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文身会上瘾吗?

2018-11-13 11:30|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24| 评论: 0

摘要: 利维坦按:想必有不少人有文了一回身之后又不断纹身的经历,如果将“成瘾”定义为一种反复性的强迫行为,表面上看似乎的确是“有瘾”的。从医学角度看,成瘾是脑中奖励系统在基因转录及表观遗传机制上出现的失调,但 ...

利维坦按:想必有不少人有文了一回身之后又不断纹身的经历,如果将“成瘾”定义为一种反复性的强迫行为,表面上看似乎的确是“有瘾”的。从医学角度看,成瘾是脑中奖励系统在基因转录及表观遗传机制上出现的失调,但针对文身,我们往往不能忽视的还有社会心理层面的因素。


不过,不断文身的人会不会是对“疼痛”成瘾呢?如果将疼痛理解成一种人体的预警机制,那么,当疼痛到达足够强烈的时候,体内会释放内啡肽,可以延缓甚至阻断疼痛信号向大脑的传递,内啡肽还会与阿片受体结合,释放多巴胺,从而制造一种新的感受?



文/Diana Crandall

译/Anthony

校对/Antusen

原文/www.attn.com/stories/4353/science-behind-tattoo-addiction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Anthony在利维坦发布


除了头部,米卡·赫尔曼(Micah Herman)全身有近30处文身。一个周四的夜晚,在加利福尼亚州西好莱坞市梅尔罗斯大道的一家文身店中,他耐心等待着文身大师迪恩·伯顿(Dean Berton)在他身上留下新的印记。


为什么这一次选择文在头上?


“我一直偏爱在手、脖子两侧及脸上文上各种图案,”赫尔曼解释道,“但我也喜欢头发长出来后完全遮住文身的状态。”


图源:Diana Crandall


26岁的赫尔曼侧身躺在桌子上,平静地等待着,他染成紫色的莫西干头并没有因此被弄乱。统计之脑研究所(the Statistic Brain Research Institute)收集的数据显示,美国有4500万人至少有一处文身。32%的美国人声称对文身上瘾,而赫尔曼也是其中一员。

(www.statisticbrain.com/tattoo-statistics/)


“我在胳膊上文了第一个图案后,立马就希望可以用袖子遮住它,”米卡解释道。“在此之前我并不想文身,所以当我第一次文身后,我总想遮住我的胳膊。”


图源:Diana Crandall



文身真的令人上瘾?


许多人认为文身带来的疼痛或许会令人上瘾,人们会因此产生一种欣快感。甚至还有些只探讨文身带来的心理效应的电视节目,例如斯派克电视台的“褪色的墨水”(Ink Shrinks)。还有人声称,文身的人喜欢文上新图案时所获得的关注。


在年轻的肌肤及与性有关的部位上文身以吸引眼球,是一种对青春及生育的理想化表达柯比·法瑞尔博士(Kirby Farrell)在“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网站中这样写道。“我们是社会动物。这是我们存在的基础……我们需要依仗关注这种社会行为,来实现实体化,使自己的存在更具真实感。”

(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swim-in-denial/201310/if-tattoos-could-talk)


图源:Flickr


“文身一定会使你引人瞩目,你仿佛突然拥有了一种类似于重力的引力,且浑身都是‘快关注我’的气息,”法瑞尔博士说道,“你掌握的吸引力越多,获得的关注就越多,你的生活也会更加精彩——公众对明星及领导人的热爱可以例证这一点。”


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维伦·斯瓦密(Viren Swami)接受ATTN网采访时,曾谈及自己针对文身人群所做的大量研究,他表示,文身上瘾且易使人产生依赖感的观点具有一定的误导性


球星贝克汉姆身上逐年增多的文身。图源:Mirror


“说简单点儿:我们并不知道文身是否会成瘾。并且大多数研究人员表示,就目前的研究成果来看,认为文身成瘾还为之过早,”斯瓦密博士通过电话这样说道,他同样表示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证明文身上瘾会促使人们再去文身。


“如果你把文身所有可能的动机列出来供人选择,文身上瘾会是人们最少选择的一项。”斯瓦密博士这样说道。


文身并非一种新的潮流,人们在皮肤上做标记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它们或是忠于部落的标识、对生活的记录;或是一种装饰、异想天开的表达,甚至被视为一种艺术。


图源:tattoo-models.net


新西兰的土著毛利人用骨凿子将设计的图案刻入皮肉。网站Buzzfeed指出,一旦他们将图案刻入皮肤,就会将骨凿沾上墨水并放入伤口中。对于毛利人而言,文身的过程是神圣的,而根据西兰文身网(Zealand Tattoo)的说法,头部是整个身体中最神圣的部位。出于这个原因,面部文身在人们中很受欢迎。


图源:Gifer



文身背后的动机


“我认为那些有着许多文身的人在文身前一定有过清醒的思考,”斯瓦密说道。“我们所有与他们相关的证据都表明,考虑是否要有大量文身时,人们往往是理性的。


“人们有着各种各样的文身动机……大部分例子表明人们是‘出于相同的原因’而文身的。”


赫尔曼最近再度文身的决定一定是理性的,他似乎也并不太在意文身所带来的痛苦。针头的嗡鸣声响彻整个文身店,而赫尔曼只是平静地躺着,凝视远方。伯顿开始在赫尔曼的头部右侧文上一只老虎,这一操作过程异常复杂。


图源:Flickr


尽管他承认文身很痛,但赫尔曼说,对他而言,文身类似于按摩。他描述了他文身时的感受:


“你会很激动,很快乐。一个月后,你会感到兴奋,因为文身后的那种痛感已经完全消失了。文身变成了一种会产生欣快感的体验。”


25年来,艺术家伯顿一直在文身时打磨着自己的手艺,他说,有些人会不断回来文身,因为他们不仅会在这一过程中感到平静,还会收获其他积极的东西。


“如果文身艺术家手法高超,顾客是能感受到的。即使文身很痛,他们仍能感受到文身师的爱、关怀以及娴熟的手法,这些经历的背后都带有些许禅意。”伯顿这样说道。



为什么这么频繁?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最终,没有一个确定的理由能解释为什么有的人有大量文身,而其他的人则没有。如果你看见了越来越多的文身,这可能意味着你所处的社会对文身的包容度有所提升。


目前,人们对文身的接受程度正在逐渐提升。你甚至可以把它们称之为“潮流”,赫芬顿邮报的瑞夫·卡里姆(writes Reef Karim)这样写道。卡里姆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助理临床教授,同时也是一名媒体人。


“现在,我们的社会渴望个性和自我表达,而很多人都将自己的艺术表达体现在外表及穿着上,”卡里姆写道。


斯瓦密认同这一观点。“这种想法非常主流,大部分人都这么认为。”


图源:Gfycat


但是赫尔曼说,他不停造访文身店不仅仅是为了文身。“我觉得我一直回到伯顿这里的原因,不仅在于我喜欢他的陪伴,还在于我与他开始建立的某种联系,慢慢的我们就会开始知道彼此的喜好,”赫尔曼解释道。


这并不仅仅只与文身有关,事实上我让他在我身上刺上两个小时是因为我相信他是一个艺术家。这种信任会在你一次又一次去文身的时候逐渐加深。”


两个多小时的文身之后,赫尔曼看着身上已经完成的一部分文身。“那个是文身的颜色,还是我流血了?”赫尔曼咧着嘴对镜子中的伯顿笑了笑,审视了他的新文身。


他计划再回来几次,直到刺完全部的文身,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这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


图源:Download Festival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2 16:33 , Processed in 0.049286 second(s), 19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