子。
  林权海:对不起,我只是……
  表姐:你对她做什么了,瞧把她吓得!
  玲子被几个女孩哄着进了美容院。
  林权海:我是……那个年轻人的父亲,就是在家乐福捅伤玲子的那个年轻人的父亲。
  表姐:(愣了愣)你还来找她干嘛?不知道那件事吓着她了吗?
  林权海:对不起,我刚从外地赶来,这件事情不是特别地清楚。
  表姐:我是玲子的表姐,那件事情吓着她了,所以伤好后就没让她再回家乐福上班。你别再来找她了,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表姐说完就要离开。
  林权海:请等一下……
  表姐不耐烦地看着林权海。
  林权海:我的儿子死了,除了知道他伤了人,劫持了人质,后来被击毙,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我十三
  年没有见过我的儿子,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胸口一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我想知道当初他为什么要伤害你的表妹,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表姐看着林权海沉默着。
  29、夜•宾馆内
  林权海盯着电视屏幕,随后拿起手机拨号。
  电话接通,片刻传来方慧的声音。
  方慧:(OS)喂……
  林权海:方慧,是我。
  方慧沉默着。
  林权海:这边出了很多事儿,所以一直没有给你打电话……
  方慧:(OS)什么时候回来?
  林权海:就这两天,有些事情……太让人想不到了,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对方沉默片刻,随后挂了电话。
  林权海合上手机,呆呆地坐着。
  30、(闪回)日•客厅内
  方慧在敞开式的厨房里忙碌着。
  林权海将饭菜一一端到餐桌上。
  方慧回头瞥了一眼丈夫,目光若有所思。
  方慧:你给她打电话了吗?
  林权海:还没有。
  方慧:可能是关于你儿子的事儿……是你那个儿子。
  林权海:嗯。
  林权海沉思着。
  方慧:下次出海什么时候?
  林权海:还没有最后敲定,估计一个月后。
  方慧:要走多久?
  林权海:可能会比这次时间短一些,六、七个月吧。
  方慧沉默片刻,走到水池边清洗着什么。
  林权海:毛毛下月要上学了吧?
  方慧背对丈夫点了点头。
  林权海:准备上哪个学校?附近的还是……?
  方慧没有回答。
  31、(闪回)傍晚•室内
  林权海拿起话筒拨号,电话接通,却半天没人接听,刚要放下,传来李育英的声音。
  李育英:(OS)喂。
  林权海:是我。
  对方沉默着。
  林权海:……方慧说你往家里打电话了。
  对方依旧沉默着。
  林权海:你打电话那会,我出海了,刚回来。
  李育英:(OS)你儿子死了!
  电话“嘭”地撂下,随后是长时间的“嘟嘟”声。
  林权海放下话筒,坐在床沿上。
  林权海一直坐着。
  32、(闪回)日•长途汽车站
  方慧牵着儿子的手,将林权海送到长途汽车站。
  林权海:你们回去吧。
  方慧沉默着,目光显得很幽深。
  林权海:过两天我就回来了,到地方后我会给你打电话。
  方慧:我觉得这样不行。
  林权海:什么?
  方慧: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林权海:我过两天就回来了………
  方慧:这样下去真的不行。
  林权海:我到宾馆后给你打电话……
  方慧: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林权海:(抬起一只手,顶了顶自己的太阳穴)方慧,我脑子很乱。
  方慧沉默着。
  儿子仰着头,木木地望着父亲和母亲。
  林权海: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方慧什么也没说,牵着儿子的手朝来时的路走去。
  林权海望着妻儿走远的背影,方慧和毛毛一直没有回头。
  33、日•美容院
  林权海站在美容院的门口等候着。
  玲子和表姐从远处走来。
  玲子看见林权海,停住了脚步,表姐对玲子说了什么,随后一个人朝林权海走来。
  表姐:我对她说了情况,她同意和你聊聊,不过她确实不想再提这件事情了。
  林权海:真的很对不起。
  表姐:大致说说情况就行了,别问得太多,我不想让她再受刺激。
  林权海:我知道。
  表姐冲玲子招了招手,玲子慢慢走了过来。
  表姐:你们谈吧,我先进去了。
  表姐说完朝美容院走去。
  玲子低着头站在林权海的面前。
  林权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还是要向你道歉。
  玲子:(低了低头)你……想问什么。
  林权海:我想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玲子低着头,半天没有说话。
  林权海默默地等候着。
  玲子:……刚开始,他到我做促销的化妆品组看化妆品,因为男孩子来看化妆品的很少,所以就比较注意他……
  34(闪回)日•家乐福内
  林波低头在挑选商品。
  林波拿起一瓶面霜向做促销的玲子询问着什么。
  玲子回答着。
  玲子:(OS)他说要送女孩子当生日礼物,他问我这个面霜好不好。我说不错。他和我说话的时候, 样子很温和还有一点腼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就去接电话。
  林波接起电话,一边接听一边在货架前走来走去。
  玲子:(OS)他情绪好像很激动,一个劲地说着什么,声音很大。后来来了其他顾客,我就去招呼。
  走来两个女顾客,玲子向两人推荐着什么。顾客挑选好商品离开。
  玲子:(OS)等那两个顾客买完商品离开后,我一扭头看见他好像是趴在货架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林波将身体紧紧地贴在货架上,低头不知道在做什么。
  玲子:(OS)当时,我还以为……他在偷东西,所以就……
  玲子朝林波走去。
  玲子:(OS)我走到他的跟前,问他在干什么?
  玲子向林波说着什么。
  玲子:(OS)他不理我,身体一动也不动,我觉得很奇怪。
  玲子朝前走了几步。
  玲子:(OS)我又朝他走近几步,问他在干嘛?他还是不理我。
  玲子向林波询问着什么。
  玲子:(OS)我就有点急了,上前拽了他一把…… 玲子上前拽了拽林波的衣袖。
  玲子:我没想到,他好受了什么惊吓,猛地一甩胳膊……
  林波猛地一甩胳膊,拿在手中的刀一下划伤玲子的脸。
  玲子吃惊地呆愣着。
  玲子:(OS)他转过身子,我才看见他手里拿着一把刀,左手臂划了很多伤口,血淋淋的……后来我
  就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
  玲子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低头看了看。
  玲子:(OS)我低头一看,手上全是血,就特别地怕………
  玲子失控地惊声尖叫着,周围挑选商品的顾客看到眼前情景顿时受到惊吓,蜂拥着四处逃窜。
  玲子:(OS)当时,我恼子一片空白,就想跑………
  玲子转身想要跑开,林波呆愣片刻,追上奔跑得玲子,举起匕首朝着玲子的后背捅去。
  玲子:(OS)我觉得背上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很疼,就趴在地上使劲得哭。
  林波望着倒地的玲子不知所措地呆立着。
  玲子:(OS)我看见他就站在我跟前,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后来,还听见他在打电话。
  林波:我刚才拿刀捅伤了一个人,我该怎么办?
  玲子:(OS)他一直说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保安小刘跑了过来。
  一个保安匆匆忙忙朝林波跑来,林波听见奔跑声,惊慌地转过身,保安离近,林波下意识地挥起手中的弹簧刀朝跑来的保安捅了一刀,保安捂着小腹倒在地上……
  (同上33)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简直就像做梦似的。
  林权海低头沉默着。
  玲子:那天,早上一起来就觉得很怪,洗脸的时候,脸洗了一半就停水了,一天都很别扭,结果就碰上这种事儿……(沉默半晌)我没想到后来会那样,其实我心里觉得挺难受的……
  35、日•茶馆内
  林权海与老金坐在茶馆里,两人的面前各放着一杯清茶。
  林权海:我找到了林波扎伤的那两个人,又去找了那个警察。
  老金:你想干嘛?给林波翻案吗?
  林权海:就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老金:什么真相也换不回林波的命,你就别折腾了。
  林权海:那个警察已经离开防暴队了。
  老金:怎么了?
  林权海:他为什么会离开呢?是不是和林波这件事情有关联?
  老金:老林,你关心这些事情还有意义吗?如果早几年关心关心林波,可能还不至于……
  林权海沉默着。
  老金: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说。
  林权海:我知道,只是……这件事情让我觉得喘不过气……
  老金: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林权海:我想让强子帮帮我。
  老金:强子?
  林权海:我想让强子帮我把视频上林波的样子放大成照片,我想仔细看看。
  老金:干嘛?
  林权海:他们在讲林波的时候,我的眼前出现地只是一个影子,我不能确定这个影子是不是我儿子,这种感觉很不好。
  老金叹了一口气。
  36、日•宾馆
  宾馆的墙上,贴着一张视频照片,照片上的人影模糊不清,林权海站在照片的面前怔忡地望着。
  门外传来敲门声。
  林权海起身去开门,李育英站在门外。
  林权海:育英?
  李育英:(掏出一张纸条递给林权海)这是林波女朋友的电话号码,她叫小雯。
  林权海接过纸条低头看着。
  李育英:有些事情,可能你应该知道。
  李育英说完转身就走。
  林权海:育英……
  李育英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林权海望着李育英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37、傍晚•某大学内
  林权海与小雯面对面站着,小雯有些拘谨。
  林权海: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小雯没有说话,缓缓朝前走去,林权海打量着小雯的背影,随后跟在小雯的身后。
  两人朝空旷的环形跑道走去,喧闹声越来越远,空气中传来沙沙地脚步声。
  小雯:您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吧。
  林权海:我只是……这么多年没有见到林波,他在我的印象里还是当初的样子,其实……我已经把他当初的样子和我现在的儿子混淆在了一起……他们都是六岁。我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我的错……可能我想了解他,想把他的样子重新拼凑起来,可能已经毫无意义了,不过我还是想试试看……
  林权海有些语无伦次。
  小雯望着前方一棵笔直的白杨树。
  小雯:当初我觉得他很怪,很多同学也这样认为……
  林权海:为什么?
  小雯:嗯……他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那种人,独来独往,从来不和其他同学搅合在一起,所以就会觉得他很特别,后来不知不觉就被他吸引了,总是想靠近他,想知道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林权海:是什么样的?
  小雯望着远处沉默着。
  林权海: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是吗?
  小雯:不,是我很难理解的。
  林权海:为什么?
  小雯摇了摇头半天没有说话。
  林权海沉默着。
  小雯:他做的很多事情都人让人无法预料,而且………
  小雯没有往下说。
  林权海:所以……
  小雯:所以到后来就想离开。
  林权海:那天是为什么?就是……
  小雯:那天……
  38、(闪回)日•冷饮店
  小雯和同学坐在冷饮店里吃冰激凌,小雯显得心事重重。
  同学:别犹豫了,分手这种事情是要快刀斩乱麻心软不得的,不然你生日那天,他再买生日礼物给你就更不好办了。
  小雯沉思着。
  同学:你还爱他?
  小雯没有回答,从包里掏出手机拨号。
  电话接通。
  林波:(OS)喂。
  小雯:林波……
  林波:(OS)你在哪儿呢?
  小雯:林波,我们分手吧……
  林波:(OS)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小雯:我说,我们分手吧。
  林波:(OS)分手?为什么?
  小雯:我只是觉得……
  小雯的手机里传来刺耳的喊声。
  林波:(OS)为什么,为什么要分手?我们不是一直很好吗?你说你爱我,你在骗我是吗?
  小雯:我只是觉得………
  林波:(OS)你为什么要这样?
  小雯:我只是觉得……有些害怕………
  林波:(OS)就是说,你已经确定想离开我了是吗?
  小雯:嗯。
  林波没有再说话。
  小雯:林波。
  对方长时间的沉默着。
  小雯:林波………
  这时,手机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叫,随后是快步奔跑的声音。
  小雯:林波,你在干嘛?
  片刻,传来女孩子凄厉地哭喊声。
  小雯:林波,你在干嘛?
  半天才传来林波的声音。
  林波:(OS)我刚才拿刀捅伤了一个人,我该怎么办?
  小雯:你说什么?
  林波:(OS)我捅伤了一个女孩子,她这会儿在哭?我该怎么办?
  小雯:你说什么,你疯了是不是?
  林波:(OS)我不知道,她一直在哭,地上流了不少血,我该怎么办……
  正说着,手机里突然传来一声怪异的声响,随后电话就断了。
  小雯呆呆地发着愣。
  同学:怎么了?
  小雯:他说他捅伤了一个女孩。
  同学:切,你信他?故意吓唬你的。
  小雯:我觉得有点害怕。
  同学:害怕他拿刀捅你?
  小雯:不是,你不知道他,有时候他是不太清楚自己做了什么的。
  同学:他有病啊?
  小雯:你不知道……
  同学:好了,别管他,下面他再说什么你也不理他,男人纠缠起人来可比女人还烦!
  小雯把头扭向窗外沉思着。
  (同上37场)
  小雯:隔了一会,他又打来电话,说让我去家乐福和他谈谈,当时我不想和他谈,就把手机挂了。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他又打电话,说如果我不过去,他就要把人质给杀了。当时我觉得他是故意这样说得就特别烦,就把手机给关了,后来………
  39、日•路上
  小雯和同学缓慢走在路边,小雯显得心事重重。
  同学:(推了推小雯)别想了,已经都这样了,开心一点行不行?
  就在这时,几辆警车鸣着警笛朝着家乐福的方向飞驰而去。
  小雯顿时变了脸色,拔腿朝前跑去。
  同学:小雯,你干嘛?
  两人一前一后朝远处跑去。
  40、日•家乐福门外
  小雯和同学跑到家乐福。
  小雯:(OS)我一到家乐福门前,就看见很多人,知道一定是林波出事了……
  小雯不顾一切地冲进人群,挤到最前端,刚要穿过警戒钱,被一个警察上前拦住。小雯想要解释什么,
  被警察制止,小雯焦急地掏出手机……
  小雯:(OS)我掏出手机才想起手机关机了,就立马打开手机。
  小雯拨通了林波的手机,随后甩了甩头发接听。
  小雯:(OS)我刚刚接通林波的手机,响了没有几声,就听见……
  手机里传来一声强烈地震响。
  小雯吃惊地呆愣着,这时,离小雯不远处,一名警察的对讲机里传来清晰可辨的声间“报告报告,凶犯
  已被击毙,凶犯已被击毙!人质安全,人质安全!”
  (同上37)
  两人顺着环形跑道慢慢地走着。
  林权海:你有林波的照片吗?
  小雯:没有,他不喜欢照相,还说,照相只是努力想把自己留在这个世界,是很可笑的行为。
  林权海:林波……向你提起过我吗?
  小雯沉默半晌,随后摇了摇头。
  林权海把目光投向远处。
  小雯:那个护士也找过我。
  林权海:护士?
  小雯:就是林波劫持的那个人质,他们在一起呆了五个小时,直到最后………
  林权海:她找你?
  小雯:可能是想和我说些什么,但是我拒绝了。
  林权海:为什么?
  小雯:当时,心情很糟糕,也很乱,所以就……不是很想见她。
  林权海: 哦。
  小雯:……你为什么要离开他们?
  林权海沉思着半天才开口。
  林权海:就是想离开了,并没有非常特别的理由,也可能……那时太年轻了,很多事情还不是很明白。
  一滴雨点落在林权海的面颊上,林权海抬头看了看天。
  41、夜•路上
  林权海穿过浓重的雨雾从远处走来。
  42、夜•宾馆
  林权海推门走进宾馆的房间,全身已经湿透了。
  林权海扭头看着墙上的视频照片。
  林权海闭了闭眼睛。
  43、臆想
  一个孩子站在海滩上,消瘦的背影望向远处……
  44、日•医院外科
  林权海敲了敲半掩着的门。
  某医生:(OS)请进。
  林权海推开门,一个身装白大褂的医生正低头写着什么。
  医生:(抬头打量一眼林权海)有事吗?
  林权海:请问竹青什么时间来上班?
  医生:她休假了,一周后上班。
  林权海沉思着。
  医生:还有事吗?
  林权海:我去她家找她可不可以?
  医生:你们认识吗?
  林权海摇了摇头。
  医生低下头不再说话。
  林权海:我想问她一些事情………
  医生:那你下周再来吧。
  林权海见医生不愿再多话,慢慢退了出去。
  45、夜•宾馆
  林权海走进房间,坐在床沿上扭头看着儿子无法识别的视频照片。
  林权海拿起手机拨号。
  46、夜•台球厅
  林权海一阶一阶下了楼梯,走入地下台球厅。
  台球厅内充斥着十几、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林权海四周打量着,看见强子与几个男孩在最靠里的案子前打着台球。
  林权海走到强子打球的台案前停下。
  强子伏下身子准备击打台球,抬眼看见走来的林权海,强子没有答理,猛地一击,台案上的一只红色
  球应声进了球洞。
  林权海怔怔地注视着强子年轻的身影。
  强子放下球杆,晃动着身子朝林权海走来。
  强子:找我?
  林权海:你爸告诉我你在这儿打台球。
  强子:什么事儿?
  林权海把手中攥着的视频照片打开,递给强子。
  林权海:能不能帮我把照片放得再大一点,这张看的不是很清楚。
  强子接过照片看了看。
  强子:要放多大?
  林权海:越大越好。
  林权海说罢,从皮夹里掏出几百块钱递给强子。
  强子接过钱,看了看林权海,将钱装进衣兜。
  强子:你明天这个时候来拿吧。
  强子说完,转身朝台球案走去。
  林权海准备离开,从身后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
  男孩:那人是谁啊?
  强子:林波他爸。
  男孩:林波有爸吗?
  林权海朝前走去。
  47、日•宾馆内
  林权海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发呆。
  林权海拿出手机拨号。
  林权海:方慧,是我。
  对方沉默着。
  林权海:方慧,林波……死得很蹊跷,所以我想知道是怎么回来,有个护士……
  不等林权海说完,方慧已经挂了电话。
  林权海依旧拿着手机。
  48、夜•台球厅
  林权海再次走进台球厅。
  在相同的位置上,林权海看见强子在打台球。
  林权海走了过去。
  强子看见林权海,冲林权海朝一旁抬了抬下巴。
  林权海望去,看见一张卷起的相纸高高地立在墙的一角。
  49、夜•宾馆内
  林权海将超大的相纸打开,费力地粘贴在墙壁上。
  林权海后退几步打量着。
  照片因极度放大露出马赛克,虚幻的人影被分割成无数的小方块。
  林权海怔住了。
  50、日•防爆队门外
  林权海从远处走来,停在防爆队的门外思量着什么。
  身穿便服的刘成从另一侧走来,远远看见呆立不动得林权海。
  刘成放慢了脚步,打量着林权海,这时林权海转身离开。
  刘成停住脚步,注视着林权海的背影,直到林权海的背影远去。
  51、日•李育英的服装店
  林权海推门走进服装店。
  正在整理帐目的李育英抬起头看着走近得林权海。
  林权海停在李育英的跟前,神色显得憔悴。
  林权海:育英,带我去看看小波吧。
  李育英漠然地低下头继续手里的工作。
  林权海怔怔地站着。
  李育英半垂着眼帘显得面无表情,片刻,一滴眼泪“啪嗒”掉在了记帐账簿上。
  52、日。路上
  李育英与林权海一前一后走在高楼林立地城市之中。
  53、日。缆车上
  林权海与李育英并排站在缆车内,两人默默地望向同一窗口。缆车正缓缓驶过嘉陵江,江面上穿梭着
  来往的各种船只。
  54、日。江岸边
  李育英顺着江岸头也不回地走着。
  林权海亦步亦趋地跟在李育英的身后。
  55、日•滩下
  两人顺着江岸走入滩下,李育英止住了脚步。
  林权海停在李育英的身边,放眼望向前方。
  只见嘉陵江与长江交汇于此,急流涡旋,肆意奔腾,发出阵阵轰鸣声。
  林权海扭过头看着李育英。
  李育英:小波一直念叨,说要去找你,要跟你去出海,说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跟你去出海……
  林权海一震。
  李育英:既然他这么想去找你,又这么喜欢海,我就把他的骨灰洒进了江中,江水会把他带到海里,
  就算和你在一起了,也算圆了他的一个梦……
  林权海的嘴角猛烈地抽动着,随后转身朝前走去。
  李育英望着林权海的背影越走越远,一阵风吹来,吹散了李育英的头发,遮住了李育英的眼睛,李育
  英一动也不动地。
  56、臆想
  一个孩子站在海滩上,消瘦的背影望向远处……
  57、日•医院花园
  林权海:打扰了,我……
  竹青:你是林波的父亲吧。
  林权海惊讶地看着竹青。
  竹青指了指了花园小径旁的一张长条椅。
  竹青:请坐吧。
  两人坐下。
  竹青:我觉得你会来找我的。
  林权海:我见到了林波的女朋友,她告诉我你找过她,所以就想……
  竹青:你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林权海:也许之前是这样想的,现在,我只想做点什么。这件事儿……把我弄蒙了,眼前一团雾,我
  找不到任何方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找。
  竹青:我担心你从我这里未必能找到答案。
  林权海:我只是……
  竹青:没关系,你想问什么都可以。
  林权海:林波他……伤害你了吗?
  竹青:没有。
  林权海:他为什么会劫持你当人质?
  竹青:那天我休息,就去家乐福买东西……
  58、(闪回)日•家乐福
  竹青推着手推车选购着商品。这时,从某处传来喧哗声夹杂四处奔跑的脚步声。
  竹青:(OS)我突然听见有人哭喊,一听就像出了什么大事儿的感觉,所以就朝那边走去。
  竹青推着购物车朝事发的地点快步走去。转过几个货架,竹青看到玲子和保安倒在地上,林波呆呆地
  站着。
  竹青:(OS)我看见有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站在那儿,地上躺着两个受伤的人,四周流了不少的血,
  其中有个女孩在不停地哭。
  竹青扔下手推车朝受伤的保安和玲子跑去。
  竹青:(OS)我是医护人员,出于本能要去救护他们。
  竹青跑到了两人跟前,查看着两人的伤势。林波一直呆呆地站着。
  竹青:(OS)那个保安伤的比较重,人已经昏迷。我听见林波一直再问,他是不是要死了?他是不是
  要死了?
  竹青:再不送医院,就很危险了!
  林波不知所措地走来走去。
  竹青:(OS)开始我不知道他是凶犯,就冲他喊。
  竹青:快打110 叫救护车。
  林波停住脚步,仿佛在打电话。
  竹青:(OS)他打了急救电话之后,就呆站着。我问他,这是谁干的?他举了举手中匕首说是他干的。
  林波举了举手中的匕首。
  竹青:(OS)当时我一下就惊呆了。林波见我很吃惊,就焦躁起来,在原地走来走去,后来就开始打
  电话。
  林波背对着竹青打电话。
  竹青:(OS)我听见他说要让谁到家乐福谈谈,可能是被拒绝了,他合上电话好像很生气。我正想离
  开,就在这时候,几名警察突然出现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朝林波包抄过来。
  林波看见警察后,显得很恐慌,猛然上前反手搂住竹青,匕首顶在竹青的脖子上。
  竹青:(OS)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当时我根本就没有反应,就被林波挟持了。
  林波:(冲包抄而来的警察)走开,你们都走开!
  几名警察停下了脚步。
  竹青:(OS)他很害怕,我能感受到他的全身都在发抖,他拽着我往楼上退,一直退到三楼的办公
  室………
  林波将竹青挟持到三楼的办公室,“呯“地一声关上房门。
  (同上57场)
  林权海出神地望着不远处一棵笔直的杨树。
  竹青:你一直在海上工作吗?
  林权海点了点头。
  竹青:长年漂在海上是不是很有意思?
  林权海:只是一份工作,谈不上有没有意思。
  竹青:你喜欢这份工作吗?
  林权海思量着,随后点了点头。
  竹青:林波说他考大学的时候本来要考海运学院,结果他妈妈坚决不同意,后来就考了普通的大学。
  林权海扭头看着竹青。
  竹青:林波说你喜欢海,他也是,他说将来要像你一样,成为一名船长。
  林权海:他为什么会和你说这些?
  竹青:是我问的。
  林权海:为什么?
  59、(闪回)日•家乐福办公室内
  林波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竹青坐在一张椅子上紧张地看着林波。
  竹青:(OS)躲到办公室后,开始他很焦虑,在办公室里不停地走来走去。当时我很害怕,不知道他
  要做什么。后来,窗外传来大喇叭的喊声,让林波缴械凶器,立刻释放人质,不然后果自负什么的。林波
  听了外面的声音,就躲到窗帘后面往外看。
  扩音喇叭传来让凶犯立刻释放人质的喊声。
  林波往窗外看了看,露出很吃惊的样子,随后拿出手机打电话。
  林波:小雯,我挟持了一名人质,我不知道会做什么,如果你不来,可能我会杀了她。
  (同上57场)
  竹青: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朝我看了一眼,好像不好意思似的。
  林权海:后来呢?
  竹青:那个女孩可能又拒绝了他,他就一直拨号,可能那边关了手机……
  (闪回59场)
  林波“啪”地一声合上手机,将手机插在牛仔裤的后兜里,随后一个人焦躁地在原地回来走着,走着走着,
  突然拿起刀在自己的手臂上用力划了一下,血顿时便顺着小臂流了下来。
  竹青见状惊恐地叫了一声,退到了墙角处。
  林波回过神来,抬头看着竹青。
  竹青:(OS)他看我受到了惊吓,就伸出双手,向我做了一个别害怕手势,然后就坐了下来,象是在
  想心事。他抬起胳膊,我看见他的手臂上有很多伤痕,全是用刀划伤的。
  竹青注视着林波手臂上的伤痕。
  竹青:你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林波:不是伤害,只是……释放一下自己。
  竹青:释放?
  林波:我的血太多了,让我不能呼吸。
  竹青吃惊地看着林波。
  竹青:你喜欢……玩游戏吗?
  林波摇了摇头。
  竹青:电脑游戏?
  林波又摇了摇头。
  竹青:那你喜欢什么?
  林波低头沉默着,背影显得很单薄。
  竹青:(OS)开始他不愿回答,一直很沉默。后来才说,他喜欢海。
  竹青:喜欢海?
  林波:嗯,我爸是一个船长。
  (同上57场)
  林权海望着远处。
  竹青:林波说,六岁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你。
  林权海点了点头。
  竹青: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没有为什么。
  林权海一怔。
  竹青:我又问他事情闹成这样,是什么原因?他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原因就不重要了。其实,我一
  直都想知道是为什么?
  竹青扭头看着林权海,林权海沉默着。
  竹青:我们在一起呆了很久,后来他就问我饿不饿………
  (闪回59场)
  竹青点了点头。
  林波:你想吃什么?
  竹青:想吃面。
  林波:那我就帮你要吧。
  竹青:不用了。
  林波:我还是帮你要吧,其实我也饿了。
  林波走到竹青的跟前,把竹青反手搂着,举起匕首顶在竹青地脖子上。
  竹青:(OS)他觉得很不好意思,还向我说对不起。随后走到了窗前,打开窗户朝楼下的人喊。
  林波:我们饿了,给我们端两碗牛肉面上来。
  竹青:(OS)当时我看见楼下聚集了很多人,还有很多警察,就很担心。
  林波冲楼下的人喊完后,重新关上窗户,随后松开了竹青,竹青向林波说着什么。
  竹青:(OS)我就对他说,事情闹得太大了,去自首吧,不然会越来越无法收拾。他说,再等等,也
  许小雯会来和他谈。我说再这样僵持下去,警察会有行动,他听了就特别烦躁,在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
  林波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竹青:你为什么要用这么偏激地方式处理问题?
  林波:(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竹青:到底为了什么你要这样?
  林波没有说话,只是怕冷似的包紧了双臂。
  (同上57场)
  竹青:我问为什么?他什么也不说,人却一下子变得特别苍老地那种感觉……当时我有一种预感,好
  像他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的那种预感………
  林权海用力咬了咬下唇。
  竹青:后来他就一直坐在那儿,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
  (闪回59场)
  林波垂着头,一动也不动。
  竹青:我来帮你好吗?
  林波怔怔地。
  竹青:我打电话告诉外面的警察,就说你没有伤害我,我们只是谈一些问题,好不好?
  林波望着空中想着什么。
  竹青:(OS)林波什么也没说,只是望着空中像是在冥想什么,他就那样呆着,一直过了很长很长时
  间,人就像入了定似的,我就问他……
  竹青:你在想什么呢?
  林波没有回答,这时,传来敲门声。
  林波和竹青同时向门口望去。
  林波:是谁?
  便衣警察:(OS)你们的面到了。
  竹青:(OS)他一听面送到了,想都没想就朝门口走去,然后就打开了房门。
  林波起身朝门口走去,毫无防备地打开了房门。
  一只黑洞洞的枪口伸了进来。
  竹青:(OS)房门刚打开,我就看见一只枪伸了过来,然后就看见那个警察,他看到林波好像很意外,
  愣了一下……
  就在这时,林波的手机突然响声。
  竹青:(OS)就在这个时候,林波手机突然响了………
  寂静地房间里发出刺耳地手机铃声。
  三个人呆立着。
  林波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转身去掏放在裤兜里的手机。
  刘成抠动了扳机。
  “嘭”地一声响,林波仰面倒在了地上。
  竹青傻了般呆呆地站着。
  便衣警察冲了进来,检查着倒地的林波,随后拿起对讲机。
  便衣警察:报告报告,凶犯已被击毙,凶犯已被击毙。人质安全,人质安全。
  刘成望着死去的林波呆立着。
  片刻,涌进数名警察,一个女警察朝竹青跑来,竹青惊恐地后退着……
  (同上57场)
  林权海和竹青望着远处沉默着。
  竹青:发生这样的事情,真让人感到难以置信。后来,我去找林波的女朋友,可能像你一样,也是想
  了解事情的真相,不过,她不想见我……其实,我最想见的是你,因为我很难理解,作为父亲,怎么可以
  做到十几年不见自己的的儿子。
  林权海没有说话。
  竹青:我为他感到惋惜……
  林权海入定般地望着远处。
  60、傍晚•路上
  林权海独自走在城市之中,背影显得很苍老。
  61、夜•老金的家中
  林权海和老金面对面坐着。
  茶几上,放着林权海带来的精致地水果花篮。
  林权海:我明天要回去了。
  老金:回去好好过日子吧,别再漂了。
  林权海沉默着。
  老金:人这一辈子,就是一眨眼的事儿,一步走错,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幸好,你还有一个儿子。
  林权海呆呆地。
  老金:有件事我没告诉你。
  林权海:什么事儿?
  老金:几个月前,大概就是林波出事的前几天吧,强子他们去了一趟日照,噢,我是听你嫂子说得,
  好几天不见人,问你嫂子她才说。说实话,家里不能有两个男人,儿子大了就不是儿子了……
  林权海:他们去日照?去日照干什么?
  老金:不知道,只是突然想起这件事了才给你说说。
  林权海沉思着。
  62、夜•舞厅
  舞厅里传出震耳欲聋地音乐。
  林权海穿行在昏暗地人群中,显得茫然无措。
  林权海朝舞池中望去,看见强子与几个年轻人正在跳舞。
  林权海找到一个空位坐下,怔怔地望着扭成一团的年轻人。
  63、夜•路上
  强子与几个年轻人一边走一边打闹着。
  林权海远远跟在几个年轻人的身后,街道显得很寂静,传来的只有几个年轻人的喧闹声。
  64、夜•冰激凌店门外
  强子等人进了冰激凌店,林权海透过玻璃窗注视着他们。
  一个女孩扭过头看了林权海一眼,随后冲强子等人说着什么。
  强子抬头朝站在窗外的林权海看了一眼,继续与几个人一边吃一边玩闹着。
  林权海望着窗内的年轻人呆立着。
  片刻,强子走了出来,把身子靠在墙上晃着一条腿,漠然地看着林权海。
  强子:什么事儿?照片还要放大?
  林权海: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强子:你跟我们一晚上了,干嘛呀?
  林权海:我想问问林波的事情。
  强子:问什么?
  林权海:你爸告诉我,说前段时间你和林波去了日照。
  强子:是。
  林权海:去日照做什么?
  强子:玩啊。
  林权海:林波……他没和你说什么吗?
  强子:没有。
  林权海:……你们为什么会去日照。
  强子:他想去就去了。
  林权海沉思着。
  强子:还有事儿吗?
  林权海顿了顿,摇了摇头。
  强子转身进了冰激凌店。
  林权海望着强子进了冰激凌店,随后与几个年轻人说着什么,片刻,几个人发出一阵哄笑。
  林权海转过身缓缓朝远处走去。
  65、夜•宾馆内
  林权海坐在沙发,目光直直地盯着儿子的照片。
  这时传来急促的手机铃声,林权海慢慢转过头,望着在床头柜上响个不停的手机。
  林权海上前拿起电话接听。
  林权海:喂……
  手机里传来方慧的啜泣声。
  林权海:方慧……
  方慧:(OS)毛毛在发烧………
  林权海:发烧?吃过药了吗?
  方慧:(OS)……我觉得我没有丈夫,儿子也没有父亲……
  林权海:方慧,孩子发烧是很正常的,你冷静一下。
  手机里传来方慧失控地喊声。
  方慧:(S0)毛毛失踪过你知道吗?
  林权海一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林权海:你说什么?
  方慧:(OS)你什么都不知道,对毛毛漠不关心,就像你对待你死了的儿子一样!
  林权海:方慧……我明天就回去。
  方慧嘤嘤地哭着。
  方慧:(OS)……我们分开吧,哪怕是为了毛毛。
  方慧说完“嘭”地一声挂上电话。
  林权海收了电话呆立了片刻,随后在房间里不停地回来走着。
  66、日•宾馆内
  林权海整理着简单的行李,将粘贴在墙上的照片取了下来平铺在床上,随后小心翼翼地拎起照片的两
  个边角准备把照片折叠,想了想又重新展平,随后将照片卷成一个卷。林权海扭头看了看桌子上的包,将
  卷成卷的照片放在床上准备去取包,刚一转身,卷成卷的照片“哗啦”一声重新展平了。林权海呆了呆,
  把包拿到床边,重新将照片卷成一个卷。林权海一只手拿包,一只手紧紧攥着卷成卷的照片,往包里放时,
  却发现尺寸超大的照片根本无法放进包里。林海权呆立着,一只手痉挛似的抖了抖,随后猛地将刚刚整理
  好的行李统统倒在了床上。林权海反复调整着位置想把照片放进去,结果手一松,照片再次“哗啦”一声
  展开了。林权海望着照片,显得无所适从,随后退坐在沙发上,弯下腰,把脸埋进手掌里,随后传来林权
  海哽咽地哭声。
  67、日•宾馆走廊内
  老金从宾馆走廊的一侧急匆匆走来,停在林权海的房门前刚想敲门,却听见从房间里传出林权海令人
  心悸的哭声。
  老金抬起的手僵在了空中。
  68、日•病房内
  小雯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厚厚地沙布。淑平在一旁照看着,见两人进来便站起身来。
  林权海走到病床前看着小雯,小雯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林权海,又把眼睛闭上了。
  淑平:头上缝上几针,中度脑震荡,不过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
  老金给淑平递了一个眼色,两人转身出了病房。
  林权海坐在小雯的病床前,弯下腰沉思着什么。
  小雯睁开眼睛,看着林权海。
  小雯:是我不好……
  林权海直起身子看着小雯,叹了一口气。
  林权海:没想到会这样。
  小雯:(喃喃地)真的,都是我不好,不怪强子……
  林权海:为了什么,到底?
  小雯把头扭到了一边。
  这时护士走了进来。
  护士:请您出去吧,病人需要休息了。
  林权海点了点头,缓缓朝门外走去。
  69、日•医院内的长椅上
  林权海坐在长椅上出神地望着某处。
  这时,老金走了过来,坐在林权海的身边。
  林权海:到底怎么回事儿?
  老金:昨天晚上,强子和他一伙朋友遇上了小雯,当时小雯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所以几个人就把
  男孩打了,小雯上前劝阻,强子推了小雯一把,小雯的头就撞在了墙上………
  林权海:强子他……没事吧。
  老金:没事儿,警察来调查情况,小雯说是自己不小心摔倒得,所以就……
  林权海:我想和强子聊聊。
  老金:跟他说话,还不如跟空气说呢,至少空气不会把你气个半死。
  林权海:我要和他聊聊。
  70、日•老金的家
  老金“呯呯”地敲着强子的门。
  紧闭的房门半天没有动静。
  林权海默默地站在老金的身后等待着。
  老金:强子,开门!听见没有,开门!
  老金用力砸着房门。
  片刻,房门打开,强子一脸的烦躁。
  强子:干嘛啊!
  老金:你林叔叔马上就要走了,想和你聊聊。
  强子:烦不烦啊你们!
  老金:你………
  林权海拍了拍老金的肩膀。
  老金咬着牙,转身朝门外走去。
  林权海:对不起,搅了你的好梦。
  强子不答理,转身进了卧室。
  71、日•强子的卧室
  强子进了卧室,径直上了床,斜靠在墙上,从烟盒里抽出一只烟点上。
  林权海走了进来,打量了打量强子的房间,只见四周的墙上贴满了袒胸露背的美女以及漫画人物。
  林权海:我可以坐吗?
  强子抬了抬下巴。
  林权海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下。
  林权海:小雯那边是怎么回事?
  强子: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林权海: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强子:那是她该得的!
  林权海:是不是因为家乐福……
  强子不语,一口接着一口抽烟。
  林权海:这件事情不能怪小雯,只是一个巧合。
  强子冷笑了一声。
  林权海:怎么?
  强子没有搭理。
  林权海:强子,我知道因为林波的事情你对我………
  强子:和我没关系。
  林权海沉默着。
  房间里的气氛显得很尴尬。
  林权海慢慢弯下腰,胳膊肘支在大腿上,仿佛在沉思着什么。
  强子扭头瞥了一眼林权海,随后回过头目光朝着空中。
  强子:要不是小雯,事情不会是这样的。
  林权海抬起身子看着强子。
  强子:林波对她很好,为了她什么事情都可以去做!
  林权海呆呆地。
  强子:有一次,林波让我陪着他去动作园,是夜里去的,翻墙,去了我才知道,他要偷一只鸵鸟。
  林权海:鸵鸟?
  72、(闪回)夜•动物园内
  林波和强子翻墙进入漆黑的动物园。
  动物园内很沉静。
  强子跟随着林波蹑手蹑脚走到一处关鸵鸟的大栅栏旁。
  林波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大钳子,上前要去剪栅栏上的铁锁。
  强子:(低声地)你干嘛?
  林波:我要把铁锁剪断?
  强子:干嘛?
  林波:我要把一只鸵鸟带走?
  强子:什么?
  林波:我要把一只鸵鸟带走。
  强子:你疯了?!
  林波:我让小雯看一看,然后再放回来。
  强子:你要搞清楚了,你要偷的不是鹦鹉,是鸵鸟!
  林波:嗯,是鸵鸟。
  强子:你怎么把它弄出去。
  林波:有一个侧门,平时很少有人从那里走,下午的时候我已经把门剪开了,一会开门就可以出去。
  强子:你………
  林波拿起大钳子用力一绞,铁锁“啪”地一声断了。
  几只鸵鸟静静地卧着。林波走到一只鸵鸟的跟前,从包里掏出一张床单,随后一丝不苟地盖在鸵鸟的
  身上,随后又拿出一根绳子套进鸵鸟的脖子里。
  林波:(冲鸵鸟)我们走吧。
  林波拽了拽绳子,鸵鸟站了起来,跟随着林波走出了栅栏。
  强子仿佛傻了般看着眼前的一幕。
  73、(闪回)夜•路上
  林波牵着一只巨大的鸵鸟行走在路上。
  不少人吃惊地扭头看着,林波仿佛没看见似的。
  强子远远地跟在林波的身后,显得很不好意思。
  (同上71场)
  林权海吃惊地看着强子。
  林权海:他要干嘛?
  强子:就是因为小雯说喜欢鸵鸟,只有二B 才会这样对待女人!
  强子一脸的愤恨。
  林权海:(怔了半天)小雯……对林波做了什么吗?
  强子不语。
  林权海:强子………
  强子:告诉你,你是混蛋!我也是!
  林权海顿时怔住。
  74、日•路上
  林权海出神地走在路上,走着走着,停了下来。
  75、日•医院
  林权海走进病房,小雯一个人半靠在床头,低头沉思着什么。
  林权海走到病床前打量着小雯。
  小雯:(抬起头看着林权海)是不是你已经知道了?
  林权海:小雯,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雯用力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林权海:小雯……
  小雯:半年前,我和林波、强子去了日照………
  76、(闪回)日•日照海边
  林波、小雯、强子三人出现在荒芜地海边。
  小雯和强子在沙滩上疯跑着,两人大喊大叫,林波一个人静静地面朝着大海,仿佛若有所思。
  随后林波一个人朝远处走去。
  小雯转过身看着走远得林波,问强子。
  小雯:他干嘛去了?
  强子摇了摇头。
  小雯怔怔地望着已经走远了的林波。
  (同上75场)
  小雯:他是突然说要去得,当初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强子告诉我,他想跟你去航海,不想再上学了,
  所以就去找你,不过你正好出海了………
  林权海猛地一震。
  小雯:一直到傍晚,他才回来……
  77、(闪回)傍晚•海边
  小雯和强子躺在沙滩上睡着了,蔓延的潮水打湿了小雯的脚,小雯猛地坐起身来,抚了抚长发朝四周
  望了望。
  林波牵着一个孩子从远处走来。
  小雯推了推强子,强子坐起身来,两人一同注视着走近的小男孩,小男孩手里拎着一把崭新的电动玩
  具手枪。
  小雯:你去哪儿了?
  林波:他长的好看吗?
  小雯:(打量着小男孩随后点了点头)好看!他谁啊?
  林波:比我呢?
  小雯:(笑了)你也太自恋了吧。
  林波:到底们我们两个谁好看?
  小雯:(发现什么似的)哎,你们长的有点像啊!强子,你看是不是有点像?
  强子:嗯,还真有点。
  小雯:你从哪儿把他领到这儿的?他妈妈呢?
  林波不接小雯的话茬,弯下腰冲着小男孩。
  林波:瞧,他们都说我们长的像,今后你就叫我哥哥吧。
  小男孩点了点头,随后端起电动玩具手枪,冲着海的方向发射着。
  海边不时传来机枪发射的“突突突”声。
  (同上75)
  林权海怔忡地呆坐着。
  小雯:当时我觉得林波看小男孩的眼神很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后来他就说要回去,当时已经很晚
  了,我说住一夜明天再走,但他说什么也要走,而且还要带着那个小孩一起走,我觉得他的想法很奇怪,
  所以我们就吵了起来………
  (同上77场)
  小雯:干嘛要带这个小孩走,你什么意思?
  林波:我的事情你别管。
  小雯:你有病啊,你把小孩子带走,你想绑架吗?
  林波:我说了,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小雯:我偏要管,你马上把这个孩子送回去,孩子的家长找来了就说不清楚了,你听见没有!
  林波:我说了,我的事情你不要管!
  小雯:林波………
  强子:你们有完没完啊!
  这时小男孩突然哭了起来。
  小男孩:我要回家,我要找我妈妈………
  林波不再和小雯争吵,上前抱起小男孩就往前走,小男孩手中的玩具手枪掉在了沙滩上,小男孩哭得
  更凶了,林波不管不顾地往前走。
  强子和小雯吃惊地看着林波,小雯上前去拽林波,被林波一把推开,小雯一屁股蹲坐在沙滩上。
  强子:林波,你疯了………
  孩子惊恐地哭着,林波放下小男孩,似乎想安慰一下孩子,结果小男孩挣脱林波的手转身朝相反的方
  向跑去。
  林波:别跑,我是你哥哥,你站住,你听见没有,我是你哥哥………
  林波上前就去追赶小男孩,强子和小雯傻了般注视林波的举动。
  林波追上小男孩,拦腰把小男孩抱起,小男孩一边嚎哭一边挣扎着。
  林波:我是你哥哥,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别哭………
  小男孩依旧嚎啕着。
  林波:我说了,你别哭,你听见没有!
  林波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
  小男孩顿了一下,哭得更响了。
  林波:(暴怒地)哭!你为什么要哭!你抢走了我的爸爸,你还哭!
  林波疯了般用力晃着小男孩的身体,强子快步上前,一拳打在林波的脸上,林波摔倒在地,强子把小
  男孩从林波的怀里抢了过来。
  林波踉跄踉跄站起身,随后便去抢强子怀里小男孩,强子把小男孩推到小雯的身边,转身一脚踹在林
  波的身上,强子紧接着又击出一拳,将林波再次打倒在沙滩上。
  林波趴在沙滩上一动也不动。
  强子上前扶起小雯,牵着已经止住哭声的小男孩,三人朝远处走去。
  沙滩上,只剩下林波一个人趴在沙滩上。
  78、(闪回)傍晚•日照
  小雯和强子牵着小男孩的手,缓缓地走着。
  小雯和强子显得心事重重。
  小男孩:我要回家,我要找我妈妈。
  强子停下脚步,蹲下身看着小男孩。
  强子:知道你家住哪儿吗?
  小男孩点了点头。
  强子:那我们这就送你回去,回去后不要告诉你妈妈刚才的事情好不好?
  小男孩点了点头。
  强子:刚才那个哥哥,他没想伤害你,他只是想和你待在一起……因为……可能你不会明白,不过,
  他真的没想伤害你……
  小男孩怔怔地看着强子。
  强子:走吧,你给我们带路。
  小男孩朝前方走去,强子跟在小男孩的身后,小雯咬着嘴唇怔怔地走着。
  79、(闪回)傍晚•海边
  小雯和强子顺着堤岸朝着小男孩的家走去。
  走到临海的一幢二层楼前,男孩挣脱小雯的手向家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妈妈。
  方慧一脸憔悴地出现在门口,几个附近的邻居也相继走了出来,方慧看着跑来的毛毛,捂着嘴一下哭
  出声来,随后上前将毛毛紧紧抱在了怀里。
  几个邻居围上前,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
  强子拉着小雯,快步朝原路折了回去。
  80、(闪回)傍晚•堤岸边
  强子和小雯一前一后地走在提岸边。
  小雯走着走着停了下来。
  小雯:强子。
  强子停住脚步转身看着小雯。
  小雯怕冷似的抱紧肩膀,面冲着夜幕降临的海。
  小雯:真是太可怕了。
  强子:怎么了?
  小雯:怎么了?刚才那些还不可怕吗?
  强子:你是说那个小男孩?他是林波的弟弟。
  小雯:(吃惊地)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强子没有回答。
  小雯:他想干嘛?他为什么要那样?他想把那个小男孩怎么处理?是想绑架他还是想杀了他?
  强子:没这么复杂,他只是有点失控而已。
  小雯:太可怕了,真的,我受不了他这样。
  强子:那是你因为你还不了解他。
  小雯:他真的很病态,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我觉得非常没有安全感。
  强子望着小雯,神情渐渐变得冷淡。
  小雯:简直不敢想象,他怎么能那样对待一个孩子呢?他真像一个魔鬼。
  强子:你想干嘛?
  小雯:我不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强子:(从兜里掏出一只烟点上,冷冷地望着远处)你们女人真不值得为你们付出真情。
  小雯:……我只是觉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强子:你要是想做什么,至少等他恢复过来再说,好了,我现在去找他。
  强子说完转身朝前走去,小雯呆呆地站立着。
  (同上75场)
  小雯:后来,强子去找林波,林波已经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和强子就住了下来。第二天一早
  就坐车回去了。回来后,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离开他,所以周六那天,我就给他打了那个电话……
  林权海半垂着头坐着,一动也不动地。
  小雯:这些强子已经告诉你了吧?
  林权海重重地嘘出一口气,无力地摇了摇头。
  林权海:他只是跟我说了那只鸵鸟………
  81、(闪回)夜•教室
  小雯在教室里听讲座,小雯回头看了看,林波的座位是空的。
  82、(闪回)夜•宿舍走廊
  小雯一个人朝宿舍走去。
  83、(闪回)夜•宿舍内
  小雯走到宿舍的门前,房门露出一个缝隙,小雯脸上露出疑惑,随后“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
  房间洞开,一只硕大的鸵鸟赫然出现在小雯的面前,小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鸵鸟在狭窄的空间里回来走动着,林波站在靠窗的位置远远看着呆立着的小雯。
  这时,走廊里传来快步的奔跑声。片刻,强子跑进宿舍。
  强子:快点,该走了。
  林波:再等一下。
  强子:你玩够了没有!
  强子说完,上前便要去捕捉鸵鸟,鸵鸟受了惊吓,在房间里飞腾着。
  林波:等一下,再等一下………
  鸵鸟闪过强子的围捕,跳跃着从呆愣着的小雯身边跑过,出了房间,林波和强子追了出去。
  小雯也跟了出去。
  84、(闪回)宿舍走廊
  鸵鸟在走廊里快步奔跑着, 一边奔跑一边慢慢张开了翅膀。
  林波学着鸵鸟的样子,展开了双臂。
  小雯追赶几步,随后停了下来,难以置信地望着就要消失在走廊尽头的鸵鸟和以同样姿态奔跑得林
  波………
  (同上75场)
  小雯无声地啜泣着。
  小雯:……都怪我,我明知道一定会出事儿的……可是我……强子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的………
  小雯失声痛哭着。
  林权海伸出一只手,似乎想安慰一下小雯,手却久久地僵在了空中。
  85、日•强子的房间
  林权海敲了敲门,房门打开,露出强子的脸。
  两人面对面站着,谁也没有说话。
  86、(闪回)废品回收场
  强子刀条般的背影一晃一晃地走着。
  穿过一溜低矮地房舍,强子走入废品回收场。
  强子在一座座堆积如山的废品中穿行,拐过一个弯,强子的面前赫然出现一条废弃的轮船。
  锈迹斑斑的巨大轮船横陈在空旷的陆地上,显得异常怪异。
  强子冲着废弃的轮船高喊着。
  强子:林波……
  强子没有等到应答,便快速蹬上了轮船。
  87(闪回)日•轮船内
  强子上了轮船,东拐西拐,钻进一个船舱,只见林波蜷缩在的角落里,头深深地埋在自己怀里。
  强子在林波的对面处坐下,掏出一支烟点上。
  林波抬起头看着强子,林波的脸上一片青紫。
  强子:小雯回学校了。
  林波:(把头靠在轮船的墙壁上)我吓着她了吧。
  强子抽烟不语。
  林波两眼望着空中,显得有些呆。
  强子:找到你爸了吗?
  林波摇了摇头。
  强子:找他干嘛?
  林波:我不想上学了,我想跟着他去航海。
  强子:你真他妈的……他都不要你了,你还想着跟他去航海。
  林波:不是那样的……
  强子显得很烦躁,站起身便往外走。
  林波:强子……
  强子扭头看着林波。
  林波:小雯要过生日了,陪我一起给她买生日礼物好吗?
  强子:快回家吧,你妈在找你。
  强子说完,径直走了出去。
  88、(闪回)日•外景
  强子从轮船上跳了下来,猛吸了一口烟,随后将烟头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强子朝来时的路匆匆走去,走着走着猛地停了下来,随后转过身望着远处巨大的废弃轮船。
  89、(闪回)夜•旅馆内
  房间异常的黑暗,传来强子沉沉地鼻息声。
  扇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小雯的身影被瞬间透来的光映出轻盈的轮廓。随着房门的关闭,房间再次变得
  一片黑暗。
  黑暗的房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随后是强子惊异的喊声。
  强子:谁。
  小雯:是我……
  强子:小雯,你……
  小雯:我害怕,你抱抱我。
  强子:别这样。
  小雯:我只是觉得很害怕……
  强子的呼吸变得沉重。
  小雯:我知道你喜欢我……
  强子:……别这样。
  强子的声音变得虚弱。
  小雯:抱抱我………
  90、(闪回)清晨•长途汽车上
  小雯和强子坐在长途汽车上,二人默默不语地望着窗外。
  小雯:回去后,我会给他打电话。
  强子:你要干嘛?
  小雯没有回答,转过脸看着强子
  强子呆呆地看着小雯,脸色显得很灰暗。
  91、日•老金家的门外
  林权海出了老金家的房门,缓缓地走着,走着。
  92、夜•门外
  林权海敲了敲门,片刻,李育英将房门打开。
  93、夜•客厅
  林权海走进客厅,站在客厅的中央沉思着什么。
  李育英抱着双臂站在一旁。
  林权海:让我看看林波的房间好吗?
  李育英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一扇紧闭的房门前,拿出一把钥匙,将门打开。
  林权海朝洞开的房门走去。
  94、夜•林波的房间
  林权海走进林波的房间,“啪”地一声按下墙壁上的开关,漆黑的房间顿时一片光亮。
  林权海环视着四周,只见房间一尘不染,临床的一面墙壁被涂成了蓝色。靠窗的位置摆放着一张桌子,
  桌子空荡荡的,单人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
  林权海走过去,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坐在了儿子的单人床上。
  95、(闪回)家乐福门前
  荷枪实弹的防暴队员鱼贯跳下警车,兵分几路迅速朝家乐福包抄过去。
  96(闪回)日•电梯内
  刘成与一名身穿便衣的警察进了电梯。
  便衣警察端着一个托盘,托盘内摆放着两碗牛肉面。
  两人面无表情地望着闪烁的楼层数码。
  电梯停在3 层,电梯大门轰隆一声打开。
  97、(闪回)日•走廊内景
  端着托盘的便衣警察朝着家乐福的办公间走去,刘成紧跟其后。
  便衣警察停在一间紧闭的房门前,与刘成对视一眼。
  刘成双手持枪,做蓄势待发状。
  便衣警察敲了敲门。
  林波:(OS)谁?
  便衣警察:你要的面送到了。
  片刻,传来开启房门的响动。
  刘成的呼吸变得急促,双手用力攥紧了手中的枪。
  房门“呼啦”一声被打开,便衣警察迅速让到一边,刘成猛地举起手中的枪,枪口对准了出现在门口的林
  波。
  刘成看到林波的身影,表情露出一瞬间的疑惑,就在这时,林波的手机突然响了。
  寂静的房间里发出刺耳的手机铃声。
  三个呆立着。
  刘成两眼紧盯着林波,林波突然回身去掏放在裤兜里的手机。
  刘成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
  “砰”地一声响。
  林波仰面倒在了地上。
  98、日•茶馆
  刘成身穿条纹夹克,坐在茶馆的一角,手里不停地摆弄着手机,眼睛却发着愣怔。
  刘成将杯子里的茶喝完,拿起手机朝门外走去。
  99、日•路上
  刘成两手插进裤兜里顺着路边缓缓地走着。
  100、日•河边
  穿过几个街角,刘成停在一条河边,掏出一只烟点上。
  刘成怔怔地望着缓缓流淌着的河水,随后掏出手机拨号。
  101、日•出租车内
  林权海坐在出租车的后座,若有所思。
  102、日•河边
  林权海下了出租车,朝着远处望去。
  天空的一角阴云密布,刘成独自面朝着河面,背影很沉重。
  林权海朝刘成走去。
  刘成回过头,看着远远走来得林权海。
  林权海停在刘成的跟前,刘成注视着林权海片刻,两人握了握手。
  林权海掏出一只烟点上,随手递给刘成一根,刘成摇了摇头。
  刘成:我见过你一次。
  林权海愣了愣。
  刘成:你站在防暴大队的门口,朝里看,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就是那个孩子的父亲。
  林权海:你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刘成:是的,去了其他部门,那天只是凑巧去防暴队办点事儿。
  林权海:……我以为等不到你的电话了。
  刘成:我一直在考虑怎么给你打这个电话。
  林权海沉默着,刘成也半天没有说话。
  刘成:其实,我可以不用开枪,他还是个孩子……
  林权海沉默着。
  刘成:……我觉得整个事件都很荒诞,好像根本不应该发生………
  林权海:是的。
  刘成:如果……如果不是手机响了,我想可能不会是这样………
  林权海:……有些事情,我们可能左右不了。
  刘成: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我真的很抱歉………
  林权海:我明白。
  两人沉默着。
  一棵树的枝桠被被疾驰的风吹得沙沙作响,两人的目光同时望向河的对岸。
  103、日•宾馆内
  林权海坐在床沿上沉思着什么,随后拿出手机拨号。片刻,电话拨通,对方拿起话筒,却久久没有发
  出声响。
  林权海:方慧………
  对方沉默着。
  林权海:很多年前,那时候我还很年轻,总是想去很远的地方,以为很远地方一定不同凡响,后来就
  走了……也去了很多地方,走啊走得。有一天,突然发现去过得地方总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就有些厌倦
  了,就希望安顿下来。在我想安顿下来的时候又正好碰见愿意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女人,所以就结婚了,又
  有了儿子。我以为生活就这样走下去,但是……并不是这样的,和我生活在一起的人会受不了,她希望我
  是她想象或是她希望的那样,但,不是……我以为自己在改变,为了家为了孩子,其实我没有……到了后
  来,就很累,感觉到一种束缚和折磨,所以就离开了,我以为……离开是一种最好的选择。后来,又去了
  很多的地方,而且是越走越远,有一天,又觉得厌倦了,这种厌倦感越来越强,所以就想重新安顿下来,
  就这样有了一个新的家,有了另一个儿子……但是,就象是生活的第二次重复,我依然没有为了家为了孩
  子改变什么,就像我以前认为地那样,我以为改变了,其实一点儿没有…………我知道自己做错了,错地
  很厉害…………我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如果有,我会抓住不放,只要再给我一次机会………
  电话的另一端一直沉默着。
  林权海:方慧……
  方慧:(OS)……我知道了。
  104、傍晚。路上
  林权海随着江岸缓缓地走着。
  105、傍晚。李育英的家门外
  林权海踏上显得破旧、狭窄的老街,停在了李育英家的房门前。
  李育英家的房门洞开着,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新闻联播,李育英的丈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一个二
  十多岁的姑娘端着一盘菜走了出来。随后是李育英也端了一盘菜走了出来。年轻姑娘与李育英说着什么,
  李育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年轻姑娘冲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说了些什么,中年男人起身坐在饭桌前,三
  人围在一起吃晚饭。年轻姑娘不停地说着什么,李育英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
  林权海的脸上不觉也露出了笑容,随后转身朝来时的路走去。
  106、日。宾馆前台
  林权海背着简单的行李,手中握着卷成卷并且用一根绳子扎起来的照片走进了宾馆前台。
  林权海将房卡交给前台服务员。
  服务员:林先生,有一位小姐留了一件东西让我交给您。
  服务员说罢从服务台上拿起一个盒子递给了林权海。
  林权海愣了愣,接过盒子,打开,露出一个用石头塑成的金字塔模型,模型的旁边放着一张折叠着的
  信纸。
  林权海将信纸展开。
  雯雯:(OS)这是林波送给我的,他说,这个金字塔能够永远保鲜我们的爱情,可惜我没有做到……
  我没有资格再保留它,请您替林波收回。
  107、日。缆车内
  林权海站在缆车内面朝着窗口。
  一束阳光刺云雾,照进雾都重庆。
  林权海目睹着鳞次栉比的水泥森林渐行渐远。
  108、日。长途汽车上
  长途汽车驶出了城市。
  林权海坐在长途汽车上凝视着窗外的风景,随后从包里掏出金字塔模型。
  在金字塔的底座,有一个可供开关的方形小口,林权海推了推,方口打开了,一个鲜红的婴桃掉在了
  林权海的手心里。
  109、傍晚。日照
  傍晚,林权海走出潮湿的长途汽车站。
  海风迎面吹来,林权海凝望着远处的海。
  林权海走到一处空寂的沙滩前,掏出打火机将儿子的照片点燃。
  林权海望着儿子模糊的面孔渐渐化为灰烬,灰烬转瞬间被海风吹散,消失在无穷无尽的大海之中。
  110、傍晚。海边
  一个孩子站在海滩上,消瘦的背影望向远处……
  林权海的身影出现在了远处,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小男孩半眯着眼睛,望着越走越近的父亲。
  111、傍晚。方慧家的房门前
  方慧出了房门,远远看见丈夫走到儿子的身边,蹲下身与儿子说着什么。
  方慧注视了片刻,捋了捋被海风吹到眼前的头发,将目光投向远处。
  这时,在天与海的交界处,出现了绮丽的海市蜃楼。
  不少人大呼小叫地朝海边涌去。
  112、傍晚。海边
  林权海与儿子呆呆地注视着,方慧走到了林权海和儿子的身边,三人默默地望着如梦似幻的奇异景象。
  林权海从包里掏出金字塔,推开方型小口,将鲜红的婴桃拿了出来,随后放进了自己的口中,慢慢地
  咀嚼着……
  2009 年7 月4 日于北京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无意冒犯,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目前靠网友赞助运行。
如果您觉得本站内容不错,请适当支持下,以便我们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服务器。

网站维护运营 就靠大家支持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GMT+8, 2019-9-16 13:08 , Processed in 0.058306 second(s), 19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