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偷家族》电影剧本完整版

2018-11-16 22:17| 发布者: gooyeah| 查看: 49| 评论: 0

摘要: 《小偷家族》剧本1、超市,夜,内柴田祥太和父亲柴田治来到了一家超市门口。柴田祥太背着书包,他站在门口朝里面张望了一眼,柴田治胳膊跨着购物篮,顺手从旁边的摊位上拿了一个橘子,他将橘子剥开给了儿子一半儿, ...

《小偷家族》电影剧本完整版

《小偷家族》


剧本

<

1、超市,夜,内


柴田祥太和父亲柴田治来到了一家超市门口。


柴田祥太背着书包,他站在门口朝里面张望了一眼,柴田治胳膊跨着购物篮,顺手从旁边的摊位上拿了一个橘子,他将橘子剥开给了儿子一半儿,柴田祥太接过橘子后,两个人若无其事的往里面走。

两个人边吃边往超市里走,柴田治从货架上拿了一盒水果放到了篮子里,父子俩伸出拳头碰了一下,眼神示意后分开走了。

柴田祥太走到装满零食的货架前,将书包打开放在了地上,父亲在旁边比划了几个手势,柴田祥太会意后假装在镜子前做了几个动作,然后拿出一袋零食,一撒手,零食掉在了书包里,他收起书包,走到了收银台旁边的货架前盯着发呆。

一个服务员盯着柴田祥太看着,突然,柴田治拿着装满了货物的购物篮走过来,挡在了祥太面前,假装拿起一个东西看。

祥太迅速从货架上拿了几个货物装在书包里,然后拿起书包离开了。


待祥太走后,柴田治放下手里的东西也离开了,那装满了货物的购物篮被他留在了那里。


出片名:小偷家族


2、街道,夜,外


祥太和柴田治来到了街道的一家卖零食的小摊前。祥太:我要五个可乐饼。

服务员拿出五个可乐饼:一共四百五十日元。


柴田治边掏钱边对祥太:破窗器,外形像锤子一样,一下就能把玻璃砸碎。祥太:那个要多少钱?

柴田治:大约要两千日元。祥太:好贵啊!

柴田治:正常买是贵了点儿。


服务员把包装好的饼递给他们:久等了。


3、小区楼下,夜,外


祥太和柴田治来到了小区楼下的街道。


柴田治吃着饼:真好吃啊,可乐饼还是富士屋的最好吃。(继续走)真冷啊!祥太突然停了下来:糟了,忘了拿洗发水了。

柴田治:那就下次吧,天气太冷了。(两个人继续走)好像要下雪了。祥太:是啊!

两个人走着走着,听到了一个瓶子哗啦的声音,然后停下。


柴田治看向旁边小区的楼道,里面坐着一个叫尤里的小女孩儿:今天她又在这儿。(走过去透过缝隙冲着她大喊)喂,你怎么了?你妈妈呢?

尤里摇头。


祥太催促:我们快走吧,可乐饼都快凉了。


柴田治摇头:再等等。(拿出可乐饼朝尤里示意)吃可乐饼吗?尤里盯着柴田治看了一会儿。


4、祥太家,夜,内


柴田家族的人正挤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吃饭,尤里也坐在旁边。


隔壁屋子的柴田治的妻子柴田信代抱怨:真有你的,你倒是弄些有钱儿味儿的东西回来啊!柴田治看向正在从书包里往外拿东西的祥太:都怪爸爸鼻子不好用啊!

一个叫柴田亚纪的小女孩儿:祥太,洗发水呢?祥太:我忘了。

柴田信代对尤里:你叫什么名字啊?尤里:尤里。

柴田信代:你几岁了? 尤里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柴田信代:上幼儿园了吧。


老奶奶柴田初枝:上幼儿园了还这么瘦。

柴田信代:让她吃完,赶紧把她送回去。


柴田治:可是今天外面很冷啊!明天再送回去也行啊!柴田信代:那怎么行啊,咱家又不是避难所。

柴田治:怎么不是啊。(指着柴田初枝)你看,这里不是坐着一个很凶的人吗?柴田初枝:别用筷子指人,真是没大没小。

柴田治又递给了尤里一个可乐饼:再吃一个可乐饼吧! 柴田初枝:靠着老人的养老金过活,你们能有什么出息。柴田治:别再唠叨了。

柴田初枝坐到尤里面前:这孩子怎么这么瘦啊,(看着她胳膊上的伤疤)这是怎么搞的?尤里:摔得。

柴田初枝:疼吗?(尤里摇头,她继续看)浑身是伤啊,真是的。柴田信代:趁着警察开始找人之前,赶紧送回去吧!

柴田初枝:有道理,省得惹麻烦。


5、街道,夜,外


柴田治背着尤里,柴田信代走在前面。柴田治:这边,她睡着了。

柴田信代抱怨:她倒好,吃了三个可乐饼。柴田治只是笑着没说话。

柴田信代:要按门铃吗?


柴田治:还是别按了,偷偷放到门口吧!柴田信代:那不冻死了吗?

柴田治:那这样吧,偷偷放到门口,然后按完门铃就跑。柴田信代笑了笑:你以为你是圣诞老人啊。

这个时候,远方传来了一个男人和女人吵架的声音,是从尤里家里传来的。柴田治: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柴田治放下尤里让柴田信代抱着,他走到窗前,里面传来男人和女人打架的声音。


柴田治走到柴田信代面前打算抱走尤里:快点儿,一会儿被发现了。

柴田信代没有给她,继续抱着尤里,眼睛直直的望着窗户的方向,继续听着他们俩争吵。


6、祥太家,夜,内


祥太正在小屋子睡觉,隔壁的声音将他吵醒了,黑暗中灯光突然亮了,祥太睁开了眼睛。柴田治:好凉啊!

柴田信代也起身:好凉啊!


柴田治摸了摸褥子:褥子湿透了。


柴田信代掀开褥子:这味儿。(对站在一旁的尤里)你是不是该说对不起啊。尤里一直说着:对不起。

柴田信代:行了,别说了。


柴田治:早知道这样,真后悔昨天没把她送回去。柴田信代:行了。(把尤里拽过来给她换衣服)来。祥太:那衣服是我的。

柴田治:没事儿,反正你也不穿。(也开始换衣服)今天这么冷,要不请假吧!柴田信代:随便你。

柴田治:要不发短信就说感冒了。柴田信代不耐烦了:随便,随便。画面切换

柴田治背上了背包。


柴田信代对坐在椅子前装水的柴田初枝:大治要出门了。柴田初枝:慢点儿慢点儿。

柴田治走到了门口,柴田信代送他到门口:顺便把垃圾扔掉,在那儿。柴田初枝拿着水壶走过来:等等,拿着这个。

柴田治穿着鞋走了一步停下来:好疼啊。(脱下鞋从里面拿出一个指甲对柴田初枝)这是你的指甲。

柴田初枝:对,是我的。


柴田治扔掉指甲,拿着垃圾出门了。

7、公路,日,外


此时天色蒙蒙亮,柴田治出门后来到了公路上,将手里的垃圾扔在了电线杆下的垃圾堆旁。柴田治自言自语:就放这儿吧!

扔下垃圾后,柴田治离开了。


8、公交车上,日,外


柴田治挤在公交车上喝着水。


旁边的一个男子打着电话:是这样的,又有一个人矿工,对,他就发了个短信,还说什么要辞职,反正他也干不了什么,下次再见到他一定要揍他一顿。


9、工地,日,外


工地前的工人排成一排活动着身体。


柴田治和很多工人一起乘坐电梯来到了高楼上准备干活。


10、洗衣店,日,内


一家洗衣店里,几个妇女在工作。


柴田信代整理着衣服,她在整理一件衣服的时候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金属饰品,她直接拿出来放在了自己的衣服兜里。

旁边一个女工看到后冲她笑了笑。


11、祥太家,日,内


祥太靠在墙壁上看书。

旁边的屋子里,柴田初枝拿出了一盒药,拉住了趴在地上看电视的尤里:来,让我看看你的手。(往她的手上抹药)不疼了,不疼了,好了。

突然门口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有人吗?我是民生委员会的李山,奶奶在家吗?柴田初枝小声对祥太:快带她躲躲。

祥太起身把尤里拉走了。


柴田初枝走到门口探出头,李山拉开栅栏门走了进来:打扰了,我叫李山。柴田初枝:您绕过来吧!

李山:好的。


李山从后面绕过去,祥太趁机拉着尤里打开后门离开来到了街道上。


李山进屋:金子家的老奶奶您知道吧,最后还是搬进公寓了,三个子女都没有赡养她。柴田初枝的声音从隔壁屋子传来:我见到她了。

李山:您也和您儿子多说说,您和您儿子就住在波多那边吧! 柴田初枝拿出一杯水走过来坐到李山对面:哪家中介派你来的?

李山笑了笑:您误会了,是这样,毕竟您上了年纪,独居总会有些麻烦。柴田初枝:如果我从这里搬出去的话,你能得多少好处啊!

李山再次笑了笑:那是以前了,现在我已经不干征地这事儿了。


12、公路旁,日,外


祥太走在公路旁的荒地里,尤里跟在他身后,两个小男孩儿从对面走过来,讨论着在学校上课的事情。

等两个人走后,祥太:没法儿在家学习的孩子才去学校呢。


13、商店,日,内


祥太站在商店里闷头看着货物,尤里站在他的身后。


这时,一个顾客走到前台结账,祥太趁他不注意从货架上拿走一个零食赶紧走开了。


祥太走到门口,朝着还留在里面的尤里示意了一下手里的零食和洗发水,尤里从超市里走了出来。


14、洗衣店门口,日,外


洗衣店门口不远处,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儿,一个老人走过来看了看:小宝宝长得真可爱啊!

洗衣店门口,柴田信代和一个女同事议论着。


女同事抽着烟:那孩子长得一点儿都不像她,整过容?是谁的孩子还不知道呢!柴田信代:她辞职前不是干过应召女吗?

女同事:听说她还挺能装的,还装作床上功夫很差劲儿的样子。


这时,又走过一个女同事,递给了柴田信代一瓶饮料:信代,今天早上多亏了你。柴田信代:没什么,互相帮忙。

那女妇女:想喝得还真不少,我为什么要请你们喝东西。柴田信代:你孩子发烧了?

那妇女:流行性腮腺炎,最近很多幼儿园的孩子都得了这个病。柴田信代摸了摸她的腮部:你这里也是这个病吗?

那妇女:别闹了,我才没得。


柴田信代抚摸着自己的下巴:讨厌,要被传染了。那妇女指着她的下巴:你好像已经得了。

那抽烟的妇女也看着她:真的。


15、工地上,日,外


工地上,工人们正在忙碌着,柴田治抬着一个铁架子来到了施工现场。


16、公路下,日,外


祥太和尤里在公路桥下的一间小屋子里,祥太用石头打磨着一个沙盘。尤里伸出手拿东西,祥太看到了她胳膊上的伤疤:你的胳膊怎么回事?尤里:摔得。

祥太:是烫伤吧,谁烫的?你妈妈?


尤里摇头:妈妈很好,还给我买裙子。

祥太:那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在那儿?


尤里没有回话,祥太继续低头打磨没再问什么。


17、街道,日,外


在一个路口,祥太停下对尤里:去哪儿?回家吗?


祥太往家走,尤里默默跟在了他身后,祥太用沙盘划着墙,尤里也模仿着他的动作。


18、祥太家,夜,内


祥太、柴田信代、柴田初枝、柴田亚纪围在桌子前吃饭,尤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祥太:我今天偷了洗发水。

柴田亚纪:又是这个牌子?祥太:商铺里只有这个。

柴田亚纪:我不喜欢这个味道。


柴田信代:行了, 不要穷讲究了。


柴田亚纪突然小声:我说,咱们这像是诱拐吧!


柴田信代:行了,咱们又没把她关起来,又没有要赎金。柴田亚纪:这不是重点吧!

柴田初枝:她家人会不会已经报警了呢!柴田信代:估计少个累赘,正乐着呢。 柴田亚纪抱怨:全是白菜。

柴田信代:多吃白菜对身体好,而且还沾上了肉的香味儿,面筋已经熟了。突然,尤里站了起来。

柴田亚纪注意到了,向柴田信代示意。


柴田信代看向起身的尤里:你喜欢吃面筋?尤里点头。

柴田初枝招呼尤里:快过来。(尤里走到柴田初枝面前)交给我。


柴田初枝夹起一个面筋吹了吹让尤里吃下:好吃吗?

尤里点点头:好吃。


柴田信代看向尤里:你以前吃过?(尤里点头)和谁?尤里:奶奶。

柴田亚纪:还吃吗?


柴田信代:不行,给她吃太多夜里又要尿床了。柴田初枝:那就睡在我的褥子上好了。

柴田亚纪:不行,那里是我的位置。


柴田初枝从旁边的柜子上拿出药:对了,有这个。柴田信代:这是什么?盐?

柴田初枝:嗯!(倒在了尤里的手心里)接着,对付尿床很管用的。柴田亚纪:咸得要命啊!

尤里放在了嘴里。


柴田初枝:咽下去,咽下去,我们那时候都是用这个法子。柴田亚纪:她在吃呢!

外面传来了柴田治的声音,祥太赶紧跑了出去。


19、祥太家门口,夜,外


祥太站在门口张望着,一个男同事搀扶着柴田治来到了门口。柴田治一直向他道谢。

柴田亚纪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祥太,外面太冷了,别冻着。柴田治:就送到这儿了吧!慢点儿,慢点儿。

祥太:他好像受伤了,拄着拐呢!其他人夜走到屋子门口探头望着。柴田初枝:是不是又喝多了?


20、祥太家,夜,内


那男工人搀扶着柴田治来到了屋子里。

柴田信代一直抱怨着:到底怎么回事啊?祥太,瞧你又把屋子弄得这么乱?(对一直站在旁边的柴田亚纪)别愣着了,快去泡茶啊!

柴田治也抱怨:早上我就有种不详的预感,你非得催着我出门。柴田信代:看你这样,是不是得一个多月都干不了活儿啊。

柴田治:听说有工商保险对不对?那男工人:好像是这样。

柴田信代有些兴奋:真的吗?要真是那样,摔断了岂不是更划算。其他人大笑。

柴田治: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差点儿没命了,知道吗?柴田初枝:好像是这样。

男工人帮忙脱了一半儿的衣服:那边你自己脱吧!柴田治:谢谢,给你添麻烦了。

柴田亚纪走过来往他面前放了一杯水:辛苦您了。那工人:谢谢,太可爱了。

柴田治:奶奶吗?


柴田初枝指着祥太和柴田亚纪:他们俩个,同父异母。


柴田信代打开柜子露出了一张两朝外面看着,祥太挡在外面,又将门关紧了。


21、超市,日,内


祥太背着书包从超市外面往外跑,尤里跟在后面。


22、街道,日,外


两个人靠在街道的墙上吃着零食。


祥太:回头我教你。(尤里点点头,从书包里拿出面筋)这个是你喜欢吃的吧。(尤里再次点头)你奶奶对你好吗?(尤里点头)你和奶奶住在一起吗?

尤里:现在奶奶在天堂。


祥太:那就,忘了她吧!


23、银行,日,外


柴田初枝在柴田亚纪的陪同下来到了银行门口的自动取款机前。


柴田初枝操作机器,嘴里自言自语:取出来然后再放进去,密码是……柴田亚纪打断:别出声,用脑袋想。

柴田初枝:我是在想呢!


柴田亚纪:不要出声,会被别人听见的。


24、甜品店,日,内


柴田亚纪和柴田初枝坐在一个甜品店里吃着东西。柴田初枝:童真杀?这是什么意思?

柴田亚纪:就是处男杀手的意思。柴田初枝:那是做什么的?

柴田亚纪想了想:就是从侧面可以看到胸部的连衣裙。柴田初枝笑了笑:侧面就能看到,现在还流行吗?

柴田亚纪:三千日元,我和店里各分一半儿。柴田初枝:这不错啊,这样也能赚钱。

柴田亚纪:奶奶您不是也有钱拿吗?柴田初枝:我的钱是赡养费。

柴田亚纪:您是说养老金? 柴田初枝点头:嗯,养老金。柴田亚纪拿出手机看了看。 柴田初枝:又是四号先生吗?

柴田亚纪:要不要去呢?(看到柴田初枝把碗里的年糕夹到了她的碗里)您把年糕给我了啊!柴田初枝:为什么起名叫莎香呢?

柴田亚纪:什么为什么?


柴田初枝:你可真够坏的。

柴田亚纪:这点儿像谁呢?


25、祥太家,日,内


祥太拿着一个项链看着,柴田信代在刷碗,隔壁屋子的柴田治和尤里玩着。尤里手里拿着插排。

柴田治:就是这时候,再来一次,你进步很快啊,尤里,你很有天赋。(对柴田信代)你怎么还在磨蹭,不打算出门了吗?

柴田信代:我们改分工制了。柴田治:什么意思?

柴田信代:因为工资开不出来,所以有十个人中午以后去就行。柴田治:这样下去,大家都变成穷光蛋了。

柴田信代走到柴田治面前把装着食物的盘子端走:你说的对。


柴田治:等等,我还没吃完呢!头疼的是,工伤保险也不给发了。


柴田信代:就是说啊,大家白照顾你了,我说,那天送你回来的兄弟靠得住吗?柴田治:我们的事,他不会在意的。

柴田信代:还真是个好人啊!


祥太拿出一个夹子给柴田信代:这是什么?


柴田信代把夹子夹在他的胸口:这是领带夹,送给你吧!不过是假货。祥太笑着走到一边,手里拿着夹子看,尤里也站在一边看着。

柴田信代对柴田治:他是正式员工吗?柴田治:是的。

柴田信代:正式员工,真是羡慕啊!祥太对尤里:你想要?

尤里点了点头。


祥太:才不给你呢。


祥太说完起身把那个夹子放在了桌子上。


隔壁屋子里,柴田治对柴田信代:奶奶的养老金一个月有七万多吧!


柴田信代:六万多,也是不错了,托老伴儿的福一直可以领到死得那天。

柴田治:你说得理直气壮,好像是你在挣钱一样,一直以来还不是我在养活她。柴田信代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小声点儿。

这个时候,柴田初枝走了进来:好冷啊!柴田治笑着:您回来了啊!

柴田初枝:池子里的水都结冰了。


柴田治:是嘛,那您小心些,不然滑倒摔伤了腰可就麻烦了。柴田信代:柴田亚纪没回来吗?

柴田初枝扭动了几下身体:她去干这个了,扭啊,扭啊!柴田初枝说着把一盒东西扔在了柴田治的手里。

柴田治:这是什么?柴田初枝:蒸栗子。

柴田初枝走进了供奉丈夫的祭台前,往上面放了一些水果。


26、后台,日,内


后台里,柴田亚纪正在和几个和她一样大的女孩子一起换着衣服。一个女孩儿:你以为我们这行这么好干吗?

柴田亚纪:才不是,我是寒性体质。


一个男子对一个叫晴美的女孩儿:晴美,把请把握分寸,你这是违规操作,传出去我们会倒闭的。

晴美:知道了。


男子:那就拜托了。 柴田亚纪:你真敬业。晴美:闭嘴吧你。


27、风俗店,日,内


柴田亚纪站在镜子前整理衣服,对后面一个举着牌子的名叫四号先生的男子:我也一样,我也没去上学。

那牌子上写着:我今天没去上学。


28、游戏厅,日,内


游戏厅里,两排人正在打游戏,柴田初枝也坐在一台机器前玩着游戏。


一个女服务员把一排装着游戏币的盒子摞在了过道里,趁女服务员离开,柴田初枝偷偷把一个盒子搬到了自己脚下,还对旁边一个看见的男子嘘了一声。


29、超市,日,内


祥太和尤里站在超市的一个鱼缸前看着水里的鱼。


柴田治拄着拐杖走到服务员面前和他商量着鱼的事情,把服务员带到了一边。


祥太和尤里从鱼缸前离开,尤里走到门口把一个插头从插排上拔了下来,祥太趁机从店里拿走了两个钓鱼的鱼缸立马跑开了,尤里插上插头,也立马跑了出去。


30、河边小路,日,外


祥太在河边低着头慢慢走着,柴田治和尤里走在一起。


柴田治:很顺利吧,尤里表现也不错,这种情况下诀窍就是耐心等待店员人数减少。祥太:两个人就可以的。

柴田治:这就叫分工。祥太:什么意思?

柴田治:就是说,大家分担工作。祥太指着尤里:她很碍事。

柴田治:不要这么说,孩子,她是你妹妹。祥太:她不是我妹妹。

说完,祥太跑开了。

柴田治:她是你妹妹,你应该把尤里当成你妹妹。(低头对尤里)是妹妹吧,别理他。知道吗?不是说了吗,不要理他,那孩子到了叛逆期了。

尤里突然愣在了原地不肯走。


31、祥太家,日,内


柴田治在家里看着那两根鱼杆感叹:好东西就是不一样啊!柴田信代:这两个能卖多少钱啊?

柴田治:怎么也能卖四五万块吧!(一家人都惊讶的看向他)这样一来的话,这个月不工作也行了。

柴田信代看向坐在一旁换衣服的柴田亚纪:柴田亚纪也交点儿钱如何?你们这一行很赚钱的。

正在缝衣服的柴田初枝:不用,我们直接说好了的,所以她不用。柴田信代:哦,奶奶,你总是惯着她,所以她才这么任性。

柴田亚纪很不高兴的看向柴田信代:咱俩谁任性啊,你就知道啃老。柴田信代:啃老这种说法可是过分了。

柴田初枝笑了笑:能啃你就啃,我呢,已经上了保险了,我不想无声无息的死掉。柴田治把鱼杆收起来:刚刚奶奶说得是什么保险啊。

没有人回话。


柴田亚纪躺在了柴田初枝旁边的被窝里靠在了她的腿上:奶奶,好暖和啊!柴田初枝:小心小心,我拿着针呢!

柴田亚纪:给谁缝呢?


柴田初枝:给那个孩子,小不点儿。(看着柴田亚纪脸色不对)你是不是有些不高兴的事情啊。

柴田亚纪:怎么了?


柴田初枝:因为你的脚比平时凉。


柴田亚纪:奶奶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柴田初枝:我发现你鼻梁还挺高。

柴田亚纪:是吗?我不太喜欢这样,不要看了。


画面切换


尤里一个人坐在门口。

屋子里传来柴田信代的声音:尤里,睡觉前记得吃食盐啊!(走到门口看到了尤里)你怎么在这儿啊?

尤里:他回来了没有?


柴田信代:你在担心祥太吗?(尤里沉默着没说话,柴田信代抚摸了一下她的头)不是尤里的错。

柴田信代说完走进了屋子里。


柴田治刷着牙走过来:对了,刚才说的是林州福利保险吗?柴田信代坐下来转移了话题:明明受到了父母的虐待。

柴田治:啊?尤里啊!她还有心思心疼担心别人啊!


柴田信代:经常听父母说真后悔生下你,按理说不会像她这样吧!柴田治:按理说是。

柴田信代:是不会对别人这么好的。柴田治:是啊,你说得对。


32、卡车里,夜,内


祥太在车里继续打磨着那个沙盘,柴田治出现在了车窗门口:找到你了。


祥太没回话,柴田治走进了车里:尤里因为担心你一直坐在门口等你,不喜欢尤里吗?祥太摇头。

柴田治:为什么?


祥太:两个男人在一起更开心。


柴田治:这样想没错,但如果尤里能帮点儿忙,是不是能在家里呆的更自在些。(祥太点头)懂了吗?

祥太:懂了。


柴田治:尤里是你的?祥太补充:妹妹。

柴田治:这么说就对了,那么我是你的谁啊?

柴田治说完用小声说着爸爸,但是祥太一直没说话。柴田治:算了,说吧,说吧,说一次就行了。

祥太:以后吧!


柴田治:傻样,好吧,下次再说吧!回家吧!两个人一起下车回家。

祥太犹豫着:额,那个,鱼杆卖了吗?柴田治:收着呢!

祥太:也好。


柴田治:怎么?你想钓鱼? 祥太:嗯!你知道小黑鱼吗?

柴田治:你爸爸我呢又不懂英语。祥太:不是英语,语文课本上的。柴田治:语文?爸爸就更不懂了。

祥太:小黑鱼讲得是一帮小黑鱼打败金枪鱼的故事,你猜,他们为什么要打败金枪鱼呢?柴田治:没什么,(又改口)我知道了,一定是金枪鱼很好吃吧!

祥太:我觉得不对。


柴田治:最近都没有吃过金枪鱼了。


说着,两个人在街道上追逐打闹了一会儿,都幸福的笑着。


33、祥太家门口,日,外


尤里坐在门口,柴田信代收拾着衣服,柴田治哼着小曲。柴田信代对蹲坐在地上看着的柴田治:你怎么了?

柴田治:这里之前有个水塘知道吗?


柴田信代:好像是爷爷以前在水塘里养过鱼。


柴田治:这种地方怎么能养活鲤鱼呢,那是奶奶说大话了吧!柴田信代:不过,过去的时候全都是爷爷的土地。

柴田治:那么久远的事情,谁还记得清楚。


两个人谈话的时候,祥太注意到了电视线播放着和失踪儿童有关的新闻。

柴田治看着柴田信代:话说你这伤怎么一直不好啊!(看着褥子上的污渍)这真的是尤里尿的吗?

柴田治尴尬的没有回话。


柴田信代低下头凑到柴田治的裤裆前。


柴田治一直后退:打住,打住,你在想什么呢,真是,不要闻了。祥太突然跑出来:快过来,尤里上电视了。

两个人跑到了电视前,柴田初枝和柴田亚纪也凑到了电视前看着新闻。


新闻上有尤里的画面,一个女主持人的声音:在这里我们提醒广大市民朋友,一旦孩子丢失,一定要报警,不要对劫匪的勒索全部答应,要协助警察进行调查。

柴田治:大家会认为孩子的父母才是凶手吧!


柴田初枝:那么说,你不叫尤里,而是叫束里啊!柴田治:麻烦了,这下可麻烦了。

柴田初枝: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种话。


柴田治凑到尤里面前:尤里,你一个人能回得去吗?柴田信代:现在说这个没用啦。

柴田治:那怎么办?要不,你先回去一次?柴田治:你会留下来吧!

尤里一直不说话。


画面切换


尤里坐在椅子前,脚丫子在椅子腿上蹭着。


柴田初枝:起名叫花怎么样?我要是有女儿就让她叫花。柴田治:她这个模样叫花不合适,叫玲玲怎么样?

柴田信代在给她点头发,长发变成了短发。柴田亚纪:好可爱。

柴田治:这样就不会被认出来了。柴田信代去照照镜子吧!

柴田亚纪:很可爱啊!(把尤里领到了镜子前)喜欢吗?可爱吧!尤里:可爱。

柴田亚纪:是啊,真可爱,茶色的头发,不用花钱染发了,其实,姐姐也有另一个名字。尤里:是什么?

柴田亚纪:沙香。

尤里:我觉得玲玲更好。


柴田亚纪:也是,玲玲更好。(学着尤里的样子)我是玲玲,请多关照。尤里开心的笑了。


34、街道,日,外


祥太和尤里走在一起,柴田初枝和柴田信代跟在后面。


祥太对尤里:是叔叔救了你,你知道吗?(尤里点点头)你喜欢阿姨和奶奶吗?(尤里再次点头)那么,你能坚持下去吗?

尤里:我能。


柴田初枝对柴田信代:我呢,本以为她想回去。柴田信代:我们是被她选中的吧。

柴田初枝:我没听说过,还能选择父母的。 柴田信代:可是,还是自己选择的更牢固吧。柴田初枝:你说什么?

柴田信代:牢固。


柴田初枝:就像我选择了你。两个人笑了笑。


35、祥太家,夜,内


柴田治站在窗户前,看着街道上一个男孩儿和自己的父亲玩着游戏,非常开心。柴田治膝盖颠着一个塑料袋走进了屋子里。

趴在地上的柴田亚纪看到后大笑:好幼稚啊!柴田治:一边去。

柴田亚纪:喂!


柴田治:什么事儿啊!


柴田亚纪:你和信代都是什么时候上床啊?


柴田治:那个啊,我们现在已经不再做那个事儿了。

柴田亚纪:真的吗?


柴田治:我们啊,(指了指心脏)这里是连在一起的,(又指了指下体)而不是这里。柴田亚纪:算了吧,太假了。

柴田治:那你说是靠什么连在一起啊!柴田亚纪:靠钱,一般人是。

柴田治:我们可不是一般人啊!


说完,柴田治大笑了几声,柴田亚纪一直严肃的盯着他看。


36、超市,日,内


柴田初枝、柴田信代和尤里来到了超市卖衣服的区域,祥太跟在后面。 柴田信代看到柜台上短袖:已经开始穿夏装了啊。玲玲,你去过海边吗?尤里摇头。

柴田初枝对祥太:哥哥呢?祥太:去过,好像是。

柴田初枝:好像?


祥太在柜台前看东西,柴田初枝拿着一摞衣服来到了试衣间里。试衣间里,柴田信代正在往书包里塞衣服。

柴田信代:这么多好像装不下了啊!


柴田初枝小声:你给她穿上,穿上就好,快点儿,快点儿。柴田信代拿出了几件连衣裙:哪件好呢?

柴田初枝:头发的颜色是茶色的。


柴田信代拿出一件橘黄色的:那就这件好了。尤里摇了摇头。

柴田信代:你不喜欢吗?尤里摇头。

柴田信代:为什么?尤里:不会被打吗?

柴田信代有些惊讶:啊?

尤里:一会儿不会被打吗?


柴田信代抚摸了一下尤里的肩膀:没人会打你的。


37、祥太家,日,内


柴田信代和尤里在浴室里洗澡,一边洗澡一起念着儿歌。


尤里洗漱完后,坐在了浴池旁边,浴池里面的柴田信代看到尤里手里拿着一个东西。柴田信代:你手里拿的什么?

尤里摊开手掌,是一个章鱼:是一个章鱼,我在钓鱼呢。柴田信代拿过鱼让它悬在半空中:和真的一样。

尤里发现了柴田信代胳膊上的伤疤:那里怎么了?柴田信代:那里被熨斗烫了一下。

尤里伸出了自己的胳膊,露出了和她一样的伤口:我的也是。柴田信代:一样的啊。

尤里抚摸了几下柴田信代的伤疤。


柴田信代:没关系了,已经好了。谢谢。


38、祥太家,夜,外


祥太靠在门口读着书:小黑鱼的故事告诉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要和自己的家人分开,每个人都要坚守自己的岗位,所有小鱼在一起……

柴田信代把洗完澡的尤里领过来:柴田亚纪,来给她弄弄头发。祥太继续读着。

收拾衣服的柴田初枝:不错不错。柴田治:真棒啊!

祥太:可是那条大鱼不会很可怜吗?


柴田治:你要是可怜大鱼,伙伴们都会被大鱼吃掉的。祥太:还是不太懂。

门口,柴田信代店招了一团报纸扔掉,然后把尤里搂在了怀里:过来。(从塑料袋里拿出了

尤里的粉色衣服)烧掉吗?


尤里点头,柴田信代把它扔进了火里。


柴田信代:知道吗?她们打你,不是因为玲玲不乖,她们说喜欢你才打你那是骗你的,骗你的,(将她抱紧,带着哭腔)要是喜欢你的话,要是喜欢你,就会抱着你,就这样抱着你,不分开。


39、河岸边草地,日,外


祥太和尤里在草地上找着虫子。尤里看到了河边经过的船:船。

祥太看过去,两个人朝着经过的船大喊着。


画面切换


祥太的衣服上挂满了知了,树下的尤里大叫着:哥哥。祥太走过去:怎么了?

尤里:有只蚕,这里有个还没脱壳的蚕宝宝。祥太:要脱壳了。

尤里:你不要觉得痒啊。


两个人一起喊着:加把劲,加把劲。


40、商店,日,内


商店里,尤里站在一个贴纸下发呆,手里做着和之前祥太偷东西一样的手势,然后顺手摘下贴纸来到了门口朝祥太示意。

祥太要走,一个老人售货员走了过来叫住了他们,祥太和尤里停在了那里。老人从旁边拿出了两个糖果:这个给你。

祥太接了过来。


老人比划了一下手势:别再让你妹妹干这个了。祥太没说什么,直接走开了。

41、洗衣店,日,内


柴田信代和一个女同事正在和男领到说话。柴田信代:这是要裁员的意思吗?

女同事:为什么只裁掉我们?


领到:我们也很为难啊,因为必须要裁掉一位,而且你们二位是工资最高的,裁掉你们哪个好呢?你们俩商量一下吧!


42、街道,日,外


两个人面对面聊天。


柴田信代最先开口:为什么要我走?那妇女:我不是在求你吗?

柴田信代:别这样,我们都不好过,又不是只有你辛苦。那妇女: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不说出去。

柴田信代:你不是也偷过东西吗?


那妇女:不是这个,是新闻,我看见了,你和那个孩子在一起是吧!


柴田信代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你说出去我会杀了你。说完,那妇女走进了洗衣店,柴田信代摘下毛巾一脸无奈。


43、柴田初枝前夫家,日,内


柴田初枝在前夫家的祭台前祭拜着自己的前夫。一对年轻的夫妇在旁边的屋子说着话。

女人:你继父的前妻和你有什么关系?男人:说是这么说,可是没办法。

祭台前的柴田初枝听得很清楚,她扭过头:你们别忙活儿了,我只是每个月顺路过来祭拜一下。

那对夫妻同时:没事儿。

画面切换


客厅里,三个人坐在一起。


男人:大家都好吗?父亲葬礼之后大家都没见过。


柴田初枝盯着男人的脸看:血缘还真是争不过啊,鼻子这里……男人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这个时候,一个叫沙香的小女孩儿下楼和柴田初枝打招呼后出门:我要出去了。女人走过去:沙香,晚饭怎么办?

沙香:什么?


女人:我要做包菜卷。


沙香:没问题,我要吃,放上酱汁,不要番茄汁,蛋糕给我留一块儿。柴田初枝感叹: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男人:是啊,她已经上高二了。柴田初枝:你大女儿呢?

男人似乎不想回答,而是看向旁边一个女孩儿的毕业照片:你说雅吉啊!柴田初枝:在国外吧!

男人:是啊,好像过得挺开心的,在澳大利亚,是吧!


女人补充:是啊,这孩子暑假也不回来,他爸爸可寂寞了。柴田初枝:是吗?只要开心就好。

画面切换


柴田初枝出门离开,夫妻出门送她。


男人递给柴田初枝一个信封:给您,虽然不多。柴田初枝接过信封: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男人:我妈妈的事儿,真是对不起您了。

柴田初枝:没有,又不是你的错。柴田初枝接过信封直接走了。


44、楼下,日,外


柴田初枝走着打开信封看了看,抱怨:什么啊,又是三万。


45、风俗店,日,内


柴田亚纪再风俗店里整理着衣服:谢谢惠顾,您还满意吗?(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四号先生)四号先生,咱们去聊天室吧,我也想见见你。(镜子里的四号先生点了点头)太好了,您需要什么服务,陪睡?拥抱?

画面切换


四号先生躺在柴田亚纪的怀里,脑袋枕着她的大腿。


柴田亚纪帮他整理着头发:我有个妹妹,妈妈给她买了一件泳衣,她喜欢的不得了,在家里也穿着,洗澡也穿着,我就想起来我像她那么大的时候也做过一样的事情啊,在这里想说什么都可以直接说,说吧!(发现了四号先生胳膊上的伤)这里怎么了?打人了吗?打谁了?四号先生指了指自己。

柴田亚纪:我也曾经打过自己,很疼啊,真的很疼啊,特别疼。四号先生起身,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沉默着不说话。

柴田亚纪用胳膊搂住他的头,小声哭泣:真温暖啊。


46、祥太家,日,内


祥太家只有柴田信代和柴田治在吃饭,柴田信代穿得很暴露,柴田治抚摸着自己的大腿。柴田信代:是腿疼吗?

柴田治:是啊!应该是又来阵雨了吧!柴田信代:你这腿还能天气预报啊!

柴田信代起身去给柴田治盛面,柴田治扭头看了看厨房里柴田信代的身体,等柴田信代过来的时候,他将头埋下来。

柴田治:今天什么日子啊,你还化妆了。


柴田信代:在商店的时候别人推荐给我的。(拿出旁边的袋子从里卖弄拿出化妆品)这些都是。

柴田治:我说你啊……


柴田信代:我啊,被裁了。

柴田治:被抓包了吗?


柴田信代挤出一些护手霜涂抹在手上,然后给柴田治的脸上抹了抹:差不多吧!柴田治:那么,下次一起去干一票吧,去西日暮里那边。

柴田信代:把亚纪也带入行吧!


柴田治:不是还有你吗?你可以干回老本行,再化上妆。(外面传来大雨声)看吧,下雨了。两个人都停下来静静地听着外面的雨声。

柴田信代:怎么感觉有点儿累呢?


柴田治指了指柴田信代穿得内衣:这个,也是从那里弄的?柴田信代笑了笑:是啊,一千九百八十日元,看不出来吧!柴田治抚摸了一下:质量不错啊!

两个人低头吃了一口饭,突然柴田信代凑到柴田治的面前亲吻了他一下,然后退回去继续吃饭,柴田治却愣了一下。

柴田信代吃了几口饭直接凑过去将柴田治扑倒,亲吻着他的嘴巴。


插入画面


祥太和尤里在大雨中往家奔跑。尤里:我跑不动了,要打雷了。祥太:快点儿。

两个人继续奔跑。


画面切回


柴田信代和柴田治还抱在一起亲吻。


门口突然传来了祥太的声音:我回来了。柴田治赶紧推开柴田信代:他们回来了。

柴田信代赶紧穿内裤,柴田治随便披着一件衣服走到了门口,祥太和尤里走了进来。柴田治走到门口给他们披衣服:被淋坏了吧!

尤里:我们捉到了蚕的幼虫。


柴田治看了看尤里手里的蚕:是吗?真的是蚕啊!祥太看到柴田信代在穿衣服:你们在干什么?

柴田信代:我们也被淋湿了,真的是好大的雨啊!


柴田治指了指浴室:你们快去洗澡吧,快去。

柴田治赶着两个人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画面切换


柴田治拿着一个手帕给祥太和尤里表演魔术。 厨房里,柴田初枝和柴田信代边煮玉米边聊天。柴田信代:有孩子吗?

柴田初枝:三个。柴田信代:三个?

柴田初枝:他媳妇一直甜言蜜语瞒着他,后来我就搬出来了。柴田信代:原来这样啊,这种事情常有。

柴田亚纪走进了屋子大喊:我回来了。柴田信代回应:回来了?淋着雨了吗?柴田亚纪:我没事儿。

柴田初枝看着柴田亚纪穿着连衣裙,抚摸了一下她的胳膊:感觉你有什么好事儿。柴田亚纪:那个,下次告诉奶奶。

柴田初枝:嗯?下次?


柴田初枝走到隔壁屋子后,柴田信代对柴田亚纪:说说吧,怎么回事?柴田亚纪:店里的客人,普通客人。

柴田信代:他也是我的客人。柴田亚纪:那么是一样啊!

柴田信代:这种事一样又怎么样啊?柴田亚纪:不。很重要啊!

两个人笑了笑。 柴田信代:帅吗?

柴田亚纪:差不多,算是吧!柴田信代:这一点不一样。 柴田亚纪:不一样?

柴田信代:是个什么样的人?柴田亚纪想了想:话不多。

柴田信代:话不多好啊,话痨绝对不行,知道吗?男人话痨绝对不行。

两个人再次笑了笑。


客厅里,柴田治继续给祥太和尤里表演魔术。柴田治打开手帕,里面什么都没有。

祥太很惊讶:又不见了。


柴田治展示了一下手帕:看吧,到哪去了?想一想。尤里指了指肚子:在这里。

柴田治让他们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不在这里。柴田信代走过来拿出了红色的手帕。

柴田治:别搅和了啊!


几个人抢着那个红色手帕,打闹在一起。祥太:我还以为你很厉害呢!

柴田治抱怨着柴田信代:都怪你瞎搅和。(对祥太和尤里)我给你们表演个更厉害的,去拿卡片。

尤里去拿卡片。


祥太对柴田治:有人对我说不要叫妹妹做了。柴田治:做什么?

祥太比划了一下他之前偷东西前做得手势:这个。柴田治:谁啊?

祥太:珊瑚屋的爷爷。


柴田治:就是啊,玲玲干这行太小了。(对找卡片的尤里)玲玲,找到了吗?尤里:没有。

柴田治:哎呀,怎么这么慢啊!就在这里啊!柴田治起身去了隔壁的屋子帮忙一起找。

画面切换


柴田初枝坐在门口喝了一杯酒。


柴田治:老太太,坐在那里会感冒的。(拿着一瓶酒过来坐下)好像放烟花了。柴田初枝:以前我每年都会去看烟花,这次说要下暴雨了。

柴田治:下暴雨的话烟花也放不成,只能听见声音。


祥太:要结束了吗?

柴田治:快结束了。


一家人都凑出来透过缝隙看着头顶的烟花在半空中炸开。几个人先后说着:怎么一点儿也看不见啊!

柴田治:听听声音吧!


一家人聚集在门口,他们看不清烟花,只能听到烟花炸开的声音。


47、火车里,日,外


一辆火车从绿色的田野里经过。


火车里面,一家人分开坐着,尤里和柴田亚纪坐在一起。尤里趴在车窗上指着外面。

柴田亚纪吃着东西:还有呢?尤里:还有像云一样。

柴田亚纪:你看像不像鱼?尤里:像鱼。


48、海滩,日,外


一家人慢慢往海岸那边靠近,都在抱怨天气很热。


祥太用嘴吹着一个救生圈,无意间看到柴田亚纪在那边往身上涂抹防晒霜,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胸部看,祥太被柴田治叫走,两个人在海水里打闹起来,一起迎着海浪。

柴田治在祥太的耳边:祥太,你喜欢咪咪吗?祥太:不喜欢。

柴田治:撒谎,你刚刚不是看了吗?祥太:没有。

柴田治:男人都喜欢,爸爸也超爱的,对了,最近是不是早上会变大。祥太:没有。(又扭头问)每个人都会这样吗?

柴田治:当然,男人都会这样的,这下放心了?


祥太:嗯,我以为自己生病了呢。

柴田治:你健康的很呢,尽管放心。两个人继续在海水里打闹。

海岸边,柴田亚纪和尤里站在那里,海浪冲到她们脚下,两个人激动的大叫。尤里:好凉。

沙滩上,柴田信代和柴田初枝吃着东西望着玩耍的他们。柴田信代:我说得没错吧!

柴田初枝:维持不了太久了。


柴田信代:话虽如此,可是你看啊,有时候没有血缘关系不是更好吗?


柴田初枝:是啊,我也不奢求什么了,得过且过吧!(盯着她看)我说你啊,仔细看着还是很漂亮的。

柴田信代笑了笑:怎么突然…… 柴田初枝打断:脸,真的很漂亮。

柴田信代把没吃完的收起来,起身往海滩那边走:我过去了。


柴田信代走后,柴田初枝叹了口气,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好多斑点。柴田信代看着远方孩子们在欢笑着打闹,嘴里自言自语:谢谢你们啊!

海滩边上,几个人手拉着手,待海浪打过来,他们一起蹦跳着,然后相互推搡着,笑声弥漫。


49、祥太家,夜,内


其他人都在睡熟,尤里突然起床,她轻轻拍打着柴田信代,但是柴田信代没有醒来。尤里拉开了祥太的门。

祥太:怎么了?你不要突然打开门。


尤里伸出手掌,手掌里有一颗牙:我掉牙了。祥太:真的吗?

尤里张开嘴巴,下颚处有一颗牙掉了。祥太搬来凳子放在房檐前。

柴田治趴在地上探出头看着他们:扔掉它是为了长出一颗更结实的牙齿。祥太:对。

柴田治:说请保佑我长出新的牙齿。

祥太把牙齿往房顶上一扔:上去。好了。


柴田信代坐起来突然发现隔壁的柴田亚纪坐在柴田初枝前哭泣着,他们几个人赶紧走了过去。

柴田亚纪哭泣着摇晃着柴田初枝的身体:奶奶,快醒醒啊! 柴田治拿出手机拨通话吗柴田信代夺过了柴田治手里的手机。柴田治:你要干什么?

柴田信代:奶奶已经死了,你看看啊,醒不过来,你敢叫救护车吗?柴田亚纪一直在旁边哭得伤心。

柴田信代:好了,没办法了,生老病死就这样了。柴田治起身思索:葬礼怎么办?

柴田信代:哪有这么多钱啊。柴田治:可是你……

柴田信代:那我们就在她身边陪着她吧,不然奶奶也很孤单。柴田治:你是说……

柴田信代看向旁白的尤里:玲玲,你也不想让奶奶孤单吧。尤里:嗯。

画面切换


柴田亚纪给闭上眼睛的柴田初枝梳着头发,柴田信代在院子里面挖着坑,祥太和柴田治帮忙把土倒出来。

柴田治对祥太:听好了,别说出去,奶奶原本就不存在,我们一直是五口之家,懂了吗?祥太:嗯!

柴田信代看到柴田治的后背沾着几个泡沫,然后帮他冲洗身体:身上沾着泡沫呢!柴田治:要是我也有这么一天。

柴田信代:你说什么呢?


柴田治接着补充:麻烦你帮我也埋在院子的池子下。柴田信代:池子里哪有这么大的地方。

柴田治:也对啊!


50、银行门口,日,外


柴田信代在银行自动取款机前取钱,祥太坐在外面的铁栏前等待。柴田信代走了出去,祥太跟上去:多少钱?

柴田信代:十一万日元。祥太:这是谁的钱?

柴田信代:当然是奶奶的。祥太:那还不错。

柴田信代:是不错。


两个人说着来到了一家超市前。祥太:那偷东西呢?

柴田信代:你爸爸怎么说?


祥太:他说店里摆着的东西不属于任何人。


柴田信代挑拣着店里的东西:那这么说只要店不倒闭,就可以。


51、街道,日,外


祥太和柴田信代边走边喝着啤酒,两个人看了对方一眼笑了笑。祥太:如果有人叫你妈妈,你会开心吗?

柴田信代:有吗?谁啊?祥太:玲玲。

柴田信代:为什么要说这种事情?祥太:因为有人让我叫他爸爸。 柴田信代:还叫不出?

祥太:嗯,叫不出。


柴田信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用在意。


走着走着,柴田信代打了一个嗝,笑着对祥太:你也试试。祥太弯着腰也要打嗝。


52、祥太家,夜,内


祥太拿着一个小灯泡照着一个石头看,尤里好奇的凑过来看着。隔壁屋子里,柴田信代:奶奶死了,也一样在帮我们。

柴田治:是谁啊,帮我们的是老爷子。尤里对祥太:能看见什么?

祥太:大海,宇宙。


柴田治从隔壁屋子里拿出一个盒子:找到了,果然是奶奶藏起来了。柴田信代开心的拿出来盒子里的一摞钱: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两个人蹦跳着数着手里的钱,越数越激动,数到了十几张。柴田信代很激动:这么多,每一张都是三万日元。

祥太一直盯着他们那边看。


53、停车场,日,外


祥太和柴田治走在停车场里,挨个看着每辆车。祥太突然停下:这不是别人的吗?

柴田治:所以呢?怎么了?(拿出一个破窗锤)我们干一票吧,用这个,好吧!(祥太直接扭头走开了)你在那里帮我盯着,行吗?

祥太还是没有理他,扭头就走,柴田治用锤子敲碎了车窗,从里面拿出一个包就跑,祥太看到他过来,也赶紧跑了。

两个人穿过停车场小跑着。柴田治:这个还真好使啊!

祥太:那次,你救我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要偷东西。柴田治:想什么呢?我那次是想着要救你。

两个人继续加速跑,跑着跑着祥太突然停下了,柴田治跑进了一个写着“禁止入内”的小区。


53、超市,日,内


祥太和尤里来到了超市门口,门口的大门紧闭着,上面写着:服丧中。

尤里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的货物:休息吗?祥太:好像倒闭了。


54、便利店门口,日,外


两个人来到了一家便利店门口。祥太:你在这里等着。

祥太一个人走进了便利店里,祥太边走边观望,最后来到了零食货架前,他低下头摆弄着手指,刚要伸手去拿,突然扭头发现尤里出现在一个货架前,她的手里也比划着动作,然后从货架上拿出了一个零食。

祥太迅速跑到一边,把一个货架上的东西全都扒拉下来,然后抱起一袋橘子跑开了,一个男子看见后追了出去,尤里也紧跟着跑了出去。


55、河边小路,日,外


祥太抱着橘子沿着河边的小路奔跑,男子一路追逐着,最后两个人来到了高速桥上。


祥太累得停下来,男子慢慢追了过去,祥太从桥上跳了下去,男子走过去,只看到桥下的橘子散落了一地。

尤里赶紧往家的方向跑。


56、医院,日,内


柴田治和警察做着笔录:祥太。


警察写下了他的名字:你看是这几个字吗?警察让他看了看帮警察纠正。

警察:多大年龄?


柴田治看到柴田信代走了进来:等一下。(走到了柴田信代面前)崴到了脚,没有撞到头。警察走到柴田信代的面前:打扰一下,您是祥太的母亲吗?

柴田信代:是。

警察:那么请你们二位一起到警察署去。柴田治:等一下,我们是来接孩子的。 柴田信代:我们还要准备别的东西。

两个人解释着慢慢后退,退到门口后快速跑开了。


57、祥太家门口,夜,外


柴田治、柴田信代、柴田亚纪一起往家外走,柴田信代抱着尤里。柴田亚纪把手里的鞋给尤里。

尤里大吼着:不要,不要。柴田亚纪:不要。

柴田信代将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他们来到了门口。

柴田治对尤里:听好了,如果有人问你名字,你就说叫玲玲,还有如果问起奶奶,你就说不知道。

尤里:哥哥呢?


柴田治:一会儿我们去接他。


柴田信代:没错,他住在医院里,吃饭也没问题。


他们刚出门,几辆车便停在了他们面前,车灯照着他们的身体。


58、警察局,日,内


警察局大厅的一张桌子前,尤里画着画,画上是一片蓝色的海,海岸边站着五个人。一个女警察看到后惊讶:哇,真漂亮。尤里,你们一共几个人去了海边啊!

尤里:五个人。


男警察:五个人?那么五个人玩得什么呢?尤里:跳高。

男警察:跳高?


尤里:那时候奶奶不在吗?


59、医院病房,日,内


一个男警察和女警察质问着躺在病床上的祥太:你在哪里生活?祥太:汽车里。

警察:汽车里?一个人生活吗?祥太:嗯。

警察:你是不是想要包庇谁呢?祥太摇了摇头。

女警察:那些人呢?当我们赶到的时候,收拾好行李正要溜走,丢下你一个人,如果是真正的家人,不会那么做的,对吧!

祥太看着自己手上的腿没说话。


60、警察局大厅,日,内


女警察拿着一份资料对对面的柴田亚纪:这名男子原来叫贾生太,女子本名叫田宾友步子。柴田亚纪:他们杀了人吗?

女警察:杀死了前夫,杀了她然后埋掉了,可能算是三角恋吧!他们俩就是这种关系了。


61、警察局审讯室,日,内


警察审讯着柴田信代。


柴田信代:我们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如果不杀了他我们两个都会死的。女警察:判决结果的确是那么说的。

柴田信代:那和这次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62、警察局另一个审讯室,日,内


柴田治回答着警察的问题:不是,根本没有诱拐,我们不忍心她挨饿,信代就把她带了回来,

我们根本没有强迫她。


男警察:什么时候的事情?柴田治:今年二月份。

男警察:这样做就叫诱拐。


柴田治:不是,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现在说要我们要赎金,所以不算诱拐,而且我们是在保护这个孩子。


63、尤里家,日,外


尤里家门口围了很多记者,尤里的父母出来,记者们疯狂给他们俩拍照,两个人面对记者,回答着他们的问题。

尤里这个时候正在屋子里面对墙壁发呆。


64、警察局大厅,日,内


柴田亚纪回答警察问话:那是因为,奶奶让我跟她一起生活。


女警察:但那并不算是对你好啊!她不是从抢走自己丈夫的那家人里拿钱吗?柴田亚纪:钱?从我父母那里拿钱?

女警察:是的,每个月都会拿钱。


柴田亚纪:那也就是说,我父母知道我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女警察:你父母说他们不知道。

柴田亚纪眼眶湿润了,有些不敢相信:原来,奶奶难道只是想要钱,而不是我。女警察:奶奶现在在哪里?


65、祥太家,日,外


祥太家门口围了很多记者。


一个男主持人面对记者:我们现在在案发现场为您做报道。


一个女主持人:这里呢,就是柴田初枝的遗体被发现的房屋前,死者已经死亡数周时间,警

方怀疑初枝的死亡存在他杀的可能性,一起生活的这家人到底出于何种目的而聚在一起,目前仍存在众多的疑问。


66、警察审讯室,日,内


女警察对柴田信代:你说都是你一个人做得。柴田信代点头:是。

女警察:挖坑和埋尸体?


柴田信代:是,都是我一个人做得。


女警察:弃尸可是重罪,你可要考虑好,想清楚。柴田信代:我没有遗弃。

女警察:你不是遗弃了吗?


柴田信代:我没有遗弃,是我把她捡来的,我是把别人遗弃的捡了回来。女警察:遗弃她的应该另有其人吧!

柴田信代没说什么。


67、警察局另一审讯室,日,内


男警察:你让孩子们偷东西,内心不会感到愧疚吗?


柴田治:我也没有其他什么能教给他们的了,这就是原因。 男警察:为什么要给那个男孩儿取名叫祥太?是你的本名吧!柴田治思索了一会儿没说话。


68、医院,日,内


男警察审问着祥太,祥太看着警察的证件:是个木屋?


男警察:是个二层的小楼,你会和其他六个孩子一起住在那里。祥太:只有孩子吗?

男警察:是的,祥太可以从那里去学校。

祥太:不是没法在家里学习的孩子才上学的吗?男警察:有些东西,是家里学不到的。

祥太:什么东西?


男警察:相识吧,比如认识朋友。祥太:那玲玲怎么办?

男警察:回到家人的身边。祥太:她父母那里?

男警察:嗯!如果愿意的话,你也可以。祥太:都不记得了。

男警察微微点头。


69、医院病房,夜,内


祥太躺在病床上,手指下意识的做着他偷东西之前的几个动作。


70、尤里家,日,内


尤里坐在地上玩着玻璃球,然后走了照镜子的母亲面前。尤里:这个是什么?

母亲:我忙呢,你去那边玩去。 尤里抚摸了一下母亲脸上的伤口。

母亲闪躲了一下:好疼,跟你说了,不要碰这里,到那边玩去。尤里只好回到了刚才的地方。

母亲:要说对不起。(尤里没有反应,扭头瞪着她)要说对不起。(尤里还是没反应)我给你买裙子,你过来啊。

尤里摇摇头。


母亲:怎么了?来啊!尤里还是摇头。

71、警察局审讯室,日,内


柴田信代:玲玲说自己要回家的吗?女警察:她叫树里。

柴田信代:那孩子是不会说那种话的。女警察:孩子都是需要母亲的。

柴田信代:这是孩子母亲自己那么想吧!女警察:嗯?

柴田信代:生下孩子就自然成为母亲了吗?


女警察:可是不生孩子就当不了母亲啊,我明白你不能生所以很痛苦吧,羡慕别人吗?所以才去诱拐别人的孩子吗?

柴田信代:是啊,可能是因为我憎恨我的母亲吧。女警察:这两个孩子是怎么称呼你的呢?

柴田信代擦了擦泪水。女警察:妈妈?母亲?

柴田信代继续擦拭着眼泪,皱着眉头,冷静了片刻后女警察又问了一遍。柴田信代自言自语:怎么称呼的呢?怎么称呼的呢?


72、祥太家,日,外


柴田亚纪打开铁门走了进去,透过门缝看着屋子里面,然后拉开了无门,看到里卖弄空荡荡的。


73、港口,日,外


祥太和柴田治在港口的河岸边钓鱼,两个人一起往鱼竿头部放着鱼饵。


祥太:鱼饵分两种,软体的是用橡胶制成的,它看上去像是小鱼或者蚯蚓,然后呢,再来钓鱼,还有一种叫硬体,据说是用木头或者塑料制成的,是用来钓大鱼的。

柴田治:不错啊,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儿听来的?

祥太:书上说的。


柴田治笑了笑:书上。


74、监狱,日,内


柴田治前来探监,柴田信代坐在玻璃对面。 柴田治:不好意思了,我的也让你来分担。 柴田信代:你不是有前科吗?五年是不够的。柴田治:可是你。

柴田信代:没事儿,我挺开心的,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祥太道歉: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被抓住了。

柴田治抚摸祥太的肩膀安慰:不怪你,谁都有失手的时候。柴田信代问祥太:住得地方怎么样?按时上学吗?

祥太:我有次考试得了第八名。柴田治:还是很聪明的啊!

柴田信代:你头发剪了?祥太摘下帽子:是啊!

柴田信代:我看看。(盯着祥太看,笑得很灿烂)好可爱。(突然收敛住笑容)祥太,当初捡到你的地方是淞沪的弹珠机房,车子是红色的 V4。(柴田治想阻止但是还是被柴田信代说了出来)你要想找,靠这些就能找到你的亲生父母。

柴田治:我说你啊,你让我带祥太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吗?


柴田信代:没错,你现在明白了吧,光靠我们是不行的,对这孩子来说。


柴田信代始终面带笑容,看护人员示意时间到了,柴田信代起身走开了,走进监狱门之前,柴田信代朝他们笑了笑,柴田治冲她“喂”了几声,但柴田信代不再回应。


75、街道,日,内


街道上铺满了雪,一片白色,祥太和柴田治穿着厚实的衣服一起往家走,手里都拿着几袋东西。


76、家里,夜,内


祥太和柴田治坐在家里穿着泡面和零食。 柴田治吃了一口:嗯,好吃,这样吃真好。祥太:是吧!

柴田治:这个是谁教你的?(祥太指了指柴田治)哦,是我啊!祥太环视了一下屋子:你就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柴田治:有点小吧,不过浴室是新的,等一下要不要泡澡啊!祥太自言自语:嗯?要不要呢?

柴田治:怎么了?浴室很干净的。祥太:我今晚住下来吧!

柴田治:可以吗?不会被骂吗?祥太:现在回去也是一样的。 柴田治开心的笑了:也是啊! 画面切换

柴田治站在门口,然后对屋子里的祥太:翔太,你出来。祥太出来看到外面下着雪。

柴田治:积雪很厚了。祥太下楼。

柴田治:你小心点儿。


祥太来到空地上踩着积雪:我们堆雪人吧!柴田治:好!

柴田治下楼和祥太一起把雪滚在了一起,雪球越滚越大。


画面切换


深夜,两个人躺在一起背对背,两个人能都没睡着。柴田治:你明天要回去吧!

祥太:是啊!


柴田治很失望:这样啊!

祥太:我说,当时你们是要丢下我一个人吗?


柴田治沉默了一会儿,很久才说:是啊,但是没能溜掉。祥太也很失望:这样啊!

柴田治:对不起,爸爸我要做回你的叔叔了。祥太:嗯。


77、街道,日,外


早上,阳光洒在大地,雪人融化了一部分,两个人站在公交站牌前等待。柴田治:回去好好道歉。

祥太:知道了。


柴田治:就说是叔叔硬要挽留的。祥太:知道了。

柴田治:对不起,叔叔……祥太打断:我是故意的。 柴田治:嗯?

祥太:我是故意被逮到的。柴田治点点头:这样啊!

公交车停在了这里,祥太上车。


柴田治走到车后,来到了祥太座位的位置,车子开走后,柴田治跟着小跑了一段距离,车子加速后,柴田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柴田治跟在车后面跑,祥太却根本没有注意到。


过了一会儿,祥太摘下帽子扭了下头,轻轻叫道:爸爸。


78、尤里家,日,内


尤里一个人在家里的楼道里玩耍着,自己在地上边写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她站在旁边的板凳上,下巴放在窗户前,眼睛望着外面的风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纪录片部落-电影拍摄-导演知识-电影学习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2 16:33 , Processed in 0.080940 second(s), 20 queries .

© 2018-2020 www.xitongle.com

返回顶部