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武林外传》剧本——20.遵祖训秀才饿出病

2018-11-10 21:35|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34| 评论: 0

摘要: 20.遵祖训秀才饿出病更新时间2018-11-10 10:50:02 字数:8106 《遵祖训秀才饿出病》  【厨房,夜  门被缓缓推开,吕秀才提着灯笼入。  蹑手蹑脚走到灶台边,把锅里的馒头往怀里塞。  正偷得热火朝天,忽听 ...

《武林外传》剧本——20.遵祖训秀才饿出病

20.遵祖训秀才饿出病

更新时间2018-11-10 10:50:02  字数:8106


 《遵祖训秀才饿出病》

  【厨房,夜

  门被缓缓推开,吕秀才提着灯笼入。

  蹑手蹑脚走到灶台边,把锅里的馒头往怀里塞。

  正偷得热火朝天,忽听门响,赶紧吹灯,贴到门后。

  郭芙蓉打着哈欠进门:饿死我了!

  摸到灶台边捞一下,迷迷糊糊出门,忽然奔回来。

  郭芙蓉:馒头呐?(吕秀才趁机朝外溜)有贼啊!

  白展堂奔过来,把吕秀才堵在门口。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吕秀才僵立当场,李大嘴随即赶到。

  众人扑上,一阵拳打脚踢。

  李大嘴:别打了……没气儿啦!

  白展堂:葵花解穴手!

  吕秀才:哎哟……

  郭芙蓉:他还活着……接着打!

  李大嘴:住手(拎菜刀)先把他手剁了。

  吕秀才哑着嗓子喊:饶命啊!

  郭芙蓉:晚啦……(双掌推出)排山倒海!

  吕秀才惨叫着直飞出去。

  郭芙蓉:排山再倒海……

  白展堂:等等(蹲下仔细辨认)吕秀才?

  郭/李:啊?

  【天井,夜

  吕秀才靠在井边呻吟,掏出碎馒头。

  吕秀才:千辛万苦才拿来的馒头……

  众人:是偷来的!

  吕秀才:不是偷,是拿!偷者,不告而拿也。

  白展堂:那你都告谁了?

  吕秀才指李大嘴:他!

  李大嘴:嗯?你告我什么呀?

  吕秀才:不是告,是告!(W)晚饭后,我说没吃饱,你说厨房有馒头,随便拿。

  李大嘴:你吃得了这些吗?

  吕秀才:又不是我吃,这些馒头是要施舍出去的。

  郭芙蓉:用偷来的东西施舍?

  吕秀才:是拿……后天是我家先祖的诞辰,按照祖训,要开仓放米,周济穷人。

  李大嘴:为什么呀?

  吕秀才:他老人家在世的时候,每年春秋两季,都会熬粥煮菜,周济穷人,后来在他往生之前,特意留下祖训,日后不管家道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郭芙蓉:所以你就走上了犯罪道路?

  吕秀才豁然起身:我没有!

  郭芙蓉:你好啦?

  吕秀才又坐下:哎哟……

  郭芙蓉:装,接着装,我回屋睡去了(回房间)

  白展堂:我到街上转转,看有没有什么好<拿>的!(窜出去)

  吕秀才:这就走啦?我的馒头怎么办?

  李大嘴:别着急,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祖宗……

  吕秀才:还是我祖宗。

  李大嘴:瞧把他急的,我还贪你一祖宗啊?

  吕秀才:我不是这意思,李大哥,要再有剩饭剩菜剩馒头的话……

  李大嘴:全都给你!另外再给你多蒸三屉。

  吕秀才:谢谢李大哥!

  李大嘴:谢啥呀?大恩不言谢,你把面钱给我就行……别让掌柜的知道,我给你打折。

  吕秀才:你这是监守自盗。

  李大嘴:说的对,就是要坚守自己的道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吕秀才:那个盗字,不当道理讲。

  李大嘴:爱怎么讲怎么讲,钱是一定要收的。

  吕秀才:你作梦去吧!

  李大嘴:让你一说,我还真困了,你先坐,我回屋作梦去喽。(转身回屋)

  吕秀才:等等,扶我起来……喂!

  吕秀才废劲巴力往起爬,疼痛不已。

  【大堂

  乞丐小米斜靠在门口抓虱子。

  邢捕头撕下鸡腿闻香,小米在旁窥视。

  咬下的瞬间,小米把手中的虱子捏死。

  邢捕头扔掉鸡腿:有杀气!

  燕小六拔刀踢凳子:帮我照顾好我七婶娘!

  小米接住鸡腿:她昨天不是刚出殡吗?

  燕小六:把腿还给我!

  小米:还你哪条腿?

  燕小六:这条(W)你才长鸡腿呢!

  小米:鸡腿没有(翘脚)鸡眼倒有两只!

  邢捕头:算了,甭跟他逗闷子,还剩大半只呢。

  邢捕头撕下鸡腿给燕小六。

  忽听小米惨嚎,捂着脖子挣扎。

  小米:这鸡腿,有、有……

  邢捕头:有毒?

  燕小六把鸡腿扔了,被小米接到。

  小米:有点咸,下回叫他们少放点盐!

  燕小六:我我……我不吃啦(冲出去)

  邢捕头:这孩子(追出)再咱叫一只不就行了吗?等等我……

  小米起身准备拿整鸡。

  说时迟那时快,吕秀才飞奔出来。

  接近桌子的时候,忽然变成慢镜头(自己演出来)

  小米眼看抢不到整鸡,又准备吐口水。

  吕秀才转身挡住,拿到整鸡。

  口水喷到吕秀才后背,如同中弹,切至正常速度。

  吕秀才:哈哈,没辙了吧?

  小米:吃独食的,肠穿肚烂!

  吕秀才:要烂也是烂你的,再过两天,这些都是你的。

  小米:那还能吃吗?

  佟湘玉冲过来:你怎么又进来了?出去出去,说不听了还?

  小米:瞧你急的那样,我喝口水就走,有菊花茶没有?没有菊花普洱也行。

  佟湘玉:关门……放小郭。

  小米赶紧出门:等对门开张,饿死我都不来了。

  佟湘玉:那你就等死吧,对门光是个窗户,就装了一个多月,装了拆拆了装,等它开张,啊哈哈……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鞭炮声。

  佟湘玉:大白天的,放啥炮嘛?

  一声高喊:恭祝怡红楼开张大吉!

  小米冲佟湘玉:啊哈哈!

  佟湘玉:开张就开张,有啥好吉的嘛?

  一声高喊:每位贵客送汾酒一壶,膏蟹八两。

  小米扭头就走,酒客纷纷出门。

  吕秀才大喜,拎着口袋到各桌上收拾剩菜。

  【男寝,夜

  炕上摆着各色菜肴,吕秀才埋头写作。

  李大嘴推门入,迅速退出去。

  李大嘴:吕秀才,你又作什么妖呢?

  吕秀才:怎么了?

  李大嘴:屋里什么味儿啊?

  吕秀才:剩饭剩菜喽。

  李大嘴:那你放炕上干什么呀?不怕捂馊了呀?

  吕秀才:馊了也比偷了强。

  李大嘴:谁吃饱了撑的偷那个呀?

  吕秀才:吃饱了当然不会偷。

  李大嘴:再饿也不至于吃剩菜吧?

  吕秀才:有什么话进来说,别吵到小郭睡觉。

  李大嘴:这么大味儿,我怎么进啊?

  吕秀才:我不是呆的好好儿的?别用鼻子,用嘴呼吸就行了。

  李大嘴:用嘴呼吸,那你用什么说话呢?

  吕秀才四处闻闻,捂着鼻子冲了出去。

  【大堂

  大堂里空荡荡,佟老板心慌慌。

  邢捕头带着燕小六进门。

  佟湘玉迎上:你们来啦?

  邢捕头:给咱烫一壶酒。

  佟湘玉:要什么菜?

  邢捕头:啥菜都不要,要了也吃不了。

  佟湘玉:胃口不好?弄两个清淡点的菜嘛。

  邢捕头一拍桌子:凭什么呀?

  佟湘玉:对啊,凭什么呀……你们这是咋了嘛?

  邢捕头:对门怡红楼开张,谁都能进,就我们不能进,你说气人不气人?

  佟湘玉:对啊,凭啥不让进么?

  邢捕头:大明律规定,在职官兵严禁进入风月场所。

  佟湘玉:吾皇万岁万万岁(W)那是窑子,你有家有口的,进去干啥嘛。

  邢捕头:我们就是吃喝,又不干别的,能出什么乱子呀?

  佟湘玉:对啊……瞧你说的,在这里不能吃啊?

  邢捕头:人家请的是扬州醉仙楼的大师傅。

  佟湘玉:我们请的是黄鹤楼的师傅(W)洗菜也是正经手艺嘛。

  邢捕头:人家卖的是杏花村的汾酒!

  佟湘玉:我们卖的是自家酿的米酒(W)兑点水喝了不上头。

  邢捕头:人家唱的是全本的西厢记!

  佟湘玉:我们唱的是正宗的莲花落(喊)小米,过来给邢捕头唱一个!

  小米在外面喊:正吃着呐,没空!

  邢捕头:唉……悔不改当初入错了行啊。

  佟湘玉:就为了吃顿饭,你连捕头都不想当了?

  邢捕头:你说我们把脑袋拴裤腰带上,风里来雨里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佟湘玉:为了维护社会安定!

  邢捕头:现在连顿好饭都不让吃了,我还维护它干吗呀?(起身)

  佟湘玉:你不喝酒啦?

  邢捕头:不喝了……我到对门闻闻味儿就行了。

  邢捕头带着燕小六出门。

  佟湘玉呆立半晌,拍桌子:开会开会开会……

  【天井

  众人集合,佟湘玉四处张望。

  佟湘玉:真是奇了怪了,这才二月份,哪来的苍蝇嘛?

  李大嘴:秀才养的!

  吕秀才:苍蝇跟我没关系,我养的是蛆!

  众人:咦……啧啧!

  佟湘玉:是这,对门怡红楼开张,你们都知道了吧?

  李大嘴:听说那是个窑子。

  白展堂:不是窑子,是歌院。

  郭芙蓉:你倒是很懂行情嘛。

  白展堂:那是……咳!我也都是道听途说,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吗?

  郭芙蓉:怪不得你轻功那么好,都是跟猪学的吧?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郭芙蓉:分筋错骨手!

  佟湘玉:不要吵了!我打算,派个人过去……偷点东西。

  众人:偷?(齐看小白)

  白展堂:别找我,我退隐江湖好多年!

  郭芙蓉:你不爱冰冷的床沿。

  白展堂:不要逼我想念,不要逼我流泪,我会翻脸……

  佟湘玉:不去算了,过去就是偷点先进经验,最多就是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费用我来……谁去?

  众人:我去我去我去!

  佟湘玉:不要急,一个个来。

  白展堂:我过去吧,偷东西,我有经验。

  李大嘴:有啥经验啊?啥东西好吃,啥酒好喝,你有我有明白?

  吕秀才:光有经验不行,还得有理论支持,子曾经曰过: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佟湘玉:不用再曰了,我已经决定了,派小郭出场。

  众人:为什么呀?

  佟湘玉:因为她是个女的,不会中美人计。

  【大堂

  大堂里冷冷清清,郭芙蓉接过铜板。

  佟湘玉:这钱你省着点花啊。

  郭芙蓉:就这么俩钱?

  佟湘玉:主要是看,不是吃,点壶茶坐一下,能花啥钱嘛?

  郭芙蓉:那能学着什么经验啊?

  佟湘玉:喔……那就再点个凉菜,油炸花生米就行了。

  郭芙蓉:我不去了!

  佟湘玉:好好好,再给你加十文。

  小米摸着肚子靠到门边:不用那么多!对门吃食便宜着呐,什么都跟白拿似的。

  佟湘玉:哎你的脚……

  小米:没沾地面,没辙了吧?(坐到门外)

  佟湘玉:你咋又回来了?

  小米:吃累了,回来讨口水喝。

  佟湘玉:想喝菊花还是普洱?

  小米:铁观音吧,这两天油水大,得刮一刮。

  郭芙蓉:那多麻烦啊,开膛破肚刮起来更方便。

  佟湘玉:咋说话呢?倒茶去!(郭愤愤走开)咋样,还是觉得我这儿好吧?

  小米:嗯,这里给我一种家的感觉。

  佟湘玉:那就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小米:哪怕帮您刷刷筷子洗洗碗?

  佟湘玉:我也不图你能为家做多大贡献呀。

  小米: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

  佟湘玉:常回家看看……

  小米:打住!看不完了还?我盘算好了,以后睡觉就在这儿,吃饭去那儿,两边都不得罪。

  郭芙蓉:你的铁观音!

  佟湘玉接过:我来……(浇过去)

  小米急跳:干什么呀你?

  佟湘玉:睡觉前不得洗个澡嘛?

  小米:对老主顾都是这态度,你就勤等着关门吧!(走开)

  佟湘玉:迟早饿死你!

  对门喊起来:每位贵客送燕窝一盏,熊掌半斤。

  佟湘玉眼前一亮:燕窝!

  郭芙蓉:可以美容喔。

  佟湘玉:走!(两人冲出门去)

  对门喊起来:只限男宾!

  两人悻悻回来。

  佟湘玉:燕子的口水有啥好吃?他也不嫌恶心……

  郭芙蓉:现在怎么办?

  佟湘玉:换身男装再去(W)你自己去吧,省着点花钱啊。

  【男寝

  炕上摆着各色菜肴,苍蝇纷飞。

  吕秀才端菜入,头晕目眩,苦苦支撑。

  好不容易把菜放到炕上,转身出门。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李大嘴和白展堂捂着鼻子冲进来。

  白展堂:赶紧的,过一柱香他就能活动了。

  两人迅速把所有饭菜装了出去。

  【大堂

  佟湘玉转来转去,不时朝外张望。

  佟湘玉:咋还不回来呢?不会是叫人家给发现了吧?不会不会,小郭是老江湖了,这点事情还能办好。

  吕秀才飞奔出来:掌柜的,您要为我作主啊。

  佟湘玉:别哭别哭,又咋了吗?

  白展堂和李大嘴从门外进来,见状急躲。

  佟湘玉:站住!是不是你们招他了?

  白/李:没有啊。

  吕秀才:还说没有,你们凭什么把屋里那些饭菜扔了?

  佟湘玉:对啊,凭什么?

  李大嘴:那些剩菜都让你捂成泔水了,谁敢吃啊?

  佟湘玉:对啊,谁敢吃啊?

  吕秀才:又不是给他吃,他管那么多呢?

  佟湘玉:对啊(W)那你要给谁吃嘛?

  李大嘴:门口那小叫花子。

  佟湘玉:这主意是谁想出来的?

  吕秀才:我家先祖……爷啊,你不要怪孩儿,不是孩儿不孝顺,实在是力不从心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交代给我的最后一件事,我也没能办好,孩儿对不起你啊……

  佟湘玉:你确实对不起他!

  吕秀才:嗯?你……什么意思啊?

  佟湘玉:我听说,你家先祖是出了名的清官。

  吕秀才:对啊,每年为了周济穷人,家里都提前两个月节衣缩食……

  李大嘴: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嘛(W)(自己掌嘴)我说我自己呢。

  佟湘玉:你有没有想过,你家先祖为什么要这么做?

  吕秀才:这还用问吗?解厄济困,是贤者之德啊。

  佟湘玉:可你呢?

  吕秀才:我也是啊,为了摆这桌福寿宴,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啦。

  佟湘玉:嗯,那如果没这条祖训,你还会不会这么做?

  吕秀才:那当然……会啊!

  佟湘玉:会吗?你要是真心想周济穷人,任何时候都可以,而不会像现在这样,为了凑日子,把饭菜故意捂馊掉。

  吕秀才:谁说是故意的?天热嘛(W)大不了下次不放炕上。

  佟湘玉:放哪儿,或者放多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内心,是否足够真诚,是否真心诚意地想帮助他们,要是没这份心,哪怕施舍得再多,饭菜再丰盛,都不算是真正的解厄济困,进一步说,也不算是真正的遵从祖训。

  吕秀才:嗯,我知道了,这桌福寿宴……

  佟湘玉:就让我们来请吧,知府老爷的诞辰,咱们无论如何也得表示一下啊。

  吕秀才:这怎么好意思?

  佟湘玉:没关系,又不是什么大钱,每人五十文,怎么着也够了,各自准备去吧。

  白/李:别啊,都月底了,我上哪弄这五十文钱去啊?能不能光出力不出钱啊,掌柜的……

  【大堂,夜

  一桌丰盛的饭菜,众人围在一边,吕秀才紧着咽口水。

  白展堂:别叫唤了,听着闹心(W)我说你那肚子,咕咕咕的,不知道的还以为练蛤蟆功呢。

  吕秀才:饿你两天你不叫啊?

  佟湘玉:要不你先吃点儿?

  吕秀才:这怎么行?祖训有云……让穷人先吃!

  小米捧着铺盖卷靠在门边:找我干啥呀?

  佟湘玉:哎你的脚……放进来吧。

  小米:嗯?

  李大嘴:把铺盖卷儿留外面。

  小米:那可不成,里面全是宝贝。

  白展堂:你进来再说。

  小米:干吗?

  李大嘴:把这桌饭菜全吃了。

  小米:啊?

  吕秀才: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小米将信将疑看着佟湘玉:什么意思?

  佟湘玉:放心吧,菜里面没放毒。

  小米:放巴豆我也受不了啊!

  李大嘴:你到底吃不吃?

  小米:吃,吃(走到桌边抓菜)

  吕秀才:给你筷子。

  小米:不用,使手抓菜,吃着更香(品菜)嗯……

  众人:怎么样?

  小米:(吐)你们买盐不用花钱啊?

  李大嘴:说什么呐?

  小米:连个鱼香肉丝都炒不好,还开什么饭庄啊?

  李大嘴:不爱吃就出去!

  小米:哎哟我谢谢您了。

  吕秀才:你你……你这就走啦?

  小米:对不住啦,这两天在怡红楼吃顺嘴了,再吃这边的菜,味如嚼……嚼什么来着?

  吕秀才:嚼蜡!

  小米:这可不是我说的,各位慢吃啊!

  佟湘玉:站住!生可忍熟不可忍,展堂……

  白展堂:得令!(朝小米扑过去)

  小米:降……龙……

  白展堂:点穴手!

  小米僵立当场,惊恐地看着大家。

  佟湘玉:不要怕,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把饭菜吃了,就放你走,乖……

  白展堂:点着穴呐!

  佟湘玉:喔……那就给他喂吧,这一桌子菜,不吃完,不算完!

  众人开始给小米喂饭,小米痛苦难当。

  吕秀才在旁边看着直咽口水。

  【大堂,夜

  桌上饭菜一扫而空,盘子里还剩两个馒头。

  小米嘴里全是饭菜,痛苦不已。

  吕秀才饿的昏昏沉沉,直盯着馒头。

  李大嘴:张嘴,把最后俩馒头吃了。

  吕秀才:把馒头放下……吃不了就算了吧。

  李大嘴:不行,掌柜的吩咐过,不吃完不算完。

  白展堂:再这么塞下去,是要出人命的。

  李大嘴:掌柜的?

  佟湘玉:好吧,那就先吃到这里。

  白展堂:葵花解穴手!(没反应)怎么回事?葵花……

  小米打了个饱嗝,两行清泪滑过腮边。

  众人:怎么了?你哭什么呀?

  小米:我怕是不行了……麻烦你转告洪帮主,我对不起他老人家。

  佟湘玉:你咋对不起他了?

  小米:他教我那招双龙戏珠,我早就给忘了。

  白展堂:那是降龙十八掌吗?

  小米:是不是都已经无所谓了,佟掌柜,我只想告诉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你站在我的面前,却不知道,不知道……

  众人:不知道什么呀?说呀!

  小米歪过头去,昏迷不醒。

  佟湘玉:不会的,你醒醒,醒醒啊,你不能死,你死了谁替我吃官司啊?

  小米又醒过来:落到这个下场,我不怨天不怨地,只怨我自己!

  众人:怨什么呀?

  小米:李大嘴,如果上天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你说三个字……少放盐!

  小米终于晕了过去。

  众人:小米……(盯李大嘴)

  李大嘴:他是被撑死的,又不是被盐呴死的,凭什么怪在我头上啊?

  吕秀才捂着肚子,一步步朝桌边蹭,眼看就要拿到馒头。

  李大嘴:我他妈不干啦!(掀翻桌子,馒头飞了出去)

  吕秀才:我的馒头……

  对街一阵乱响,众人冲出门看。

  一身男装的郭芙蓉入。

  郭芙蓉:关门关门……

  佟湘玉:咋回事嘛?

  郭芙蓉:我把怡红楼给砸了。

  众人:啊?

  郭芙蓉:这可不能怪我啊,掌柜的说费用全包,我听她的,泡壶茶坐了一整天,他们对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还躲在屏风后头偷着笑话我,我一着急一生气……就砸了点小玩艺儿。

  众人:小玩艺儿?

  郭芙蓉: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翡翠屏风,两个琉璃灯罩,五个古董花瓶,对,还有十来个青瓷碗碟,看那意思,像是官窑烧出来的……具体价钱,等您赔的时候,再慢慢商量吧。

  佟湘玉终于支持不住,晕倒在地。

  众人抢上:掌柜的!

  吕秀才朝馒头艰难地爬过去,馒头眼看到手,忽然被众人踩烂。

  众人:掌柜的!你醒醒啊……

  吕秀才看着手中的脏馒头,终于饿晕。

  馒头从手中滑到地上,忧怨的二胡起。

  编剧:宁财神/程姣娥

  《本集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2 16:38 , Processed in 0.059878 second(s), 20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