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士兵突击》剧本节选

2019-7-5 11:45|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185| 评论: 0

摘要: 《士兵突击》剧本节选  《士兵突击》  作者:兰晓龙  ——内容简介——  “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  “不抛弃,不放弃!”  “明明是个强人,偏生一副熊样!”  “不要对没做过 ...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士兵突击》剧本节选

《士兵突击》剧本节选

  《士兵突击》
  作者:兰晓龙
  ——内容简介——
  “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
  “不抛弃,不放弃!”
  “明明是个强人,偏生一副熊样!”
  “不要对没做过的事情说没意义。”
  “每个人心里都开着朵花,一朵一朵的,可漂亮了。”
  …………
  ------章节内容开始-------
  正文 第一集
  1、炼钢厂-密室内/暮
  【炮弹撼动着头顶上的大地,四个武装士兵蹲踞在这里。
  【他们用来照明的一点微光也在爆炸中撼动,人影随光影起舞,灰石随爆炸下落。
  【四个人中的吴哲拿起水袋微啜了一口,他自己很紧张,却试图排斥那几个人的紧张。
  吴哲:长时间潜伏,水得省着喝。
  【话音刚落,一发近弹把这密室里的某根水管给震裂了,水喷溅而出,吴哲还没放下水袋就和许三多、成才几个一道成了落汤鸡。
  【他们的队长袁朗没被水喷着,淡淡瞧他一眼,眼神里可透着揶揄。
  【吴哲坐在水坑里,放下水袋。
  吴哲:我们现在不缺水了。
  2、炼钢厂外/暮
  【重炮火力精准地再一次落在废墟上,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战车的履带已经辗过铁轨和砖砾,远程火力已经让它们前进的道路没什么障碍。
  【一发火箭弹拖着长长的烟迹飞来,爆炸,断裂的履带从车体后拖出。
  【制高点上的齐桓扔下刚用毕的火箭发射器,他的攻击招来了轻重火器的集射,身边的队友C2C3在狙击从战车上跳下的敌军,更多的敌军从围墙外的缺口蜂涌而来,几枝轻火器在这样的阵势下已经显得寒碜了。
  齐桓:撤退!我断后!
  【楼梯已经被自下而上的火力截断,但攀援的索道事先已架好,C2拍打一下他的头盔,掩护C3开始撤离。
  【齐桓掏出了一个小型引爆装置,看了废墟一眼,那里是地下四个人的出口,他摁下钮。
  【一次精心计算过的爆炸,密室的出口让那里彻底成为一片瓦砾。
  【齐桓开始撤退,但他被追射的火力击倒。
  3、炼钢厂外/暮
  【敌军的军靴纷沓着踏过那堆瓦砾。
  【敌军的战车在其上辗转轰鸣。
  4、炼钢厂外/入夜
  【被炸开的围墙缺口,一辆八一标识的战车曾在那里进行最后的狙击,现在它已经歪在一边,烟与火在它旁边燃烧,它歪斜的炮口仍指着围墙外的某个方向,那边是被它击毁的敌军最后一辆战车。
  【无风,一杆插在制高点上方的红旗无力地耷拉着。远处是倒伏在地上的齐桓。
  许三多(OS)战争在一个阴晦的早晨忽然来临了,我方第一防线在傍晚被撕开。鲜血和生命换来时间,敌军紧接着便撞上了各主力军集结构筑的第二防线。
  辗轧,撕咬,试探,攻击,就象洪水撞上了堤坝。
  伤亡惨重,高烈度战争吞噬着双方的人力和资源,胶着,精疲力竭,复杂的战争忽然变得简单,谁能先行发动二波有效攻势就是胜者。
  5、炼钢厂-密室内/夜
  【那四个人仍蹲踞着,姿势未曾变过,而他们藏身的地方已经变成了泥坑。
  【头顶上已经安静下来,战势已经推进到离他们很远的地方,这里已经成了后方。
  许三多(OS)Silent,代号沉默。
  自战争伊始就保持绝对沉默,在敌军攻击的战略要点潜伏,然后出现在敌军后方。
  唯一目标,摧毁敌军指挥中枢,彻底遏制他的第二波攻势。
  【袁朗在用听地器搜索地面的动静,他终于向吴哲做了个手势。
  【吴哲开始发报。
  6、炼钢厂外/黎明
  【薄雾之下的废墟,袁朗正在帮吴哲拿出装备,除了跳频电台外,一具大功率的激光指示器占了相当的体积,那是为来给远程精确打击提供定位的。
  【许三多和成才已经开始在警戒,他们的动作象猫一样轻捷。
  【他们现在已经出现在敌军阵地的后方,因为在远程打击范围,地表几乎看不见什么大规模的部队集结,远远处仍传来沉闷的炮击声。
  【瞄准镜里搜索着昨天异手的厂区,敌军的战车、方舱、帐篷都伪装得与厂区浑然一体,若不是在这样的近距离上根本看不出蛛丝马迹。
  【成才的狙击瞄准镜套准了一处永备工事的出入口就不再动了,十字的中心一直随着工事里出入的人移动。
  【吴哲已经开始用仪器搜索电波,袁朗用高倍率望远镜观测全景。
  【许三多看看他们继续警戒,他这个最普通的小步兵在这时无事可做。
  吴哲:反应强烈。还有,那具通讯天线虽然伪装过,可是战役级的大家伙。
  袁朗:成才?
  成才:五分钟内四人进出工事。三军官,一士兵。
  袁朗:你凭什么断定官兵?
  成才:步态。军官站队列少,士兵一个人走路都象在队列中一样。
  【袁朗没说话。
  吴哲:那就吻合了。3385位置,看型号目标应该在天线下沿十五米,半径
  二十五米范围内。
  袁朗:核实。
  【吴哲有些愕然。
  袁朗:两小时。
  吴哲:太危险。
  袁朗:所以只两小时,否则该一个昼夜。
  【那几个开始执行,这意味着包括袁朗在内,每个人都要在各自的观察位置上,也就是敌军的眼皮下纹丝不动耗上两个小时。
  【普通一兵的许三多仍然没事干,也就是说他警戒,他从隐蔽点观望着那庞大的厂区。
  【固然是一个一触即发的警戒状态,可许三多的神情多少有些茫然。
  许三多(OS)队长叫袁朗,这世界上帮我最多的人。带一堆仪器的家伙是吴哲,如果不是这时候他一定开很多玩笑。我叫许三多,我是农村兵,成才是
  我的老朋友,唯一还在身边的老朋友。
  别的老朋友…不抱幻想地说,在这场战争中,他们已经牺牲了。
  【晨雾渐渐地淡去。
  7、炼钢厂外/日
  【袁朗终于放下了望远镜,看了看表,吴哲前车之鉴地又看了一会,成才贴在瞄准镜上的眼睛则根本没下来过。
  袁朗:情况?
  吴哲:还是3385。
  成才:无误。
  袁朗:传送。
  【吴哲开始利索地操作通讯设备和他的臂携电脑。
  吴哲:S1呼叫拳头,拳头,来个拇指。现在传送位置。(他开始传送数据,边对袁朗)干扰源太多,必须手动引导。
  袁朗:许三多。
  【许三多明白要他干什么,将那具激光指示仪组装上架,他开始组装,袁朗调校。
  袁朗:引导时容易暴露。保护操作手。
  【成才把一直用于观察的狙击步枪改成待击状态,许三多装填了一发榴弹,袁朗支开了机枪的枪架。
  【吴哲仍在传输数据,似乎这一切与他无干,实则他就是众人要保护的操作手。
  8、空中外/日
  【云层里一架超音速战斗轰炸机呼啸而来的声音,它仅仅在云层外露了几秒钟,而后机首上仰又没入了云层,一个小迎角投弹。
  【一个流线型的抛射体顺着飞行惯性仍在推进,它滑进了一段距离,制导头开始检索,然后弹翼弹开,它现在已经确认了方向,开始靠自身的一级动力推进。
  【苍茫的大地从弹头下一掠而过。
  9、炼钢厂外/日
  【吴哲早已经用激光指示仪精确到厘米地对准了目标,可为避免提前暴露,他不敢开机。
  袁朗:距离二十五公里,二点七个马赫。
  【吴哲的手凑上了开关,那只手有点发抖。
  【袁朗伸着的手做了个否决的动作。
  袁朗:十七公里。
  吴哲:进入引导范围了!
  【袁朗仍没有动作,吴哲擦擦汗,紧张地看着袁朗伸着的那只手不疾不缓地依次把五个指头全部曲下,那种节奏让吴哲快要窒息。
  袁朗:开!
  【吴哲开机,肉眼不可见的指示光束照射在他校定的目标上。但他们是在一个光电仪器成了林的地方,这样干实在跟明火执仗差不多,一具光电侦测仪立刻向他们方向转了过来,一队武装的小小人影从隐蔽的地下出口里现身,向这边冲来,敌军的反应速度也实在快得惊人。
  【三枝枪口向冲过来的敌军瞄准,吴哲仍保持着光束定位,看来把他头剁了也会让引导束一直保持在那个方向。
  【一发子弹贴着他的头顶划过。
  【砰的枪声一响,远处那个卧射的敌军扔枪翻倒,那是成才的还击。
  【那边的机枪开始轰鸣,袁朗和许三多仍不开枪,只有成才仗着狙击步枪的
  远程和精确做弹无虚发的还击。
  【枪声忽然稀疏下来,因为所有人都听到一个不祥的声音,一个冲在前沿的
  士兵回望,被成才毫不客气地一枪摞倒,那是这场戏的最后一枪。
  【空中高速弹体撕裂空气的声音笼罩了这片伪装良好的指挥阵地。
  10、空中外/日
  【那发钻地弹已经以近千米的秒速飞临了目标上空。
  (我不知道从制导头的视角是怎么反映肉眼不可见的引导光束的,如果咱们电脑知道可以考虑做上去)
  【发现引导束,锁定,一级推进器脱离,二级推进器加速,尖锥型的弹头在瞬间又加速了一倍,以至周围的景观都成了模糊的影像,它呈一个垂直角照着目标点扎了下去。
  【击中,厂房一掠而过,水泥地面瞬间便被穿透,象是纸糊,影像忽然一片漆黑,它钻入了地底,但仍在继续,它必须达到事先标定的十五米定深。
  11、炼钢厂外/日
  【死寂,近处的人看着地上新开出的一个洞,并不大,还不到一米直径的一个黑黝黝洞口,深不见底,硬点攻击并不会造成太大的进口。
  [静候的几秒钟格外漫长,连成才也停止了射击而屏息静气地等待着一个结果,毕竟他们花了那么多精力才发出这一弹。
  【攻击他们的守军也在回望,当沉寂的时间已经远超过常规弹的引爆时间时,侥幸心理就暗示他们这是一发臭弹,攻击他们的人从地上爬起来回归攻击位置,几个人走向那处洞孔试图往里打量。
  【然后猛然的沉闷爆炸,大块的钢筋水泥从那个孔洞里喷溅出来,大地被摇撼,厂房上还残存的玻璃成了碎裂的晶体哗然掉落,然后钢筋水泥的碎块
  下雨般砸落在整个厂区范围内。
  【这只是被波及的地表,真正爆心的地下发生了什么没人看见。
  【吴哲在震动中扶住快要塌掉的激光指示仪,同时开始检索信号。那三个人稳稳地盯着爆炸中奔跑闪避和摔倒的敌军,监视着那一片混乱。
  【吴哲终于从自己的光电世界里还神,语气激动得有些失常。
  吴哲:信号源中断!
  袁朗(一跃而起)撤退!
  【敌军的反应不比他慢多少,枪声又开始响起,几发近弹铲下了断墙上的砖屑,这是那类被砍掉了脑袋仍有战斗力的精锐。
  袁朗:许三多,掩护!
  许三多:是!
  【正在收拾装备的吴哲愕然了一下,但许三多开始还击。
  【成才纹丝未动,他仍在搜索着威胁最大的目标然后予以击倒。
  袁朗:成才!
  成才:我掩护!
  袁朗:你还有用!-记得战前你跟我说过什么!
  【成才终于从卧姿改成了跪姿,他在跪姿中击中一名敌军,看了一眼许三多,
  许三多聚精会神在打点射,往下的场合多少子弹也不够用,他得省子弹。
  成才:许三多,我等着你。
  许三多(从刚完成的一次射击中转过头来)啊?
  【成才在枪声中跟他比了一个手语,然后追随在袁朗和吴哲身后,前两人已经撤出隐蔽阵地。
  【许三多微笑,他明白那手语的意思,然后他开始独自一人对付无穷无尽的敌军,视野中的整个厂区都是在隐蔽推近的敌军,那根本不是一个人能应付得来的兵力,自然,四个人也应付不来。
  【开枪,弹壳从抛壳窗里迸射,他很快射光了一个弹匣,在空弹匣还未落地时已经装上了一个新弹匣。
  【然后往舍弃的仪器里放了一块炸药,他开始转移,被封在这里死磕只有死路一条。
  【他是转移而不是逃跑,尽力把追击者引离队友撤离的方向。
  【一辆装甲车在厂区里驶动,许三多在厂区里跃进,装甲车上的大口径机枪将他身边的砖石打得粉碎。
  【敌军迅速漫向他们方才的隐蔽阵地,爆炸,S1小组什么也没给敌军留下来。
  12、炼钢厂外/日
  【许三多已经逃进这处废弃工厂的无人区,他竭力奔向狭窄之处,以避开那辆穷追不舍的战车。
  【战车终于被卡在某处前进不得,许三多的身影在车间里一闪而没。
  【车上的敌军下车追击,从那个默契的包抄队形来看,那也是一批极其老练的军人。
  13、厂房内/日
  【巨大到空旷的车间,许三多在车间上空的传输栈桥间隐蔽着攀爬,身下和身后,敌军同样在隐蔽和搜索,沉默而有序。
  【几个敌军从大门处包抄进来,几个敌军攀上了直梯,就要上到传输轨道,他已经进退无路了。
  【许三多决定由连接各车间的栈桥转移往相邻的车间,他快速前进了一小段,怔住,这段栈桥中断了,一段废弃的栈桥,中间间隔了一个人力很难逾越的距离。
  【人声和人影越来越近,看来要被活捉了。
  【许三多站起来,连解下身上负荷的功夫都没有,他持枪在手,全力纵跳。
  【跟找好的落点只差了一线之隔,他下落,消失在这处断裂的轨道之间。
  【我们看不见许三多了,从栈桥往地面下望是一个让人目眩的高度。
  14、山野外/日
  【袁朗三个人仍在奔跑,炼钢厂已经成了身后的远景。
  袁朗:停!
  【他们持枪警戒着身后,许三多的努力起了作用,并没人追上来。
  袁朗:核实。
  【吴哲检索着仪器。
  吴哲:目标毁灭。我军炮火四分钟后将覆盖敌表面阵地。
  【他操作仪器的手指忽然停顿了一下,露出愕然的神色。
  吴哲:……不。
  【他用一种发狂的速度操作着仪器,看起来有些失措。
  15、炼钢厂外/日
  【一个敌军出现在栈桥从车间里延伸的出口,他往外看了看,空无一人。
  【他还试图往前搜索的时候,警报凄厉地响起,搜索的敌军收队回师,他做了最后一个。
  【镜头从栈桥下移,许三多挂在那里,他两手各握着步枪的一端,步枪的背带挂在断桥一端延伸出来的铁条上,那是他没直接摔下去的唯一原因。
  【摇摇欲坠的平衡。而且那根铁条已经被徒增的重量压得一点点下弯,枪背带也在一点点下滑,当它滑到尽头时也就是许三多摔下去的时候。
  【许三多一筹莫展地看着。
  许三多(OS)我又干傻事了,最好别被战友们看见,他们会笑掉大牙。
  【又下滑了一小段,许三多在下滑中拼力保持住平衡。
  【他看着一米多开外的断桥支架,他也许能用腿够上它,一旦够上它他就可以找到一个新支点,把自己解脱出这个窘境。
  许三多(OS)但是总得试试。
  【他试图用脚去够它,那看起来有点象耍杂技,但他几乎做到了。
  【影视中主人公常见的幸运并没发生在我们的人物身上,在脚刚触到支架时,枪背带也彻底脱离了它的挂点。
  【许三多平伸着躯体下落,两只手紧紧抓着他的步枪。
  【结结实实的落地,背部着地,钢盔和背包起了一定的缓冲,但那样的冲击远超出人体极限,许三多在冲击中瞳孔放大,他仍呈摔落时的姿势,也仍抓着他的枪,但眼神立刻就黯淡下来。
  许三多(OS)我又干傻事了。
  【这是他在晕眩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16、山野外/日
  【袁朗和成才蹲踞着警戒,两者目光交会,成才的眼神冷漠甚至带着点仇恨,
  袁朗知道那是因为什么,但他的目光移向吴哲。
  【吴哲已经得出一个结果,他颓然坐在地上。
  袁朗:情况?
  吴哲:敌军……敌军指挥能力仍然存在。
  袁朗:说清楚。
  吴哲:他们的备用系统开始启动……总部通报,是在G4军港-妈的!他们的
  备用系统在某艘军舰上!
  袁朗(淡淡地)真行。
  【他在想。成才忧伤地看着地面,吴哲绝望地看着天空,象个瞎眼的先知。
  吴哲:敌军将先于我方发起二次攻击。
  17、炼钢厂外/日
  【水流在水稻田垣间喷涌,泥鳅在一个农民设下的笸箩牢笼里欢快地跳动,
  那是许三多的幻觉。
  【一个重伤的士兵躺在工厂间的废垣间动弹不得,身周是二次集群轰炸的炮
  弹呼啸,世界被撕裂,这是现实。
  【那双没有焦点的眼睛在震动与撕裂中无动于衷,他望着一根被炸裂的水
  管,水管里喷涌出的水花在身下聚成了一个小小的水塘,
  【在他的心里有人在嚷嚷,来自对他永远不会成为过去式的伍六一。
  伍六一(OS)全连都等着你呢!班长又挨训了,都是因为你不争气!
  许三多(OS)我没有……我努力。我只是累了,休息一下。
  【挣扎,在水坑里竭力想抬起自己的半个身体,然后又摔在里边。
  【他倒下,一双农民的赤脚从稻田的水流里提起,跑开。
  【再挣起,再倒下,身下的水花溅起,那双农民的赤脚也在溅起水花。
  许百顺(OS)我又有儿子啦!三个!三个都是儿子!
  【许三多再次倒下,这回用尽了全部剩余的力气,他半个涣散的脸孔埋在水
  坑里。
  许三多(OS)爸爸,大哥,二哥,你们好好活。
  【那双农民的赤脚从水洼里跑开。
  18.中国农村外/日
  水花四溅中许三多的父亲许百顺跑开,现在我们只能看见他的背影。
  身后是郁郁葱葱的南方水稻田,身前是郁郁葱葱山林掩映下的山村。
  水沟里许百顺刚用竹篱拦住了一笼泥鳅,泥鳅和鱼在水花里蹦跳。
  田边的大喇叭正在嚷嚷。
  喇叭:许百顺,许百顺,还不回来?你日的闺女要生啦!
  许百顺对着喇叭嚷嚷:是日的儿子!
  许百顺跑开。
  (第一集完)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无意冒犯,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目前靠网友赞助运行。
如果您觉得本站内容不错,请适当支持下,以便我们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服务器。

网站维护运营 就靠大家支持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GMT+8, 2019-10-20 07:14 , Processed in 0.150167 second(s), 19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