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武林外传》剧本——15.佟掌柜嫁入衡山派

2018-11-10 21:26|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23| 评论: 0

摘要: 15.佟掌柜嫁入衡山派更新时间2018-11-10 10:47:42 字数:8413 大型古装言情剧《武林外传》之《佟掌柜嫁入衡山派》  【大堂  桌上放满了饭菜,小郭扫地,吕摆碗筷,白用手捡菜吃。  佟湘玉:放下你给我,也不 ...

《武林外传》剧本——15.佟掌柜嫁入衡山派

15.佟掌柜嫁入衡山派

更新时间2018-11-10 10:47:42  字数:8413


 大型古装言情剧《武林外传》之《佟掌柜嫁入衡山派》

  【大堂

  桌上放满了饭菜,小郭扫地,吕摆碗筷,白用手捡菜吃。

  佟湘玉:放下你给我,也不嫌脏?

  吕秀才:不光脏,而且无礼(白瞪眼)也是允许的,民以食为天嘛。

  白展堂:我洗过手,真的,不信你看。

  郭芙蓉:我证明,确实洗过……昨儿晚上,跟脚一块洗的。

  白展堂:扫你的地去,不大点地方,扫一下午了,想偷懒直说啊!

  郭芙蓉:如果勤劳也是一种错误,那我马上改掉好了。

  李大嘴:别改别改,赶紧跟我到厨房端菜,秀才也来搭把手。

  郭芙蓉:回来再收拾你!(李吕郭出)

  佟湘玉:展堂,你出去把小贝找回来。

  白展堂:哎(到门口喊)莫小贝贝贝贝(侧耳听)没找着(W)好我这就去!

  白展堂出门,佟湘玉四处看看,摸摸这,碰碰那,坐到一边。

  佟湘玉:呵呵,不知不觉,已经两年啦!

  【黑屏,字幕:两年前

  【街头

  此时,同福客栈尚未改名,唤作“尚儒客栈”

  佟湘玉蒙着红盖头,一身红妆,坐在几口箱子上。(一直蒙着盖头,直到提示揭掉)

  送亲者:大小姐,您就跟我回去吧,连老爷都不等了,您还等个什么劲呐?走吧!(抬箱子)

  佟湘玉:放下,等不到我夫君,我死也不会回去。

  送亲者:这都三天了,他连个口信儿都没有,说不定……

  佟湘玉:不要说了,要回你们回,我坚决不回!

  送亲者:大小姐……

  佟湘玉:(捂耳)啊啦啦啦(唱)山丹丹的那个花开,红艳艳来,光脚丫的哥哥你啥时候来?

  送亲者:唉……大小姐,您自己保重吧!(走开)

  李大嘴带邢捕头上。

  李大嘴:小邢,去,问问她唱什么呢!

  邢捕头:哎……我们李捕头问你,唱什么呢。

  佟湘玉:信天游!

  邢捕头:回李捕头,她唱的是(陕口儿)信天游!

  李大嘴:我不聋,你问问她,大白天的,不好好在屋里呆着,满大街瞎唱什么?

  邢捕头:我们李捕头说了……

  佟湘玉:你以为我想唱啊?你以为我不想回家啊?你以为我赶了一千多里地,就为坐在这儿唱小曲啊?

  李大嘴:那你……你还敢叫板了?小邢,把她给我逮起来,重打四十大板。

  邢捕头:啊?(咬耳朵)这好像不太合规矩吧?

  李大嘴:是吗?(路人指手画脚)叫你逮你就逮,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邢捕头:喔……新娘子,那就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吧(拉扯)。

  白展堂和姬无命经过,白欲上前,被姬拉住。

  姬无命:你想干吗?

  白展堂:你没长眼睛啊……她嫁衣上有颗夜明珠!

  佟一口咬住邢的手,邢惊叫,李急得团团转。

  李大嘴:放手,你给我放手……

  邢捕头:是她咬着我啊!

  李大嘴:你你你把嘴松开,听见没有,再不松口我可打你了啊?你你你这可是自找的!(战战兢兢举刀)

  白展堂:我的夜明珠!(急冲过去,以身挡刀)

  李大嘴:来者……(白转身,吓得跳开)何人?

  白展堂摸着珠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佟湘玉:小宝,是你吗?

  白展堂揪了两下,没揪下来。

  佟湘玉:小宝?

  白展堂:呃……是我,是我!

  佟湘玉哭着扑上:你总算来了,可我给等死啦,我还以为你不想娶我了呢,呜……

  邢捕头:现在怎么办?

  李大嘴:把他俩都逮起来(白掰指关节)那怎么行呢?我答应,知县老爷也不答应嘛。

  邢捕头:两位,实在对不住啊,刚才的事,千万别往心里去!

  李大嘴:以后摆酒记得叫我们一声啊……(拽邢离开)

  白展堂驱散人群:别看了,别看了,哪儿来回哪儿呆着去,见热闹就上,什么素质?

  人群散去,白与姬使个眼色,姬离开。

  白将箱子搬到一边。

  【门口

  佟湘玉蒙着盖头,低头不语,白摆弄箱子的锁头。

  佟湘玉:相公……相公?

  白展堂:嗯,在呢,在呢。

  佟湘玉:你还在等什么?

  白展堂:没等什么呀?

  佟湘玉:喔……那咱走吧。

  白展堂:走……走哪儿去啊?

  佟湘玉:你家呀,否则还能去哪儿?

  白展堂:去我家是吧?行……就去我家!往哪个方向走好呢?

  佟湘玉:你连自己家都不知道啦?

  白展堂:知道知道,我就是寻思,怎么走,才能不绕路,你知道么?

  佟湘玉:我咋能知道?这又不是在我们陕西。

  白展堂:你是从陕西来的啊?

  佟湘玉:不是陕西还能是山西啊?你可真逗……你不知道我是从哪儿来的?

  白展堂:知道,咋能不知道呢?陕西呀,西安城我去过,人头特熟,到那儿提我啊……

  佟湘玉:我家在汉中。

  白展堂:汉中我熟,那边的龙门镖局,天下闻名!

  佟湘玉:你这个龙门镖局的女婿,名气也不小。

  白展堂吓一跳,咽口水。

  白展堂:龙门镖局的女婿哈?

  佟湘玉:咋咧?你不想当是吧?

  白展堂:想当啊,天天作梦都想啊,能跟龙门镖局攀上亲家,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份(擦汗)

  佟湘玉:小嘴儿甜的你看,怪不得人家都叫你桃花剑呢。

  白展堂大惊:桃花剑……

  佟湘玉:咋咧?

  白展堂汗如雨下:我我我就是人称疾恶如仇桃花剑的衡山派掌门莫小宝?

  佟湘玉:喊,喊,接着喊,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吧?

  白展堂:娘子,那什么,要不你先坐会儿,我给你弄点水去!

  佟湘玉:我不渴!

  白展堂:我渴,你先呆着啊,我去去就来!

  佟湘玉一把拽住:不许去,从现在起,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咱们再也别分开了。

  白展堂:这位大姐……

  佟湘玉:你管我叫啥?

  白展堂:呃……娘子,你听我说啊,为了接你,我赶了不少路,现在实在是累得不行了……

  佟湘玉:那就在这儿住下。

  白展堂:不用了吧?我的意思是说……

  佟湘玉拽着白展堂进门:有人吗?我们要住店!

  【大堂

  大堂里昏暗破旧,桌上结着厚厚的蛛网,和尘土。

  吕秀才拿着书摇头晃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佟湘玉:人呢人呢?

  吕秀才:小生吕轻侯,未知两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宽恕则个!

  白展堂:则个则个,赶紧找间空房,越快越好。

  吕秀才:不用找,小店全是空房。

  佟湘玉:先别管房间,赶紧给我弄点吃的。

  吕秀才:对不起,小店没有这项业务。

  白展堂:那就……帮我们把箱子搬进来。

  吕秀才:对不起,小店同样没有这项业务。

  白展堂:我给你钱!

  吕秀才:对不起……给多少(W)也不能搬,正所谓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白扬手)威武不能屈……

  佟湘玉:不屈不屈,他不搬算了,我来……

  白展堂:那感情好啊。

  佟湘玉:你去搬吧,我到楼上等你。

  白展堂:你不是说你来吗?

  佟湘玉:我来……看着你搬,去吧,加点小心,别把漆给刮花了!

  【客房

  房间里推满箱子,白展堂已经累残了。

  白展堂:你这箱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佟湘玉:还能是啥,嫁妆呗。

  白展堂:喔……这些嫁妆,能值不少钱吧?

  佟湘玉:瞧你说的,啥钱不钱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妆再好,也比不上人好。

  白展堂:那是那是……(走过去摸箱子)

  佟湘玉:小宝,你过来帮个忙。

  白展堂:帮什么忙?

  佟湘玉:帮我把盖头掀起来,戴了三天都没摘,可把我给闷死了。

  白展堂:你再坚持坚持,等婚礼那天再摘。

  佟湘玉:婚礼那天再重新戴上呗,你不摘我可自己摘了啊。

  白展堂:别别别……那什么,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佟湘玉:你要准备啥嘛?

  白展堂:我……我主要是想啥呢,无论如何,都得把惊喜留到洞房花烛夜。

  佟湘玉:啥惊喜?

  白展堂:到时候该来的人,全都来齐了,热热闹闹的,小酒一喝,小肉一吃,小洞房一进,再把小盖头一撩,心里那个高兴啊,哎呀这媳妇,长得挺带劲呐,这就叫惊喜。

  佟湘玉:哪有惊喜?咱不是早就见过面了吗?

  白展堂:那就更不能摘啦。

  佟湘玉:为啥?

  白展堂:你想啊,这个这个……

  佟湘玉:啥这个那个的,你们山里人就是磨唧(摘盖头)

  白展堂:千万不能摘呀!

  佟湘玉愣住:你……

  白展堂后退:我我我错了……

  佟湘玉:你比小时候帅多啦!

  佟直扑入怀,白几欲崩溃。

  佟湘玉:小时候,你又黑又胖,还有点驼背,嫁过来之前,我还真有点担心呢!

  白展堂:担心啥呀?

  佟湘玉:担心……全都没啦(祈祷)感谢苍天!

  白展堂:谢谢,谢谢!

  佟湘玉:你谢啥?

  白展堂:谢谢他老人家赏我一这么如花似玉的媳妇。

  佟湘玉:坏死了……不理你了!(半晌)喂!

  白展堂:干吗?

  佟湘玉:这么就完啦?你不过来哄哄我啊?

  白展堂:为什么要哄你啊?

  佟湘玉:我刚才发脾气啦!

  白展堂:喔……那你打算怎么哄?

  佟湘玉:你就说……这得你自己琢磨!

  白展堂:这得你自己琢磨!

  佟湘玉:你……哼!

  白展堂:我又怎么了?

  佟湘玉:没什么,苍天是公平的。

  白展堂:你什么意思啊?

  佟湘玉:他老人家在赐给你美貌的同时,夺走了你的智慧。

  白展堂:哎你骂谁呢?谁没智慧了?我白展堂……

  佟湘玉:白展堂?

  白展堂:呃……这是我新取的浑名!

  佟湘玉:啥意思么?

  白展堂:这个白,就是白璧无瑕,展,就是展翅高飞,堂,就是堂堂正正!(擦汗)

  佟湘玉:喔,意思倒是不错,就是听着怪了点,我觉得还是桃花剑好听。

  白展堂:能不好听吗?杀多少弟兄才得了这个外号呐!

  佟湘玉:弟兄?

  白展堂:黑道上的,甭管老少,我们统称弟兄。

  佟湘玉:那可不大好,咱们正派人士,跟那些鼠辈称兄道弟的,传出去多难听。

  白展堂:黑道里也有好人,真的,我跟你说……什么声儿?

  佟湘玉:不好意思,我肚子叫,为了等你,我已经饿了三天咧。

  白展堂一愣:这三天里,你啥都没吃啊?

  佟湘玉:吃倒是吃了点儿(伸手)我把十个指甲都啃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就打算把脚指甲也啃了……

  白展堂:啃完脚指甲呢?

  佟湘玉:还有手皮和脚皮,足够吃半个月的,不信你看……

  白展堂:呕……

  佟湘玉:你不会嫌弃我吧?

  白展堂:不会不会,你想吃啥?

  佟湘玉:啥都行,只要是你烧的,记得多放点辣子。

  白展堂:喔……你跟着我干吗?

  佟湘玉:我说过了,从现在起,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咱们再也不分开了。

  白展堂:我得先去买菜。

  佟湘玉:我帮你提篮。

  白展堂:买完菜还得点炉子。

  佟湘玉:我帮你劈柴,连锅碗瓢盆都帮你刷干净。

  白展堂:那……那我要上厕所呢?

  佟湘玉:不要说上厕所,我连睡觉都陪着你(W)洞房花烛夜之后(拍白脑门)想啥呢?还不快去!

  白展堂揉着脑门出门,佟紧拽衣袖跟了出去。

  【大堂

  桌上放着一盘炒鸡蛋,佟湘玉狼吞虎咽。

  白展堂:慢点,别噎着!

  佟湘玉:嗯,嗯……你也吃!

  白展堂:等你吃完我再吃。

  佟湘玉拿盘,把所有菜都赶到碗里,吃干净,半晌。

  佟湘玉:还有吗?

  白展堂:有,你等着,我再给你炒一盘去(佟湘玉拽住他)我在厨房,跑不了的。

  佟湘玉:喔……那你快点回来啊。

  白展堂走开,佟湘玉左右看看,拿起盘子准备舔。

  莫小贝入:有人吗?

  佟湘玉:哎呀这个盘子不错,圆得很,还带青花的你看……

  莫小贝:请问……你是新娘子吗?

  佟湘玉:不是新娘子,我穿这一身干啥?

  莫小贝:那你是衡山派的新娘子吗?

  佟湘玉:你咋知道的?江湖就是江湖,啥消息都传得快……

  莫小贝终于哭出来:嫂子!我终于找到你啦!

  佟湘玉:不要哭不要哭,你是小贝吧?

  莫小贝:是我啊!

  佟湘玉:你哭个啥嘛,哎呀你看你这个小脸花的,说吧,咋回事?

  莫小贝:我哥……我哥他出事啦!

  佟湘玉豁然起身:啥?

  【客房

  敲门声起,佟湘玉和莫小贝对眼神。

  佟湘玉:进来吧。

  白展堂端菜入:赶紧趁热吃了。

  佟湘玉:不着急,先放那吧,你先歇会儿。

  白展堂:哟,这谁家孩子?

  佟湘玉:楼下碰上的,不熟!

  白展堂:小脸花的你看,不听话让你爹给打哭了吧?

  莫小贝:我爹早死了。

  白展堂:这么可怜呀?那你娘呢?

  莫小贝:也死了。

  白展堂:喔……那你家里还有谁呀?

  莫小贝:除了我,全都死光啦。

  白展堂:哟,那这孩子命够硬的,逮谁克谁。

  佟湘玉:咋说话呢?你这个人就是讨厌得很,来,我们不跟他玩啊。

  白展堂:那成,你们先玩着,我出去活动活动筋骨。

  佟湘玉:站住……再走一步,我就发射。

  白展堂:射啥呀?

  佟湘玉:烽火霹雳弹。

  白展堂:这我知道,龙门镖局的独门暗器,哎你啥意思啊?

  莫小贝:你为什么要冒充我哥?

  白展堂:你哥?

  莫小贝:她相公!

  白展堂:谁谁谁冒充了?(后退)

  佟湘玉:不说是吧?(扬手)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白展堂跪地:我说我说……小人之所以冒充莫大侠,是因为,我想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呐。

  佟/莫:嗯?

  白展堂:当年我被人追杀,几乎丧命,莫大侠舍身相救,我才苟活到今天,那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

  佟湘玉:挑重点的说。

  白展堂:他救我,我就得报答他,所以当我看见那俩捕快欺负你,就情不自禁挺身而出了。

  莫小贝:你还是没说,为什么要冒充我哥。

  白展堂:我要不冒充你哥,她能乖乖吃饭啊?再饿上三五天,她哪还能见到你哥呀?

  莫小贝:咋不能见,我哥正在下面等着她呢。

  白展堂腿软:下面?(蹭到窗边,准备开溜)莫大侠啥时候来的,咋不提前说一声呢,这不摆明了拿兄弟当外人么,真是的(开窗,单腿跨出去)莫大侠轻功怎么样?

  莫小贝:他要是有轻功,就不会死啦!

  白展堂:你哥死了?啊哈哈,这真是天……(佟扬手)妒英才啊!

  莫小贝:哥/佟湘玉:相公!

  白展堂:莫大侠,你死得好冤呐!

  两个姑娘抱头痛哭,白展堂想溜,被佟拽住。

  白展堂:娘子!

  佟湘玉:你管我叫啥?

  白展堂:大姐,你行行好,让我走吧。

  佟湘玉:不行……我绝不让你走,你是个好人,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千万别想不开啊!

  白展堂:您放心,我没事,我这就给莫大侠上坟去!

  莫小贝:不用去了,我哥他跌进深谷,尸骨无存!

  莫小贝:哥/佟湘玉:相公!

  两人抱头痛哭,白展堂被死死拽住。

  白展堂:苍天呐!

  【客房

  白展堂一手抱一个,斜靠在床上,几欲崩溃。

  白展堂:大姐,我求求您了,放过我吧!

  鼾声大起,白轻轻抽手,被佟湘玉紧紧拽住,拉了几下没拉开。

  白展堂:天呐……我白展堂对天发誓,以后要再是见钱眼开,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门外有人敲竹,三长两短。

  白展堂:这就来,有人找我你看,有急事,真的……

  佟湘玉迷迷糊糊翻个身:早点回来呀,等着你!

  白把佟的手拿开,出门。

  【屋顶

  姬无命蹲在屋顶,白展堂跌跌撞撞爬上来。

  姬无命:轻点声儿!

  白展堂哭出来:小姬,你可算来了!

  姬无命:怎么了这是?

  白展堂:走走走,路上我再慢慢跟你说。

  姬无命:你小子怎么吓成这样?

  白展堂:你知道那新娘子是谁吗?龙门镖局的大千金。

  姬无命:那又怎么样?走镖的咱们见多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武功也就那么回事。

  白展堂:人家嫁的可是衡山派掌门!

  姬无命:衡山派已经没戏啦,刚收到风,衡山派内斗,打得两败俱伤,莫小宝被人从山顶扔下去了。

  白展堂:为什么呀?

  姬无命:听说是拿公款盖房子的事,掌门结婚,盖新房,用的是帮里的钱,结果不知怎么就打起来了。

  白展堂:喔……那还不光是小女孩命硬。

  姬无命:你说谁?

  白展堂:没事儿,咱走吧。

  姬无命:走?走哪儿去?好几大箱嫁妆放着,你不要啦?

  白展堂:这种钱,咱还是别拿了吧?

  姬无命:为什么呀?

  白展堂:当初不是说好的吗?红白不沾,婚礼和葬礼的钱财,拿了折寿。

  姬无命:折就折呗,干咱这行,脑袋拴裤腰带上,本来就没几天好活,再折能折多少?

  白展堂:要拿你自己拿,我先走了啊。

  姬无命:走好,那么大一颗夜明珠,就归我喽。

  白展堂:(赶紧回头)明偷还是暗抢?谁来打头阵?

  【大堂

  吕秀才拿着书摇头晃脑:吾生也有涯,而生也无涯……

  姬无命:掌柜的,给我弄碗水喝。

  吕秀才:抱歉,小店没有这项业务。

  姬无命:那你就告诉我,哪儿有水,我自己倒去。

  吕秀才:后院有口井。

  姬无命:烦请先生带路则个!

  吕秀才:好说好说(带姬无命走开)我这口井可有历史了,起初是正德年间……

  一声闷响,半晌,姬无命穿着吕秀才的衣服出来。

  姬无命:正德年间的李凤姐我倒听过,井就没听过。

  四处看看,准备关大门,男扮女装的郭芙蓉入。

  郭芙蓉:还有空房吗?

  姬无命:没了。

  郭芙蓉:没有空房通铺也行。

  姬无命:没有没有,小店已经打烊了!

  郭芙蓉掏出一把金叶子:能不能再通融一下?

  姬无命:楼上请!

  郭芙蓉:等等(四处看看)不许告诉任何人,我来过这儿。

  姬无命:喔!(郭上楼,姬小声嘀咕)切,我知道你是谁啊?

  郭芙蓉转身横剑抵住姬的头颈。

  姬无命:你你你想干吗?

  郭芙蓉:你是怎么知道的?

  姬无命:知道什么呀?

  郭芙蓉:我是谁!

  姬无命:连您自己都不知道,我哪儿能知道啊?

  郭芙蓉:那你刚才……喔,呵呵,不好意思,得罪了!(上楼)哪间啊?

  姬无命:左手第二间(嘀咕)谁呀这是?爱谁谁,今儿来一个杀一个,来俩宰一双,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

  姬无命转身,关上大门。

  【天井

  姬无命拖着昏迷的吕秀才,准备扔到井里。

  姬无命:看着没几两肉,搬着还挺沉,我就走你,走……(纹丝不动,急了,踢一脚)你一穷书生,长那么多膘干吗使啊?(擦汗)本想留你个全尸,实在是力不从心,对不住了啊(抽刀,准备砍胳膊)

  白展堂入:哎哎哎,你干啥呢?

  姬无命:剁碎了好弄。

  白展堂:弄啥玩艺儿呀?(探鼻息)哎呀,这还有气呐!

  姬无命:我知道啊,咋的啦?(砍)

  白展堂:别别别,咱不说好不杀人的吗?

  姬无命:这人见过我!

  白展堂:见过你的人多了,我还见过你呢(W)我没说不让你动手……

  姬无命:那不就得了!(砍)

  白展堂:杀人喽!

  姬无命:小点声儿……不想活了你?

  白展堂:小姬呀,哥受累问一句,你还知道自己是干啥的不?

  姬无命:贼呀?

  白展堂:那不就得了?贼啊,只管偷东西,杀人,那是强盗的事儿,咱不能跄行。

  姬无命:那我以后要被他认出来怎么办?

  白展堂:打死不承认呗(W)实在不行就……躲得远远的,反正干完这票,也能歇几年了。

  姬无命:唉……就按你说的办吧,过来搭把手,帮我把他拖厨房去。

  两人正忙着,郭芙蓉在大堂喊起来。

  郭芙蓉:有人在吗?掌柜的……

  编剧:宁财神

  《本集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2 16:33 , Processed in 0.081573 second(s), 20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