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武林外传》剧本——6.莫小贝独创八大派

2018-11-10 20:02|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21| 评论: 0

摘要: 6.莫小贝独创八大派 大型古装言情剧《武林外传》之《莫小贝独创八大派》  【大堂  特写:小郭对着镜头,深情地撅起嘴。  镜头旋转九十度,拉开——小郭把脸贴在桌面上,吹口气。  到处乱抓,把灰尘拢进双手 ...
6.莫小贝独创八大派

《武林外传》剧本——6.莫小贝独创八大派

 大型古装言情剧《武林外传》之《莫小贝独创八大派》
  【大堂
  特写:小郭对着镜头,深情地撅起嘴。
  镜头旋转九十度,拉开——小郭把脸贴在桌面上,吹口气。
  到处乱抓,把灰尘拢进双手,小心翼翼捧出去,拍手,回屋。
  郭芙蓉:啧啧,什么叫一尘不染?都过来学习学习!
  众人围过来:干净是干净,但好像差了点什么?
  郭芙蓉:差了什么?
  佟湘玉入,把一条大鱼拍到桌上。
  众人:就是这个。
  佟湘玉:赶紧把鱼洗了去(W)瞧这桌子脏的,就不知道擦擦?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忙什么呢!
  郭芙蓉:我(拎鱼)我扒你的皮,抽你的筋,拆你的骨……
  李大嘴:最主要是把内脏掏了,别把胆弄破了啊。
  佟湘玉:大嘴,你去把腊肉切了,再把那坛七十年的女儿红挖出来,今天晚上咱们一醉方休……
  众人:今儿什么日子啊?
  佟湘玉:小贝放学。
  众人:然后呢?
  佟湘玉:小贝第一天放学。
  众人:然后呢?
  佟湘玉:第一天哎,不得好好庆祝一下啊?
  吕秀才:我当年中秀才,都没庆祝过……
  白展堂:所以你也就是个秀才了。
  吕秀才:我家先祖四十岁才中的举人,第二年就当了知府!
  李大嘴:第三年就入了土,跟没当一样。
  吕秀才:有本事你也当一个去呀。
  李大嘴:我对当官没兴趣,武林盟主倒可以考虑考虑。
  吕秀才:赴任之前,千万要学会写自己的名字。
  李大嘴:切……就跟你多有学问似的!
  吕秀才:我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精通诗词歌赋……
  李大嘴:二十五岁穷得吃不饱饭。
  白展堂:把祖产卖给她开客栈。
  吕秀才:别忘了,这块地还是我的!
  佟湘玉:明年就是我的啦。
  吕秀才:为什么?
  佟湘玉:你参加乡试不得花钱啊?
  吕秀才:那我要万一中了举呢?
  李大嘴:这个机率,小于等于我当选武林盟主!
  吕秀才:我跟你拼了……(一团纷乱)
  莫小贝入,趁乱朝后院溜。
  众人:站住!
  佟湘玉:我们的读书人回来啦?
  莫小贝:呃……我把鱼洗了去!
  佟湘玉:啧啧,这才一天,就把悟空教成悟净了,我这就找朱先生道谢去!
  莫小贝:别去别去……朱先生晚上来。
  佟湘玉:他来干啥?(W)到底咋回事?
  莫小贝:其实也没什么……我跟同学闹了点小别扭。
  众人:为什么呀?
  莫小贝:邱小冬笑我字写的难看。
  佟湘玉:太不像话了(W)你是咋对付他的?
  莫小贝:我一个青龙摆尾,把他撂地上了。
  众人:青龙摆尾?
  郭芙蓉:不是我教的啊!
  白展堂:我还以为多大事儿呢,小孩子打架嘛……
  莫小贝:不光打架,我还喂他吃了点东西。
  众人:什么东西?
  莫小贝:朱先生的书,那么厚一摞,全让我给喂了。
  众人:啊?
  【大堂,夜
  朱先生神情凝重,捋胡子。
  朱先生:今天的事,小贝都跟你说了吧?
  佟湘玉:孩子小,不懂事,我们明天就买套书,给先生送去!
  朱先生:那是宋代的绝版书,上面还有王安石的题注!
  佟湘玉:该赔多少钱,我们赔!
  朱先生:赔?呸……如此珍贵的东西,就这么毁了,这说明什么?(W)说明这孩子前途未可限量啊!
  众人:嗯?
  朱先生:小小年纪,就敢打破常规,颠覆权威,这份胆识和魄力,实属难得呀!
  众人:什么乱七八糟的?
  朱先生:呵呵,大家都知道前朝的吕知府吧?
  众人:知道知道……
  朱先生:吕知府有个孙儿,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八岁熟读四书五经……
  吕秀才:是七岁!
  朱先生:知道他现在什么样吗?穷得连饭都吃不起,把家产都给变卖啦!
  吕秀才:以后还会赎回来的!
  朱先生:我再举第二例,朱某有个学生,生性惫懒,顽劣不堪,我对他向来是不管不顾、放任自流,结果怎么样?考中了探花,听说后来还学了点武功,人送外号——小李飞刀!
  佟湘玉:是啊?
  朱先生:这两个例子,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佟湘玉:您是说,不管小贝咋调皮,都不要管?
  朱先生:非但不管,反而鼓励,要充分释放出孩子的天性,只有这样,才能充分调动出孩子的潜力!
  佟湘玉:先生,你不知道,小贝跟一般孩子不太一样……
  朱先生:就要这不一样,否则不就成知府那个败家孙儿了吗?(吕秀才咬牙)什么声儿?
  众人:磨牙。
  朱先生:你这儿有耗子啊?
  佟湘玉:喵……先生接着说。
  朱先生:你们想想看,知府他孙儿,有前途吗?
  众人:没有!
  朱先生:有希望吗?
  众人:没有!
  朱先生:有人性吗?
  众人:没有……有!
  朱先生:呵呵,人性是什么?是天地之间的灵光初现,是凡尘俗世的醒世恒言,这么玄妙的东西,他要是能有,那就连猪狗都有啦!(W)耗子又来了啊?
  佟湘玉:喵……我知道先生的意思啦!
  朱先生:这孩子聪明,培养好了,没准儿能成个子!
  众人:什么子?
  朱先生:莫子啊,以后要再有子曰,那就是莫子曰的!
  佟湘玉:莫子,给先生倒酒!
  朱先生:我来家访,不是蹭饭,你们慢吃,都别送了啊……有空把耗子逮了,听着烦人!
  佟湘玉送朱先生出门,莫小贝犹自发呆。
  佟湘玉:愣着干吗……还不赶紧出去玩?
  莫小贝:已经这么晚了……
  佟湘玉:再晚也得去(把小贝推出门)不玩到半夜不许回来啊!
  莫小贝:我还没吃饭呐!
  佟湘玉:随便找个小摊儿吃霸王餐吧……砸坏东西我给钱!
  【天井,夜
  吕秀才坐在井边喝闷酒,把酒瓶摔了。
  吕秀才:凭什么说我没人性?凭什么说我猪狗不如?凭什么……
  李大嘴出:嚎什么呐?
  郭芙蓉出:还让不让人睡觉啦?
  白展堂出:你还有没有点人性啊?
  吕秀才:我我我跟你拼了!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你老实点啊,再来劲,小郭对你不客气!
  郭芙蓉:凭什么是我啊?
  白展堂:你手黑,震得住,葵花解穴手!
  吕秀才瘫坐,忽然起身,朝井里跳,被众人拉住。
  吕秀才:放开我,让我死了吧,寒窗苦读那么多年,连个举人都考不中,我还活着干什么呀?
  白展堂:那么多读书人,有几个能中举的?
  吕秀才:我跟他们不一样,我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
  李大嘴:光背有啥用?你得会写。
  吕秀才:谁说我不会写?
  李大嘴:你会写,那你写一水浒我看看!
  郭芙蓉:可以啊你,还看过水浒呢?
  白展堂:他是用听的,东大街每天有人说书,怎么着,秀才,写本给我们瞧瞧?
  吕秀才:我……我不稀得写,庸俗!
  白展堂:那你给整一不庸俗的,三国演义,会写不?
  吕秀才:沉闷,我对历史体裁没兴趣!
  郭芙蓉:那就写神话的,西游记!
  吕秀才:迷信,而且没有现实意义!
  众人:那你想写什么呀?
  吕秀才:我……我也不知道,写小说的本事,我哪儿有啊?还是让我死了吧……
  秀才往井里扑,小郭脱手,秀才回来,拽住小郭,继续往井里扑。
  白展堂:全都放手,让他死好了……大不了给历史留下点遗憾!
  众人:什么遗憾?
  白展堂:五百年后,再说起本朝的四大畅销书,那三本叫什么来着?
  李大嘴:三国水浒西游记……
  白展堂:光剩下书名,书已经找不着了!
  众人:为什么呀?
  白展堂:庸俗沉闷宣扬迷信,怎么往下传啊?再瞧秀才这本,书倒是有,店里不让卖。
  众人:为什么呀?
  白展堂:卖得太好,一上架就抢,回回出人命。
  吕秀才:住口,我实在听不下去啦!
  众人:你要去哪儿?
  吕秀才:写书去!(狂奔出去)
  众人看看:睡觉睡觉……
  【大堂
  吕秀才昏睡,蜡烛油滴满桌,小郭抠半天,心头火起。
  郭芙蓉:醒醒……(陕西话)展堂,出去招个帐房回来。
  吕秀才迅速起身:饭费十五文宿费七十文车马费……
  郭芙蓉:你昨晚都写什么了?
  吕秀才:没写……光是思考来着!
  郭芙蓉:思考出什么来了?
  吕秀才:最重要的问题……我到底要写什么?
  郭芙蓉:你要写什么?
  吕秀才:我只想出了问题,还没来得及想答案,你先忙着,我回屋想会儿。(走开)
  郭芙蓉:别走,先把蜡烛油刮了。
  郭芙蓉追入,被小贝堵个正着。
  郭芙蓉:包里鼓鼓曩曩的,都什么呀?
  莫小贝:把包还我,还我!
  郭芙蓉:嗯?你带火石干吗?
  莫小贝:点火喽,书院后面有很多野草,得烧一烧。
  郭芙蓉:那你带刀干吗?
  莫小贝:割东西喽,宣纸太宽,裁小了好写字。
  郭芙蓉:这绳子是绑什么的?
  莫小贝:跟你没关系,瞎管闲事,找我曰你呢吧?
  郭芙蓉:还真把自己当莫子啦?
  莫小贝:子曰,赶紧还包,否则对你不客气!
  郭芙蓉:别说你,就连六大派掌门,见了我都客客气气的!
  莫小贝:六大派算什么?回头等我长大了……
  佟湘玉下楼:小姑奶奶,这都啥时候了,你咋还不上学?
  莫小贝:她抢我书包……
  佟湘玉:把包还她,迟到了算你的啊?
  莫小贝抢过包兴高采烈奔出去。
  佟湘玉追出去喊:乖一点啊,听先生的话,千万不要认真听讲啊……
  【大堂
  众人围坐吃饭,郭芙蓉端鱼上,众人狂抢,同时吐掉。
  众人:苦的……李大嘴!
  李大嘴奔入:咋的啦?
  众人:自己尝尝!
  李大嘴:(尝)哎呀这啥回事儿啊?
  吕秀才干咳:我还有笔帐没算完,大家慢吃啊……
  李大嘴:站住(逼上)这鱼怎么回事儿?
  吕秀才:我我……我只是想要个鱼胆而已啊!
  众人:要那干什么?
  吕秀才:卧薪尝胆喽。
  佟湘玉:胆有了,薪呢?
  吕秀才:已经铺他炕上了。
  李大嘴:啊?
  郭芙蓉:合着你敲敲打打一上午,就忙这事呢?
  吕秀才:那倒不是,我敲墙……是为了凿壁偷光。
  白展堂:谁家深更半夜不睡觉,点了灯让你偷光啊?
  吕秀才:我偷的是月光……
  众人:月光……你把房顶凿穿啦?
  吕秀才:现在万事具备,只差题目,只要题开的好,文思就滚滚而来,如泉喷涌。
  莫小贝入:你先帮我喷个帮规出来!
  众人:什么帮规?
  莫小贝:我刚成立了一个帮派。
  白展堂:是苹果派还是菠萝派啊?
  莫小贝:去……我那是八大派(冲郭)比六大派多两派喔。
  众人:都哪八派啊?
  莫小贝:我这派,就叫八大派,本姑娘自任掌门。
  郭芙蓉:贵派除了掌门,还有别人么?
  莫小贝:切……书院的同学,除了邱小冬,全都入了八大派!
  佟湘玉:他为什么不入啊?
  莫小贝:我不让他入,谁叫他笑我字写的难看!
  众人:还记着仇呐?
  莫小贝:不光我记,你们都得记。
  众人:凭什么呀?
  莫小贝:我宣布,你们全都加入八大派,吕先生是军师,你是左护法,你是右护法,你……除了做饭,还会干什么呀?
  李大嘴:还会吃饭!
  莫小贝:那就还当厨子吧!
  佟湘玉:那我呢?
  莫小贝:名誉掌门,兼任银钱使!
  众人:什么使?
  莫小贝:专门负责给钱的!
  佟湘玉:哎呀,官儿还不小呢,五十文,拿着花去!
  莫小贝:你的功劳,本掌门记下了,一定要再接再厉啊!
  众人:你去哪儿?
  莫小贝:考察场地……明天举办武林大会。(奔出)
  众人: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管管,再这么下去,还不反了天啦?
  佟湘玉:反啥天?你们有本事,也去考个探花给我看看,要么就混个子当当……
  众人摇头四散,吕秀才被拽住。
  佟湘玉:你走了,帮规谁来写?
  吕秀才:我还得写小说呐!
  佟湘玉:展堂,出去招个帐房回来。
  吕秀才坐下写字。
  【大堂
  众人围着看帮规,指手画脚。
  白展堂:这哪叫帮规啊?
  李大嘴:整个一入狱指南。
  吕秀才:我可全是按掌柜的意思写的。
  郭芙蓉:她要叫你去死,你也去啊?
  吕秀才:第七条,掌门有令,莫敢不从……咳!要不我再拿回去改改?
  朱先生瘸着入:佟掌柜在吗?
  郭芙蓉:出去了,你谁啊?
  白展堂:朱先生……您怎么把胡子刮啦?
  李大嘴:刮了好,看着年轻。
  郭芙蓉:眼睛怎么也青了?
  朱先生:佟掌柜啥时候能回来啊?
  白展堂:这可说不准,您找她有什么事吗?
  朱先生:我……我求求诸位,救救我吧!
  众人:哟,怎么了这是?别哭别哭,有话好好说……
  朱先生:自从我那天来过之后,小贝同学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暴虐成性,顽劣不堪……
  众人:那是她的本来面目!
  朱先生:要光是她自己也还好办,可自打那八大派成立之后,所有同学都活份起来啦,你瞧我这胡子,打个盹的功夫,让他们捆住,活生生烧的,还有袍子,十几刀下去,成百纳衣啦,还有我藏了一辈子的书,一把火全没啦,还有……
  众人:还有?
  朱先生:对不起,我实在说不下去了,只要一想到她,我就只有一个感觉。
  众人:什么感觉?
  朱先生:生不如死,我临时找了个学生代课,才抽出身来求救!求求诸位,赶紧把她弄回去吧!
  众人:请神容易送神难,自己造的孽啊,自己收拾吧!
  朱先生:我……我给你们跪下了!
  【天井
  众人围着商量,摩拳擦掌。
  白展堂:呆会儿她一到,我就把她点住,然后小郭守住门口。
  郭芙蓉:干吗?
  白展堂:把掌柜的支出去,否则还不跟你急了?
  李大嘴:点住之后呢?
  白展堂:让吕秀才上!
  吕秀才:我能干什么呀?
  白展堂:展开说教,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吕秀才:那她要是不听呢?
  白展堂:关门……放小郭,以分筋错骨手恐吓之!
  郭芙蓉:吓不住怎么办?
  白展堂:大嘴上,以美食诱惑之!
  李大嘴:那她要不吃这套呢?
  白展堂:那就我来……(莫小贝入)笑脸相迎之,莫掌门,您回来啦?
  莫小贝:嗯……都解散吧,我得回屋背书!
  众人:背什么书?
  莫小贝:今天邱小冬代课……哼!我恨他一辈子!
  众人:为什么呀?
  莫小贝:他教大家背三字经,下课之后,大家都围着他,管他叫邱先生,还成立了四书五经派,加起来比我的八大派多一派。
  众人:那怕什么的?
  莫小贝:我这派已经没人啦。
  众人:我们不是人啊?
  莫小贝:你们会背三字经吗?
  众人:废话!
  莫小贝:我说的是整篇(W)哼,没用的东西,我宣布,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八大派就此解散!
  回屋背书: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大堂,夜
  朱先生入,众人迎上。
  众人:朱先生来啦?哟,这胡子长得够快的呀?衣裳也换新的啦?
  佟湘玉:去去去,先生里边请!
  朱先生:我这次来,就是告诉你,小贝同学……非但弃恶从善,而且还学会背三字经啦!
  佟湘玉:是啊?
  朱先生:这说明什么?(W)说明这孩子天赋异秉呀!
  佟湘玉:还是先生调教的好!
  朱先生:没有天赋,再调教都没用,我听说,吕知府的孙儿,竟然开始写小说了?
  白展堂:不是我说的啊!
  朱先生:他也不想想,就他那个猪脑子……耗子还没逮着呐?
  佟湘玉:喵……您接着说。
  朱先生:以他这种资质,写破大天,也就是个说书的了。
  朱先生:试问,一个只会之乎者也的庸才,写了书,会有人看吗?
  众人:不会!
  佟湘玉:先生放心,我会劝他赶紧停笔的……
  朱先生一惊:你们认识啊?
  吕秀才眼中冒火:不光认识,而且熟得很!
  朱先生:那就帮我转告他,赶紧找块儿地,种庄稼去吧,要是没钱买地,跟我说一声,我介绍他到邱员外家当杂役,喂喂猪种种树,总不至于饿死。
  吕秀才:我我我跟你拼了!
  吕秀才扑上,与朱先生扭打,佟湘玉拉架,被众人挡在外面。
  众人假劝:别打啦,千万别揪胡子……
  朱先生:哎哟我的胡子!
  众人:千万别撕衣裳,也别顺着脖领撕,那样没法补……
  朱先生:哎哟我的新衣裳。
  众人:千万别砸门牙,也别使鞋底砸……
  朱先生:哎哟我的牙……咕嘟!
  众人:什么声儿?
  朱先生:假牙,让我给咽啦!
  众人:啊?
  【大堂,夜
  吕秀才站到凳子上,准备把白布挂到梁上。
  众人冲出:哎你个傻秀才,千万想开点,好死不如赖活着,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吕秀才:我没想死啊?
  白展堂:那你这是……
  吕秀才:头悬梁!
  白展堂:嗨,吓我这一跳(坐下,变色)
  吕秀才:锥刺股!
  白展堂起身,终于嚎出来。
  吕秀才:大家放心吧,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往心里去的。
  佟湘玉:这就对啦,你是咋想通的?
  吕秀才:呵呵,我写小说,只是因为我想写,因为我有倾诉的欲望,对我来说,能把身边的故事,换种形式纪录下来,这就足够了。
  白展堂:您要求还真不高啊?
  吕秀才:我的小说,也许没有价值,没有意义,甚至没办法留芳百世,但我至少可以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我终于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佟湘玉:早就该这样了,有兴趣,就去做,要老是犹豫,不敢尝试,那就永远都不会成功!
  吕秀才:嗯……写小说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做的主动选择,我自己的选择,谢谢大家(众人鼓掌)与发自内心的充实和快乐比起来,功名利禄又算得了什么呢?
  郭芙蓉:说的好,只要你敢写,我就敢看。
  吕秀才:你就放心吧,连小贝都能学会背三字经,我怎么可能学不会写小说呢?
  李大嘴:想出写什么了?
  吕秀才:没错,这个体裁,还从来没人碰过。
  白展堂:什么体裁?(吕咬耳朵)什么侠?大点声儿……
  吕秀才:武侠!
  众人:说什么的?
  吕秀才:江湖儿女恩怨情仇啊……
  众人:你知道江湖是怎么回事吗?
  吕秀才:不知道不会问你们啊?
  白展堂:有题目了吗?(吕咬耳朵)不成,你这题目不够刺激。
  吕秀才:怎么才算刺激啊?
  白展堂:我给你想一个……白发魔女传!
  吕秀才:我写的是武侠,不是神怪!
  李大嘴:那就……四大名捕!
  吕秀才:国家干部哪敢瞎写?不想活了你?
  郭芙蓉:我有一个……射雕英雄传!
  吕秀才:有点意思,讲什么的?
  郭芙蓉:一个资质平平的傻小子,历经磨难,终于成为一代大侠!
  吕秀才:俗!而且小气,我要写的是整个武林。
  佟湘玉:那就……多情剑客无情剑!讲一个摧毁武林的大阴谋……
  吕秀才:滥!而且虚假,我要写的是真正的江湖,那些个乱七八糟的题目,留给后人写吧,我的江湖,我作主!
  吕秀才提笔写下四个大字:武林外传!
  众人:接着写呀!
  吕秀才:剩下的还没想好(众人陆续撤退)谁帮我买支新笔,要湖州的,还有棉靴,晚上有点冷,还有夜宵,我一到半夜就饿,最好能有碗热汤面,别忘了窝俩鸡蛋,要流黄的,还有……人呢?
  编剧:宁财神
  《本集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9 04:16 , Processed in 0.051144 second(s), 20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