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专业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纪录片策划、创作,纪录片拍摄,纪录片策划,纪录片制作知识,下载纪录片,BBC纪录片,纪录片大全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电影《卧虎藏龙》剧本完整版(word)

2019-7-5 11:49| 发布者: 小白兔| 查看: 206| 评论: 0

摘要: 电影《卧虎藏龙》剧本完整版(word)  (1)外场景:雄远镖局外大道人物:无时间:日  省城外的十字路口。镖局院外大门上悬挂着“雄远镖局”的旗子。  (2)外场景:雄远镖局人物:镖师若干,趟子手若干,李幕 ...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电影《卧虎藏龙》剧本完整版(word)

电影《卧虎藏龙》剧本完整版(word)

  (1)外场景:雄远镖局外大道人物:无时间:日
  省城外的十字路口。镖局院外大门上悬挂着“雄远镖局”的旗子。
  (2)外场景:雄远镖局人物:镖师若干,趟子手若干,李幕白,吴妈时间:日
  镖师和趟子手们正在给车队装货。一位骑士背剑骑马,背对着镜头,进大门。干活的人们放下手里的活,满眼疑惑的抬头向骑马人望去。其中一人认出了来者。
  趟子手甲:啊!李爷!
  立刻,人们有的冲李幕白笑,有的拱手。李幕白,三十多岁,美俊而强悍,环顾四周下马。
  在背景,吴妈看见李幕白仍下手里的包袱,高兴的跑进内院。
  (3)内场景:雄远镖局内人物:吴妈时间;日
  吴妈匆忙跑过厅堂。吴妈:秀莲!秀莲呀!
  (4)内场景:俞秀莲房人物:俞秀莲,吴妈时间:日
  俞秀莲是一位二十八九岁的貌美女子。正在屋内收拾上路的物品。她将几件细物放在一块亚麻包袱皮上。听到吴妈的喊声,迅速从墙上拿下刀。这时吴妈叩门,之后来。
  吴妈:秀莲!李幕白来啦,你看你还不信,真的!
  俞秀莲的瞳上掠过一丝喜悦,但很快又转为严厉而烦恼的表情。将刀挂回墙上。
  俞秀莲:吴妈,稳重。请他到练功堂,我马上就过去。
  吴妈:快些啊
  吴妈跑出去了。俞秀莲立刻慌慌忙忙的开始整理衣装。
  (5)内场景;雄远镖局大厅人物:李幕白,俞秀莲,吴妈时间:日
  李幕白坐着与吴妈说话,俞秀莲入,李站起,双方一拱手,吴妈疾步离开。
  俞秀莲(微笑着注视李幕白):幕白兄,好久不见。
  李幕白:是啊,(李对俞的目光有些经不住,环顾内四周)生意还好吧?
  俞秀莲:还好。你还好吧?
  李幕白:蛮好的。
  二人有些局促不安,停顿一下。
  俞秀莲:请坐。(李入座)
  李幕白:我来是有件事。你要跑一趟镖到北京?
  俞秀莲:正收拾呢,马上就得走了,要不今天就赶不上住店了。
  李幕白:我想请你------(李开始解开包袱皮)烦劳交给贝勒爷一件东西。
  俞秀莲:幕白,你不能自己去交吗?
  李幕白已经打开包袱,将物件呈给俞秀莲。一把宝剑。
  俞秀莲:青冥剑!把它送给贝勒爷?
  李幕白:是。
  俞秀莲:你什么意思?
  李幕白:这把剑,跟随我很久了,你知道。这把剑上,有多少江湖恩怨,看着干干净净,是因为它杀人不沾血。
  俞秀莲:又不是你惹事,能死在青冥剑下,也是他们的福气呢。
  李幕白:我----我想过了,该是离开这些恩怨的时候了。
  俞秀莲:离开了之后呢?
  李幕白只是仔细的察看剑身。
  俞秀莲:干脆和我一起去北京,你亲手把剑送给贝勒爷。我们从前不是常一起去北京吗?
  李幕白:(微笑着)唉!我得去武当山,为恩师扫墓。恩师遭碧眼狐狸暗算,这么多年了,我也没找到仇家,说起来,在江湖上是很没面子的一件事。
  俞秀莲:仇没报,剑倒要送人了。一个男人,做事总要做完。不过这样也好,剑放到贝勒爷那里,你也清净了。一辈子打打杀杀,凶气太重。我们都不年轻了,有些事也该从长计议了。
  李幕白点点头。
  (6)外场景:雄远镖局人物:李幕白,俞秀莲,吴妈时间:日
  李幕白骑在马上冲俞秀莲微微点头,向俞秀莲道别后,飞奔离去。
  俞秀莲望着李幕白远去的背影出神,这时,吴妈从俞秀莲身后走出,打断了俞秀莲的冥想。
  吴妈:怎么样?这回他提了吗?
  俞秀莲甩了吴妈一眼,然后巡看车队,短吼。
  俞秀莲:启镖!
  吴妈:(目送俞秀莲走远的背影,忧心的说)幕白到底是提了没有?唉,就差一层窗户纸,谁也不捅破。
  (7)外场景:城门要塞人物:俞秀莲,镖师若干,押车的趟子手若干,戍守官兵一小队,其他通行的人车时间:日
  戍守官兵查完了车上的货。
  戍守城门的官兵把入京许可的官文还给俞秀莲,并对这位女镖师投以侧目,俞秀莲翩然一笑。
  俞秀莲:各位爷,谢了!
  她轻轻上马对车队。
  俞秀莲:进城!交了货歇着。
  8外场景:京城天桥人物:俞秀莲,镖局人马车队(同前场),杂艺表演者,围观人群,车马人群时间:日
  京城街道,人车杂.几撮江湖卖艺人群集在一个角落表演,有一对父女卖艺.
  卖艺人:城墙不是垒的,槽船不是推的.个位都听清楚了,说天下第一枪----
  卖艺人女:还是杨家枪!
  卖艺人:说当今第一枪---
  卖艺人女:还是我亲爹您哪!
  卖艺人:既这么说,咱杨二就不能含糊,今天给个位爷使上一趟"断魂梨花枪".说这梨花,是咱杨二枪刺如花,说这断魂,是个位爷看好了个位的魂灵,使到好处,喝声彩,捧个人场;赏两钱儿,捧个钱场---
  俞秀莲高倨马上,看着京城的风貌.
  9外场景:街边货栈人物:俞秀莲,焦大爷(货主),趟子手,镖师时间:日
  趟子手忙着卸货,镖师把马牵到一旁去喝水和笼食草料.
  货主焦大爷清点货物(能看见货物是药材).
  焦大爷:谢天谢地,俞姑娘辛苦了.
  俞秀莲:哪儿的话!人货平安是咱们跑镖应该的.
  焦大爷:"雄远镖局"的招牌打俞师父起来就没砸过,您押的这几趟,俞师父在天之灵应该安心了.
  俞秀莲:那可不敢说.
  焦大爷: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同时将备好的酬金交给俞秀莲)--不急着走吧?
  俞秀莲:还有点私事要办!
  焦大爷:今儿我给大家接接风,瑞珍厚,怎么样?
  俞秀莲:(拱手)您客气!
  10外场景:北京城全貌人物:无时间日
  天光寸着一片灰色瓦檐,千家万户如棋盘一般的京城全貌.
  11外场景:刘泰保,伺卫长,玉府护卫数人时间:日
  刘泰保乐乐呵呵,身材魁梧,从马上下来,把衣襟拉平整遮住胸前肉疤结合刺青举世无双的"一朵莲花"把肩上鞋上的尖土弹一弹,把原本盘在脖子上的辫子往后一甩.他的马也学他使劲甩着尾巴,一耙子便扫到他脸上.
  刘泰保回头看他的马,马也回头看他.
  刘泰保:(对马)嘿,我摇头,你摆屁股,这可是裤裆里放屁---两叉着了.
  刘泰保说罢,沾了些口水往两道浓眉上一抹,把它捋顺了,玉府前一列车队和等候的车夫走过去,刘泰保朝伺卫长走去.
  刘泰保:(拱手抱拳)在下"一朵莲花"刘泰保,是铁小贝勒的护院,特来迎玉大人,玉夫人还有贵府的千金一同到贝勒府赏菊.
  伺卫长:(拱手)劳驾了!刘师傅!
  刘泰保:呃--听说府上小姐---(想再多问,但是看玉府家规甚严,车夫都严肃站立不攀谈).
  刘泰保把话咽回来,张望两辆停靠的空马车,他好整以暇等待惊艳.
  锣声响起.
  12外场景:玉府外广场空地人物:刘泰保,玉府伺卫长,伺卫数人,蔡九,蔡湘妹时间:日(连前场)
  [本场中所有的人,包括观众都在等待着玉娇龙出现,只有刘泰保错过了.]
  蔡九四十多岁,貌不惊人,带着俊俏的女儿蔡湘妹,在玉府外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解开红布包袱铺好练家兵器就敲锣卖起艺来.
  蔡九:诸位,在下蔡九,务农为生,闲时学学拳脚,无非是怕年景不好,卖艺防身,今天求个位父老捧个场,是万般无奈!
  蔡湘妹:(敲响锣)万般无奈!
  蔡九:家乡大旱,饥荒不说,孩儿她娘又撒了手.求口饭吃,这才带着闺女闯荡四方!
  蔡湘妹:(敲响锣)闯荡四方!
  蔡九:给个位叫甜的!
  蔡湘妹:个位叔叔,大爷!
  衣食父母:捧场的都是衣食父母!
  蔡湘妹:衣食父母!
  蔡九:好!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丫头,我先问你,这刀是什么刀?
  蔡湘妹:青龙偃月刀.
  蔡九:早年何人所用?
  蔡湘妹:关羽所用!
  蔡九:今儿个何人所使?
  蔡湘妹:我亲爹所使!
  蔡九:好丫头!咱们走起来!
  蔡九说罢就抄起一把重有百斤的关刀,才拉开架式,就被一群急步从玉府出来的伺卫喝住.
  茨卫长:大胆,竟然敢带着兵器到九门提督门外造反!
  蔡九:官爷言重!蔡九混口饭吃!
  伺卫长:九门提督府外能由你混饭,那我们还混什么饭?滚!
  蔡九被推倒在地上,蔡湘妹丢下锣赶紧去扶他,父女俩是仓皇又狼狈.
  蔡湘妹:咱外乡人,初来乍到,哪儿知道哪儿是哪儿啊?
  有一只手过来帮蔡湘妹扶蔡九,同时捡起地上的锣.
  刘泰保:唉呀!拿官门当庙门儿两位也真是---(替两人对伺卫说话)我看这爷儿俩也是饿疯啦!
  玉府似有人出入,伺卫急于撤回,从蔡湘妹的眼中可以看出她也在张望.
  伺卫长:快走啊!
  刘泰保(好意)你们还真是--九门提督是什么官?说白了天子脚下都归他管,京义重地!---行了行了!把吃饭的趁伙收拾收拾赶快走吧!
  刘泰保帮他们捡拾兵器,蔡九立刻上前自己拾起兵器,刘泰保一握那把关刀才知道有多沉,诧然看着蔡九.
  蔡九:多谢这位爷!不敢劳您大架!丫头,把趁伙收喽!
  刘泰保:(好奇)听口音两位是西边来的?
  蔡湘妹要回话,蔡九抢一句在先。
  蔡九:得罪得罪!丫头!快走!
  蔡湘妹:(指一指刘泰保的手上)锣!
  刘泰保才发现捡起来的锣还一直夹在腋下,赶紧还给蔡湘妹,近看一眼这小妞儿还真俏,看得出她眼里对刘泰保还有几分感激。
  刘泰保张望两人身影,看见蔡湘妹还回了一次头。
  13外场景:玉府大门口人物:刘泰保,玉府车夫数人,玉府护卫数人时间:日(连前场)
  刘泰保回到玉府门前。
  伺卫长:刘师傅!劳驾您前头引路。
  刘泰保:人都上车拉?贵府千金----(补上)还有玉大人------
  伺卫长:车内恭候多时了!
  刘泰保没能看见玉府千金,咬牙叹气,上马走到车队的前面。
  车队前一卫士甩长鞭发出抽动空气的尖锐声响,车队起动。
  14外场景:铁小贝勒府花园人物:得禄,下人若干时间:日
  得禄四处指挥下人布置赏菊的花园,下人们抱着盆栽菊花忙碌。
  得禄:快!这边换盆黄的!
  15外场景:京城街道人物:刘泰保,玉府车队,随从伺卫若干,罗小虎,京城百姓时间:日
  玉府车队经过大街,前导的两名伺卫骑在马上,不时甩动长鞭,发出声响。
  刘泰保狐假虎威地走在开道伺卫的后面。
  街上的人听到甩鞭声都急忙回避。(镜头正对)有一个装束鲜艳,一看即知是边疆人的壮汉(罗小虎)站在人群中留心观望官桥经过。一个过路人挤到罗小虎的胳膊时,挤起罗的袖子,露出前臂系着一支小弓弩。罗小虎飞快拉上袖子,把武器藏起来。
  隐约却见到女眷的官轿窗帘竟揭开,刘泰保惊诧连忙揉眼,还没睁亮眼睛,那轿帘一刹时又放下了。刘泰保扼脘至极也不能多说什么。
  16内场景马车内,京城街道人物:玉夫人,玉娇龙时间:日
  玉娇龙放下窗帘。
  玉夫人:就要嫁人的人了,少抛头露面的。
  玉娇龙:看看怎么了,嫁了人,眼睛还不是要看东西。
  玉娇龙说着有揭开窗帘的一角朝外窥看,最后又意兴阑珊地放下窗帘。
  玉夫人:不是不让你看东西,是别人让人看见你。
  玉娇龙:那还是不要嫁人的好。
  玉夫人:还说!----你爹这十年放官到新疆,可把我放老了,也把你放野了!---闭嘴!难看!京城里一切讲规矩,你现在连蹲安都不会,花盆底也踩不稳。
  玉夫人一面说一面正女儿的衣领。
  玉娇龙:我不想来,硬要我来!
  玉夫人:(兴致地)倒是今儿说不定见得到鲁翰林-----你可得回避着点儿,人家已经放了聘,按说是不方便见面的----你瞧他那肥耳垂儿!那可是主富贵啊!
  玉娇龙:你喜欢大耳朵,干脆把我嫁给象,要不嫁给猪也行!
  玉夫人瞪着她,有怜爱地扑哧一乐。
  17内场景:铁小贝勒府大厅内偏间人物:铁小贝勒,俞秀莲,(外有江湖豪杰代表),得禄时间;日
  桌上摆着的剑匣,铁小贝勒有欣喜更有不安。
  铁贝勒:-----这是幕白的贴身配剑啊!宝剑配英雄,当今天下论剑法论武德,只有慕白才配用这把剑----!礼太重,我不能收!
  俞秀莲:贝勒爷,这把剑惹了无数江湖恩怨,慕白说,他要从此离开这些恩怨。您不收下,恩怨不了。
  铁贝勒:(沉思)恩,也是。算我替他管着吧,这样一来,大清的天下,也少掉不少麻烦。慕白是明白人。
  此时得禄进来。
  得禄:九门提督府玉大人到!
  铁贝勒:更衣。
  俞秀莲:(起身)不多打扰,告辞了!
  铁贝勒:别急着走,你今儿就在这儿住下了。慕白把剑放我这儿,以后就该张罗着过日子了。我看你们的事儿,也该办办了。
  俞秀莲:我看慕白也有这个意思,可他就是不明说。您说哪儿有让女人说这种事的?
  铁贝勒:他不说我说。下回见着他,我就明讲了。其实慕白虽说是江湖上一条好汉,我看来看去,只有你能降住他。他不明说,也是跟你调皮呢。
  俞秀莲:贝勒爷说的是。
  18外场景:铁府花园人物:玉夫人,铁小贝勒,随伺下人时间:日
  玉大人穿过二门直入中堂,背景中后头有人扛着礼匣向偏房去。铁小贝勒拱手出厅。
  铁贝勒:玉大人光临,有失远迎!
  玉夫人:岂敢!多谢贝勒爷相邀,卑职有些在新疆任上时的收藏,不成敬意。贝勒爷笑纳!
  铁贝勒:客气了!---宽衣。
  19外场景:下院班房人物:刘泰保,车夫马匹包括玉府,铁府杂役时间:日
  上面的人忙着应酬,下面的人忙着赌钱。下院班房里,骡马车辆占据外院,各家的轿夫马匹聚集在廊檐下赌钱。
  刘泰保有点沮丧,进后院铁家杂役一见他就围上来。
  杂役:保爷!见着了?
  刘泰保:----(含混)那还用说!
  杂役:长什么样?
  刘泰保:(愣)长什么样儿?那水漾漾儿的,脸儿是黑里透红。还有---
  刘泰保敷衍的说着走进去,屁股后面跟着一堆杂役。
  杂役:官家千金怎么是黑里透红呢?
  众人喃喃附和。刘泰保停步怔住。
  刘泰保:可不黑里透红!玉府千金人家是从新疆来,哪儿像你们,在北京憋得白里透白,还算个男人样儿吗?!
  20内场景:铁府花园大厅人物:铁小贝勒,玉大人,江湖豪杰若干,俞秀莲时间;日
  此时铁府花园大厅已是高朋满座,玉夫人与铁小贝勒隔桌而座,厅里左右皆是一些穿着华而不贵的江湖中人。
  铁贝勒:这位是周本才周总舵,掌管冀州漕帮,运河两岸都有他的堂口,---这位是李文汗李大师!----这位是江南俞秀莲俞总镖头,“雄远镖局”旗号响亮!
  俞秀莲:不敢当!玉大人!
  铁贝勒:这位是金刀张德功张爷,一手好刀,开武馆又开医馆,还精通易经八卦,论命也有一套。
  玉大人觉得铁小贝勒介绍这些江湖人士令他尴尬,相对拱手有失身份,不答礼又不给铁小贝勒面子,只能让一让手,眼睛里多的是怀疑。
  铁贝勒:这些朋友都是我的至交,玉大人以后有任何事尽管吩咐他们。
  玉大人:官不忧民,何况是贝勒爷的至交好友。久闻贝勒爷广纳豪杰,有小孟尝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铁贝勒:我交朋友不讲身份地位,只讲个义字!
  玉大人:(虚应)贝勒爷胸襟开阔。
  铁贝勒:(笑着)今儿个请诸位来赏菊,菊,也是个聚的意思。
  周爷:铁爷高兴,待会儿咱就舞一趟刀助兴!
  玉大人眉头微皱。
  21外场景:贝勒府内院花园人物:俞秀莲,铁小贝勒之子女(男女童四,五人,5-10岁),玉娇龙时间:日
  几个孩子缠着俞秀莲要耍刀练拳,俞秀莲和贝勒爷的孩子相熟,比划两招,逗着他们玩,院子里有暖阳。
  玉娇龙远观。
  22外场景:铁府花园人物:鲁夫人,玉夫人,福晋,其他女性官眷时间:日
  鲁夫人:(点数菊花的名)这是“御带飘香”,皇上亲赐的名;“蜜西施”;这盆--对了,“紫霞觞”(是紫菊)。
  玉夫人接不出只字片名甚是懊恼。
  玉夫人:我小时候还知道,这么些年了又到新疆,真是记不得了。
  鲁夫人:靠记可记不了多少,京城里新鲜热闹的事多着哪,咱们结了亲家,我带你到处见识见识!
  鲁夫人那种占上风的姿态多少让玉夫人不太舒服。她看见,在花园的另一边,一个年轻人---鲁君佩----身后跟着一个家仆,也在观花。
  玉夫人:君佩比上次见到时发福了!
  鲁夫人:他最近刚升到顺天府任知事,肥缺,事儿忙,一天到晚都是各路人马来疏通巴结,我叫他少应酬,吃成个脑满肠肥的样子,你家龙姑娘可就看不上了!
  玉夫人:那倒不是!----
  亭台处福晋出来迎客。
  鲁夫人:是福晋!-----我远房的表姐,虽然多年不见,但亲还是亲!走吧!
  玉夫人在这里终于返回一城,煞是得意,官家之间算计的就是这些。
  23内场景:铁府书斋人物:得禄,俞秀莲,玉娇龙时间:日
  得禄引俞秀莲走来,一路走一路说,俞拿着剑,入门。
  得禄:贝勒爷说就搁在这屋!
  得禄推开书斋门,吓了一跳,一个女子正在看墙上的字,而且徐徐不惊地转身,仿佛突然来人她并不惊吓。
  得禄:您---
  玉娇龙:我是府上今儿的客。
  得禄:这是贝勒爷的书斋,姑娘您---
  玉娇龙:外头人多我头昏,想找个清静的地方透透气!
  得禄:小的是铁府管事得禄,(指俞)这位也是贝勒爷的客。
  俞施礼,玉却没有还礼,只是脸上一派喜气,之后对得禄:(指着墙上的画问)我觉得这幅不像真的。
  俞秀莲看着面前这率真、说话略带娇憨的女子,觉得有趣。
  24外场景:铁府跨院人物:刘泰保,得禄时间:日
  刘泰保不知哪里窜出,拦腰抱住得禄。
  刘泰保:听说俞姑娘把李幕白青冥剑带来了,剑在哪儿?快带我去看看!
  得禄:我说保爷!今儿府里多忙,上有官爷们吃喝,下有骡子马拉屎,还有人考我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您行行好儿别拦着我!
  得禄说罢就走,刘泰保若有所失。
  25内场景:铁小贝勒书斋人物:俞秀莲,玉娇龙时间:日
  俞秀莲把剑托着放到玉娇龙的手上。玉娇龙身子娇弱的微微往前一倾。
  玉娇龙:这么沉?剑不就是薄铁吗?
  俞秀莲:沉的是剑柄,剑身倒也不是薄铁,剑走轻灵,兵器里它算是最轻的,你没摸过兵器就觉得它沉。
  玉娇龙:谁说我没有摸过兵器,摸过的,我爹在新疆,家里养有府兵,我能摸他们的兵器,也玩。
  玉娇龙说着自己都笑起来,俞秀莲笑着这嘴不认输的女子。
  玉娇龙:这个剑套真好看!
  俞秀莲:再好看也是凶器。刃上染血,你就不会说它好看了!
  俞秀莲一面说,一面轻轻的把剑从剑鞘中拔出来,“铮”的一声在宁静的书斋中回荡良久。玉娇龙睹剑,眼中有一丝惊喜。
  俞秀莲:这把剑有四百年的来历了。
  玉娇龙:真好看。----你刚才说这把剑是归-----
  俞秀莲:原本是我恩兄李幕白的,现在他送给了贝勒爷!
  玉娇龙:李幕白?我在新疆都听说过他,大名鼎鼎。可他干嘛把这把剑给贝勒爷呢?
  俞秀莲:唉,说多了你也不懂。
  俞举剑舞了几下。
  玉娇龙:俞姐也是使剑的吧?
  俞秀莲:我使双刀,剑法我略通一二,李幕白的武当玄(牛匕)剑法,(比划着)真是得用这把剑才行啊。
  玉娇龙:是吧。
  俞秀莲把剑收入剑匣。
  玉娇龙:在江湖上走来走去的,是不是很好玩?
  俞秀莲:走江湖,靠得是人熟,讲信,讲义,应下来的就要做到,不讲信义,可就玩不长了。
  玉娇龙:可我看书上说都是挺有意思的,到处都能去,遇上不服气的就打。
  俞秀莲:(笑着)写书的不那么写,书就没法子卖了。
  玉娇龙:我看你就像书里的人。
  俞秀莲:(苦笑)洗不上澡,虱子跳蚤咬得睡不着觉,书里也写这个?
  玉娇龙:(着急坚持)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要出嫁了,可是还没过过我想过的日子。
  俞秀莲:我听人说起过。恭喜了!
  俞秀莲观察玉娇龙的表情。屋里寂静了一会儿。
  俞秀莲:嫁人是大事。女人一辈子,总是要嫁人的。
  玉娇龙:俞姐,你还没嫁人吧?
  俞秀莲:(脸红)你看呢?
  玉娇龙:没有!嫁了人还能跑来跑去?
  俞秀莲:说你不懂事吧,又懂点事。
  玉娇龙:那,你常来看我吗?
  俞秀莲:(点头)你小丫头!
  26外场景:铁府外院人物:俞秀莲,玉娇龙时间:傍晚
  黄昏时分,天空呈现出一片美丽的橘黄色和紫红色。玉娇龙由女仆陪同离开铁府书斋。玉向俞道别分手。俞似乎对玉十分感兴趣。
  26A外内场景:铁府大院人物:铁府仆人时间:夜
  仆人点灯。
  27内场景:铁府书斋人物:铁小贝勒,玉大人时间:夜
  剑从架上被取下,铁小贝勒把剑交到玉大人手中。
  玉大人细看宝剑,压住眼中吃惊之色,反复看着剑柄的刻纹,剑格剑穗的形式,闭目暗掂剑的重量。
  铁小贝勒大有考验玉大人眼力的味道。
  铁小贝勒突然把灯心一捏,灯熄灭,剑身在夜色中散出一种青蓝色的光。
  铁小贝勒此刻点上蜡烛,玉大人对着烛光细看剑身。
  玉大人用食指并中指横刮剑刃,不同的部位发出不同的铮铮声,之后将剑交给铁小贝勒。
  铁贝勒:(一字一句地)长二尺九,宽一寸一,护手一寸,宽二寸六,厚七分,两耳各长一寸五,剑柄原镶有七星,从剑身的旋纹看,是先秦吴国的揉剑法,汉朝就失传了。
  玉大人:贝勒爷博古通今。
  铁贝勒:剑,要人用起来才活。所谓剑法,是人法。
  玉大人:卑职愿闻其详。
  铁贝勒:京城内城还好说,无非是王亲贵戚,各部官员,加之八旗军布防严密,各有辖区。外城,就杂了,三教九流,往来人等。玉大人整治京城,不可只眼观朝廷,也要有江湖的联络,九门提督,才坐得稳啊。
  玉大人:(恍然)今日赏菊是为我安排的?!
  铁小贝勒冷不防擎起剑朝铜香炉一劈,玉大人一惊,香炉应声断成两半,但下面的红色软垫竟还完好。
  铁贝勒:刚柔相济,方得治道。
  28外场景:玉宅花园人物:玉夫人,玉娇龙,绣香时间:夜
  夜归,玉府夜全貌,玉夫人和女儿回府沿着回廊,玉夫人迭声埋怨。
  玉夫人:到了铁俯就不见你人,乱跑叫人笑话。
  玉娇龙:你要我回避的!
  玉夫人:-------君佩调升顺天府了,这个女婿没选错,你婆婆,可是个难对付的。
  玉夫人跟在女儿身后沿着回廊穿堂过院一路进玉娇龙的卧房。
  29内场景:玉府玉娇龙房人物:玉娇龙,绣香,高师娘时间:夜
  银水盂装着热水,绣香把手在水盂中暖过,才替小姐拆耳环,更衣。
  房门轻敲。绣香去开门,高师娘进来,手里拿着针线活。
  绣香:高师娘!
  玉娇龙:师娘坐。
  绣香出门离去。
  高师娘:缝了两件水衣,丝料的,要不要就换上?
  玉娇龙:放着吧!
  高师娘:听说你见到俞秀莲了?
  玉娇龙:你知道她?
  高师娘:听说她是道上的人,夫人不会让你和那路人混吧。
  玉娇龙瞪了高师娘一眼。
  玉娇龙:我愿意和谁混就和谁混。
  高师娘:麻烦进了家,就真是麻烦了。
  高还打算说些什么,但又改变主意。
  玉娇龙:我困了!
  高师娘:那就睡吧。来,我替你把头发拆了吧。
  玉娇龙坐在镜前,高与玉四目交射。高慢慢将玉娇龙发中的簪拔出,有了恨意,之后强压下去。
  高师娘:小姐长大了,也要嫁人了。今后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玉娇龙:还不是一样。好了吧?我困了。
  高师娘:立秋了,我替你把窗关好。
  高师娘关好窗出去。
  玉娇龙独自走向卧榻,这一整天她的心都不平静-----
  30外场景:京城夜景人物:无时间:夜
  京城全貌。
  31内场景:铁府院后门人物:刘泰保,打更人,黑衣人时间:夜
  刘泰保与打更人招呼,但觉身后顶上黑影一晃。
  32外内场景:铁府书斋外内人物:刘泰保,黑衣人,俞秀莲,巡更守夜的人时间:夜
  巡更守夜人走过去。木窗被挑开,一只手在黑夜里拿走发表放在书桌上的宝剑。
  刘泰保:嘿,你看上的也是我想看的,哪里跑!
  贼人看着刘泰保不慌不忙,也没逃。
  刘泰保刚要翻窗进来,黑衣人一跃上梁,刘泰保滚身落地刚抬头,黑衣人便从梁上以燕子空云的姿势飞身从窗子出去。
  刘泰保:有贼!快抓贼!----上房顶了!---
  黑衣人见势,三步五步就跳进另一院(刘住处)。
  刘泰保:偷青冥剑啦,抓贼啊!
  刘泰保抄了一根棍子追到外头去。此时锣声四起,唤出人们捉贼。人们跑了出来,俞秀莲从自己的房门向外看了一下,门关上。俞秀莲换好衣服出来,飞身跃上一座房屋的山墙,然后跳出院外,朝着与其他人相反的方向奔去。
  33外场景:铁府边巷侧门人物:黑衣人,刘泰保,家丁若干时间:夜
  刘泰保从夹巷提着棍子拼命跑过来。
  刘泰保:狗日的!把剑弄哪儿去拉!
  夹巷头,刘泰保喘气骂着。
  黑衣人就当着刘泰保面前跳下来,刘大吃一惊。
  刘泰保:你小子要剑还是要命!
  刘泰保棍子往地上重重一打,门户一亮黑衣人不屑打,转身就走。刘泰保从他身后当头一棍,黑衣人微闪,轻松两下就让刘泰保连人带棍趴在地上。
  黑衣人仿佛尽了陪他过招的义务,拱手消失在夜色中。家丁都追出来了。
  家丁:刘师傅!怎么着?
  刘泰保:往那边儿跑了。
  刘泰保:不以武胜,但以智取。
  家丁们朝着贼人逃走的方向追去。刘泰保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来朝着相反的方向奔去。
  34外场景:京城街道人物:刘泰保时间:夜
  刘泰保追到街上,已经完全失去了贼迹。
  突然:他听见有兵器的铿锵声音从暗巷传来,立刻循声而去。
  35外场景:京城院落屋顶人物:俞秀莲时间:夜
  俞秀莲沿着屋脊疾行,然后停下脚步,屏气聆听然后从房上跳下,继续前进。
  36外场景:玉府外夹巷人物:刘泰保黑衣人蔡九蔡湘妹时间:夜
  在一暗巷里,刘泰保看见黑衣人和另外两个人对打起来。
  蔡九:碧眼狐狸!你休想再逃!闺女!帮我扒她的皮
  刘泰保在暗处看清正是见过的那一对父女。
  蔡九功夫深厚,黑衣人闪躲应对并未拔剑。
  最后,黑衣人以轻功飞跃一座房屋,从蔡九的视线中消失。黑衣人又跃上一所房子的屋顶。正飞奔跨越之时迎面碰上俞秀莲。
  37(38)外场景:京城瓮城人物:俞秀莲,黑衣人罗小虎时间:夜
  俞秀莲与黑衣人飞入瓮城相峙
  俞秀莲:宝剑物归原主,现在话还好说。
  黑衣人听罢缄口不语,只稍稍移动了一重心。
  俞秀莲抡刀便砍,而黑衣人则将进刀一一招架回去。
  俞秀莲:你是武当派的门人?
  黑衣人仍一不发,但却跳到另一重屋檐上。
  俞秀莲也跃上,追赶上继续一刀接一刀闪电一般向黑衣人砍去,黑衣人流露出无心恋战的神色,内劲一发,俞秀莲被刀打折。正当俞秀莲抽出另一把刀时,突然一支小箭从暗处向她射来,俞秀莲险接住箭。黑衣人趁势施展轻功跑走。
  俞秀莲从房脊上飞落下面的夹巷内。她停下脚步,握了握手中的箭,然后又继续前进。
  在夹巷暗处,罗小虎多在那里观望。
  39外场景:玉府外夹巷人物:刘泰保,蔡九,蔡湘妹时间:日
  刘泰保冲到蔡九,蔡湘妹面前,一拱手。
  刘泰保:逮住没有?
  蔡九:逮谁?
  刘泰保:拿宝剑的!
  蔡湘妹想开口,被蔡九制止。
  蔡九:这位爷误会了,我正教我闺女练功,不练功怎么卖艺!-----走!练咱们的去。
  蔡湘妹:(低声)爹!
  蔡九带着湘妹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刘泰保:练功?你以为我也是练功的?人哪儿去了?
  刘泰保四下寻去,发现那贼人翻进高墙里。刘泰保顺墙寻去,拐弯儿,发现墙延伸过去是玉府大门。
  40外场景:铁小贝勒府回廊人物:俞秀莲,得禄时间:日
  俞秀莲,凝重的神色走向大厅,得禄引她。
  得禄:贝勒爷在厅里候着哪!
  41内场景:铁府大厅人物俞秀莲,刘泰保,得禄,铁小贝勒,家丁时间:日
  厅内人们都凝神站立,刘泰保正在讲述他看到的事情经过。这时俞秀莲走了进来。
  刘泰保:青冥剑是没回来,可我敢赌,贼人与玉大人家有瓜落儿。查他个底儿掉!
  铁贝勒:放肆!
  刘泰保:可我明明见着----
  铁贝勒:退下!-----俞姑娘,慢走一步。
  人们推挤着离开大厅。
  刘泰保流露出满脸不服气的表情。
  俞秀莲:玉大人看过青冥剑吗?
  铁贝勒:看过。不过玉大人与此剑,我看没有关系。
  俞秀莲:可是剑现在应该在玉府----
  铁贝勒:(用手拍了一下)有人想陷害玉大人,恩,也不是不----秀莲,你让幕白知道一下这事。
  42外场景:玉府门外人物:玉夫人高师娘丫头,仆妇,俞秀莲,罗小虎
  时间:日
  玉夫人进得门来,下轿,高师娘搀扶,玉府门口下人正在撕纸片,刷门板。
  玉夫人:怎么啦?
  丫头:有人在门上乱贴东西!
  地上一张撕下来的纸上写着“捉拿大盗碧眼狐狸”。
  高师娘:这是谁跟这个碧眼狐狸有仇,放肆到府上来了。
  玉夫人点点头,就同高师娘进去。
  一只手拾起(这人是俞秀莲)她仔细看了一下,把纸片放入怀中,继续向前走去。大街对面,身着西部服装的罗小虎在向这边观望着。
  43外场景:天桥人物:刘泰保,各类江湖卖艺人,围观市井小民时间:日
  刘泰保,街上寻看,到处都是江湖卖艺人,当中独不见蔡家父女。
  44外场景:北京街道人物:刘泰保,乞丐,蔡湘妹,市井群众时间:日
  刘泰保随手抓了一个要饭的问话。
  乞丐:许是离开了吧?前两天还见着呢。大爷你打发要饭的两钱吧。
  刘泰保给他一个铜钱打发他走,正有些摸不着头绪。忽然看见蔡湘妹打了一壶油行脚快速的转进一个胡同。刘泰保立刻悄悄尾随。
  45外场景:蔡家外人物:蔡湘妹,刘泰保,蔡九时间:日
  刘泰保看见蔡湘妹饶过烂泥塘,走进一户竹篱倾斜、屋瓦破败的人家。
  刘泰保总算摸出门路,大喜,再靠近,看见父女俩坐在桌前擦兵器。刘泰保这就嗅出有事的端倪了,走上前去。
  46内场景:玉娇龙房人物:玉娇龙,俞秀莲,高师娘,绣香时间:日
  高师娘安静的坐在玉娇龙身旁做针线,玉娇龙练字敛气凝神高师娘不时抬眼看,玉娇龙,玉娇龙则文风不动.高师娘停下针线,正要说些什么,绣香敲门进来.
  绣香:小姐!外头有为俞秀莲小姐来见.
  玉娇龙终于抬眼,停了一下.
  高师娘:小姐正没空呢.
  绣香:那就回了她.
  玉娇龙:请俞姑娘进来!
  高师娘看着玉娇龙,玉娇龙翩然一笑,指一指高师娘绣的东西.
  高师娘:(着急)小姐!麻烦真的进家了!
  玉娇龙刷着笔,从容的神情.
  玉娇龙:我有客!
  高师娘心浮气躁的起身走到门口,正好绣香带俞秀莲进来.
  绣香:俞姑娘请!
  高师娘与俞秀莲相互匆匆一瞥,高师娘欠一欠身便退下.
  玉娇龙:(笑)俞姐!我想死你了!
  俞秀莲:(笑)想我干嘛?
  玉娇龙:没事干呗.
  俞秀莲看着玉娇龙写的字.
  俞秀莲:呦,写得真好!
  玉娇龙:(得意开心)-----我写姐姐的名字!----练着玩!
  玉娇龙兴之所至又拿起笔,悬肘走笔行划,犹如舞剑,俞秀莲来玉府访失剑,这一刻她突然隐隐有种直觉.
  俞秀莲:咳!这俞字写起来真像剑!------
  玉娇龙显然微微有些荒乱.
  俞秀莲:我看你转手腕,书法剑法道理好像是相通的.
  玉娇龙:我看有点儿像刀法---我瞎说.(小声)嘿,我可听说你和李慕白的事儿了!
  绣香进屋送上茶水.
  玉娇龙:(示意茶水)请!
  俞秀莲:(想来想去)你想知道吗?
  玉娇龙:俞姐你说你说!
  俞秀莲:我小时候订过婚,不过不是和李慕白,是李慕白的拜把子兄弟孟思昭.孟思昭为了救李慕白,死在别人的刀下.这之后,李慕白大概是觉得---总之是对我非常好.我呢,又怕对不起孟思昭---就是这么回事,好像无缘,又好像是有缘.
  玉娇龙:你和李慕白谁也没有错呀,好就好嘛----
  俞突然从她的回忆中醒悟过来.
  俞秀莲:你还年轻.女人虽然要嫁,可嫁起来也不容易.你说呢?
  玉娇龙:其实,嫁起来也容易,我这不是说嫁就要嫁了吗?父母一回到北京,就替我安排了这门亲事.母亲说,跟鲁家联姻,对父亲在北京有好处.你瞧,管你愿不愿意,嫁人不是很快的一件事吗?
  俞秀莲:我们不比你们官宦人家.
  玉娇龙:什么你们我们的,俞姐,我认你这个姐,你可不许你们我们的.
  俞秀莲忽然觉得有点感动,叹了一口气.
  俞秀莲:好,好.不过我听说你要嫁的是个翰林?
  玉娇龙:什么翰林不翰林的,听说胖得像个猪.我将来要是叫人压死了,你可别不信.
  两个人笑得前仰后合的.
  47外场景:玉府花园人物:绣香,俞秀莲,高师娘时间:日
  绣香送俞秀莲出来,俞秀莲停下脚步,环视一下四周,看见高师娘在一个角落里正向她偷看的侧影.
  48内场景:玉娇龙的闺房人物:玉娇龙时间:夜
  月光流泻,洒满闺房.玉娇龙睡不着觉,从床上起身,向窗外望去.一阵轻风吹指她的发梢,风声渐起,慢慢地她的脸消褪变成-----
  49内/外(回忆)场景:马车内/大漠人物:玉娇龙,玉夫人时间:日
  玉娇龙一张少女天真的脸.玉娇龙坐在行进在大漠之中的骆驼队伍中的一辆马车上.她让大漠干燥的热风吹拂起她的乌发.官兵们骑在马背上,护卫着骆驼队.马车车篷内,玉娇龙的对面坐着她感到陌生的母亲.
  玉夫人:千里迢迢啊千里迢迢.你爹这回调到伊犁,还是出不了新疆.这地方,风沙不说,还盗匪遍地.娇龙?娇龙?你听着呢吗?
  玉娇龙仍向窗外看着.
  50内场景:玉娇龙的闺房人物:玉娇龙时间:夜
  玉娇龙叹息一声,回到床前.
  51外场景:玉府外街巷人物:蔡九,蔡湘妹,罗小虎时间:夜
  蔡九,蔡湘妹一直藏在树枝上,观察玉娇龙的动静.二人无声无息从树上跳下离去.
  罗小虎在暗处看着.
  52外内场景:蔡家人物:蔡九,蔡湘妹时间:夜
  蔡九,蔡湘妹走进屋来.
  53外场景:外地人落脚区人物:无时间:中午
  外地人落脚区
  53A内场景:蔡家人物:蔡九,蔡湘妹,刘泰保时间:夜
  蔡九父女走进小屋发现一个蒙面人正在翻他们的东西.
  蔡九随手扔出一支飞镖,正好将蒙面人的黑纱打掉,暴露出那人正是刘泰保.蔡九另一手将一把长刀架在刘泰保的脖子上.
  刘泰保:别!您别拿朋友当外人儿!
  蔡湘妹:(跳到两人中间,挡住刘泰保)爹,他帮过咱们!
  蔡九看着刘泰保.
  54内场景:蔡家人物:蔡九,蔡湘妹,刘泰保时间:日(第二天)
  蔡湘妹看着小炭炉,炉上滚着酸白菜炖肉丸子。她笑着看桌边,刘泰保和蔡九竟然像老朋友一样聊开了。
  蔡九:对那把剑,我们父女俩一点儿不上心。
  刘泰保:那你们盯着玉府干嘛?
  蔡九:我是找个人-----碧眼狐狸。不瞒刘爷您说,我是陕甘的总捕头。这碧眼狐狸犯下了好几桩案子,听说混入玉府。玉大人从新疆调北京,这碧眼狐狸应该是跟着一块儿过来了。碍着玉大人的面子,又不好明拿,只有想法子引她出来。
  刘泰保:这碧眼狐狸是公的还是母的?
  蔡九:母的。
  刘泰保:母的就交给我了,蔡爷您就别操心了。
  蔡九:得罪了,刘爷您还真拿不住她。我内人在武行上也是有名有姓的,都叫她害了。刘爷您歇着,于公于私,这都是我的事。
  蔡湘妹:丸子熟了!
  刘泰保:-----嘿!该熟的都熟了!
  刘泰保伸筷子夹丸子,蔡湘妹拿筷子夹住他的筷子。
  蔡湘妹:不行!----爹先!
  两人对看,蔡九瞪眼突然拿起筷子,夹的不是肉丸子而是一支镖,镖上绑着纸。
  刘泰保:吆!
  蔡湘妹:写什么?
  蔡九:今日酉时,黄土岗上,一决生死!-------好,狐狸出洞了!
  蔡九:(郑重看着刘泰保)宝剑与我无关,捉狐是我的事。声张了,她不现身,公务上你我吃罪不起!
  刘泰保大气不敢喘的点头。
  55外场景:铁府大院人物:俞秀莲,刘泰保,得禄时间:黄昏
  俞秀莲访玉府回来后静坐苦思。
  刘泰保全身穿着铁衣,脚绑着铁沙,满身大汗的在下院班房里走来走去还要抬脚出拳增加力道。
  刘泰保:夺宝剑,震九城,成王败寇,就这一回了!
  院中有动静。
  刘泰保:谁?
  刘泰保要追,忘了自己绑铁衣,一个站不稳,摔倒在地上,俞秀莲过来扶他。
  俞秀莲:刘师傅!-----没事吧?
  刘泰保:我这是练伏虎呢!
  俞秀莲:练功啊?
  刘泰保:可不!一天练一功,十天不练十天空。
  俞秀莲:(揶揄)好把式打不过懒戏子,就是因为戏子天天儿练功。
  刘泰保:您这意思-----我是戏子?!
  俞秀莲:刘爷想哪儿去了,您是贝勒府的护院,好把式。
  得禄走进院。
  得禄:俞姑娘,贝勒爷有请。
  俞秀莲:好!(对刘泰保)那我先去回一下。
  刘泰保:回头见,俞总镖头。
  56内场景:铁小贝勒的书斋人物:俞秀莲,铁小贝勒,李慕白时间:夜
  俞秀莲被引入书斋,看见铁小贝勒正在同背身站着的一男人说话。
  铁贝勒:啊,秀莲,你看谁来了!
  那男人转过身来,是李慕白。
  57内场景:铁府大厅人物:俞秀莲,得禄,李慕白时间:夜
  俞秀莲和李慕白坐在一起。
  李慕白:铁爷觉得你们昨天夜里行事莽撞了----
  俞秀莲:你先瞧瞧这个!贴在玉府门上的。
  俞秀莲从袖子里拿出那张纸片。李慕白接过细看,脸色沉了下来。
  李慕白:碧眼狐狸!这不可能!
  俞秀莲:你一直怀疑她逃离西域。这不,到北京了。
  李慕白:(长出一口气,心情非常复杂)呵-----师父的仇,应该可以报了,她盗走的武当心决,这回也有着落了。这是武当派的大事。可是-----
  俞秀莲:可是什么?
  李慕白:青冥剑又丢了。本来要退出这些江湖恩怨,可一下来了这么多恩怨。
  俞秀莲:(沉思)我觉得剑的事你不必管,剑,你已经送出手了。
  李慕白:我不管,谁能管?
  俞秀莲:你不管,自然就有人管。
  李慕白:那---师父的仇呢?此仇不报,我的面子在哪里?
  俞秀莲:你不就是因为这些不可解的恩怨,才要退出吗?
  李慕白:这两件事我总要办一件。好,我要报师父的仇。
  俞秀莲:(不解)碧眼狐狸、剑,两件事都是你刚知道的,那,你来北京是干什么?
  李慕白:我本来是---
  得禄走了进来。
  得禄:打搅二位,(对李慕白)听说您来了,刘泰保说是有急事儿要跟您说。
  李慕白:(对得禄)急事?
  李慕白看到刘泰保在院子的远处,于是走过去,与刘泰保在远处互相揖手,之后交谈。俞秀莲在厅里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58外场景:城外黄土岗人物:蔡九,蔡湘妹,刘泰保,碧眼狐狸,黑衣人,李慕白时间:夜
  三个人等在黄土岗上,暮天群鸦飞过这乱葬岗。
  刘泰保:说来,就得守信哪!怎么还闻不到骚味儿?
  一个老妇人头戴一顶帽子,帽沿塌下将脸遮住,拄着手杖爬上土岗。守候的三人交换一个眼神。
  碧眼狐狸:蔡九,你这臭当差的,你不给我活路,我也不让你活!
  刘泰保:你这老太太怎么张口就骂人哪?
  蔡九:你要是束手就擒,也算你走了一回正道儿。否则的话,我今天就销了你的案!
  蔡湘妹:爹!我给我娘报仇!
  碧眼狐狸:小婊子!一起送死吧!
  刘泰保:你个母狐狸,老成这样了还嘴硬!
  黄土岗上厮杀得难分难解,这时除了蔡九力敌,蔡湘妹和刘泰保都只能打游击战以偷袭的方式攻碧眼狐狸的虚处。
  蔡九:小心她的点穴法!
  话刚说完刘泰保已经被点穴在一边动弹不得。碧眼狐狸招招致人命,蔡九武功与碧眼狐狸伯仲之间,两人打得不可开交。
  一个人在高处观战。厮杀中,一瞬间,另一把剑格开碧眼狐狸的剑,快速几个翻转就拆解了碧眼狐狸的招数,还有余裕帮刘泰保解穴。
  碧眼狐狸:(惊讶)好!你们还有个打埋伏的!
  蔡九、蔡湘妹和刘泰保皆愣住,暗夜光影里李慕白站在那里。
  李慕白:武当派早该铲除你这个妖孽!------久违了!碧眼狐狸!
  刘泰保惊诧的反应。
  李慕白:你也许不记得我李慕白,不过,你不会忘记我师父江南鹤吧!---当年我在九华山闭关练剑,你冒充道姑潜入武当,盗走心诀,毒害我师父,今天该是你偿还这一段师门血债的时候了!
  碧眼狐狸:---你师父可惜太小看女人,即使入了房帏也不肯把功夫传给我,叫他死在女人手里,一点不冤枉。
  碧眼狐狸出招,李慕白试探剑招,碧眼狐狸眼露凶邪之光。
  李慕白:你盗取武当绝学,十年练剑,只练得一身走火入魔的邪招,今天教你命送武当宗门剑法之下,对你,也不冤枉!
  李慕白一出手,剑划破碧眼狐狸的左臂,观战的三人皆目瞪口呆,但与此同时黑夜中黑衣人出手挡李慕白的招。
  碧眼狐狸:(狼狈中士气又一振)徒弟!来!来!该杀的都在这儿了!
  刘泰保:狐狸还有徒弟?
  黑衣人对碧眼狐狸斥喝一声。
  黑衣人:走!
  碧眼狐狸:不行!我得除掉那老蔡狗!
  碧眼狐狸不杀蔡九不甘心,再站蔡九等人。
  黑衣人有些急,犹豫一下,拔出青冥剑,李慕白惊讶。
  李慕白:你是何人?青冥剑怎么会在你手里?
  黑衣人:三代祖传,你是谁?你管得着吗?
  李慕白:在下李慕白!青冥剑是我的剑。
  黑衣人望着他,不说话了。
  李慕白:不过,这把剑我送了人。
  黑衣人:(心虚)那就不是你的剑了。
  李慕白:不过,剑又被贼人偷走。
  黑衣人突然进剑,李慕白接了几招便凝视黑衣人。她和李慕白在黑夜中对峙。李慕白出招试她,她招招应对一剑不漏,李慕白惊讶。
  此时碧眼狐狸瞥见黑衣人和李慕白的剑法,脸上现出一股惊骇。
  李慕白:你师父是谁?碧眼狐狸不是你师父,你这“玄(牛匕)剑法”从哪里学来?
  黑衣人:(得意)随便玩玩!
  就在碧眼狐狸闪神惊讶时被蔡九顶了一刀哀叫一声,远处黑衣人听见便收剑施展轻功弹出数丈架住碧眼狐狸。
  黑衣人:走!
  碧眼狐狸:今天要铲草除根!
  碧眼狐狸说时便发出暗器,蔡九一面躲一面以暗器还击。
  李慕白正准备追击,黑衣人暗器飞来他一剑挡开,听到有人应声倒下,看不清是谁,突然听见蔡湘妹哇的一声哭出来。
  蔡湘妹:爹!------
  蔡九中镖于太阳穴当场气绝身亡,捕抓未成两眼不能闭上。蔡湘妹趴在父亲尸体上大哭,刘泰保慌张的看着李慕白.李慕白蹲下摸了脉替他把眼闭上。此时东方天色已渐转蓝,黄土岗成了老英雄的埋身地。
  李慕白非常沮丧。
  59外场景:京城街道/铁府大门前人物:杂役,市井小民时间:清晨
  京城的又一天。骡马车过,市井小民为五谷奔忙,杂役泼街,却压不住已沸扬起来的尘土。
  60内场景:铁府大厅人物:铁小贝勒,李慕白,俞秀莲,刘泰保,蔡湘妹时间:日
  刘泰保,蔡湘妹站在人群前,蔡九的尸体停在厅外,有人将上面的布单揭起,铁小贝勒和手下们低头观看.
  铁贝勒:这就是蔡九?
  蔡湘妹:我爹,陕甘捕头蔡九.
  铁贝勒:按说京城命案要由九门提督,而且,死的还是官差----你确定杀人者就在玉府?
  蔡湘妹:以性命担保.
  铁贝勒:(沉思了一下,指李,俞,刘)你们来.(对手下人指蔡)带她去后房安顿一下.
  铁小贝勒走出大厅
  61内场景:铁小贝勒书斋人物:铁小贝勒,李慕白,俞秀莲,刘泰保时间:日
  铁贝勒:速站速决,拿到凭证,我还能去上面解决此事.若错,或者误,江湖上的朋友可就要有所担待了.
  李慕白:玉府就一点担待都没有吗?
  铁贝勒:没有凭证,就是陷害;有,另论.
  李慕白:现在,两个贼人都在玉府,玉府如果放走了人-----
  铁贝勒:慕白,你是明白人,我就不多说了.
  俞秀莲:这个事儿,刘泰保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李慕白:我想,捉拿碧眼狐狸,我一个人足够了.没想到碧眼狐狸还有个徒弟.玉府那里,我去办.
  铁贝勒:你去办,我看不妥.
  俞秀莲:贝勒爷,您能不能找个什么借口把玉夫人和玉小姐请来呢?
  铁贝勒:(感到困惑不解)哦?让福晋去请就是了.为什么?
  俞秀莲:她们身上应该有凭证.
  铁小贝勒和李慕白看着俞秀莲,满脸困惑.
  62内场景:铁府花园人物:俞秀莲,玉大人,玉娇龙时间:日
  俞秀莲与玉大人和玉娇龙坐在旁,忙着挑选玉娇龙的嫁妆.
  玉夫人:哎呀,真是过意不去,买了料子还要我们挑!到底是福晋,你看,有热闹的,有素静的,都用得上,我们嫁闺女,可让我们费心了。
  俞秀莲:福晋这两天着了点凉,陪不了你们------
  玉夫人:(小声)唉,我听说贝勒府上丢东西了,真是的,福晋这身体又不适合了。
  俞秀莲:丢的东西,已经知道谁拿了。
  俞秀莲看着玉娇龙,玉将目光移开。
  俞秀莲:其实拿了剑的人能自己把剑放回去,贝勒爷给面子,也就不追究了。
  玉夫人:那就好了,有时候下人手脚不干净,真是挺烦人的。
  俞秀莲:您听说过一个叫碧眼狐狸的吗?
  玉夫人:女贼!新疆的,听说过。
  俞秀莲:几年前,她毒死了武当大师江南鹤,盗走了他的《剑法心诀》。昨天夜里她又杀死了一个关外捕快。
  玉娇龙:(有些发抖但却未让人察觉)你说她杀人了?杀了个捕快?
  俞秀莲:(温柔的对玉娇龙)有你在,说这些,不合适。
  俞秀莲边说边为玉娇龙斟茶。话快讲完时她仔细观察玉娇龙的表情,茶壶一下从手中滑落。玉娇龙眼都没往下看,本能的出手快如闪电,把茶壶接住了。
  玉夫人:(没有察觉)那这个人的手段也真是够高的。
  铁小贝勒陪李慕白走过来。
  玉娇龙:娇龙给贝勒爷请安!(行正礼)
  铁贝勒:玉夫人安好,这位是李慕白,有名的侠士。
  李慕白:玉夫人,玉小姐,幸会!
  李慕白上下打量着玉娇龙。
  铁贝勒:(对李慕白)玉小姐要出阁了。
  李慕白:福气,福气。
  63内外场景:蔡家人物:蔡湘妹,刘泰保时间:夜
  屋内蔡湘妹收拾父亲的东西,落泪。听到屋外有动静,她前去开门,发现刘泰保站在外面警戒着。
  蔡湘妹:来了怎么不进来?
  刘泰保:给你守个门。
  蔡湘妹:外头冷,进屋里来吧!
  蔡湘妹回到屋里,犹豫了一下,又返回门口。
  刘泰保身子微微一动,仍站在外面。
  蔡湘妹:进来,两个人,就不怕打不过碧眼狐狸了。
  64外场景:铁府大院人物:无时间:夜
  夜,宁静而漆黑。
  65内场景:铁小贝勒的书斋人物:黑衣人,李慕白时间:夜
  月光下有个东西在移动。铁小贝勒书斋的窗户被人拉开,一个黑衣人爬了进来。黑衣人走到桌旁,将一把宝剑放在桌上。
  突然,咔嚓一声,屋里被一支划着的火柴照亮了。一直藏在屋内的李慕白手拿火柴,慢慢的点着了一盏灯。
  李慕白:这么晚了,还不歇着?
  黑衣人急忙冲向桌子要夺回青冥剑,但李慕白飞身跃到黑衣人身前,挡住她的去路。
  李慕白:还来了就好,再拿走,等于不还!
  黑衣人:高兴就还,不高兴就不还!
  黑衣人生气,要夺剑,拔出自己的剑,李慕白讶异黑衣人的身法。
  李慕白:你师父在哪?
  黑衣人:你管不着!
  李慕白:我管得着。你师父杀了我师父,仇,当然是我来报。
  黑衣人:你管不着!
  李慕白:我管得着。你师父杀了我师父,仇,当然是我来报。
  黑衣人翻窗出去。
  李慕白拿起归还的青冥剑,也翻窗追出去。
  注:全文来自《卧虎藏龙》书籍,原著王度卢编剧王惠玲,詹姆斯,蔡国龙





纪录片部落-纪录片从业者门户(www.xitongle.com  编辑整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无意冒犯,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目前靠网友赞助运行。
如果您觉得本站内容不错,请适当支持下,以便我们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服务器。

网站维护运营 就靠大家支持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纪录片从业者-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GMT+8, 2019-10-20 07:21 , Processed in 0.144368 second(s), 19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