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雪天吃鸡

2018-9-30 17:45|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16| 评论: 0

摘要: 昨天一天大风吹,挨到黄昏时,落下来一场小雨。雨,零乱下,下着下着,竟飘起来细碎的雪子。许是下了一整夜吧,清晨起来,望处一片白。中午吃啥呢,妻说。打开窗子,猛然又见着很乱的雪花在很乱的风里团团飞动,若密 ...


昨天一天大风吹,挨到黄昏时,落下来一场小雨。
雨,零乱下,下着下着,竟飘起来细碎的雪子。许是下了一整夜吧,清晨起来,望处一片白。中午吃啥呢,妻说。
打开窗子,猛然又见着很乱的雪花在很乱的风里团团飞动,若密密麻麻漫天飞扬的柳絮。还早呢,到时再说吧,我脱口而出。忽然想到昨儿看到一篇吃白蒸鸡的文章,写得好,当时很馋,中午何不一尝呢。我便闭下窗帘,静静看妻一眼,道:“要不,我给你荐一菜,看你会做不?”“说吧,我还不是你常年保姆。”妻笑笑,放下手中绣品。“随我来。”我轻声招呼妻进到书房,打开电脑,翻找那篇文章。“又是网友介绍的菜吗?”妻拢拢耳后头发,淡淡颦眉,“早些时,你说一营养学家介绍海带蛋花汤好吃,可给你做了,咋儿闹了胃疼不是?”“这次不一样。”“饮食要因人而异。比如读小说,你说某某的小说好,我看着就费神。”“别扫兴行不?”“好好好,你找来,我照做给你就是了。”妻说。不料,忽然停电。我只得如此这般与妻一番交代后,妻微微一扬眉,撑把小花伞提个小篮出门去。雪,正下得紧。我忙“咚咚咚”追下楼梯,想喊妻回来,妻娇弱的身影已掩映在雪花深处。
估摸一个来小时,妻购物回来。
妻双手搭在我肩头,对我说:“先拿半只鸡做成白蒸鸡吧,要是不好吃了呢。”“听你的。”我握起妻冻凉的双手,她的手一挣,转身到厨房忙活去了。我捏起铅笔,在纸上构思小说人物关系图。不大一会儿,竟闻到一缕蒸鸡的香气。
那香气,若有若无,逗诱得我肚子有些饿。且吃鸡去,我掷去铅笔,轻脚来至厨房。妻围着一方素花三角炊裙,一边正忙活呢。听我过来,她回眸一笑,说:“饿了吧,马上好。”
鸡,终于蒸好。妻双手托着细碎花瓷盘子,盘上放着半只热气腾腾的白蒸鸡,从厨房出来。我端端正正往桌前一坐,妻又进里屋叫儿子,“吃鸡咧”。
这时,窗玻璃外边的世界,大雪与风,搅成一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喝茶下一篇:农家喜宴

相关阅读

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6 22:41 , Processed in 0.039645 second(s), 16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