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武林外传》剧本——13.欠巨债小郭以身许

2018-11-10 21:23|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25| 评论: 0

摘要: 13.欠巨债小郭以身许更新时间2018-11-10 10:46:51 字数:8464 大型古装言情剧《武林外传》之《欠巨债小郭以身许》  【佟寝  桌上放着胭脂、粉饼。一张红纸抿在嘴上,放下时,已是烈焰红唇。  拿起胭脂有些犹 ...

《武林外传》剧本——10.追星族痴缠偶像派


13.欠巨债小郭以身许

更新时间2018-11-10 10:46:51  字数:8464


 大型古装言情剧《武林外传》之《欠巨债小郭以身许》

  【佟寝

  桌上放着胭脂、粉饼。一张红纸抿在嘴上,放下时,已是烈焰红唇。

  拿起胭脂有些犹豫,想了想,往镜子上涂了两团,把脸凑近了试看。

  佟湘玉:好一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绝世美人儿(er2)

  郭芙蓉推门进来,佟老板起身挡住化妆台。

  佟湘玉:出去出去,我正忙着。

  郭芙蓉:哈哈,你也开始化妆了?

  佟湘玉:不要喊不要喊……我不是怕别人听见,我是怕你把嗓子喊坏了,不好招呼客人。

  郭芙蓉拿胭脂:这一盒得多少钱啊?

  佟湘玉:别动……呵呵,你年纪还小,过早开始化妆,对皮肤不好。

  郭芙蓉:谁抹它呀?通红两团,看着跟猴屁股似的。

  佟湘玉:你才是猴屁股!猴头猴脑猴爪子!

  郭芙蓉:那是白展堂。

  佟湘玉:小郭,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拿别人的缺陷开玩笑。

  郭芙蓉坏笑:喔?

  佟湘玉:笑啥么,我不是那个意思!

  郭芙蓉:那你是哪个意思啊?

  佟湘玉:反正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你找我到底啥事么?

  郭芙蓉:这两天吕秀才不大对劲,老躲柜台后头偷看我,我一扭头,他就冲我笑(学)就这样!

  佟湘玉:是吃坏肚子了吧?

  郭芙蓉:要光是淫笑也就算了,他还骚扰我。

  佟湘玉:(拍案而起)太不像话了……我咋就不信呢?他敢骚扰你?

  郭芙蓉掏出一块破布:这是证据!

  佟湘玉:他他他(比划撕衣服的手势)啊?

  郭芙蓉:他敢!这是他的衣裳,刚才我正干活呢,他偷偷跟在后头,我一转身,他也跟着转身,我一脚踩住他的下摆,他往前一挣……咔嚓!

  佟湘玉:然后呢?

  郭芙蓉:他就去东大街了。

  佟湘玉:去那儿干吗?

  郭芙蓉:补门牙。

  佟湘玉:听起来,这个事情的性质,好像还有一点严重,我决定……再观察两天,看看情况,如果他真对你伸出魔掌……

  郭芙蓉:那我就再让他去一次东大街!

  【男寝,夜

  吕秀才:芙蓉,最近可好?生活有困难吗?有困难要说,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说,这里就是你的家,咱俩就是亲兄妹,俗话说,亲兄妹明算帐,你欠我那二钱银子,是不是该还了,子曾经曰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子都不养,我就更不能养了,那钱你必须得还我,现在就还……不还是吧?那就对不住了!啊打……

  吕秀才耍绳子,不小心挂在房梁上,正往下拽。

  李大嘴推门进来,大惊,转眼把吕秀才放倒在地。

  吕秀才:你干什么?把脚拿开!

  李大嘴:千万要想开点儿,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吕秀才:谁说我想死啊?就算死,也得等我把债讨回来再说。

  李大嘴:什么债?

  吕秀才:你先把脚拿开!

  李大嘴扶起秀才:怎么回事?谁敢欠咱的钱不还?

  吕秀才:那是我的钱!

  李大嘴:甭管是谁的钱,都不能不还,跟哥说,谁这么大胆子?我还就不信了!黑道还是白道,你只管开口,动手的事儿交给我,俩膀子够不够?

  吕秀才:一共才二钱银子……

  李大嘴:你甭管了,这事儿交给我,卸完膀子,再卸俩腿,还不够?没关系,眼睛耳朵全给他挖喽,外带半块鼻子……

  吕秀才:为什么是半块鼻子?

  李大嘴:你不得给人留个喘气的地儿啊?做人不能赶尽杀绝你说是吧?

  吕秀才: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李大嘴:说的对,己所不欲,务必施于人。

  吕秀才:那个勿字,不当务必讲。

  李大嘴:随便怎么讲,道理都一样,秀才,甭看我书念得少,心里跟明镜似的,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谁敢跟你过不去,那就是跟我过不去,跟我过不去,那就是跟我姑父过不去,跟我姑父过不去,就是跟朝庭过不去,你问问他,敢跟朝庭过不去么?

  吕秀才:她倒是真敢!

  李大嘴:谁,你快说他是谁?

  吕秀才:郭芙蓉!

  李大嘴:嗯?

  吕秀才:那天她比武招亲,问我借了二钱银子的报名费,你看你要是方便的话……

  李大嘴:哎哟,瞧我这记性,锅上还坐着开水呢,我得赶紧把油饼炸了!(迅速溜走)

  【大堂

  镜中的美人唇红齿白,脸蛋儿飞红,顾盼生姿。

  佟老板收起小镜子,款款下楼。

  睡梦中的白展堂眉头紧锁,鼻翼歙张,猛醒,

  白展堂:不好!

  白展堂捂着鼻子朝外窜,与刚进门的邢捕头师徒擦肩而过。

  邢捕头刀出鞘:有杀气!

  燕小六拔刀:帮我照顾好我娘!(冲进去,头晕脚软)什么味儿啊?

  白展堂在外面喊:子夜迷魂香!

  邢捕头转身逃出:生命在于运动。

  燕小六跟着逃走:长跑有益健康!

  酒客们纷纷逃走,室内转眼没人了。

  郭芙蓉托着餐盘入:人呢?

  佟湘玉:逃命去了!

  郭芙蓉:哎哟喂,那盒胭脂你不会全给抹了吧?

  佟湘玉:你看效果咋样么?

  郭芙蓉:我不能说。

  佟湘玉:为啥么?

  郭芙蓉:您吩咐过,不能拿别人的缺陷开玩笑。

  佟湘玉:那你就严肃一点(左右看看)我这个应该咋弄嘛?

  郭芙蓉:首先,你必须搞清楚,女人的美,由内而外……

  佟湘玉:我知道!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郭芙蓉: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说,别光顾着涂胭抹粉,还得准备两样可心儿的首饰。

  佟湘玉拔下簪子:我有首饰啊!

  郭芙蓉:您那是草标,不知道的还以为卖身葬父呢。

  佟湘玉:好首饰谁都喜欢,问题哪有闲钱啊?

  郭芙蓉:你屋里那几大箱……

  佟湘玉:那些都是嫁妆,我娘说,这是她娘留给她的,她一样没动,全都留给我了。

  郭芙蓉:那你就拿出来戴啊。

  佟湘玉:我娘说,那些嫁妆,没过门之前,绝对不能动,连看都不能看。

  郭芙蓉:你现在这样,也勉强算是过门了。

  佟湘玉:我娘说,过了门之后,还是不能动,也不能看。

  郭芙蓉:为什么呀?

  佟湘玉:我娘说,这就是妇道。

  郭芙蓉:您倒是守妇道了,有没有想过首饰的感受?

  佟湘玉:首饰能有啥感受么?

  郭芙蓉:老是被锁在漆黑的箱子里,孤苦伶丁,冷冷清清……你难道听不到它们的哭泣声吗?

  佟湘玉:不要说了……怪慎人的!

  白展堂冲进来:掌柜的,你还不快逃?

  佟湘玉喜上眉梢:我没事,你不要担心喔……

  白展堂:哎呀,你这脸咋的啦,咋整的这是?让开水烫啦?疼不疼啊?哎你咋不说话呢?

  佟湘玉:你有这闲心,就把泔水倒了去。

  白展堂沉吟着朝外溜: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当初虞姬没有自刎,现在会是什么样……

  佟湘玉跟出去:你倒提醒我了,倒完泔水,顺便把门口的鸡骨头也扫了。

  郭芙蓉收拾桌子,吕秀才走到背后,手搭肩膀。

  吕秀才:郭姑娘……

  郭芙蓉一声大喝:分筋……错骨手!

  “咔嚓”一声,黑屏。

  吕秀才画外音:麻烦你帮我把左胳膊捡回来好吗,谢谢!

  【佟寝

  房间正中放着一口大箱子,佟湘玉站在一边,犹豫不定。

  佟湘玉:你们不要哭喔,我这个人心肠软,就见不得有人受委屈,我这就放你们出来透透气!

  转身反手掀开箱子,闭着眼睛,在箱子里乱摸,睁眼偷看,又迅速闭上。

  佟湘玉:我没有看,没有看,妇道人家,这点规矩我还是懂的……那个谁,你们想不想出来活动活动筋骨啊?你说啥,大点声我听不见,再大点声,哎呀,想出来就早说嘛!

  佟桂兰兴高采烈抄出一个铁管,愣住了:这是个啥么?

  【天井

  吕秀才从房间出来,右手拿了个信封,左手上着夹板。

  吕秀才:不让说,没关系,我写下来……你自己看着办吧!

  郭芙蓉拎水桶入,吕秀才把信交过去。

  吕秀才:请你过目!

  郭芙蓉接过信:写的什么?

  吕秀才:你看了就知道了,全是常用字,喔,还有三个通假字,不过没关系,你应该能看懂的。

  郭芙蓉:是么?(撕信)我最讨厌拐弯抹脚的,有什么话就直说!

  吕秀才:喔……你还记得上次的比武招亲么?

  郭芙蓉: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吕秀才:纵然记忆抹不去,债与恨它还在心底!

  郭芙蓉: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

  吕秀才:我对你仍有#%@$(原调哼哼)……我对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我……

  郭芙蓉:停!别再说了,我已经发过毒誓,这辈子也不会跟人动手了(W)你那个纯属意外!

  吕秀才:我知道……可我没让你动手啊。

  郭芙蓉:动脚也不行,我永远都不会对任何人施以暴力了,永远!

  吕秀才:先别走,我还没说完呐……

  郭芙蓉:姓吕的!我敬你是个读书人,也请你尊重我,我们江湖中人,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我说不动手就不动手,谁敢造次,姑奶奶这柄青霜剑……咳,甭管有没有剑,我都叫他好看!

  吕秀才:你说过不动手的!

  郭芙蓉:那是没被逼到绝路上,不要逼我!(逼上)

  吕秀才:我没有啊……

  郭芙蓉:真的不要逼我啊!

  吕秀才:我真的没有啊!(跪地)我知道错了!

  郭芙蓉:别怕别怕,这里就是你的家,咱俩就是亲兄妹,我不会伤害你的,起来起来(喊)我叫你起来!

  吕秀才豁然起身,忽然一声炸响,腿一软,再次匍匐到地。

  郭芙蓉直窜了出去,吕秀才不住磕头。

  吕秀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那二钱银子您留着慢慢花吧,爱穿什么穿什么,爱买什么买什么,千万别客气,花完了再来问我拿……

  【佟寝

  窗纸被炸开一个大洞,边缘处冒着黑烟。

  佟湘玉手持铁筒蓬头垢面,目瞪口呆。

  郭芙蓉和白展堂先后冲入。

  郭芙蓉:你手里这是什么呀?

  白展堂:别碰!这就是传说中的唐门暗器……说不定有毒!

  佟湘玉赶紧把铁筒扔进箱子。

  佟湘玉:我不是故意的!

  白展堂:没事没事,谁还没有个淘气的时候(W)别怕,一切有我!

  佟湘玉趁机靠过去:可把我给吓死了!

  白展堂闪到一边:我胆儿也不大。

  郭芙蓉翻箱子,白展堂在旁边解说。

  白展堂:判官笔、流星锤、狼牙棒、开山斧(迟疑)夺命锁!

  佟湘玉:那就是普通的锁头,锁箱子用的。

  郭芙蓉:哇……这把剑好漂亮啊!

  白展堂:传说中的倚天剑,无坚不催,什么兵器都能削断了。

  郭芙蓉:这又是什么呀?

  白展堂:传说中的软猥甲,穿在身上,什么兵器都扎不透。

  郭芙蓉:你穿上,我试试这剑。

  白展堂:那我就成传说中的汆白肉了。

  郭芙蓉:掌柜的,你这些宝贝哪儿来的?

  佟湘玉:这些……就是我的嫁妆!

  白/郭:啊?

  佟湘玉:我现在终于知道我娘为啥不让我动了!去,把箱子搬走。

  白展堂:搬到哪儿去?

  佟湘玉:找个小黑屋把它锁起来。

  郭芙蓉:要我说,你还不如直接卖了呢。

  佟湘玉:不卖,这是我姥姥传给我妈,我妈再传给我的,我要原封不动地留着它。

  白展堂:留它干吗呀?你又不在江湖上走动。

  佟湘玉:留着它……给小贝作嫁妆。

  白/郭:嘿……

  【天井,夜

  吕秀才撕花瓣:打我,不打我,打我……不打我,耶!还是算了,万一要是打我呢?打就打吧,二钱银子买条命,值了!

  咬咬牙,敲郭芙蓉的门。

  郭芙蓉睡眼惺忪开门出来:有事儿么?

  吕秀才:也没什么大事,就想问问……你去没去过天下第<二>泉。

  郭芙蓉:无锡惠山那个?

  吕秀才:对啊对啊!

  郭芙蓉:没去过。

  吕秀才:我也没去过(W)但我听人说起过<二>次。

  郭芙蓉:<二>次?

  吕秀才:相当于两次,在第<二>泉旁边有个<二>清观。

  郭芙蓉:<二>清观?

  吕秀才:也有可能是三清,我记不清了,在那个道观里,有<二>个道士。

  郭芙蓉:<二>个?

  吕秀才:相当于两个,他们喜欢在第<二>泉旁边拉<二>胡,曲子就叫<二>泉映月。

  郭芙蓉:你倒底想说什么呀?

  吕秀才:你……你喜欢听音乐吗?(掏出钱袋,有节奏地晃动)听,铜钱互相撞击,发出的声音,多么清脆,多么悠扬,这才是真正的天籁之声啊……

  郭芙蓉:啊……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了?

  吕秀才大喜:你终于明白啦?

  郭芙蓉夺过钱袋:你见不得我吃苦,就特地送钱给我,秀才……你真好!

  郭芙蓉进门,吕秀才悲愤欲绝,猛的拔出碧玉簪。

  吕秀才:娘啊,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把银子给讨回来……姓郭的,我跟你拼了!

  狠狠敲门,郭芙蓉开门出来,吕秀才高举碧玉簪。

  郭芙蓉:你手里拿的什么?

  吕秀才胆寒缩手:没什么!

  郭芙蓉:分筋……

  吕秀才:别分别分(交出簪子)这是我娘留给我的!

  郭芙蓉:你……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吕秀才:嗯?

  郭芙蓉: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也给我?秀才,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呢?

  吕秀才:不是不是……

  郭芙蓉直接戴上:好看吗?

  吕秀才:好看……不不,不好看!

  郭芙蓉:再难看我也戴着,绝不辜负你一片心意。

  吕秀才:我我我……

  郭芙蓉:什么都别说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亲哥哥!

  郭芙蓉飘进门去,一声霹雷,吕秀才仰天悲鸣。

  吕秀才:子啊……求求你把我带走了吧!

  【男寝,夜

  夜声中,一声声的抽泣,李大嘴豁然起身。

  李大嘴:还有完没完?

  吕秀才:没完,感情不是你的钱。

  李大嘴:不就是二钱银子么?我帮你要去!

  吕秀才:这可是你说的!

  李大嘴:我说的,甭看我书念得少,道理都懂,什么叫朋友?什么叫义气?我比你明白!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的钱……

  吕秀才:还是我的钱!

  李大嘴:瞧把他急的,我还贪你那点散碎银子啊?

  吕秀才:我不是这意思,李大哥,你要是能把钱要回来,我就……

  李大嘴:就借我一钱。

  吕秀才:啊?

  李大嘴:跟你开玩笑呢,都是自家兄弟,谈钱就外了,赶紧睡吧!

  吕秀才:那你还帮不帮我要钱了?

  李大嘴:呼……

  吕秀才:一钱就一钱,你要尽快还啊。

  李大嘴:发了工钱,我马上就还!

  【大堂

  邢捕头和燕小六对饮。

  两只醉虾跳出坛外,被郭芙蓉一掌拍死。

  邢捕头拔刀:有杀气!

  燕小六起身踢凳子:帮我照顾好我舅姥爷!

  郭芙蓉端菜上:还是先照顾好你这坛醉虾吧!

  李大嘴拽着吕秀才上:郭姑娘,我这次来,就是要通知你……他找你有事!

  吕秀才:啊?

  郭芙蓉:什么事啊?

  吕秀才: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下意识朝后躲)

  李大嘴:你俩慢聊啊,锅上还坐着开水呢……

  吕秀才:李大嘴!银子你不想要了是不是?

  李大嘴含糊不清地说了一串:你上次比武招亲还欠他二钱银子报名费。

  郭芙蓉:你说什么?

  李大嘴:你还欠他银子没还。

  吕秀才:二钱!

  郭芙蓉猛醒:哈哈,原来如此,我怎么那么糊涂……以为你真的转了性,这么点小帐还记在心里,枉我对你一片情意片情意片情意……(连着说造成回音效果)

  空气凝固,吕秀才目瞪口呆。

  心跳声,一下下的,半晌。

  吕秀才迎上去:芙蓉……

  郭芙蓉:你(li4)去(ki4)死(xi4)啦!

  郭芙蓉转身奔出,吕秀才犹自回味。

  李大嘴抹汗:吓我这一身汗,今儿才知道,什么才叫<杀气>……

  忽听一声巨响,燕小六又把凳子踢飞了:帮我照顾好我二姨夫!

  【天井

  郭芙蓉冲入:掌柜的,你还管不管了?

  佟湘玉:又咋了嘛?

  郭芙蓉:吕秀才对我的骚扰变本加厉!

  李大嘴:他还有那个胆儿?

  郭芙蓉:听好了……(重咳一声)

  吕秀才的声音骤起: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李大嘴:嚎啥玩艺儿呢?

  佟湘玉:鸟儿声声唱,落在河洲上,美丽俏姑娘,青年好对象。

  李大嘴:哎呀,真看不出来,秀才还有这一手呢。

  白展堂:那不是秀才写的……是李白!

  李大嘴:不可能,李白的诗我知道……全是七个字的。

  白展堂:呵呵,鹅鹅鹅,曲颈向天歌,这也是七个字的?

  李大嘴:蒙谁呢?这首诗叫咏鹅……作者是白居易。

  白展堂:白居易写的是咏蛇(W)也就是白娘子传奇!

  郭芙蓉:别吵啦……掌柜的,这事怎么办,你给指条明路。

  佟湘玉:我咋指么?他看上的是你,又不是我。

  郭芙蓉:谁说他看上我了?他缠着我,是因为……我欠了他二钱银子。

  白展堂:那你还他钱不就得了么。

  郭芙蓉:我上哪儿找钱去啊?

  佟湘玉拔下簪子:这个草标给你……卖身还钱去吧。

  郭芙蓉:事以至此(拔下簪子)就休怪我无情了!

  众人:你想干什么?

  郭芙蓉递过簪子:你开个价吧。

  佟湘玉:玉倒是好玉,可惜做工太差。

  郭芙蓉:甭废话了,一两银子!

  佟湘玉:二钱!

  郭芙蓉:五钱,我不要当票!

  佟湘玉:就二钱,不卖就算了,我这草标戴着也挺好。

  郭芙蓉:别走别走……簪子是你的了!

  【大堂

  吕秀才眼神迷蒙,不时朝后院张望。

  郭芙蓉直奔过来。

  吕秀才迎上:芙蓉……

  郭芙蓉把碎银子拍在桌上:银子还你!

  吕秀才:你哪儿来的钱?

  郭芙蓉:跟你没关系,咱俩现在两清了,以后再敢缠着我,小心另一条胳膊!(愤愤走开)

  佟湘玉入,夸张地显白发簪。

  吕秀才:这簪子是哪儿来的?

  佟湘玉:问小郭买的!(被拔下)哎呀你小心点,玉器脆生着呢!

  吕秀才端详簪子:郭!芙!蓉!

  郭芙蓉奔出:今儿要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看见簪子)我先回屋歇会儿!

  吕秀才:站住!你为什么要卖了它?

  郭芙蓉心虚:送给我,就是我的,我干吗不能卖啊?

  佟湘玉抢回簪子:簪子还我!

  郭芙蓉趁机溜走。

  吕秀才:我我……我跟你拼了!

  吕秀才纵身扑上。

  郭芙蓉:分筋错骨手!

  “咔嚓”一声,黑屏。

  吕秀才画外音:麻烦你帮我把右胳膊捡回来好吗,谢谢!

  【大堂

  吕秀才垂着双臂抽泣,郭芙蓉不时偷看。

  吕秀才:娘啊,你不要怪孩儿,不是孩儿不孝顺,实在是力不从心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留给我的最后一件东西,我也没能留住,孩儿对不起你啊……

  郭芙蓉走到佟湘玉旁边:把簪子还我!

  佟湘玉:凭啥?这是我花钱买的!

  吕秀才:娘啊……

  郭芙蓉:那你就再卖还给我。

  佟湘玉:不卖!这么好又这么便宜的首饰,上哪儿找去?

  吕秀才:娘啊……

  郭芙蓉:那你开个价吧!

  佟湘玉:十两!

  郭芙蓉:你不如去抢好了。

  吕/郭:娘啊……

  佟湘玉:五两,再低就不谈了。

  吕秀才安静下来,盯着郭芙蓉。

  郭芙蓉:不喊娘了?(吕秀才深呼吸)成交!五两就五两,姑奶奶花钱买一清静!

  郭芙蓉接过簪子,走到吕秀才身边。

  郭芙蓉:簪子还你!

  吕秀才激发万分:你……

  郭芙蓉:别误会,我只是不想欠你情!

  吕秀才:你的大恩大德,吕轻侯永世难忘……(欢天喜地奔开)

  佟湘玉:这话我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你俩到底谁欠谁啊?

  郭芙蓉:谁欠谁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轻舒双臂)世界终于清静啦!

  佟湘玉:我要是你,我就不会这么想。

  郭芙蓉:那你怎么想啊?

  佟湘玉:你看啊,五两银子,每个月还二钱,算下来,你还得多给我干两年零一个月。

  郭芙蓉:啊?

  佟湘玉:不要怕……我把零头去了,还剩两年,也就是二十四个月,七百三十天,八千七百六十个时辰!

  郭芙蓉豁然起身:我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呐!

  一声巨响,门被踹开,燕小六举刀冲进来:帮我照顾好我二大爷他三表妹……

  编剧:宁财神

  《本集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2 16:37 , Processed in 0.044493 second(s), 20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