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武林外传》剧本——18.莫小贝梦游大香港

2018-11-10 21:32|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23| 评论: 0

摘要: 】18.莫小贝梦游大香港更新时间2018-11-10 10:49:16 字数:9179 《莫小贝梦游大香港》  【大堂,夜  佟湘玉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众人围着劝。  白展堂:别着急,小贝不会有事的。  佟湘玉:她要有事倒好了 ...

《武林外传》剧本——18.莫小贝梦游大香港


18.莫小贝梦游大香港

更新时间2018-11-10 10:49:16  字数:9179


 《莫小贝梦游大香港》

  【大堂,夜

  佟湘玉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众人围着劝。

  白展堂:别着急,小贝不会有事的。

  佟湘玉:她要有事倒好了,最好一辈子都别回来。

  郭芙蓉:那你得省多少心啊(W)瞪我干吗?又不是我夜不归宿。

  佟湘玉:全让你们给惯的!

  众人:我们惯的?

  佟湘玉:以后谁要再敢纵容她,休怪我翻脸。

  郭芙蓉:你自己还不是事事依着她?(W)当我没说!

  佟湘玉:哼,这次她要是能平安到家,我就……

  众人:就怎么样?

  佟湘玉豁然起身:我就活活打死她!

  众人:你去哪儿?

  佟湘玉:拿戒尺!(走回后院)

  白展堂:看来这回是要动真格的啦!

  吕秀才:呆会儿打起来,咱们劝不劝啊?

  郭芙蓉:千万别劝,越劝打得越凶,我有血的经验教训。

  吕秀才:要不谁先教她两招防身的功夫?

  白展堂:护臀的法门可不大好练。

  郭芙蓉:也有可能是打手心,大嘴,你不是号称练过铁砂掌吗?

  李大嘴:现在练哪儿来得及啊?

  郭芙蓉冲白:要不这样,趁掌柜的动手之前,你先把她穴道给点了。

  众人:啊?

  莫小贝湿淋淋进屋:我回来啦!

  郭芙蓉:哎哟我的小祖宗,你上哪儿疯去啦?

  莫小贝:到西凉河摸鱼去啦。

  李大嘴:鱼呢?

  莫小贝:全都淹死啦!

  众人:淹死了?

  佟湘玉冲出来:谁淹死了?谁?

  众人赶紧挡住小贝:没谁……

  佟湘玉眼圈红了:是不是小贝?是不是?你们说句话呀?

  众人面面相觑,闪身让开。

  莫小贝:(怯生生)嫂子!

  佟湘玉:你……

  莫小贝:我错了……

  佟湘玉纵身扑上:你可把我给担心死了,嫂子没能把你照顾好,是嫂子不对,嫂子对不起你啊,呜……

  众人愤愤然:什么呀这是?

  【女寝,夜

  吕秀才拿着扫帚东扫西扫。

  小贝盘着腿坐在床头,白展堂帮着揉肩膀。

  吕秀才:还有什么要收拾的?

  莫小贝:你自己不会看啊?没点眼力见儿(喷嚏)愣着干吗?扫完地不知道倒垃圾啊?

  吕秀才:喔……(拿着垃圾出门)

  李大嘴进屋:有扇子没有?把火扇旺点儿,好煎药。

  莫小贝:没扇子你不会用嘴吹啊?

  李大嘴:喔……(出门)

  莫小贝:轻点儿,你当我是铁做的?别捏肩了,换腿,好好捶啊!

  白展堂:你要再大上七八岁,就是另一个郭芙蓉。

  莫小贝:你骂谁呢?

  郭芙蓉端着汤圆入:汤圆来喽!

  莫小贝:怎么才煮好啊?

  郭芙蓉:跟李大嘴抢灶头来着,趁热吃吧(吹风,喂)。

  莫小贝:呸……这么烫怎么吃啊?先晾着吧!

  郭芙蓉:还有什么吩咐?

  莫小贝:唱首歌给我听听!

  郭芙蓉:找抽呢吧?

  佟湘玉入:说什么呐?

  郭芙蓉:呵呵,跟她逗逗闷子。

  佟湘玉:有这闲功夫,就把她的湿衣裳晾了去,我刚洗完。

  郭芙蓉:喔……(出门)

  佟湘玉:展堂,你也出去吧,我想跟小贝单独聊会儿。

  白展堂:喔……(出门)

  佟湘玉:小贝啊,你是个聪明娃,嫂子不用说,你也应该知道,今天的事情……

  莫小贝:烦死了烦死了!每次说来说去就那么两句,有点新鲜的没有?幸亏我哥死得早,否则迟早被你给活活烦死……

  佟湘玉:你说啥?

  莫小贝:你先出去吧,我困啦!

  莫小贝蒙头睡觉,佟湘玉愣了一会儿,出门。

  【天井,夜

  佟湘玉从女寝出来,众人看着她。

  佟湘玉:你们……

  众人:我们全都听见啦!

  佟湘玉:喔……

  白展堂:你要再这么宠着她,以后还怎么管啊?

  郭芙蓉:听我的,先抽顿板子再说。

  李大嘴:饿着她也行。

  吕秀才:再让她抄五百遍三字经。

  莫小贝冲出来:我全都听见啦!

  众人:就是要让你听见!

  佟湘玉:快回去当心冻着(W)你们说,你们说!

  李大嘴:我先说……你先把药喝了吧!

  莫小贝闻闻:苦的!

  郭芙蓉:没喝你怎么知道苦?

  李大嘴:不苦,我加过蜂蜜啦!来……

  众人强行灌药,小贝挣扎,把药吐掉。

  莫小贝:不喝不喝就不喝!

  郭芙蓉:你这孩子怎么不识好歹呢?

  佟湘玉:小郭!

  郭芙蓉:甭管我,我可告诉你,再敢挑肥捡瘦,小心我重出江湖!

  莫小贝:呵呵……你打过那么人,有一个真正练武的没有?

  郭芙蓉:你……哼!

  吕秀才:她不是武功不行,而是碰不上,子曾经曰过……

  莫小贝:别曰啦,你跟着子曰了那么多年,怎么一个功名都没曰出来啊?

  吕秀才:你……哼!

  李大嘴:考功名,光靠读书不行,还得有门路,秀才别着急,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

  莫小贝:你包了那么多事儿,办成过一件没有啊?

  李大嘴:你……哼!

  莫小贝:别怪我说你,你身为大厨,连个鸡蛋都炒不熟!

  白展堂:熟……咋不熟呢?

  莫小贝:你跟谁都熟,人家跟你可不熟,你走南闯北那么多年,谁认识你,谁搭理你呀?

  众人:我们搭理他!

  佟湘玉:对啊!

  莫小贝:你一掌柜的,每天就知道对啊对啊,一点主意都没有,还开什么店啊?

  佟湘玉:你……说的对啊,唉!

  众人:这孩子怎么回事啊?哪那么多抱怨啊?没完了还?掌柜的,你赶紧管啊,你不管我们管。

  莫小贝:用不着你们管!

  众人:你去哪儿?

  莫小贝:浪迹天涯!

  郭芙蓉:不是我教的啊。

  佟湘玉:那现在咋办?

  李大嘴:随她去吧,饿了自然知道回来。

  佟湘玉:喔……可我还是不放心。

  白展堂:我跟着看看去!(奔出)

  佟湘玉:喂……别让她发现了,我怕她面子上不好看。

  众人:你呀!

  【门口,夜

  小米熟睡,大门被一脚踹开,小米吓得一哆唆。

  莫小贝大摇大摆走出来,四处看看,朝外走。

  白展堂在屋顶学狼嚎,小贝顿时逃了回去。

  缩到墙角,小米鼾声如雷,被小贝踢醒。

  莫小贝:起来起来……给我让地儿。

  小米:凭什么呀?

  莫小贝:凭这个(扔铜板)拿着买烧饼去吧!

  小米:我已经吃过宵夜了。(翻身睡下)

  莫小贝:小皮球驾脚踢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

  小米:好好好,我走!(收拾铺盖)回头等你沦落街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莫小贝靠在墙边,打喷嚏。

  紧抱着双腿,沉沉睡去。

  【门口

  莫小贝沉睡,李大嘴(整集古装)使劲儿推她。

  李大嘴:醒醒,醒醒……

  莫小贝幽幽醒来,见李,顿时变脸:干吗?

  李大嘴:别挡着我做生意,赶紧走人,哪儿来回哪儿去啊……

  莫小贝起身拍土:哼!

  李大嘴回屋,莫小贝四处张望,看到门口的灯箱,吃了一惊。

  现代装扮的吕秀才和郭芙蓉相拥而上。

  吕秀才:怎么样,这条明清老街保护得不错吧?

  郭芙蓉:哇……连服务生都穿古装耶!

  莫小贝瞠目结舌:你们……

  郭芙蓉:小妹妹,你知道哪儿有胶卷卖吗?

  莫小贝伸手:你的头发……

  郭芙蓉:这叫等离子烫,跟你的发套可不一样喔!

  郭拽小贝的头发,小贝呼痛。

  郭芙蓉:怎么了?

  吕秀才:甭跟她废话,这孩子八成是个傻子。

  莫小贝:你才是傻子呐!

  吕秀才:哟喝(撸小贝脑袋)有个性,我喜欢,这一百块钱拿着叠飞机去吧!

  莫小贝接过人民币端详,一脸迷惘。

  白展堂和佟湘玉一前一后走过来。

  佟湘玉:(整集普通话)走不动了,就在这儿住下吧。

  白展堂:前面景色更好!

  佟湘玉:我说,在这儿住下,你的明白?

  白展堂:全听你的!

  佟湘玉四处看看,摘下墨镜。

  莫小贝大惊:嫂子?

  佟湘玉:谁是你嫂子?(四处看看)在法律意义上,我还是单身!

  吕秀才忽然指着佟湘玉:你不就是电视里那个(佟满怀期待)想不起来了!

  佟湘玉:炊事班的故事,我演女七号。

  郭芙蓉:那里头有女的吗?

  白展堂:怎么没有?她反串帅胡!

  吕秀才:那戏我看过……忒糙!

  佟湘玉:没办法,情景喜剧限价太厉害!

  吕秀才:缺钱找我呀,每集一百万够不够?

  佟湘玉:一百万?

  吕秀才:不够再加,一千万应该没问题了吧?

  白展堂:您说的那是六人行!

  吕秀才:只要有钱,六千人都行(冲佟)你记着,缺钱找我啊。

  白展堂:有钱也未必能拍好戏。

  佟湘玉:对!想起尚导就一肚子气,我这人就叫不爱背后说人坏话,要不然我能说一天不带重样的!

  吕秀才:缺导演也找我,凯歌知道么?

  白展堂:凯歌么不就是……不认识!

  吕秀才:艺谋?(白摇头)小刚?(摇)家卫?(摇)伯格?

  白展堂:哪个伯格?

  吕秀才:斯匹尔啊,连他都不知道?(摇)那都是我发小儿,从小一块长大的!

  白展堂:您是在哪国长大的?

  吕秀才:哟,这可说来话长了……

  郭芙蓉:赶紧checkin吧,再晚就怕没房间了。

  四个人互相看了看,忽然起身,冲进门去。

  李大嘴:几位客官里边请,打尖还是住店啊?

  莫小贝犹自懵懂,车铃响,小米骑车经过。

  莫小贝:是梦,这绝对是梦(咬手)哎哟……

  李大嘴走出来:小姑娘,你从哪儿来?(小贝摇头)你爸妈呢?

  莫小贝:早死啦!

  李大嘴: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没有?

  莫小贝朝里看看:没啦!

  李大嘴:那就齐了,我正缺个伙计,你想干么?

  莫小贝:什么条件啊?

  李大嘴:管吃管住,每个月还给你这个数。

  莫小贝:五文钱?

  李大嘴:五分?NO……乘以一百!

  莫小贝:哇……发达啦!(欢天喜地奔进门去)

  李大嘴:嗯?(看手)五块钱,至于高兴成这样吗?

  【客房

  吕秀才和郭芙蓉入,莫小贝吃力地拎着行李,放下。

  吕秀才:轻点儿,摔坏东西,把你卖了都赔不上。

  莫小贝:切……

  吕秀才从墙角拿扫帚,递给小贝。

  吕秀才:把这屋归置归置,让我找着一根头发,你就甭想拿小费!

  莫小贝开始打扫房间。

  郭在桌前坐下,吕走过去,扶郭的肩膀。

  吕秀才:达令……

  郭芙蓉:别碰我!

  吕秀才:怎么了这是?吃枪药啦?

  郭芙蓉开始抽泣:你知道人家跟你在一起,要承受多大压力吗?

  吕秀才:什么压力?

  郭芙蓉:每个人都说我傍大款。

  吕秀才:傍大款怎么了?

  郭芙蓉:传出去名声多不好听啊?

  吕秀才:那怕什么?(W)好好好,别哭啦,回北京给你换台新车。

  郭芙蓉:我不许你乱花钱,随便买辆奔驰小跑就行了。

  吕秀才:外带全套银狐皮座垫……现在高兴了吧?

  郭芙蓉:想得美!我问你,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演员了?

  吕秀才:怎么可能?就她那长相,那气质,看着跟一笑星似的,我能看上她?

  莫小贝:什么是笑星?

  吕秀才:大人说话,小孩不许插嘴,边儿呆着去!

  郭芙蓉:你……

  吕秀才:我怎么了?

  郭芙蓉:简直太粗暴啦!我不许你这么对她(慈祥地)小妹妹,别怕,姐姐疼你!

  莫小贝:喔……

  郭芙蓉:出去帮姐姐下碗汤圆好吗?要豆沙馅儿的,多放芝麻少放糖啊。

  莫小贝:喔……

  吕秀才:还不快去?

  莫小贝吓得一哆唆,逃出门去。

  【佟寝

  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白展堂玩游戏。

  白展堂:你满屋转悠什么呀?

  佟湘玉:奇怪,这屋我怎么好像来过啊?

  白展堂:很正常,是个古装戏就这么布置。

  莫小贝端着汤圆入,又出:对不起,送错房了!

  佟湘玉:站住……就放这儿吧。

  莫小贝:这是隔壁那个姐姐要的。

  佟湘玉:那你另外再给她下一碗去,这碗放这儿。

  莫小贝:喔……

  白展堂:先别走……过来帮我揉揉肩!

  佟湘玉:去呀!

  莫小贝上前服务,好奇地看电脑屏幕。

  白展堂:那土大款真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俩臭钱。

  佟湘玉:人家戴的是伯爵满天星!

  白展堂:秀水淘来的!

  佟湘玉媚眼如丝:那你也给我淘一块一模一样的去呀……

  小贝手上一紧。

  白展堂:轻点儿,你当我是铁做的?别捏肩了,换腿,好好捶啊!

  莫小贝:喔……

  佟湘玉:好不容易出来一回,你就别上网啦!

  莫小贝:上网……你们是打鱼的吧?

  佟/白:嗯?

  佟湘玉手机响,小贝吓一跳。

  佟湘玉:喂?是我啊,什么事?

  莫小贝:她在跟谁说话?

  白展堂:嘘……

  佟湘玉捂住话筒:导演催我回去补戏呢!

  白展堂:钱都结了,谁还搭理他呀?

  佟湘玉:我回不去啊,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明天不行,下礼拜也没空,那什么,我在香港呢!

  莫小贝:这里改名叫香港了吗?

  佟湘玉:对……就住在半岛酒店,风景特别好!

  莫小贝:同福多好听啊,为什么要改成半岛?

  白展堂:那是因为……你哪儿来那么多怪问题啊?

  佟湘玉:去!帮我把衣服洗了。

  脏衣服递过来,两只手拿不下,佟将一个袋子挂在小贝颈中。

  佟湘玉:这两袋都是真丝的,一定要手洗,千万别使洗衣机,洗不干净我可不给钱。

  莫小贝:喔……

  白展堂:等等,给你拍张照!

  拍照,闪光灯一亮,小贝逃走。

  白展堂:她跑什么呀?

  佟湘玉:乡下孩子,怕生。

  白展堂:嗯,一看就是个乖孩子。

  佟湘玉:还特别内向。

  【天井

  莫小贝洗衣服,满头大汗。

  李大嘴戴着耳机念:Goodnight,GoodNight!

  莫小贝:姑奶?你姑奶不是早就入土了吗?

  李大嘴:什么乱七八糟的,goodnight,是晚安的意思,跟我学,Goodnight!

  莫小贝:姑奶!

  李大嘴:别光顾着玩,去把灶火扇旺点儿。

  莫小贝:有扇子没有?

  李大嘴:没扇子你不会用嘴吹啊?快去!(莫小贝奔开)先把衣服拧出来!再敢丢三拉四,我就炒了你!

  莫小贝:吃人是犯法的!

  李大嘴:吃人……吃什么人?

  莫小贝:你把我炒了,不打算吃吗?

  李大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说的炒,就是炒鱿鱼。

  莫小贝:把我跟鱿鱼一起炒?你不怕沾锅啊?

  李大嘴:跟你说不清楚!

  白展堂入:老板,电话怎么忽然断了?

  李大嘴:这事儿啊……你得自己解决。

  白展堂:我怎么解决啊?

  李大嘴:用你的智慧!

  吕秀才入:怎么回事儿啊?电视一个台都看不了?

  李大嘴:自己想办法去吧!实在不行,听听收音机。

  吕秀才:好,就听你的,可这电视看不了,汤圆总得给我们端上来吧?

  李大嘴:这事儿(朝莫)是怎么回事儿啊?

  莫小贝:对不起,我给忘了!

  李/吕:忘了?

  李大嘴:这事儿您甭管了……包她身上,重下一碗,喂郭小姐吃了,少吃一个,今儿晚上你就别吃饭!

  【大堂

  莫小贝端汤圆上。

  吕秀才:怎么才来啊?

  莫小贝:对不起,我这就喂给您吃(吹气,喂)

  郭芙蓉:呸……

  吕秀才:烫着啦?我看看我看看……怎么回事啊你?

  莫小贝:对不起对不起……

  吕秀才:跟她老板说一声,今儿晚上不许吃饭!

  莫小贝:不吃就不吃,哼!

  吕秀才:哟喝(撸小贝脑袋)有个性,我喜欢,这口香糖拿着嚼去吧。

  莫小贝接过吞下:还有吗?

  吕秀才:你给咽啦?

  郭芙蓉:瞧把孩子给饿的!

  吕秀才喝完半瓶可乐,准备扔出去。

  郭芙蓉:别扔,来,喝杯可乐润润嗓子!(小贝摇头)不喝我可不疼你了啊!

  莫小贝:不喝不喝就是不喝!(把半瓶可乐扔了出去)

  郭芙蓉:这倒霉孩子……

  吕秀才:甭跟她置气,没念过书都这样。

  莫小贝:你才没念过书呢。

  吕秀才:你念过书,那就写俩字让爷瞧瞧。

  莫小贝蘸着水在桌上写字。

  吕秀才:哟,还是繁体字呢,有点意思。

  白展堂下楼:我的天,你的书法是跟谁学的?

  佟湘玉:这字算好吗?

  白展堂:严正工整,颇有古风,没个十年八年练不出来!

  吕秀才:写得再好也只是个小碎催。

  莫小贝:你再有钱也只是个土大款!

  吕秀才:你说什么?

  莫小贝指白:他说的!

  白展堂:别听小姑娘胡说八道!

  郭芙蓉:这孩子老实,不可能传瞎话。

  佟湘玉:她就是看着老实!

  莫小贝:你看着跟一笑星似的!

  佟湘玉:你说什么?

  莫小贝指吕:他说的!

  两方开始对峙,气氛紧张。

  李大嘴出:怎么了这是?

  众人:退房!

  众人四散,各自上楼。

  李大嘴瞪着莫小贝,小贝不住后退。

  莫小贝:不是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门口,夜

  房间里传出李大嘴的怒吼:滚!

  莫小贝惊恐地逃出来,门重重地关上!

  忧怨的二胡起,莫小贝饥肠碌碌,抱着手臂在寒风中发抖。

  脚下,是刚扔的半瓶可乐,想了半天,捡起来,喝一口,吐掉。

  莫小贝:好辣!

  把可乐扔到一边,靠在墙上,越想越是心酸,瘪嘴欲哭。

  车铃响,小米骑车经过,忽然退回来,掏出一块钱,扔到莫小贝面前。

  小米:拿着买个烧饼吃吧……

  看着小米的背影,莫小贝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莫小贝:嫂子,你在哪儿啊?呜……

  哭声渐轻,抱着手臂渐渐睡去。

  【门口,夜

  莫小贝沉睡,李大嘴使劲儿推她。

  李大嘴:醒醒,醒醒……要睡回去睡,别着凉了!

  莫小贝幽幽醒来,见李:对不起我错了,不要开除我……

  众人:嗯?

  佟湘玉:这孩子怕是烧糊涂了吧?

  吕秀才:也有可能是吃错药了!

  郭芙蓉:药是谁开的?

  佟湘玉:东城一个姓赛的医生。

  白展堂:赛扁鹊是吧?熟(W)不熟的,也就那么回事儿!

  郭芙蓉:我这就去把他大卸八块!谁帮我找把刀?

  李大嘴: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

  莫小贝:哈哈……终于回家啦!

  佟湘玉:小贝,你怎么了?

  莫小贝:我好饿啊!

  李大嘴: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去。

  莫小贝:等等……大嘴叔叔,对不起!

  众人:嗯?

  莫小贝:我不该骂你瞎许诺。

  李大嘴:这算啥呀?叔叔脸皮厚,随便说(W)呵呵,我给你炖鸡去!(走开)

  莫小贝:小郭姐姐,对不起!我不该说你欺凌弱小。

  郭芙蓉:呵呵,你随便说,反正我也退出江湖了。

  莫小贝:白大哥,对不起,我不该说你跟谁都假熟。

  白展堂:那你就好好混,等你出息了,我好跟别人说,咱俩真熟。

  莫小贝:还有吕先生,对不起,我不该说你考不上功名。

  吕秀才:可这是事实啊。

  莫小贝:别灰心,你一定能考上,我敢拿性命打保票。

  吕秀才:为什么呀?

  莫小贝:就我这臭水平,随便换个地方,已经能横扫一大片了。

  众人:什么地方?

  莫小贝恨恨地:香港!

  【女寝,夜

  莫小贝盘着腿坐在床头,佟湘玉帮她梳头。

  莫小贝:嫂子……

  佟湘玉:咋啦?

  莫小贝:对不起!

  佟湘玉:呵呵,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莫小贝:我以后一定要当好孩子,再也不调皮啦!

  佟湘玉:皮倒没关系,娃不皮,就叫瓜,嫂子小时候也皮,但我再怎么皮,心里总绷着一根弦儿。

  莫小贝:哪根弦儿?

  佟湘玉:绝不能伤害疼爱你的人,虽说是童言无忌,但一次两次可以,三次四次,人家就要寒心了,五次六次,人家就会想,这个娃,心地不好,所以不值得我们对她好。

  莫小贝:嗯,我知道该怎么做啦……看着我干吗?信不过我啊?

  佟湘玉:不是信不过,而是想不通,这才不到一个时辰,你就能脱胎换骨了?

  莫小贝: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佟湘玉:那就长话短说,你到底碰上啥事了?

  莫小贝:这个……我也说不明白,反正我现在知道了,在这世上,嫂子才是对我最好的人。

  佟湘玉:呵呵,呵呵……

  莫小贝: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你平时再怎么管我,骂我,心里其实都是为了我好,不像那些人,表面上夸我,捧我,其实一个赛着一个坏!

  佟湘玉:哪些人?

  莫小贝: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他们,哼!

  佟湘玉:先别忙着生气(拿药)把剩下的药喝了!

  莫小贝:嗯(一饮而尽)比可乐好喝多啦!

  佟湘玉:可乐?

  莫小贝:也是黑药汤,又甜又苦又辣舌头,喝下去就一肚子气。

  佟湘玉:以后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千万别碰,不定啥时候就被人迷倒了!

  莫小贝:我知道啦!

  佟湘玉:好了,你早点睡吧!

  莫小贝:嫂子别走!

  佟湘玉:好好好,不走,嫂子等你睡了再走!

  佟湘玉捋着小贝头发,哼着小曲,小贝沉沉睡去。

  临睡前迷迷糊糊说了句:Goodnight!

  佟湘玉一愣:姑奶?这不是叫差辈儿了么?看来这个药还是不能多吃!

  佟湘玉轻轻起身,拿起小贝的衣服,准备出门,一张纸片飘落。

  凑过去看:这是个啥么?

  特写:一张百元人民币。

  编剧:宁财神

  《本集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2 16:42 , Processed in 0.058324 second(s), 20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