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武林外传》剧本——4.白展堂怒点挑衅女

2018-11-10 19:57|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17| 评论: 0

摘要: 4.白展堂怒点挑衅女 大型古装言情剧《武林外传》之《白展堂怒点挑衅女》  【黑幕  黑色背景下,几个全身皆黑的人,抬着郭芙蓉和白展堂做出各种腾挪跳跃的动作。  脚下有个大转盘(餐桌就行),在动作定格时三百 ...
4.白展堂怒点挑衅女

《武林外传》剧本——4.白展堂怒点挑衅女


 大型古装言情剧《武林外传》之《白展堂怒点挑衅女》
  【黑幕
  黑色背景下,几个全身皆黑的人,抬着郭芙蓉和白展堂做出各种腾挪跳跃的动作。
  脚下有个大转盘(餐桌就行),在动作定格时三百六十度转动,造成类似Matrix的镜头假像。
  动作内容:郭白交手(快速),几回合后,动作转慢。
  郭扔三支飞镖(亦由黑人操作)白以铁板桥闪躲,定格,三百六十度转动。
  郭腾空而起,朝白扑过去,白反手一指。
  白:葵花点穴手!
  白的手指被郭一口咬住,定格,反三百六十度。白惨嚎!
  注:所有动作都是演出来的慢镜头,具体动作可参照Matrix第一集。
  【大堂
  郭芙蓉的面部特写,煞是狰狞。
  郭芙蓉:白展堂,你完蛋啦!
  佟湘玉:我倒觉得,要完蛋的是你!
  镜头拉开,小郭面前的桌子,一片狼籍。
  佟湘玉:我这儿是客栈,不是垃圾栈,给你一烛香,收拾不好,甭想吃晚饭!
  郭芙蓉:如果勤劳也是一种错误,那我马上改掉好了。
  佟湘玉:别改别改……勤劳都已经这样了,懒起来还不成猪窝了?
  小郭忙起来,佟湘玉摇着头嘟嘟囔囔走开。
  郭芙蓉:看什么看?没见过擦桌子啊?
  吕秀才:你以前在家不干活吧?
  郭芙蓉:谁说不干……瞧见我这双手没有?全都是自己洗的!
  白展堂下楼:那澡呢?
  郭芙蓉大喜:正等着你呢(W)我不是这意思啊!
  白展堂:是这意思也没关系,只要你开口,这事儿……
  李大嘴端菜出:就包我身上啦!(W)什么事儿?
  郭芙蓉:跟你没关系,回屋做你的饭去!
  李大嘴放下菜:有啥事找我啊,千万别客气!谁跟你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跟我过不去,就是跟我姑夫过不去……
  郭芙蓉:你姑夫是谁啊?
  白展堂:咱们的知县大老爷呀!
  李大嘴:嘘……低调,低调,有些事,心里明白就行了,不用可哪儿吵吵!
  邢捕头带着小六进门,众人迎上!
  众人:邢捕头来啦?哟,这是谁呀?
  邢捕头:新带的徒弟,小六……
  燕小六鞠躬:给大哥大嫂道喜了!(邢捕头迅速挡住)
  邢捕头:那什么,小六以前是专门帮人迎亲的。
  众人:瞧这小模样,长得多喜庆啊(W)您二位慢坐,这就给您弄壶酒去!
  众人四散,小郭继续打扫。
  邢捕头拍小六后脑勺:你个木鱼脑袋!
  燕小六:我又咋的啦?
  邢捕头:我把你从北岗村带上来,就是让你来给人鞠躬行礼的?
  燕小六:呵呵,呵呵……
  邢捕头:不许笑!干咱们这行,讲究的是个气势,要老是眉花眼笑客客气气的,那你震得住谁啊?
  郭芙蓉扫到脚边:脚……另外一只,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燕小六:对不住啊……
  邢捕头:嗯?
  燕小六拍案而起:大胆!
  郭芙蓉吓一跳:你……
  燕小六:你什么你?站好了!(抢桶,把垃圾倒桌上)把这收拾了……哟喝,还敢瞪眼睛了?(拔刀)找我砍你呢吧?
  邢捕头把小六拽到一边:过了过了,咱们是捕头,不是土匪!
  燕小六:我这就去给她陪不是……
  邢捕头:站住!看好了,好好学着点儿(走到郭身边)小妹妹!
  郭芙蓉:少废话,把这收拾了!
  邢捕头:那倒不急,我怀疑这里头有东西!
  郭芙蓉:什么东西?
  邢捕头:盐,不信你尝尝!
  郭芙蓉:这不废话吗?什么菜不放盐啊?
  邢捕头:我说的是私盐,走,跟我回趟衙门!
  郭芙蓉:凭凭凭什么呀?
  邢捕头:不回也行,乖乖把东西收拾了!
  郭芙蓉:你作梦,我还就不信了,走,我这就跟你去衙门,把话说说清楚!
  邢捕头傻眼:不不不用了吧?知县老爷挺忙的……
  郭芙蓉猛拽:走啊,你倒是走啊!
  两人拉拉扯扯,众人奔出。
  众人:咋回事儿啊?小郭你想干啥?赶紧放手,活没干好,祸倒不少闯,这么大人,咋一点不懂事呢?邢捕头别跟她一般见识,这孩子脑子不太好使……
  郭芙蓉:我我……我不干啦!(哭着奔回后院)
  佟湘玉:去看一下,别让她乱砸东西!(众人涌出)
  邢捕头:哪儿买的丫环啊?反了教儿了还?(拔刀)信不信我……
  佟湘玉:我信我信,教训她倒没关系(左右看看)我就怕她爹知道了不好办。
  邢捕头:他爹?
  佟凑过去耳语,邢捕头大惊,强吞口水。
  佟湘玉: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回后院)
  燕小六:他爹是谁啊?
  邢捕头:郭巨侠!
  燕小六:这个名字够怪的啊?
  邢捕头:这不是名字,是称呼,一般人都叫大侠,他爹是大侠中的大侠,所以叫巨侠。
  燕小六:有那么厉害吗?
  邢捕头:呵呵,六扇门的四大神捕,有三个是他徒弟,而且是武功最差的三个。
  【女寝
  郭芙蓉躺在床上抽泣不已,众人围着劝。
  莫小贝:小郭姐姐,你别哭啦!
  郭芙蓉:姐姐没事儿,哭一会儿就好了。
  莫小贝:你哭一晚上也没关系,别拿我被子擦鼻涕好吗?
  众人:可不是咋的,回头结成嘎巴,咋洗呀?你瞧那粘的,都能拉出丝儿了……
  郭芙蓉:你们都出去,出去呀……
  众人出门,佟湘玉端碗入。
  佟湘玉:小郭……
  郭芙蓉:你也出去呀!
  佟湘玉:呵呵,邢捕头把事情都跟我说了,这件事,是他不对。
  郭芙蓉:那你还骂我?
  佟湘玉:我也有不妥的地方(W)我错了!这是邢捕头的赔礼,你先拿着!
  郭芙蓉接过碗,拿出鸡腿。
  郭芙蓉:就这么点东西?
  佟湘玉:东西虽少,是个心意(小郭吃起来)邢捕头也不富裕,就这,还是从小六嘴里抠出来的……
  郭芙蓉扔鸡腿:呕……
  佟湘玉:小郭,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郭芙蓉:我又没在江湖。
  佟湘玉:那你在哪儿?(W)徐克说的多好,有人的地方,就叫江湖,在江湖上走动,各有各的难处,吃点苦是应该的!
  郭芙蓉:我不怕吃苦,我只是觉得,这种日子过得没有意义!
  佟湘玉:那啥才叫有意义?每天提心吊胆打打杀杀,吃了上顿没下顿,过了今晚没明晚,就叫有意义了?
  郭芙蓉:凡事有失必有得!
  佟湘玉:有得也必有失,你想想看,那么多练武的,有几个能成为大侠?
  郭芙蓉:我爹……
  佟湘玉:你爹吃了多少苦,他跟你说过吗?
  郭芙蓉:他武功那么高,能吃什么苦啊?
  佟湘玉:我听人说,郭大侠的掌力,天下无双,你有没有注意过他手上的茧子?
  郭芙蓉:他手上没茧子,真的,整个手掌都是硬硬的,像一层壳一样(W)那些都是茧子啊?
  佟湘玉:呵呵,江湖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玩!(出门)
  小郭愣了一会儿,从地上捡起鸡腿,擦擦,啃起来。
  【天井,夜
  白展堂打着哈欠入,被郭芙蓉吓了一跳。
  白展堂:你……你想干什么?
  郭芙蓉:等你啊!
  白展堂:别别别过来,男女授首不亲,你找别人帮你洗吧。
  郭芙蓉:洗什么?(W)你寻思什么呐?出招吧!
  白展堂:出什么招?
  郭芙蓉:我已经想到了打赢你的办法!
  白展堂:那就恭喜你了!
  郭芙蓉:站住!
  白展堂紧躲:我是不会跟你动手的。
  郭芙蓉:为什么?
  白展堂:没有理由啊,你又没做错事,又没想赖帐,我为什么要跟你动手?
  郭芙蓉:那就当是切磋武功好了。
  两人绕着井转来转去。
  白展堂:对不起,我是跑堂的,不是陪练!
  郭芙蓉:你这么怕死,还练武干什么?
  白展堂:你以为我想练啊,那都是被我妈逼的!如果不是她,也许我现在已经是个画家了……
  郭芙蓉:你要怎么才肯动手?
  白展堂:直到我找到合适的理由喽。
  郭芙蓉:理由就是……看招!
  白展堂:郭大侠!
  郭芙蓉吓得蹲下:爹我错了我这就跟您回去……
  白展堂趁机溜走。
  【大堂
  小郭收拾桌子,邢捕头带小六进门。
  郭芙蓉扫帚贴地猛扫一气,邢捕头紧躲。
  吕秀才:对邢捕头客气点……
  郭芙蓉:怎么客气啊?要不你教教我?
  吕秀才:你……你小心点(咬耳朵)把掌柜的惹毛了,叫小白点你!
  郭芙蓉:喔?(热情如火)哟……这不是邢大捕头吗?
  邢捕头:是我是我……昨天的事,对不住啦!
  郭芙蓉:没事儿,想吃点什么?
  邢捕头:全听您的……您上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郭芙蓉:好啊(拎过垃圾桶)这儿还有半个馒头没吃完,咱不能浪费粮食你说是吧?
  邢捕头:对,对……小六!
  郭芙蓉:别介,这是我特意孝敬您的!
  吕秀才眼瞧不对,逃回后院。
  邢捕头咬牙,捡出馒头,啃起来。
  燕小六:师父!(邢摆手)
  郭芙蓉:好吃吗?
  邢捕头:嗯……(咽下)面倒是够津道儿,就是稍咸了点,有水么?
  郭芙蓉:喝什么水呀?桶里全是汤儿,补着呐!
  郭芙蓉把汁水倒入杯中,交给邢捕头。
  吕秀才带着白展堂奔回来。
  白展堂:怎么回事儿?
  郭芙蓉:赶紧喝呀,找我亲手喂你呢吧?
  白展堂:姓郭的……
  邢捕头摆手:都别抢啊,郭姑娘给的,谁抢我跟谁急(一饮而尽)
  燕小六:师父(冲郭)我跟你拼了!
  郭芙蓉:排山倒海!
  小六吓一跳,刀掉在小郭脚背上。
  【女寝,夜
  白展堂帮着包扎伤口,小郭疼得直抽抽。
  佟湘玉:咋这不小心?心疼死我了!
  郭芙蓉:呵呵,这点伤没什么……
  佟湘玉:这还叫没什么?你自己算啊,一瓶药膏就是五十文,再加上纱布,纯棉的,又是二十文,还不让还价,再加上……
  郭芙蓉:出去出去出去!
  佟湘玉:好好好,你好好休息啊,早点把身体养好了……二楼的走廊还等着你扫呢!
  郭芙蓉操起药罐扔过去,佟湘玉迅速关门。
  白展堂:又是五十文!
  佟湘玉:从她工钱里扣!
  郭芙蓉躺到床上生闷气,敲门声起。
  郭芙蓉:别敲啦!
  莫小贝推门入:我拿完东西就走!
  郭芙蓉:你这是要写什么呀?
  莫小贝:入学文章,我嫂子叫我考白马书院。
  郭芙蓉:那就直接念呗,还交什么文章啊?
  莫小贝:那是方圆五百里最好的书院,规矩多着呐,这回光是报名费就三钱银子,要是考不上,我嫂子非跟我急了不行,没准儿还得叫白大哥收拾我呢。
  郭芙蓉:喔?先别走,我帮你写,怎么样?
  莫小贝:你会写吗?
  郭芙蓉:切……(写字)认识么?
  莫小贝:孔贼?
  郭芙蓉:这叫孔赋!
  莫小贝:什么意思啊?
  郭芙蓉:我帮你好好歌颂一下至圣先师,先生一高兴,就收你入学啦!
  莫小贝:那要是考不上怎么办?
  郭芙蓉:我帮你挨板子,这儿就交给我了,你出去玩吧(小贝出门)嘿嘿,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写)孔仲尼,民之贼也……
  【大堂
  邢捕头在门口探头探脑,白展堂迎上。
  白展堂:进来吧,没事儿,她且休息呢(邢捕头带小六进门)想吃点什么?
  邢捕头:你看着弄吧!
  白展堂:那就先来个尖椒牛柳!
  邢捕头:别别别(拉到一边咬耳朵)今儿痔疮犯了,给弄点清淡的!
  白展堂:请好儿吧您呐!(回后院)
  邢捕头:小六啊,你跟了我这几天,都有什么收获啊?(小六摇头)没收获就对了,有些本事,我不是不想教,而是教不会,就比如说感觉,不是我吹,周围五十丈之内,只要有风吹草动,我全能知道。
  燕小六:为什么呀?
  邢捕头:感觉,人和宇宙合而为一,感觉……没法练。
  燕小六:那我咋办呀?
  邢捕头:不用着急,以后,只要我说“有杀气”,你就赶紧操家伙,随时准备慷慨赴死!
  燕小六:哎……
  邢捕头:有杀气(W)我说,有杀气!
  燕小六拔刀起身踢凳子:帮我照顾好我娘!
  白展堂端菜出,吓一跳:怎么了这是?
  邢捕头:没你事儿,放这儿就行(小六抢菜吃)下面讲重点。
  燕小六:以前都不是重点啊?
  邢捕头:现在讲的是重中之重,一个捕头,最重要的是什么?(小六摇头)是脚力,千里追凶,没有脚力你怎么追?
  燕小六:骑马追喽(W)我回去就练!
  邢捕头:回去就晚啦,现在就练……扎个马步我看看!
  小六到一边扎马步,邢捕头趁机吃起来。
  邢捕头:这哪叫马步啊?瞧我的……(准备扎马,忽然想起痔疮)那什么,先吃饭!愣着干吗?
  燕小六:师父……您是不是觉得我笨了?
  邢捕头:没有啊?
  燕小六:那您为什么不教我扎马步?以前不管什么事,您都亲自示范的。
  邢捕头:我不示范,是因为……菜快凉了,赶紧吃吧。
  燕小六:师父,您要是觉得我笨,不好培养,您就直说,我受得了,来之前我就做好准备,一旦不行,我就回北岗,种地也行,迎亲也行,反正饿不死……
  邢捕头:我真不是这意思啊!
  燕小六:那您就扎一马步给我看看!
  邢捕头:好!(试蹲一下)咱先吃饭成么?
  燕小六:您就是觉得我笨啦!
  小六哭着跑出去,邢捕头猛塞两口菜,端着盘子追出。
  佟湘玉进门大喊:郭芙蓉,你给我出来!
  【女寝
  佟湘玉把一叠纸拍在桌上:这是不是你写的?
  郭芙蓉:对呀!
  佟湘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众人:为什么?
  郭芙蓉:不为什么,想写就写喽(看白)有什么后果,我一个人承担,动手吧!
  佟湘玉:你……(拥抱)你真是太棒了!(W)七十几个学生,就小贝一个考进去了,就因为这篇孔赋!
  郭芙蓉:那字念贼!
  众人:咋回事啊?
  佟湘玉:小郭在文章里,把孔子骂得狗血喷头,正中了先生下怀!
  众人:为什么呀?
  佟湘玉:听说先生是搞老庄的!
  众人:高老庄?那先生姓猪吧?
  佟湘玉:你咋知道?
  白展堂:使的还是九齿钉耙?
  佟湘玉:那是猪八戒,我说的是搞,不是高(W)老庄你们都知道吧?
  白展堂:知道知道,姓老名庄字不死……
  吕秀才:老庄是两个人!老,就是老聃,子曾经曰过……
  佟湘玉:不要曰了,朱先生最看不惯孔子,谁骂孔子他就高兴!
  郭芙蓉颓坐:怎么会这样?
  佟湘玉:小郭,你真不愧是秀外慧中,文武双全!
  郭芙蓉:愧不敢当,我也是一不留神才走上了文学之路,走不好,瞎走!
  佟湘玉:咋能叫瞎走?你千万不要客气,先生说,入学之后,还有摸底考试,你也一并负责了吧?
  郭芙蓉:啊?
  佟湘玉递过一厚叠纸:这是卷子,你拿回去慢慢做啊!
  【大堂,夜
  小郭狂做作业,累得直打磕睡,揉眼睛。
  白展堂提灯入:还没写完呐?
  郭芙蓉:快了……现在的孩子真可怜,你瞧这作业难的!
  白展堂:孩子哪儿有你可怜呀?
  郭芙蓉:你什么意思?
  白展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要是我,肯定都不想活了。
  郭芙蓉:白展堂……你不要太过分!
  白展堂:好好好,我不说了,您好好做作业啊,一边做,心里还一边想,这个死小白,他怎么才肯跟我动手呢?心里那个难受,就跟猫抓似的,不,还不像猫抓的,像是脚心被蚊子叮了一块,想挠吧,又怕痒,不挠吧,又更痒,那我到底是挠啊,还是不挠啊……
  郭芙蓉:够啦!(猛揪头发)
  白展堂:别别别,瞧这头发乱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郭芙蓉:嗯?嘿嘿……(撕下一块衣服)
  白展堂:你想干什么?
  郭芙蓉:你猜呢?(把头发弄乱)好奇怪,我的头发为什么是乱的?哎呀,衣服也破了,谁干的?
  白展堂:你你你自己!
  郭芙蓉:你觉得会有人信吗?(白摇头)那不就得了,怎么样,打一场?
  白展堂:你你你休想!
  郭芙蓉:呵呵,那就怪不得我了(喊)来人呐,不要啊,放开我啊……
  白展堂吓的在房间里乱窜,众人应声而入。
  佟湘玉看看蜷缩在地上的小郭,又看看白展堂。
  白展堂:你听我解释!
  佟湘玉一个耳光:无耻!
  众人:禽兽,衣冠禽兽,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白展堂:我我我冤枉啊!
  郭芙蓉:说的对,他确实是冤枉的,是我勾引他……
  众人:嗯?
  郭芙蓉:都是我不好,白大哥,求求你……不要杀我灭口!
  白展堂:我我我跟你拼了!
  白飞扑过来,郭大喜,准备接招。
  “哐”,白展堂应声栽倒在地。
  吕秀才拿着平底锅喘粗气,众人看他,赶紧把锅扔了。
  【大堂
  白展堂背着包袱,四处看看,众人横眉冷对,小郭偷笑。
  众人:看什么呢?还不赶紧走?等着蹲大狱是吧?去,把邢捕头找来……
  白展堂:我走我走,大家……多保重!
  佟掌柜回头看他,呀眼泪渗出来,赶紧偷着擦。
  李大嘴:等等,兄弟一场,我也没啥好送给你的(递过黄瓜)留着路上吃吧!
  白展堂拍肩膀:谢了,也谢谢大家(看郭)包括你!
  郭芙蓉:谢我什么?
  白展堂:谢谢你,让我重新过上提心吊胆打打杀杀,吃了上顿没下顿,过了今晚没明晚的幸福生活……
  郭芙蓉:好啦好啦,这事跟他没关系,我这么做,只是想逼他跟我动手而已!
  佟湘玉:你你你……
  郭芙蓉:我错了还不行吗?
  白展堂:你错在哪儿了?
  郭芙蓉:我……我不该老是缠着你比武。
  白展堂:你觉得比武很有趣吗?
  郭芙蓉:不是,可我就是很不甘心啊。
  白展堂:练武不是用来比的。
  郭芙蓉:不比还练它干吗?
  白展堂:先不说练武,我看你字写的不错,你当初练字,就为了跟人比吗?
  郭芙蓉:不是啊,可那是两码事啊,练字是为了休心养性,练武是为了……
  白展堂:为了啥呢(郭摇头)为了在真正需要它的时候,派上用场。
  郭芙蓉:真正需要它的时候?
  白展堂:强盗来了,可以迎头痛击,路见不平,可以拔刀相助,危难时刻,可以伸出援手,也只有在这些时候,武功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而这威力的源泉,就是胸中的一股正气,有了它,就算没有武功,也可以天下无敌,你明白吗?
  郭芙蓉:喔……合着我这身武功都白练啦?
  白展堂:呵呵,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陪你打一场。
  郭芙蓉:你说你说。
  白展堂:咱俩比过之后,你就再也不许跟任何人动手,除了危急关头喔。
  郭芙蓉:没问题(拔筷子)看招!
  【黑幕
  黑色背景,郭白交手(快速),几回合后,动作转慢。
  郭扔三支筷子,白以铁板桥闪躲,定格,三百六十度转动。
  郭腾空而起,慢镜头,朝白扑过去,张开嘴。
  白速度如常,把黄瓜塞入小郭的嘴,反手一指。
  白:葵花点穴手!
  小郭被定住,叼着黄瓜,反三百六十度。
  【大堂
  小郭叼着黄瓜,扎着马步,僵立当场,众人四散。
  众人:啊我帐还没算完呢,我得把饺子下了,记得给我留俩啊,小贝咋还不回来,我出去看看……
  邢捕头追着燕小六,在门口停下。
  邢捕头: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小六?
  燕小六:师父,您别再劝我了,小六是什么材料,自己清楚,谢谢您这些天的栽培,小六感激不尽!
  小六深鞠躬,大步走开,邢捕头扭头看到小郭,眼前一亮!
  邢捕头:你给我站住!事到如今,师父就跟你明说了吧,我之所以不扎马步给你看,是因为……真正的高手在这儿呐!瞧……这才是天下最正宗的铁桥马,好好跟人家学着点吧!
  燕小六大喜:哎!(跑到小郭身边扎马)哈!
  小郭腮边,两行清泪缓缓滑过。
  编剧:宁财神/程姣娥
  《本集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2 16:42 , Processed in 0.056636 second(s), 20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