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武林外传》剧本——10.追星族痴缠偶像派

2018-11-10 21:15|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29| 评论: 0

摘要: 10.追星族痴缠偶像派 《武林外传》之《追星族痴缠偶像派》  【1女寝,夜  【郭,莫  小郭教小贝折纸鹤,两人各折一只,桌上还散着许多纸鹤。  郭芙蓉:这边再叠一下,哎,这就对了,就这么折吧。  莫小 ...
10.追星族痴缠偶像派

《武林外传》剧本——10.追星族痴缠偶像派


 《武林外传》之《追星族痴缠偶像派》
  【1女寝,夜
  【郭,莫
  小郭教小贝折纸鹤,两人各折一只,桌上还散着许多纸鹤。
  郭芙蓉:这边再叠一下,哎,这就对了,就这么折吧。
  莫小贝:不折了……我已经会折啦。
  郭芙蓉:那就更得折了,否则我白教你啦?折!
  莫小贝:折那么多纸鹤干嘛呀?
  郭芙蓉:(凶)有用(堆笑)哎呀,帮帮忙,姐姐有急用!
  莫小贝:你先说,有啥用?
  小郭犹豫片刻,把小贝拉到床边。
  郭芙蓉:这样吧,姐姐给你讲个故事(凶)不许告诉别人啊!
  莫小贝:知道,你说吧!
  郭芙蓉:姐姐小时候家教很严,爹娘从不让我单独出门,好不容易熬到十六岁,我娘说,芙儿大啦,出去见见世面吧,我就带着一百两银子从京城出发,到我姥爷家去,谁知道,没等出城门,钱就让人偷了,从那以后,我又被关了起来,一关就是三四年!
  莫小贝:那你不是恨死那个贼啦?
  郭芙蓉:是啊,那时候,我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的贼一网打尽,然后圈起来活埋了。
  莫小贝:太残忍了吧?
  郭芙蓉:我知道,可是我克制不住,直到有一天,你白大哥像谜一样出现在江湖边缘……
  莫小贝:喔?你那一百两银子不会是他偷的吧?
  郭芙蓉:当然不是!他虽然是贼,但他跟别的贼不一样(痴迷)完全不一样。
  莫小贝:怎么不一样啦?
  郭芙蓉:别的贼,偷东西是为了钱,可他……是为了劫富济贫,为了黎民苍生,他见有人卖儿卖女,心中不忍,一出手就是八十两银子,连眼睛不眨一下。
  莫小贝:废话,又不是他自己赚的钱,当然不心疼。
  郭芙蓉:(怒)你还想不想听?
  莫小贝:想听想听,你说吧,我不插嘴啦!
  郭芙蓉:扬州知府的小妾,仗势欺人,鱼肉百姓,他看不过去,一夜之间,把那小妾的家给搬空了,连桌椅板凳都没剩下,第二天,那些家具竟然出现在三百里之外的旧货市场上。
  莫小贝:哇!
  郭芙蓉:这还不算什么,抚远将军有一个御赐的九龙杯,你白大哥留了个条,说我明晚三更来取,抚远将军当即调了八百精兵,把将军府团团围住,里三层外三层,到了三更,梆子刚响了一下,九龙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消失了。
  莫小贝:哇……
  郭芙蓉:还有更神的,江南四大贼王,想煞煞他的威风,就约他中秋之夜一起喝酒,等到半夜,他还没出现,贼王急了,大声叫骂,没骂几句,就听到半空中有人吟诗,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才念了两句,那四个贼王脸色就变了,你猜怎么着?他们面前的酒壶酒杯,全都空啦,这时候听见有个声音从远处飘来,好酒啊好酒,从那之后,四大贼王就金盆洗手,再也没在江湖上出现过。
  莫小贝:这还是我那好吃懒作、没脸没皮的白大哥吗?
  郭芙蓉:就是他,一条铁骨铮铮的北方汉子,一个不拘小节的世外高人,在这世上,只有他,才担得起那四个字……盗亦有道!
  门外一阵乱响,夹杂着佟的喊声:不能走,没有我的批准,你们谁都不准走……
  小郭和小贝冲出门去。
  【2天井,夜
  【李,吕,佟,郭,莫,白
  大嘴和秀才背着行囊,佟一手拽一个。
  李大嘴:掌柜的,您就行行好,放了我们吧。
  郭芙蓉:怎么了这是?
  吕秀才:(左右看,小声)赶紧走吧,那可是盗圣啊!
  佟湘玉:盗圣咋了?这都快两年了,展堂的为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吕秀才:哎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谁知道哪天他会不会……
  白展堂:会不会咋的?
  白忽然出现,众人一惊,秀才躲到大嘴身后,大嘴躲到佟身后。
  小郭左右看看,拽着小贝站到白的身后。
  郭芙蓉:我们永远支持你!
  莫小贝:加油,加油(被白瞪住)煞车,煞车……
  白朝前走两步,大嘴和秀才惊恐地朝后退。
  李大嘴:别过来啊,再走一步,我可喊人啦!
  白展堂:大嘴,你好好想想,这两年来,我啥时候做过对不起大家伙的事?
  大嘴愣着,秀才探出头。
  吕秀才:这才两年,戒个酒都玄,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再犯?
  郭芙蓉:你懂啥?白大哥虽然是贼,可人家劫富济贫、盗亦有道!
  白展堂:闭嘴!(冲李)我真的退出江湖了(大嘴犹疑)我白展堂对天发誓……
  李/吕:我们不信!
  郭芙蓉:哎你们有完没完?再来劲,小心我一掌……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小郭被定住,白走到大嘴面前。
  白展堂:你们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
  吕秀才:这得问你,你要怎么样才能让我们相信你?
  李大嘴:对啊,一没凭、二没据的,我们凭啥相信你啊?
  白愣住了,无助地看着佟。
  佟湘玉:好了好了,这件事回头再说,赶紧休息,各回各屋。
  李大嘴:算啦,我还是回家睡吧(欲出)
  吕秀才:等等我等等我……
  佟湘玉:再走一步,我就报官,窝藏罪犯,知情不报,咱们谁都别想往外摘!
  吕/李:掌柜的?
  佟湘玉:回屋(大嘴和秀才回屋)还有你俩!
  白展堂:葵花解穴手!
  小郭活动,带小贝回屋,关门前,对白作手势。
  郭芙蓉:无论如何,我们都支持你!
  莫小贝:永远永远支持你!
  白一声长叹,大步出,佟跟出。
  【3屋顶,夜
  【佟,白,郭
  白枕着胳膊,半躺;佟坐在一边。
  佟湘玉:展堂啊……
  白展堂:我不想说话!
  佟湘玉:喔……那我先下去?让你一个人静一静。
  白展堂:别走……能不能陪我多呆一会儿,就一会儿。
  佟坐回去,静夜,无语。
  瓦响,追星族小郭捧着坛子爬了上来。
  郭芙蓉:不好意思,借光借光(把佟挤开)谢谢!
  白展堂:你来干什么?
  郭芙蓉:这个(递过坛子)送给你!
  白展堂:(拿起)纸鹤?
  郭芙蓉:是千纸鹤,整整一千只,我亲手折的,衷心祝愿你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白展堂:(勉强)谢谢啊!
  郭芙蓉: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能因为别人的看法,就自暴自弃,你就是你,不是别人!
  佟湘玉:听听,小郭说的多好!
  郭芙蓉:我觉得,与其坐在这啥都不干,跟自己较劲,还不如主动出击,用行动去证明自己!
  佟湘玉:小郭……(竖拇指)
  郭芙蓉:俗话说该出手时就出手,再不出手,你就真让他们看死了!
  佟湘玉:嗯?
  郭芙蓉:他们也不想想,你是谁啊?盗!圣!
  白展堂:(急)我不是盗圣(沮丧)不是!
  郭芙蓉:不管是不是,我都支持你,啥叫劫富济贫?啥叫盗亦有道?你那些事迹,说出去不丢人!
  佟湘玉:啥事迹啊?
  郭芙蓉:抚远将军府知道吧?有一只御赐的九龙杯!
  白展堂:够啦!你先下去(捧坛)谢谢啊!
  郭芙蓉:别客气,只要你能重整旗鼓再战江湖,我这纸鹤就算没白折,好好干,郭芙蓉永远支持你,为你加油,为你打气(AC米兰)喔来喔来喔来……(被白瞪,讪笑着走开)
  白长叹一声,佟坐回他身边。
  佟湘玉:我小时候跟我爹上山打猎,不小心迷了路,怎么走也走不出去,转眼就快天黑了,我没办法,就抓着藤条和树枝死命往上爬,终于在天黑前爬到山顶,这时候才发现,正确的路,跟叉路只隔了几步……
  【4大堂,日
  【郭,白,李,吕
  秀才算帐,小郭哼着小曲擦桌子。
  郭芙蓉:喔来喔来喔来,喔来喔来喔来……
  白从门外入,小郭迎了上去。
  郭芙蓉:你去哪儿啦?
  白展堂:踩点儿!
  秀才一惊,白回头看他,秀才强笑,慢慢蹲下,溜到厨房。
  小郭把白拽到一边,小声说话。
  郭芙蓉:你刚说的踩点儿,不是那意思吧?
  白展堂:就是那意思,昨晚你走了以后,我想了很久,我觉得,不能再这么混下去了!
  小郭拍白的肩膀:你可算想通了(被白瞪住,赶紧轻拍)头皮屑!
  白展堂:为了不辜负大家对我的热切期望和大力支持,今晚我就重出江湖!
  郭芙蓉:真的……能带上我吗?
  白展堂:带你干吗?
  郭芙蓉:这是我的梦想,我从很久以前,就梦想着能跟你并肩战斗!
  白展堂:那你就继续梦想吧,盗窃是门大学问,一般人干不了。
  郭芙蓉:(失望)喔……
  白展堂:你放心,以后劫富的事我来,济贫就交给你了!
  郭芙蓉:耶~~我真没拜错偶像,喔来喔来喔来(大嘴和秀才朝外溜)站住,上哪儿去啊?
  李/吕:茅房!
  郭芙蓉:(狞笑)是公堂吧?(活动手腕)
  吕秀才:你你……你想干什么?
  郭芙蓉:从现在起,你们哪儿也不许去,所有活动,包括吃喝拉撒,都得在店里!
  吕秀才:那还不把人熏死啦?
  郭芙蓉:少废话,回屋呆着去!
  李大嘴:我们凭啥听你的?
  郭芙蓉:就凭这个……排山倒海!
  大嘴和秀才缩着一团。
  郭芙蓉:我把丑话说在前头,我们是盗亦有道,你不招我,我也不动你,谁要敢招我,尤其是告密,我这一掌下去,直接拍脑门,明白了吗?
  李/吕:明白,明白!(逃回后院)
  白展堂:他俩就交给你了,我去准备一下,天黑就动手!
  【5大堂,夜
  【白,吕,郭,佟,李,邢
  一个晶莹剔透的碧玉扳指,众人轮流传看。
  佟湘玉:你忙活了一宿,就偷了这么个东西?
  白展堂:东西虽小,价值连城,钱掌柜那当铺,属它最值钱!
  郭芙蓉:回头我就换成银子,分发给附近的穷苦百姓。
  李大嘴:这屋属我最穷(W)但我绝不能要偷来的东西!
  郭芙蓉:你倒想要,谁给你呀?
  敲门声起,众人一惊,小郭藏东西。
  佟湘玉:谁呀?(开门)老邢?你咋来了?
  邢捕头:钱掌柜那个当铺,刚失窃啦!
  众人:喔……
  邢捕头:你们不吃惊吗?
  众人:喔?
  邢捕头:经过调查,我初步认定,是家贼干的!
  众人:啊?
  李大嘴:咋看出来是家贼呢?
  邢捕头:上次米铺的案子,就是家贼干的!
  吕秀才:可那是上次啊,这次……(使眼色,瞄白)
  邢捕头:嗯?你眼睛咋了?
  佟湘玉:让砂子迷了(把秀才拽开)过来我帮你吹吹,大嘴过来帮忙!
  郭芙蓉:(狰狞)还不快去?
  大嘴无奈走开,与佟和秀才窃窃私语。
  郭芙蓉:邢捕头,这个案子,你打算怎么查?
  邢捕头:还不好说,先审着吧,我已经把当铺那几个伙计都带回衙门了,先关起来再说。
  郭芙蓉:(惊)关起来……没凭没据的,你凭啥关人家?
  邢捕头:(指自己眼睛)这是什么?
  郭芙蓉:眼睛啊?
  邢捕头:它不是瞎的!当铺的门窗纹丝没动,地上没有脚印,锁也没有撬过的痕迹,不是家贼是啥?
  郭芙蓉:也有可能是大贼干的呀!
  邢捕头:要是大贼,他为啥光拿扳指,还有那么多宝贝,他咋不拿呢?
  郭芙蓉:他……(看白,白轻咳)
  邢捕头:他就是家贼(握拳)小贼,落到我手里,你就知道什么叫悔不该当初……
  邢大步出门,小郭瘫坐,看着白。
  白展堂:怎么样?有何感想?
  小郭掏出扳指看了一眼:这东西还挺值钱!
  【6大堂,清晨
  【吕,郭,邢
  小郭扫地,若有所思,秀才左右看看,招呼她。
  吕秀才:咝,咝……你真打算一直跟老白混下去啦?
  郭芙蓉:什么叫混啊?我们这是劫富济贫,是伟大事业,为的是黎民苍生……
  吕秀才:可黎民苍生为了你们,都被关起来啦!
  郭芙蓉:那……那是不得以而为之,他们会体谅的。
  吕秀才:体谅(嘀估)莫名其妙把你抓起来,看你体不体谅!
  邢捕头打着哈欠入:给我盛碗稀饭,再给煎点馒头片。
  郭芙蓉:您眼睛怎么那么红?
  邢捕头:审了整整一宿,刚完事。
  郭芙蓉:(惊)审出来啦?
  邢捕头:没有,每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据,所以每人打了顿板子,放回去了。
  郭芙蓉:都没罪了,为啥还要打呀?
  邢捕头:给他们预上一堂法制课,省得哪天脑子发热、手发痒!
  郭芙蓉:喔……那下一步,您打算怎么查呀?
  邢捕头:上游断了,那就从下游查,贼偷东西,总得销赃吧?所以我打算,把方圆五十里之内的当铺都搜查一遍。
  郭芙蓉:那可够累的!
  邢捕头:更累的还在后头,如果当铺没查着,那就接着查古董店,古董店没查着,就查文物摊,要还是查不着……就只好奔青楼了。
  郭芙蓉:青楼?
  邢捕头:贼要万一没销赃,指不定就送给哪个相好的了。
  郭芙蓉:要是青楼都没查着呢?
  邢捕头:呵呵……那就别怪我使出杀手锏了!
  【字幕:七天后
  【7大堂,黄昏
  【邢,佟,李,吕,郭,莫
  邢捕头在门口拦住路人:站住,说你呐!哪儿来的?到哪儿去?怀里抱的什么?
  佟湘玉:哎呀老邢,人家是来吃饭的……
  邢捕头:吃饭的?(路人赶紧点头)那你为啥还不进去?
  路人:我……我不吃了还不行吗?(逃走)
  邢捕头:站住,谁允许你走的?说你呐……
  佟湘玉:(吼)邢育森!
  邢捕头:你刚管我叫什么?
  佟湘玉:邢大捕头,你就行行好,给我们留条活路吧!
  吕秀才:这几天,你东查西查,见个人都上去盘问大半天,都没人敢出门了,眼看生意一天不如一天。
  李大嘴:生意差也就算了,菜价也跟着涨那么多,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邢捕头:我查案,跟菜涨价有啥关系?
  李大嘴:为了少出门,大家都想多买点菜囤着,世面上一共就那么点菜,你也买我也买,抢来抢去,菜价可不就涨上去了?
  佟湘玉:这些天,所有铺子生意都不好,有些小店撑不下去,只好发点钱,叫伙计走人。
  吕秀才:有几个伙计把钱花光了,又找不新工作,正琢磨着投奔丐帮呐!
  莫小贝:为了这事,连我们书院都停课啦!
  佟湘玉:要光是咱们镇也就算了,连左家庄都受了牵连,说咱这有贼,没人敢来,那些赶大车的,已经好多天都没生意了。
  吕秀才:还有十八里铺那些卖胭脂的、开茶摊的,耍把式的……
  邢捕头:够啦,无论如何,我都是为了查案,要怪也得怪那个贼!抓不到他,我绝不罢休(出)站住,说你呐,哪儿跑,你给我站住……
  众人摇头四散,小郭呆坐,若有所思。
  【8大堂,夜
  【郭,白,
  小郭扫地,不时张望,白从门外入,小郭迎上。
  郭芙蓉:你怎么才回来?
  白展堂:踩点去了,邱员外家有一幅吴道子的画,卖出去,起码这个数(小郭愣着)咋的啦?
  郭芙蓉:没事儿,挺好的,挺好的!
  白展堂:那就行了,我这就过去,你在家等着收货吧!(欲出)
  郭芙蓉:(拽)等等……你能不能歇几天再去啊?
  白展堂:为什么呀?
  郭芙蓉:呃……我怕你累着!
  白展堂:我不累,劫富济贫嘛,为了普天下的穷苦百姓,再累也是应该的,等我好消息吧!
  郭芙蓉:(拽)你不能去……外面实在是太乱了!
  白展堂:乱就乱呗,跟咱有啥关系?
  郭芙蓉:怎么没关系?
  白展堂:喂,我可只偷了个扳指!
  郭芙蓉:可是所有事情都因它而起啊,你出去看看,到处都是人心惶惶,熟人见面不敢打招呼,到哪儿都捂着荷包,看谁都觉得是贼,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
  白展堂:呵呵,你终于明白了?
  郭芙蓉:嗯?你……
  白展堂:知道我当初为啥要退出江湖吗?就是因为看穿了这一点,什么盗亦有道,全是胡说八道,贼就是贼,没有好与坏,随便偷点东西送人,就叫侠义啦?慷他人之慨,算什么呀?就拿这事来说,东西很小,就一个扳指,可它带来的负面影响是难以磨灭的,社会秩序,乱了,社会风气,坏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顷刻之间荡然无存,如果只是为了所谓的正义,那代价也太大了,这种偷来的正义,我宁可不要。
  大嘴从厨房走出来,秀才和佟笑盈盈跟出来。
  李大嘴:说的好,这些话你咋不早说呐?
  白展堂:我说了你信么?有些事儿,还是得眼见为实。
  李大嘴:兄弟,啥都不说了,就冲你前面那番话,我相信你!
  吕秀才:我也是!
  佟湘玉:(媚)我早就是!
  白展堂:(冲郭)你呢?
  郭芙蓉:嗯……
  白展堂:那就拿来吧!
  郭芙蓉:拿什么?(W)喔喔喔……
  小郭掏出扳指,白接过。
  白展堂:我先把东西放回去,再折腾两天,七侠镇就成抓瞎镇了(出)
  大嘴和秀才回后院,小郭呆坐半晌。
  佟湘玉:还没想明白呢?
  郭芙蓉:明白了,可我还有个小问题,为什么千百年来,每本书都在歌颂劫富济贫呢?
  佟湘玉:这就叫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惟恐天下不乱!
  【9大堂,黄昏
  【白,郭,邢
  白送客人出门:您老走好,有空常来啊(刑入)哟,邢捕头里边请!
  邢捕头:不了不了,我还有事。
  白展堂:喝口茶能耽误啥功夫啊?
  邢捕头:好几个铺子重新开张,我得过去捧场,你转告小贝,书院明天重新开学,叫她千万别迟到!
  白送邢出门,四处看看,志得意满。
  白展堂:哎呀,总算恢复正常啦!(小郭正在偷看他)看啥呢你?
  小郭左右看了看,凑过来。
  郭芙蓉:好多年了,有几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白展堂:问吧!
  郭芙蓉:那个抚远将军的九龙杯,你是咋偷着的?
  白展堂:那不是我偷的,是他自己不小心把杯子摔了,又怕皇上动怒,所以就嫁祸给我。
  郭芙蓉:喔……那扬州知府的小妾?
  白展堂:那是她自己嫌家具老气,想换掉,老爷又不肯,她就拿我说事儿。
  郭芙蓉:江南四大贼王?
  白展堂:他们早就想退出江湖,又怕退出之后,过不了安生日子,就编了个瞎话,把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我头上来。
  郭芙蓉:你那些传说,横不能都是假的吧?
  白展堂:也有真的,我见有人卖儿卖女,就给了八十两银子,也是随手偷的,一共一百两,我自己留了二十两喝酒,对了,那钱包特漂亮,我一直没舍得扔,送你吧!
  小郭接过钱包,脸色晴转多云,白惊恐后退。
  郭芙蓉:(咬牙切齿)原来是你!
  白展堂:干啥呀?你啥意思啊?(逃)
  郭芙蓉:你个杀千刀的老贼,哪里跑……(追下)
  编剧:宁财神
  《本集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9 04:18 , Processed in 0.046098 second(s), 20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